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之万界圣尊 > 第690章
    玉儿官却说:“那你到底想干什么?林飞道:“因为它”指着那金箍。玉儿官突然想到什么。指着洞口道:“我,朋友”林飞回道:“他会没事的,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会来,尽是它是大圣的遗物,还有,未来”。

    玉儿官攥着紧箍,一直望着,这是传说中大圣的东西,现在竟被自己拿在了手里。一切都不真实。这一刻,玉儿官狠下心道:“大圣的紧箍都被我拿在了手里,还有什么不可能,可是!到底要我干什么?林飞笑道:“我并不是指使你,你自己愿意干嘛干嘛!我管不着,也不想管,只有一句话,别埋没的它(金箍)”。

    玉儿官看了一眼金箍,突然从金箍下面爬出的蝎子,又扎了玉儿官一下,这次,真的彻底昏迷了。玉儿官此刻只感觉,林飞还有一些事没有说,只是来不及问他了。林飞一个箭步就出现在李晨浩面前,思索到:“丹田和经脉还完好,嗯,只是十几处骨折而已,外伤,不碍事!!!

    玉儿官迷迷糊中醒来,一阵刺痛感,让他立即清醒过来,自己手上,有一只毒蝎,蛰了自己一下就跑掉了,玉儿官楞懵了,以自己的实力居然没有抓住它。

    紧接着一阵阵麻木的感觉袭来,顾不得那么多,起身不见其他人,就连尸首都没有了,此时天已渐亮,玉儿官不做停留,跌跌撞撞离开了这里。玉儿官的左手已经完全麻木了,自己都能感觉手臂一点力气都没有,自己的内力居然抗衡不了毒素的蔓延。一点点的,大脑开始眩晕起来。

    要说缘分这事,还真巧了,玉儿官现在已经没有自我意识了,只是潜意识中,本能的往前走。就像一个喝多了的人一样,难免要撞上起早吃饭的路人。“哎呀!你走路不长眼啊!刚从超市出来的丁心言,大包小包一堆零食啊!嘴里还叼着棒棒糖。看清是玉儿官之后,双手抱肩嘟嘴道:“你跟着我干嘛???而玉儿官讯声望着丁心言,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思维了,也不记得她是电梯里那个美女,只是感觉上她好美,一怔,就昏迷在地了。

    丁心言也懵圈了,一边喊着一边用脚踢着玉儿官的脸,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确认没有危险后,才深蹲下来,仔细观察玉儿官的情况,此时天已大亮。注意到玉儿官嘴唇发黑,发现不对,立即叫了救护车,行人只是看了几眼就离开了,丁心言也想着离开,可是走了几步,又为难返了回来,把自己嘴里的棒棒糖塞到玉儿官的嘴里,就在一边守着他。

    救护车来时,心言悠闲的吃着雪糕,本以为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脱身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天真的心言也被硬推上了救护车。到了医院,医生看了一眼就对心言说:“麻烦先去寄交医疗费,收据单给我,晚了,他可能手臂瘫痪”。丁心言心里本来就有怒气,说道:“真的么,那太好咯”。

    医生继续道:“你不寄交医疗费,医院规定,我们不能给予治疗的,就算特殊情况通知院长,抢救的时间早就过了”。丁心言看着玉儿官说到:“好了啦!我去交钱”瞪着玉儿官说:“你记得,你欠我一只手”。嘴上这么说,心里不定恨死玉儿官,身上被来就快没钱了,还要给他交医疗费。太可恨了。

    医生找到正在玩手机的心言,将一物递给心言说:“你男朋友已经没事了,还有。这是他手里紧握的戒指”。说完还用异样眼神看着心言。丁心言看着这小金箍戒指,说到:“他才不是我男朋友那!我怎么会有那么逊的男朋友”。医生笑着说:“连戒指都是金箍模样,看来你们是来花果山旅游的吧!丁心言解释道:“不是,他真的不是...医生制止道:“没什么好丢人的,根据蝎子分泌的毒量来说,你男朋友的手,是在一个位置,连着被蛰了三次,这是送来的早,毒素没有蔓延,要换了其他人,恐怕就得截肢了”。

    丁心言惊讶道:“啊!同一个位置,连着蛰了三次?那他,够倒霉的啊!医生回答道:“所以我说,这不能怪他,那花果山上的蝎子,可是毒的很,就连那蚊子咬的包,三天俩天都下不去”。丁心言嘟嘟道:“有那么邪乎么?医生瞪着眼睛说:“实不瞒你说,这送来的也不是头一俩个了,只要是被花果山上的蝎子蛰的,没三天五天好不了,这还是算上你用最好的药”。

