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网游小说 > 篮球在我生命中 > 第81章 只练上篮和投篮
    “你们好!”韩忠桓跟音乐学院的队员们打着招呼。

    田成,史元,谭靖,金和,董缙。

    朱琰把队友们一一介绍给韩忠桓认识。

    韩忠桓一一打量着他们,看他们这身材,差不多都是瘦高挑的类型,若是做舞蹈一类的运动那是再合适不过,但如果是打篮球这一类“真刀真枪”的竞技运动,对他们来说恐怕有些残忍……

    陈冰和朱琰的身材,跟他们比起来还算好的了。

    难怪总是一轮游,肯定是有原因的。音乐学院男生少只是一部分原因,他们对篮球这项运动不重视才是最大的原因。

    在乐川这种体育强校,就算是院队。。一般学院也都会踊跃参与,最后选完连正选加替补怎么着也得十几号人,结果这边加上朱琰陈冰一共就来了七个人。

    如果赶巧了有几人受伤或生病,到时候人数都可能不够。

    “还是得向着乐观的方面想,身材不够可以技术来凑!”韩忠桓心想。

    “朱琰,让这几位兄弟稍微展示一下吧,跟平常训练一样就行,随便上篮投篮,或者想炫技都可以。”韩忠桓对朱琰说。

    “好。”朱琰答应着。

    “笑哥来了,那咱们就开始训练吧!”朱琰对其他人说。

    陈冰和朱琰带着其余五人开始灵活训练,干什么的都有,或只运球,或上篮。 。或投篮,懂得点“风车”等有点难度的技巧的也耍来给人看看。

    韩忠桓看似是闲的没事站在一旁看,实则是在心里给这些人打打分,重点是刚认识的五个人,朱琰和陈冰在打路人王时和他交过手,韩忠桓对他们有一定的了解了。

    看了一会儿,韩忠桓觉得还是比较失望。

    韩忠桓对其他学院的的水平并不了解,不能拿他们跟其他学院作对比。但如果拿他们跟校队比就有些过了,音乐学院一个校队都没有,可见与校队水准差距是相当大的。

    韩忠桓索性把他们跟自己在数软院迎新杯篮球赛上遇到的那些学弟做了下对比。

    先是朱琰。古悠扬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韩忠桓估计他大概和自己的直系学弟冷明凯或者5班的孙宇水平差不多。陈冰比朱琰要强一些,但韩忠桓感觉他比不上自己在迎新杯决赛上那个对手——4班的冷清峻。再看其他五人,则连孙宇冷明凯等人的水准都达不到。

    朱琰和陈冰都是大二,韩忠桓又问了下其他几人,不是大二就是大三。韩忠桓用来衡量他们水平的可都是数软院的大一新生,别说是校队,冷清峻冷明凯刚刚是进了院队,而孙宇现在还只是班队!

    韩忠桓得出的结论就是,音乐学院的大部分院队成员,连数软院的很多班队精英都比不了。

    韩忠桓要带着这些人,去和很多有校队成员的学院打,乐川的部分校队成员可是职业水准。

    形势确实有些严峻。…,

    但是,韩忠桓是从来不信纸面实力的,谁输谁赢,打过才知道。

    韩忠桓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校篮球赛开始前的这段时间里,尽可能的提升一下音乐学院的实力。

    韩忠桓示意朱琰训练可以停了,朱琰又把大家聚集到一起,听韩忠桓说一下接下来的训练安排。

    韩忠桓来后,陈冰和朱琰很明智地将球队管理权交给了韩忠桓。

    韩忠桓的身份他们已经知晓,联盟国立球队球员,在这之前,别说是加入他们院队,就是能近距离的见上一面他们都不敢想。

    韩忠桓的实力,朱琰和陈冰已经亲眼所见,韩忠桓对球队的领导能力,他们自然也丝毫不会怀疑。将球队交给韩忠桓,他们觉得理所应当。

    “只练上篮和投篮!”这是韩忠桓给那五个人的训练指示。

    “只练上篮和投篮,其他的就不练了吗?”他们有些不理解,这打的是团队赛,只练上篮和投篮怎么能行?

    “嗯。。去吧!”韩忠桓说道,也没跟他们说原因,直接就让他们去练习了。

    那五人也只能服从安排,找个筐练去了。

    这边只剩下韩忠桓、陈冰和朱琰三人。

    “咱们三个可以做一些战术配合上的练习,他们五个基础太差,现在再加练配合已经来不及了,还不如让他们多练练得分,这样在比赛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制造出机会让他们得分。”韩忠桓说道,顺便还把为什么只让那五人练上篮和投篮的原因也解释了一下。

    “好的,都听你安排。”朱琰说道,他对韩忠桓的计划没有丝毫的怀疑。

    陈冰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训练一直持续到中午。

    下午,队里有些人还要上课,就没再约着一起训练,韩忠桓告诉他们,有时间的时候以个人为单位练就好,等周末或者大部分人都有时间的时候再一起练。

    晚上,朱琰约大家一起去喝酒。 。毕竟是韩忠桓第一天跟大家见面,正好可以庆祝今年的音乐学院篮球队正式成立。

    韩忠桓这次还能参加校篮球赛,的确是多亏了音乐学院的收留,所以不好拒绝,只能去了。

    快到晚上十点的时候,其他人还想继续喝,韩忠桓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喝了,大家也只好作罢。

    朱琰住在北院,对北院的周边比较熟,餐馆也是选在北院周边。

    返回时,音乐学院的一行人很快就到了他们的公寓楼,韩忠桓还要穿过北院才能回到东院滢园。

    韩忠桓酒量不行,幸好一直想办法逃酒,少喝了不少,即便如此走路还是有些不稳了。

    “笑哥,看你醉的不轻,要不我们送你回去吧。”朱琰说。

    “不用不用,我没问题,你们回吧。”韩忠桓说。

    “那好吧。”

    告别了朱琰一行人,韩忠桓独自向东院走去。

    韩忠桓平时很少喝酒。古悠扬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不过防范意识还是不错,天这么黑,他故意放慢步伐,好好看脚下,以防自己会不小心摔倒。

    韩忠桓就这样自顾自地慢慢走着,突然听到好像有什么声音传入耳中,但声音很小,他便没有在意。

    继续向前走,声音越来越明显,韩忠桓略微用心听了一下,是笛声。

    韩忠桓再向前走,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声音是从道路左侧那栋很高的教学楼里传出来的。

    韩忠桓对音乐涉猎不多,但唯独对笛子很是喜爱,也比较精通。

    听到这音乐声,韩忠桓很想进去瞧瞧。

    不过若是在平时,韩忠桓还是会很坚决的回宿舍,他对作息的要求是比较严格的,要早睡早起,第二天还要早起练球,之所以不肯再跟朱琰他们喝酒就是想早回去。

    但今天特殊,因为韩忠桓喝了酒,人喝了酒以后大脑对身体的支配力就会下降,更何况他酒量还不行。

    韩忠桓果断将早回去的打算抛到了脑后,进了那栋教学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