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穿越小说 > 科幻大唐 > 第一百四十章 纳吉
    婚礼的程序一向由礼部的人负责,礼部员外郎王子善是在场仅有的一位男士。只见他运笔如飞,一字不漏地把长孙皇后及众姐妹的各种苛刻奇葩条件全部记录下来。长孙皇后说了半天想想好像没什么遗漏的了就问道:“王大人本宫所说之事可能完成?”

    王子善看看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问题,心一横拱手回道:“请皇后娘娘放心,没有什么事是文相做不到的!臣定从旁好好协助!”

    长孙皇后很满意他的回答不由轻笑起来,栓子婶见有人夸文艺更是高兴也跟着笑了起来。殊不知人家已经给文艺揽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任务,诸如要金镶玉的婚床、纯银的花轿、十里红毯等等...

    纳采之后便是“问名”。男方会托媒人询问女方的姓名和出生年月,并进行占卜,以方便准备后续的婚礼仪式。唐朝时期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婚礼占卜就是所谓的测算生辰八字。问名不需要文艺操心,司天监的牛鼻子老道可积极了,派出首席大忽悠,额,首席占卜大师李淳风来文府负责测算生辰八字之事。这也是文艺第一次和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天文学家、数学家、易学家李淳风见面。双方聊得甚是投缘,从数学聊到地理、又从地理聊到天文,最后开始自吹,李淳风一捋颌下长须微微一笑:“我当年游历四方之时曾到过一处极北之地,那里不仅凶悍残暴的白熊,还有长不知几许的鲲。且数天不见黑夜,想必应该是到了仙境。可惜太过寒冷,贫道实在受不得寒冷只好悻悻而回。”

    文艺夹了口菜吹道:“道长所说的仙境其实是北极而已,您去的时候不太巧,那里半年黑夜、半年白昼。白昼之时危险程度比较低,夜晚就危险了,但在夜晚会出现美轮美奂的极光。如果您见过极光的话更会相信那是仙境,但那里只是极北之地罢了,我称之为北极。道长你且听我吹,呸!你且听我说,当年我还未出师之时,曾虽师傅去深海寻找龙宫。海底世界可谓漂亮至极!鱼儿成群结队地畅游、珊瑚到处都是,还有不少小小的鱼儿就躲在珊瑚中,我费了好些力气才抓到一条。可惜龙宫没找,只找到了一处神庙遗迹,到处是倒塌的石头建筑,据我师傅说应该已经有好几千年了。那里应该就是上古仙人的道场。可惜不知什么原因沉入了海底。”

    李淳风又道:“贫道当年去过昆仑之巅,在冰天雪地之中发现一处并没结冰的湖水。想来应该就是王母娘娘的瑶池了,那里不光风景优美,还有白色的神猿守护,非心诚者不能上山。”

    文艺一口抽干杯中酒,站起身比划道:“我当年随师傅去西方爬过擎天之柱,高不知几许直入云霄。可惜并没在山巅之上寻到登天梯。据我师傅所说,那擎天山峰足有3000丈这么高。”

    李淳风不服输又吹道:“贫道游历湘西之时曾遇到一桩怪事,贫道有一晚在破庙休息之时,听到外面响起阵阵铃声,便悄然出来察看,没想到竟看到一个手持铜锣和摇铃的道人领着三五个脸上贴了符纸的尸体慢慢往前走。贫道虽精通道家典籍,但从未见过能带着尸体走路的道法。贫道当时想追上去问个明白,谁知转眼功夫他便消失无踪了。”

    文艺一听,哈哈大笑:“道长所说乃湘西赶尸派。他们专门为客死他乡的人运尸回家,虽然看似恐怖,但却是积德行善之事。这个我听师傅说过,他们有个规矩叫‘三赶三不赶’,三赶是指凡被砍头的,须将其身首缝合在一起、受绞刑的、站笼站死的这三种可以赶。传说因为他们都是被迫死的,死得不服气,既思念家乡又惦念亲人。可用法术将其魂魄勾来,以符咒镇于各自尸体之内,再用法术驱赶他们爬山越岭,甚至上船过水地返回故里。三不赶是指凡病死的、投河吊颈自愿而亡的、雷打火烧肢体不全的这三种不能赶。其中病死的其魂魄已被阎王勾去,不能把他们的魂魄从鬼门关那里唤回来;而投河吊颈者的魂魄是‘被替代’的缠去了,而且他们有可能正在交接,若把新魂魄招来,旧亡魂无以替代则会影响旧魂灵的投生;另外,因雷打而亡者,皆属罪孽深重之人,而大火烧死的往往皮肉不全,同样不能赶。”