    丁心言瞪着医生说:“你不会还要开药吧???医生咋呼道:“那不可!拿最好的药,才可以好得快嘛!丁心言指着玉儿官的病房说:“三五天还快?医生忽悠道:“你以为那花果山什么地方?在古代那可是圣地,灵气充足,龙脉之地啊!不信你出去打听打听,那些不光是蝎子,还有还有,哎,我不说了,给你药水”。

    丁心言问道:“什么玩意儿?医生嚷嚷道:“他身上可不止被蝎子蛰了,还被蚊子咬的,大大小小数十个红包!啧啧!看来他为了求婚,也是拼了”。心言想再解释,可惜话还没说就被拦住了。“行了,你赶紧去给他抹药吧!我还有事”医生说完也走了。留下拿着金箍戒指和药瓶的心言独自瞪眼。心言走进病房看见玉儿官已经醒来,只是左臂手要比右臂手粗了一圈,开口就道:“给,这是你的帐单,谢谢就免了,还我钱”。玉儿官勉强用拿起账单看了一眼,差点没跳起来,唧喳道:“卧槽!疼疼疼,这?一万多?碰瓷了么?心言弱弱的问道:“多么?才一万而已,不然你的手就得截肢了,呐!还有三天的主院费,很划算啊”。玉儿官气败坏道:“这上面就写着被蝎子蛰了三三次?那也不能要一万多?这摆明坑人了么?你看不出来么?心言呆呆的说:“我看得出来,你都站不起来了”。玉儿官:“...”

    心言指着说:“你现在手都动不了,证明医生说的是没错的,花果山的蝎子确实要比其它地方的蝎子毒的多”。玉儿官这次真的无语,因为自己的感觉自己的手臂只有麻痹的感觉,一动就疼得不得了。这才反思过来,花果山是圣地,那只蝎子必定吸收不少灵气,日月精华,已经开始步入修炼的妖途,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虽然自己没有见过妖,但是他们都是从最底层修炼修炼成精的,就好比自己,修炼到一定程度绝对要比一般人厉害的多。玉儿官无奈看着心言说:“我没钱”。心言哼道:“别闹了,大家都挺忙的。”玉儿官一脸任你搜的表情,说:“我出门一般不带钱,都是李晨浩,就是和我一块的那个,他带着额掌管开销的”。

    心言不耐烦道:“起来,赶紧找他去”。玉儿官猥琐道:“不是,你忘了,刚你你让我起来过”。心言伸出手道:“他手机号,给他打电话,还有不许告诉他我在这,让他赶紧拿钱过来”。玉儿官看着她的小手,想着要手机号伸手干嘛?不过还是说道:“好,只要你不撕票!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咔嚓:一声,一女护士走了进来,恰好听到玉儿官说这句话,一下子就愣住了。

    玉儿官没有手机,用的是心言手机打的,铃声一直响,环绕在玉儿官心头,他清晰记着:“在我醒来之后,所有人都不见了,不知道晨浩到底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喂!谁啊!另一头,晨浩倒腾着玉儿官的房间,而且还生龙活虎的活着。是晨浩的声音,玉儿官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说:“你没事吧?李晨浩反问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一天不见你人影,在哪啊你?玉儿官愣了一会,看着心言呆问道:“对了,这是哪?.....晨浩挂了电话后,犹豫了一会,就把娇琪打发走了,昨天出事后,没想到耀天君那老匹夫都不看我一眼就追出去了,本以为就要身葬异处,却没料到,一觉醒后来,不但没有任何伤势,而且自己功力比以前更深厚了,体质也强壮了不少。晨浩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耀天君理论,可惜忙忙人海怎么找,无奈之下回到酒店,发现玉儿官也不见了。

    晨浩冷笑道:“玉官啊玉官,你这可怪不得我了,哼哼”。一个小时后,晨浩看着病床上的玉儿官,又看看一旁地丁心言,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搞地下情啊?玉儿官话还没说出后,心言就一脚踹上李晨浩了,嘴里还嚷嚷道:“你和他才是地下情那,哼”。不得不说丁心言这一脚踹的那是相当的快啊!李晨浩愣是没躲开。

