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科幻小说 > 亿万分身存档 > 第六百三十章 殴打老年人
    西方极乐,佛国遍布金光,到处是诸佛咏诵之音,虚空生莲花,阵阵禅唱落金雨。大雷音寺便矗立在金雨之中,宝光万千,佛音重重。

    在那大雷音寺身处的金莲宝座之上,佛陀拈花而坐,菩萨罗汉立于旁,佛在讲道,令虚空之中显化出万千光景,仿若一梦千年,一个个印佛祖口中之声而显化的画面,便宛若一个个真实的世界般生灭不定。

    突兀的,佛祖的道音停顿了下,这在以往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一时间引起了菩萨与罗汉的注意,纷纷将视线投向高坐于上的佛祖身上。

    “观音大士。”佛祖开口。

    “弟子在。”

    观音宝相庄严,身后佛光阵阵,不分男女之相,端着净瓶而立,身后佛光之中仿佛有三千世界在孕育,一个个佛国在诞生,显然刚刚佛祖的讲道,令其有了感悟。

    “凡尘有变,那法海怕是会多一劫,你且去看看吧。”

    观音大士微微鞠身:“弟子领命。”

    说完,其身影在一阵佛光闪烁中消失,已是飞往天外,去了那凡间。路途中掐指一算,眉头便是一皱。

    “怪哉,天机紊乱,只能看出有天外之人落地生了根,却不知为何佛光竟也敛去了一份,莫不是说,劫非在法海身上,而是劫起与法海,最终要落在我佛身上?”

    这么一想,观音都忍不住微微一惊。

    “若是如此,这边是大劫将起之兆,我佛慈悲,却不知此劫最终会应在谁身上,又是因何而起了。”

    观音心中隐有不安,只觉天际紊乱,往日里清晰的那些东西,此时都受到了遮蔽,其所能看到的东西十分有限。

    “凡尘,污秽又重了。”

    观音叹息一声,身形再度敛去,已不知去了何处。

    ……

    安德与白青两女落在一座山头,下方是一片深山老林,绿玉葱葱,依山而起,一眼看不到头。

    “前辈,带我们来这里可是有什么用意?”白素贞问道。

    安德站在原地看着下方山林,脸上带着莫名的微笑,随意道:“先等着,一会儿让你们看一处戏。”

    两女有些不明所以,但安德所表现出来的东西,一直都让两人感到高深莫测,不要说看透了,便是看清都有些不可能。所以两女听他这么说,也只能静静等待着。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刻钟,山下的林中似乎有了动静,两女对视一眼,都感受到有人在那林间穿行。

    “艳阳天那么风光好,红的花是绿的草,我乐乐呵呵向前跑,踏遍青山人未老……”

    一个老和尚,一席白衣踏草而行,步伐飞快,拿着禅杖一派得道高僧的样子,没有什么佛门庄重,反而像是一个老汉喜气洋洋的跑出来游玩,口中念叨着一些顺口的句儿,整个人欢快的不得了。

    三人都注意到了那老和尚,但很快,就被其身后追上的一道身影吸引住了。

    同样是一席白衣,同样是光头,不过却是个年轻人。

    “老方丈,神清气爽呢。”

    “对呀,年青人,运动对修练内丹是有益的。”

    “前辈,你鹤发童颜,健步如飞,但吐纳依然气静神闲,修行已到造极。请问你修了多少年?”

    “光阴不留人,转眼都二百年了。你呢?年青人?”

    “我?惭愧,我修龄只有二十多年,不像方丈你可以偷天换日,鱼目混珠……”

    年轻人说到这里脸色一变,瞬间便得凶戾起来。

    “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妖孽!我要你原形毕露!”

    老和尚身子一颤,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慌起来。

    年轻人跳到老和尚面前,一手成印,口中大喝:“大威天龙,般若诸佛,世尊地藏,般若巴嘛空,现形!”

    “不要啊法师!”

    老和尚被吓了一跳,赶忙求饶,转头就想跑。

    “哼,原来是只蜘蛛精,想遁形?”

    “法师,我长年拜伏灵台寺大金佛脚下,吸收佛荫,性情和祥。法师,求你饶我一命。”

    老和尚双手合十哀求,想跑却被拦住了去路。

    年轻人却是大喝:“住口!祭袈裟!般若巴嘛空……逃得掉?看我大锣金钵!收!”

    “法师呀,手下留情呀,饶我一命呀,救命呀……慈悲呀,你放过我吧?(被收入钵中)法师,放过我吧!法师,你慈航普渡,救世济民,放我一条生路吧。现在法师你收了我,我就永不翻身,百年修行,功亏一篑,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要叫我变回蜘蛛呀。”

    两女见状都是不忍心,白素贞眉头紧蹙,小青却已经是脸露煞意。

    “这个和尚,这么不分青红皂白,那老蜘蛛明明说的是真的,他身上佛荫重重,显然是得了道的,那和尚居然要毁了他根基,这种事情他怎么干做,不怕遭报应吗?”小青忍不住不忿道。

    安德却是耸耸肩:“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稀松平常了。”

    “前辈?”

    白素贞看向安德,那意思很明显,是想问他打不打算动手救人。

    安德微微一笑:“走吧,去凑个热闹。”

    说话间他身形一转,便已经出现在了年轻和尚身后的一棵树上。

    年轻人还在对老和尚训斥:“住口,妖就是妖!神人鬼妖四界,等级有序,你安份受罚。”

    “我有灵台寺佛荫,我有灵台寺……”

    说话间,年轻人已经将金钵罩下,眼见老和尚就要被收于金钵当中,这时候却见一道流光击在金钵上面,顿时当的一声,将那金钵会打的飞起。”

    “是谁?”年轻人倏的回。

    然后便看见一个丰神俊朗的年轻人站在树冠上,而那年轻人却是调笑道:“这么好的天气,我一过来就看见你正在这儿殴打老年人,小伙子,你这做的可是有些不地道了啊。”

    “哼,你知道些什么,他是蜘蛛精,降妖除魔乃是我辈本分,你又是谁?为何阻我?快快离开,休要在此,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来人自然就是安德了,他哎呀一声:“你怎的还这么大的火气?看你的样子明显是出家人,出家人的涵养呢?你所修的佛就是这样的?”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