谷粒网 > 修真小说 > 枉神录 > 第七十六章 取悦
    ()    “司命仙君教训的是,龙三......多谢仙君点拨。”

    那张痛苦又悔恨的脸消失在眼前,司命压了压心中翻滚的怒气,耳边传来这句话时木着的脸终于浮现一丝微笑。

    收起轮回星盘,司命觉得方才一顿痛骂之后心情好了许多,唇角那抹微笑便没有消下去过。

    岐黄和邢掌星君二人一起收拾了行刑的院子后一边交谈一边朝司命这里走来,奇辛一直守在院外,看见自家师尊后便上前行礼。

    “弟子拜见师尊,见过邢掌星君。”

    看着奇辛乖巧的模样,邢掌星君十分赞赏,且有些羡慕嫉妒岐黄仙官。

    “岐黄啊,你这徒弟不错啊。”天庭中收徒弟不稀奇,可有那家徒弟有奇辛这般啊,不仅脑瓜子灵光天分奇佳,长的也是白白净净乖乖巧巧的,真是惹人疼啊,只可惜他邢掌没这个命有这么个好徒弟啊!

    “我的徒弟自是不差的!我和你说啊,握着小徒弟未来了不得啊,这医术已经学的七七八八了,最近又跟着后宸那小子修炼......”

    岐黄说起自己的小徒弟根本止不住话头,见邢掌星君一脸羡忌就更得意了,巴巴的说个不停,奇辛原本想提醒两位,司命已经送阿黎进入轮回,他们不必进去观刑了。可是岐黄正说到兴头上,根本不给奇辛插嘴的机会,而邢掌也听的津津有味,又是羡慕又想捶胸顿足。

    司命在转角处和岐黄他们打了个照面,三人点头致意后步伐一致的往外走去。

    自然是去云臻阁复命,而奇辛则转道去了后宸那处。

    洞庭一事留下的摊子元清一个个都收拾了,而天庭又生出一场小风波,邢掌星君欲收个资质俱佳的徒弟,不仅将天庭小辈都看了个遍,弄得天庭人心慌慌,好些生了子女的仙官仙子们都关上大门拒不迎客,一时间天庭竟门可罗雀连个人影都瞧不见,听说后来邢掌星君还将注意打到了下界,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自然,这是后话了。

    妖界,蠢蠢欲动,暗流汹涌;天界,按部就班,独木强撑;人界,风雨欲来,硝烟四起。

    自斛娘从光晟怀中醒来后,对修行一事变得积极主动,光晟虽然觉得奇怪,却也欣喜。

    对斛娘在修行上更为严苛之外,其他地方却是纵容了许多。比如,这一日斛娘吵着想去集市置办衣衫和粮食,光晟自是用不着这些凡间俗物,可他担心斛娘一人会有危险,便也跟着斛娘下山。

    光晟自然是仔细掩盖自己气息和踪迹的,这几个月他闭在山中不问世间事,虽乐得自在,可心里到底还是记挂天界记挂谢云生的。

    凤凰城中热闹无比,斛娘久未下山,猛以接触到这繁华人烟便奔奔跳跳的融入其中,好不开心。光晟神色疏离的跟在她身后,以防发生不测,见小姑娘发自内心的笑容,不由微微叹气。

    她到底,还是向往着平凡的烟火气息。

    因为最近抽条的快,斛娘的衣裤许多都不能穿了,她不像光晟那样宝袋里装着无数华美的衣裳,就只能软磨硬泡的求光晟放她下山。一连走了好几家成衣铺,斛娘买了四五套现在穿起来略大的男子衣裤,就将身上积攒的银子花的差不多了。

    光晟见斛娘买的都是男子衣裤,不由疑惑道:“怎么都是男子衣物?”

    斛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道:“在山上自然是着男装方便些。”

    光晟这才打量起小姑娘的打扮。是了,小姑娘长得乖巧可人,可一直都是将头发随便一挽,用一只明显是自己随意削成的木簪子固定,而她最近身量长了,以前穿在她身上略大的衣服,现在确是小了,莹白的手腕和脚踝都露在外面,一双黑色布鞋沾满了污泥。

    唔,果然是平民男子才会穿的粗衣麻布啊。光晟看着笑嘻嘻的斛娘,没有来的一阵心疼,他不知这个整天唧唧喳喳的乐观姑娘是怎么陪在自己这个沉默寡言的人身边。

    斛娘满意的看着新买的衣衫,却突然被光晟握住了手腕,衣衫都掉在地上,斛娘怔愣过后就想去捡起来,可光晟拉着她便往前走去。

    “光晟哥哥,我的衣服......”斛娘很是心疼,这些衣衫她花了不少钱呐。

    “那些衣裳不适合你,我带你去买新的。”

    斛娘抱着一大包各色各样的少女裙装吃力的跟在光晟后面,奇怪,怎么光晟哥哥搬空了一家成衣铺花了好多好多银子反而很是开心的样子?