    奇怪的是玉儿官,本来想笑李晨浩的,可是仔细感受到他那身体内时不时散出的真气后,笑容便僵硬在脸颊。他给玉儿官的感觉是,假如再遇到王承,晨浩绝对压制他。不可能,才一晚上...绝世唐门 fo

    李晨浩没有去注意玉儿官的惊讶,只是自沉浸在自身的提升和再次遇到丁心言的喜悦当中。李晨浩可不想玉儿官这么死板,身为富家公子,整天撩妹的他,马上找到了与丁心言的话题,当然,心言只是表面交好,心里想到,拿到钱就撤,谁还记得你是谁。

    而平时出手阔气的李大公子,这时却像个娘们儿,抠门的不得了。晨浩有他的打算,追女人,要慢慢来,尤其是对自己还不感兴趣的女人,一想到,得到她就会有扬不住的兴奋。李晨浩故作惊讶道:“呀!都这个点,要不我请你吃饭吧!边吃边谈!

    丁心言一听到吃饭俩字,肚子就开始呱呱的叫,不知觉的咽口口水。确实,一天没有吃饭,谁也受不了。不争气的点点了头。李晨浩笑着说:“那走吧!我知道附近有不错的饭店,不管有什么事,先吃饱再说,你救了玉儿官,我还没有好好报答你那!心言犹豫片刻看着说:“你请?李晨浩大气道:“那还用说?心言高兴着说:“真的?李晨浩:“这还有假?俩人就这样说着离开了病房,看都没看玉儿官一眼。而玉儿官也确实瞪着他们就这么出去了。

    玉儿官可没心思想着吃饭这事。想着李晨浩,说:“看来只有实战才能快速提升自身实力哦,玉华门你为什么在我想要避开这纷争的修真界的时候再次出现。这是你逼我的,杀父之仇、弑母之恨不共戴天,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玉华门四分五裂,从修真界除名。哪怕,搭上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爸、妈,玉官不想带着遗憾潦草过完这一生,玉华门出现了,我不想不想一辈子活在逃避的世界里。经历了一天的折腾,玉儿官也许是累了,躺着就睡着了,这次做了一个奇异的梦,就像身临其境一样,看不到任何人,只有一座座雕像,突然,从周围的雕像中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伴随着唵嘛呢叭咪吽声。

    玉儿官嘶吼叫道:“怎么回事?只是没有人来回答他,只有那回荡的声。参杂着一些佛咒,玉儿官心中并无他想,只是下意识去记住这些咒语,人、妖、灵乃至仙佛,均有凡心,故化三咒。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玉儿官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就觉得自己招谁惹谁了,受这么大的罪。“咦咦,额,嗓子干死了,也不知道还有人记得我不”。玉儿官按下床头的传呼机。不一会儿。一个粉装可爱的小护士就进了进来。问道:“你好,请问您有什么需求么?玉儿官花痴道:“渴”。

    小护士应道:“好的,我马上给你拿水来”。玉儿官有叫道:“饿”。小护士又回道:“你稍微等一下,我们食堂应该还有饭,我去打”。玉儿官轻柔道:“麻”。小护士这下懵圈了,迟疑道:“这个,这个,医院可以联系你的家人的”

    玉儿官也啊了一下,发应过来说:“不是,我说我腿麻了,能扶我出去起来么?小护士呵呵道:“啊!当然可以,你等一下”。十分钟后,玉儿官坐在轮椅上在楼道里面转悠。可是,玉儿官越走越感觉不对劲,回头看看,什么也没有。可玉儿官就是感觉不对劲,尤其是下一眼,看到墙角慢慢跑过的一只甲虫后,玉儿官的脸色便变得更疑惑了。

    按理说,正当夏季,出现很多昆虫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像玉儿官这样的修炼者,在见识过真正杀戮者后,已经明白任何一样不起眼的东西,都可能在你不经意间给你致命的一击。联想到,刚出家门口那刹那!李晨浩心高气傲,他喜欢别人崇拜自己,总喜欢炫耀自己,看都不看一眼弱者,夏季炎热,不可能毫无理由,去踩死一只甲虫,一只在我家门口出现的甲虫。

    想了半天,玉儿官傻笑了声:“我太多疑了,难道这几天我要跟虫子卯上了么?“扑哧”一声响,不远处的甲虫,被压扁了,白色液体的瞬间流出。一壮汉手扶着一水桶,问玉儿官:“不好意思啊!我是送水的,那个,办公室在哪?