    文艺看着目瞪口呆的李淳风得意一笑,继续说道:“所用手法也相当有意思,一般在秋决临刑的前一天,客籍死囚的亲属和同乡甚至是那些好做善事的善人,都会凑一些银子给他们请来的老司,惯例是各着青衣和红衣的两位,买好一应物品。行刑当天,老司和助手以及帮忙的人都要在法场外等候。午三刻,刀斧手手起刀落,死囚人头落地。一等到监斩官离开法场,红衣老司即行法事念咒语,助手帮忙将被斩的客籍死囚身首缝合在一起,再由青衣老司将辰砂或朱砂置于死者的脑门心、背膛心、胸膛心窝、左右手板心、脚掌心等七处,每处以一道神符压住,然后用五色布条绑紧。相传,此七处是七窍出入之所,以辰砂神符封住是为了留住死者的七魄。之后,还要将一些朱砂塞入死者的耳、鼻、口中,再以辰州符堵紧。相传,耳、鼻、口乃三魂出入之所,这样做可将其魂魄留在死者体内。最后还要在死者颈项上敷满辰砂并贴上神符,用五色布条扎紧;再给死者戴上粽叶斗笠。诸事办妥,红衣老司念毕咒语,大喝一声‘起’”死尸便会应声站起…”

    文艺说的兴起:“赶尸的人是一个身穿道袍的法师。这些披着黑色尸布的尸体前,有一个活人,当地人叫做‘赶尸匠’。无论尸体数量有多少,都由他一人赶。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手执铜锣,腰包藏着一包符。法师不在尸后,而在尸前带路,不打灯笼,因为他是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这群尸体往前走的,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尸体若两个以上,赶尸匠就用草绳将尸体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黑夜行走时,尸体头上戴上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赶尸途中有‘死尸客店’,这种神秘莫测的‘死尸客店’位置极其隐蔽,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它的大门一年到头都开着,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道长说他们突然消失应该就是进‘死尸客店’休息了。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达到“死尸店”,夜晚悄然离去。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立。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里停上几天几夜。”

    讲到此处,文艺又和听傻了的李淳风碰了下酒杯继续说道:“到目的地两三天前,事先通知死者家属,准备好衣衾棺材,等尸体一到,立刻将寿衣帽寿鞋给死人穿戴齐备,装进寿木。这种入殓过程,全由赶尸者承担,绝对不允许旁人插手和旁观,正如出发时将尸体扶出棺材不允许窥视一样。说是在这些关键时刻,生人一接近尸体,便会有‘惊尸’和‘诈尸’的危险,而入殓过程,必须在三更半夜。一切安排就绪,就是说将死者装殓以后,丧家才去认领。棺盖一揭开,须眉毕现,果然是丧家亲人,象貌宛如昨日,却翘翘长眠在棺材里了,伤心惨目,摧人肺腑,顿有的嚎啕大哭,有的泣不成声。”

    李淳风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堂堂第一丞相竟然对赶尸这么有研究,而且他竟然还能边吃肉边滔滔不绝地讲着如此恐怖的事情!李淳风不由伸出大拇指赞道:“文相真乃神人也!”

    文艺赶忙客气几句,接下来便是酒宴尾声的商业互吹。李淳风来的时候是午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微醺的李淳风走在路上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没办,想了半天一拍脑门“啊”了一声,只顾着和文艺吹牛,竟然忘了测生辰八字之事!看来明天还要再来一趟啊...

    第二天,李淳风测好八字,栓子婶再次进宫,将占卜结果和婚礼的准备告知女方,这一礼仪叫“纳吉”,也被称为“订盟”,古人“海誓山盟”中的“盟”便是源于这里。栓子婶和长孙皇后又商量起订婚信物。在唐朝,订婚信物并不是随便拿一件东西来就可以使用的,而是有专门用于订婚的礼品,包括戒指、首饰、彩绸甚至猪羊等牲口,都可以作为订婚信物,因此唐人也称其为“送定”或“定聘”,“三书”中的聘书也是在这个时侯完成,并与订婚信物互相交换。文艺准备的订婚信物是一颗他从东瀛搜罗来的明珠,足有成人拳头大小,光滑圆润、极其罕见。惹得其他公主嫉妒心大起,天天找借口往淑儿寝宫跑,就为了看一眼这颗举世无双的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