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此女不好惹 > 060 圣旨
    “姑姑在看什么呢?”

    听到叶子澜的声音,叶灵儿才回过神。她刚才实在没有在那拳中醒来。

    本以为压根不会打到叶子澜的腰,没想到……没想到叶子澜居然这么配合的,凑了上来?

    “啊?没……没看什么……”

    看到叶灵儿这副样子,叶子澜轻轻一笑“姑姑莫不是以为,刚才那拳,出力太大,将我打着了?”

    看到叶子澜这么迷人的笑容,叶灵儿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嗯嗯。”

    声音出去后,这才感到有些不对劲,连忙摇头道“不……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但是,好像怎么说也不行,毕竟自己内心也确实是那样想的。

    叶子澜也看出叶灵儿的纠结,便只好捂着自己的腰,苦笑“姑姑,侄子的腰受伤了,要不……要不今天的比武就到现在吧?”

    听到叶子澜这么说,又看着他忽然夸大的表情,叶灵儿虽然明白那拳虽然疼,但也不至于如此,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甜甜一笑。

    “当然可以,不过,看到你这么严重,我这个罪魁祸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所以,本姑姑好心扶着你去看看府上的大夫吧?”

    不由叶子澜说什么,叶灵儿就直接走过去,扶着叶子澜的胳膊,笑眯眯道“乖!”

    叶子澜虽然不想去,但现在这种状况,貌似是不去不行了,也就只好任由叶灵儿扶着走。

    看到叶子澜这么听话,叶灵儿的内心很是激动,而且,现在的自己,居然能挽着清醒状态的叶子澜的胳膊。

    很快,叶灵儿扶着叶子澜来到府上刘大夫的住处。

    刘大夫也算是府上的老人,对于叶家的事情也是知晓的良多,看到叶灵儿,自然也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不过,看到叶子澜捂着腰走来,这叫刘大夫有些意外。

    之前,叶子澜叶大少爷就算有什么磕磕碰碰,都不会主动寻找府上的大夫,一般都是自己涂药完事,没想到,现在居然会因为一个腰来。

    “大少爷这是怎么了?”

    刘大夫看着叶子澜的,关心的很。

    叶子澜假装疼的样子“刘大夫,我这腰疼的很,是不是该开些方子?或者,有什么办法可以治治,减轻疼痛?”

    刘大夫笑着点点头“方子自然是有的,大少爷还请随我来,让老夫检查检查再下定论。”

    因为腰算是隐蔽位置,叶灵儿自然不好随着他俩一同进去,便乖乖的在外面等待。

    叶子澜被刘大夫请进里屋,两人声音很小的交流着。

    “大少爷,您这是个什么情况呐?老夫看你这没什么毛病,怎么……”

    叶子澜无奈的扯了扯嘴皮“没办法,为了躲避姑姑和我比武切磋,所以,只好如此这般了。还望刘大夫一会儿莫要戳穿!”

    刘大夫会意的点了点头“没问题,老夫一会儿就说,大少爷只需要静养数日便可,如何?”

    叶子澜淡定的赞许“不错,这样也可以。”

    两人简单的商量好之后,叶子澜便在刘大夫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叶灵儿看到两人出来,连忙上前关心道“怎么样?没伤到筋骨吧?”

    虽然叶灵儿总觉得叶子澜好像是装的,但该关心的,貌似还是要关心比较好。

    刘大夫笑呵呵道“没什么大碍,大少爷只要静养数日便好,这几日不舞刀弄枪,十几日就能痊愈了。”

    知道结果后,叶灵儿谢过刘大夫后,便扶着叶子澜回去子澜阁。

    子澜阁。

    叶子澜被叶灵儿扶着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着实惹人怜爱。

    看着叶子澜这副样子,叶灵儿实在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叶子澜,你这副样子好可爱呢!”

    叶子澜无语的转过身,表示懒得搭理叶灵儿。

    看到叶子澜转过身,叶灵儿直接将他的身子扳过来“不行,必须转过来看着我!”

    叶子澜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过来“为什么?”

    一句为什么,差点堵的叶灵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忽然想到之前叶轻歌给自己打气的时候说的话,叶灵儿知道怎么说了。

    “哼!因为我是你姑姑,你就该听我的!”

    叶灵儿的这句话,叫叶子澜不知道说什么好。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叶海这才从宫里回来,回来的时候,怀里还带着一封圣旨。

    叶轻歌听到自家爹爹回来,立刻去书房走去。

    书房里,叶海看着桌上的圣旨,很是头疼。

    正在叶海头疼的时候,听到下人来传叶轻歌的求见,叶海虽然很烦,但是对叶轻歌这个女儿还是仍旧宠爱。

    “叫进来吧!”

    下人听到叶海的回复后,便匆匆出去,回了话。

    叶轻歌走进书房,看到叶海对着桌子上的圣旨发愣,轻笑道“爹爹要是有什么烦心事的话,不妨和歌儿说说,也许,歌儿还能帮到爹爹呢!”

    叶海看到叶轻歌一副柔静的样子,忽然想到了自己许久没有看望的苏氏,眼睛里有种涩涩的感觉。

    有些沙哑道“歌儿来了?和你姑姑住的可还习惯?”

    叶轻歌点了点头,笑道“回爹爹话,姑姑说她住的习惯的很,并没有什么不妥地方。”

    对此,叶海点了点头,却又叹了一口气“唉!”

    叶轻歌上前,为叶海泡了一杯提神醒脑的茶,然后笑道“爹爹怎么这么久才从宫里出来呢?可是陛下下了什么旨意让爹爹不开心?”

    话音落下,叶海瞧了瞧叶轻歌,又叹了一口气“唉!确实是爹爹的烦心事呐!本来,爹爹以为把叶家弄乱,就能让叶家这辈子平安无事。没想到……”

    说到这里,叶海好似有些说不下去了,眼神瞟向那圣旨。

    叶轻歌接话道“只是陛下还是不依不饶,觉得爹爹您有野心,所以,想借边关大乱,将您派出去打仗?然后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这番话,可以说是很大逆不道了,不过,好在叶海的书房是安的。

    叶海点了点头“是啊,陛下叫我去边关打仗,今早把我叫去宫里,冷落到刚才才允我面见,说了没几句,就打发我走了。”

    这句话,听着很是凄凉。此时,叶轻歌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爹爹不害怕自己遭遇不幸,而是担心我们在皇城内的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