    回到山上之后,斛娘哼着不着调的童谣将裙子一件件叠好,光晟也不催促她修行,回到自己卧房后便闭上眼开始神游太虚。

    今日陪着虽是陪着斛娘下山采购,可他也知道了不少消息:天界两位帝君即将缔结良缘,皇帝知道消息后派人四处征丁,欲打造一座翊仙楼恭贺两位至尊大婚之喜。而凤凰街上亦是贴满了告示,征集天下建造大家进宫,一同打造这座贺仙之楼。

    也有几个人说着最近修仙门派都不太平,上界仙人不知为何突然下凡,搅的各大修仙门派不得安宁,据说那仙人下个目标就是凤凰山。

    光晟所隐居之地离凤凰山极近,两者相隔不过一座小山峰,只是他所在的这处山脉几乎不见任何灵气聚集,是以少有人踏足,自他设了结界以后,外人更是看不到这处山脉,除了自小便生活在这山上的斛娘。

    太虚幻境中,光晟看着眼前不断飞闪而过的星河,不由陷入沉思。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洛阳。

    谢云生在屋中调息修炼,而顾长安则亲自动手砍了不少西竹,打算在牡丹花周围做个篱笆。

    将竹子劈成差不多道腰部长短后,顾长安将两根竹子交叉,然后缠上麻绳,将所有竹子都两两交叉缠好后,比划着竹子间的缝隙一一插进地里,然后又在竹子交叉的地方缠上麻绳。

    等顾长安做好这个篱笆时,已经由晌午转到黄昏,虽然中间做的磕磕绊绊并不顺利,可这篱笆还是做成功了不是吗。

    谢云生靠在门框上,看着并不美观的篱笆,勾唇浅笑。

    顾长安回头,眼神交汇,二人默契一笑。

    “女娲瑶琴还是没有动静吗?”顾长安最后一趟上山砍竹子时顺便猎了几只山鸡,弄好篱笆后他便拿着山鸡到溪边宰杀褪毛,谢云生自然是跟着的,蹲在一边看顾长安熟练的做着这些。

    勾起的唇角耷拉了下来,谢云生眸子一暗摇了摇头,想起顾长安应该看不见,便回道:“没有动静,自那日阿碧睁开眼后这几日无论我怎么唤她都无用。”

    那是半月前,谢云生和顾长安初次**后在床上嬉闹,阿碧突然睁开眼,谢云生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又紧紧闭上眼沉睡过去,仿佛刚才是谢云生的错觉一般。可谢云生知道,那并不是她的错觉,因为女娲瑶琴确实动了一下,即便是无比细微的动了。

    “别灰心,总有办法的。”顾长安处理动物的手法极快,不一会儿就理好了一只山鸡。

    谢云生也知道急不得,见顾长安弄好山鸡后舔了舔嘴唇,一脸回味道:“山鸡汤最是鲜美。”

    “你呀,只差口水流下来了。”顾长安笑着,伸出手将谢云生拽起来,两人就这么手拉手慢慢往回走去。

    “瞎说,本帝一世英名,又怎会因为区区一碗鸡汤流口水?”谢云生虎着脸,眉飞色舞的说着。

    顾长安听罢,嘴唇一咧,宠溺的摇了摇头,恭维道:“是是是,我家帝君最是英明神武,怎的会为了区区鸡汤没了风骨呢?”

    “嗯......非也非也,小官人长的让人垂涎欲滴,加之这山珍美味,可不就是色香味俱了吗?”

    顾长安:他这是又被调戏了......

    亲亲热热的回到院子,顾长安撸着袖子便去厨房做谢云生念着的鸡汤,翻找食材时发现有很多已经用尽,山上的食材到底是有限的,看来还是要去市集一趟。

    今天就将就一下吧。

    晚间,自然是谢云生所想的色香味一样不差,自然还是她压的他。

    第二日,顾长安便提议去山下小镇上的市集上逛逛,顺便购置一些东西。

    谢云生本不想出结界,她拐了顾长安私奔本就违背天规,这些日子她过得很是舒心惬意,可是顾长安的这个提议让她紧紧锁起眉头。

    且不论他们的行踪会不会被发现,若是被发现了会有什么后果,单论谢云生此时的心境,她只想和顾长安两个人,好好过这些偷来的日子。

    “顾长安,我不想下山。吃饭喝水对我们而言不过是为了口腹之欲,若为了这个去冒险,不值得。”

    “可是,我不想委屈你......云生,我想把最好的给你,我只想你开心。”

    微笑,谢云生握住自己颊边的手,看着顾长安温柔的眼,说道:“同你一起,我便是开心的。”

    “好,不下山。”一句话便足以取悦顾长安,让他喜笑颜开顾不得其他,满心都顺着谢云生。

    在她面前,他从未赢过,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谢云生,总是能抓住顾长安的弱点,将他一一击溃,掌握于手掌之中。

    可明明,她最不会的,便是这心计和手段。

    顾长安想,即便谢云生只对他勾勾手指,他也会义无反顾的为她做任何事,不计后果不计报酬。

    幸而,她心里有他。

    此生足矣。

    喟叹一声,顾长安将谢云生搂进怀里。

    凡间的日子总是一闪而过,在光晟的教导下,斛娘的修为总算有了一点起色,在这年的冬天总算步入了修行者的范围,只是凡人的习性还保留着。

    一场大雪将目极之处都换上银装,斛娘拿着剑打开门时不由愣在那里。

    雪还在轻柔的下着,寂静无声,可她目光所及之处均是纯洁的白,竟连冷都不觉得了,直到她回过神才发觉脸颊和手都被冻得通红。

    “光晟哥哥,下雪啦!”斛娘兴奋的拍着光晟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