    玉儿官看着壮汉,说:“顶楼”。壮汉:“奥”了下,就要离去。玉儿官看着死去的甲虫说:“你是来找我的吧!壮汉停下说:”什么?我是来送水的”。玉儿官回过头道:“你是送水的,也是那个能够给我答案的人”。

    壮汉憋着说:“小兄弟,你没病吧!玉儿官瞪着说:“废话,没病我在医院干嘛!等等,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玉儿官心里也发嘀咕,他怎么能是一流高手?怎么会是一流高手?怎么有可能?在我叫住他的那一刻,他的气有一点点颤漏,虽然很小,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感觉错不了”。壮汉笑道:“小兄弟好眼力,只不过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玉儿官才不管他教育,道:“我都这样了,还不知道我要面对什么?你一定知道什么!求你,告诉我”。壮汉皱眉慢说到:“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敌人是什么?你听过廖渺众生,火虫同躯,红子金龟麽?有些人盯上你了”。玉儿官心扑通扑通的猛跳,心虚道:“吉林的赤金龟子?壮汉讽刺道:“你太瞧得起自己了,如果是他,你就不可能还站在这里”。

    玉儿官放下心说:“我没站着,不过我懂你意思,他们更像试探或者在我这里认证些什么对么?”还好从晨浩哪里普及的高手有些认知,知道有这么号人物。壮汉直视看着自己说:“昨天晚上花果山突显暴雨,雷电交际,造成多地方坍陷,如果,我没猜错,是你们搞的鬼吧!玉儿官被他看得发毛,就那么一刹那,玉儿官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一个面目狰狞的人就在自己身后,脸上竟毫无血色。吓得自己直接从轮椅上跳起来,贴着墙面。

    接下来的画面,让玉儿官匪夷所思,楼道里,不知什么时候竟一个人也没有了。颤抖的心,并没有因为没有人而停止,反而更加跳的剧烈了。壮汉扭头看了看身后,再看了一眼玉儿官说:“你看得见他?玉儿官已经猜到是什么,但是免不住问:“谁..谁”?壮汉道:“已经死去的人”。玉儿官此时脸颊亦有冷汗流出,不免对此人有些好奇,问道:“你是谁”。壮汉坚毅的语气道:“灭世高见”。

    玉儿官迷茫的问:“灭..世?干什么的?高见深吸了一口气,板着脸说:“你还是回家吧!知道太对对你没好处,趁你还活着的时候,多陪陪家人吧!”玉儿官看着高见的背影道:“我没有家人,爹妈早就死了,我甚至还个亲戚都找不着,这就是我的世界,孤独而冷漠,独自一人,不知何去何从。正常人不过平凡,我知道你们的世界有多残酷,有许多杀戮,进入你们的世界就像掉进深渊一样,我已经是悬崖边上的人了,地球就这么大,我已回不到正常人的生活了,我不后悔,加入你们的世界,我只希望,别再让我一个人了。”高见无视道:“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短命鬼,稍有差池,便阴阳两隔了,你要是真打算加入,我是不会拒绝的,想好了,晚上就来太平间吧!想不好,就回家睡个觉,把一些忘了便是”。

    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种东西,不是一般人就能遇见的。“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显然是出不去了,那么不是他死就是我死了,啊额!可是他怎么才能死?玉儿官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

    这小鬼看见他精神恍惚,有机可乘,一想到有人做自己的替死鬼,就阴森大笑。玉儿官不知道,可是金箍戒指早与他心神相连,金光笼罩着玉儿官的手章,就连手里的利器也淡淡散发着黄色的光芒,意识到那小鬼袭来,一棒下去,风平浪尽。这下灯明了、门开了、心也平了、鬼也不笑了。不得不说玉儿官有那种盘古开辟天地的感觉。......金光一闪便消逝无影。可终究难逃高见法眼。思索后,便敲响了另一扇门,语气恭维道:“大小姐,有一些您可能感兴趣的事”。

    玉儿官拖沓着脚步,回到了病房,躺在床上半昏着就睡着了。带着对高见的愤怒进入了梦乡。还是那些佛咒,还是那些吵人耳目的景象。或许有一天,玉儿官将它们深记脑海,它们就再也不会出现了。李晨浩:“喂!你不要乱来”。

    阴司的语气,满是不屑:“还轮不到你来说了算,你只不过是一个跑腿了而已”。李晨浩脸憋的老红了,却不敢反击,只好说到:“耀天君那老东西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至于玉官,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你不必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