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非洲有块地 > 13 老板他想女人了
    “我知道!我在看风景!”叶云凡瞎编了个理由。

    人船已经远去,消失在另外一个半岛之后。

    叶云凡也明白,有些东西不过是他自己的痴心妄想罢了。虽然他想的通透,但是内心依然无比失落,像是被掏空了思绪,做什么事情都无精打采。

    浑浑噩噩在管理房电脑前坐了一上午,直到黑人劳务中午下班,坐在树下嘻嘻哈哈吃西玛他才回过神来。

    他走出房间,站在空旷的湖边惆怅地望着平静的湖水,深深叹了口气。

    “老板这是怎么了?”

    洛塔与哥哥对坐在草地上,大眼睛时不时看向叶云凡。

    卡迪尔也回头看了一看叶云凡,摇头道:“不知道。。或许是想家吧,昨天来了几个华夏人,他表现得有些兴奋过头了。现在他们走了,自然会很难过,毕竟就他一个人在这里。”

    洛塔抿抿嘴,若有所思地说道:“那他真可怜,他应该很孤寂吧。”

    卡迪尔肯定地点点头。

    洛塔若有所思,犹豫一阵之后,似乎下了一个什么重大决心,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卡迪尔仰头看着她:“洛塔,你要干嘛?”

    洛塔道:“我要去安慰他。我知道鼓捣的滋味,很不好受。”

    卡迪尔阻止道:“洛塔,你给我坐下!”

    洛塔努努嘴,不服气地重新坐下来。哥哥的话,她还是

    卡迪尔盯着自己的妹妹。 。仿佛要看穿她的心。

    “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洛塔又羞又气地说道:“没有,哥,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可怜他,想安慰他而已。”

    “轮不到你去安慰他,你才多大一点?他都二十五了!比你大11岁呢?都可以做你的叔叔了。”卡迪尔说这话,其实就是想提醒一下洛塔,叶云凡要比她大很多,两人根本不可能。

    “他有二十六岁?我还以为他最多二十岁呢!皮肤好就是不显老。”

    洛塔丝毫没有体会到哥哥说这话的寓意,有些惊讶地吐了吐舌头。

    卡迪尔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妹妹的额头,训斥道:“你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这是我要表达的关键吗?”

    洛塔嬉笑着忍着被哥哥训斥。硬笔肖生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大眼珠子微微斜视着朝仓库这边走来的叶云凡。

    “日子还得过!”

    叶云凡也想明白了,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佛系过好自己才是最关键的。

    想明白后,他一身轻松,不过很快又记起来,别墅中好像还有一个发脾气的小堂妹,顿时又有些发愁。

    要是叶子楣知道自己答应把伯父之前买的黑木雕送给苏妍妍,肯定会跳起来。

    不过这事不急,他可以找机会再去木雕集市上寻一个差不多的回来替代。

    叶子楣把餐桌上的粥和鸡蛋都吃完了,但人还是没见到。

    心虚的叶云凡多做了几个菜,把菜端上桌,又给叶子楣盛好了一碗米饭,才扯着嗓子叫她下来吃饭。…,

    他等了两分钟,叶子楣才姗姗而来,她似乎刚刚做完瑜伽,扎着高马尾,额头上带着一条两指宽蓝色束带。因为运动她的脸庞微红,有一点点汗水溢出皮肤,但显得很干净,连细微的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她身上穿的是灰色紧身瑜伽裤和紧身衣,妙曼的身体呼之欲出。

    叶云凡重重呼吸着,艰难把目光转向了从身上转到眼睛上。

    他咳嗽一声说道:“小堂妹,在家要注意自己的衣着打扮,虽然我是你表哥,但咱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应该避讳的还是要避讳。”

    叶子楣莫名其妙被叶云凡训斥了几句,但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得意,这个木脑袋的叶云凡居然开始主意到自己了。

    “要你管?”

    她用冷漠地语气顶了一句。

    叶云凡见她语气不善。。恼道:“我现在可是你的堂哥,依照华夏传统,父母不在,长兄为父你知道吗?我现在就是充当你父亲的角色,负责照顾你!不然我干嘛天天做饭做菜给你吃?”

    “收起你那套说辞,我又不在华夏长大!而且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好吧!”

    叶子楣见他以自己的长辈自居,立即气得想打人!

    叶云凡无奈点点头,飙了一句:“数典忘祖!”

    “别在我面前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叶子楣没有接触过华夏教育,自然不会明白有些成语的意思,但她大概知道叶云凡说的这句话不是表扬她的。

    “吃饭!”

    叶云凡端着碗开始吃饭。

    叶子楣也不说话了。 。两人吃了一会儿,叶子楣突然冷声问道:“她走了?”

    “你说谁啊?”叶云凡猜到她说的是苏妍妍,但依然装作不知道地反问一句。

    “还能有谁?”

    叶云凡才恍然说道:“你说是苏妍妍啊,早上他们一起坐船走了。”

    “哼!苏妍妍,叫的那么恶心,你跟他有多熟?”叶子楣讥讽地说道。

    “小屁孩懂什么,专心吃你的饭吧!”叶云凡恼羞地冲她吼了一句。

    看到叶云凡恼羞成怒的样子。硬笔肖生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叶子楣小小得意一把,吃饭都起劲了,速度否则比之前都要快一些。

    叶子楣吃得少,比他先吃完饭,她吃饱喝足便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他选的都是新闻类的节目,叶云凡也没兴趣听。

    收拾好厨房中的东西,他正准备出门去仓库给那边给洛塔辅导功课,沙发上的叶子楣幽幽道:“又去给洛塔辅导功课?”

    叶云凡停下来,转身看着她,道:“没错,怎么了?”

    叶子楣讽笑道:“在女孩子面前你都是那么殷勤吗?”

    她的冷嘲热讽让叶云凡瞬间感觉遭受了万点暴击,他竟毫无反驳之力。

    “你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啊!什么在女孩子面前殷勤,我都是一视同仁的好吧。”

    叶云凡涨红着脸说道。…,

    “切!”

    叶子楣鄙夷地哼了一句,转身继续看电视,不再理会叶云凡。

    “你!”

    叶云凡生气但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咽下这口气,郁闷地出了别墅大门。

    当他来到管理房的时候,洛塔已经拿着书在房间里等着他了。

    洛塔的眼睛很明亮,看着叶云凡的时候显得很灵动。。很单纯。

    叶云凡微笑一下,轻声说道:“我们开始吧。”

    洛塔不动声色地拿出课本递给叶云凡上面有她标记的题目,和一些不懂的知识点。

    他拿着认真看起来,同时思索着如何用英文向洛塔讲解。

    “叶先生,你今天很不开心吗?”洛塔突然直愣愣地问了一句。

    叶云凡好奇问道:“没有。 。为何这么问?”

    洛塔认真地说道:“我看你有点不开心,好像失去了什么。是不是想家了?”

    叶云凡笑了笑,道:“没有。”

    “那你就是和他们说的那样。硬笔肖生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在想女人了?”洛塔道。

    “想女人?”叶云凡哭笑不得,“是谁说我想女人了?”

    “温达,还有邦德他们。”

    当初几人调侃叶云凡的时候,洛塔还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说出去,可转眼就把他们出卖了。

    “这些个人!”

    叶云凡无奈叹了口气。他决定找个机会好好整顿整顿这些个人,不然连老板都敢调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