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科幻小说 > 谋断星河 > 第六百五十章:大变之局
    ()    天启卫的帅帐之中,李邝作为宣旨的钦差对徐锐宣读了大军立即返京的皇命。

    原本大战已经结束,皇帝宣旨召徐锐回京也无可厚非,可奇怪的是圣旨上对于众将的功劳没有提及一句,却用了极为严厉的措辞要求徐锐即刻领兵返回,仿佛深怕徐锐回来慢了会领兵作乱一般。

    帅帐之中鸦雀无声,愤怒和担忧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徐锐坐在上首,笑眯眯地端着茶杯,轻轻吹着水面上漂浮着的茶杆,好似压根就没听到圣旨所言。

    李邝见众人都不拿正眼瞧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宣旨的钦差是个出力不讨好的角色,神色讪讪,不好开口。

    良久,徐锐终于将茶杯里的茶喝干,扫了众人一眼道:“怎么都垂头丧气的?咱们打了胜仗即将凯旋,难道都不高兴?”

    闻言,曹思源冷哼一声道:“听说圣上上个月突然病重,整日昏迷根本无法理政,偏偏圣旨这么快就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圣上昏迷之时还握得住笔?”

    郭盛宝接过话头道:“除了圣旨,还有兵部和内阁三日一催的公文,措辞一次比一次严厉,说得好像咱们要造反似的。”

    张佐烽叹了口气道:“京城剧变,辽王对咱们这支孤悬塞外的劲旅不放心,这大家都能理解,可是如此行事只怕会寒了将士们的心呐。”

    林绍东冷笑道:“还有更寒心的呢,从上个月开始,咱们的补给便不断下降,到现在粮草几乎已经被腰斩,弹药更是丁点都没有,要是草原上有个风吹草动,大军非陷在这里不可!”

    曹思源接口道:“还有啊,我听说圣旨出塞之时天骐关封城闭户,如临大敌,眼下草原已被大帅荡平,他天骐关要防备谁来?”

    此言一出,众人立刻望向李邝这个天骐关留守。

    众人群情激愤,李邝张了张嘴,却实在不好说些什么,只好无奈地望向徐锐。

    徐锐脸上没有任何怒色,略一沉吟,淡淡问道:“安歌,星河集团的后续粮草还能接应上么?”

    安歌起身道:“大帅放心,这次草原一战大家虽然辛苦些,但也算赚了个盆满钵满,除去给股东们的分红,以及基金会抚恤战士的资金外,还有大约两千余万两结余。

    我已将这笔钱投入粮草筹措之中,后续即便没有朝廷拨款,天启卫大军也能至少在草原上支撑半年,或者往返草原和长兴城三次有余。”

    “赚了这么多?”

    听到安歌口中的数字,众人都是一惊。

    在坐的除了李邝之外,其余众将要么是星河集团的小股东,要么是基金会的直接受益人,安歌赚钱便是他们赚钱。

    另外朝廷断了天启卫的粮,以至军心不稳是眼目前最棘手的事,听说不必为粮草担忧,众人也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便是徐锐早早留下的后手,大军出塞远征,最忌后方不稳,徐锐用星河集团就地征粮,一方面是为了降低战争开支。

    另一方面也是企图以商业的力量制衡政治风险,以防万一出现眼目前这种情况,调动起来也能从容许多。

    徐锐点了点头:“如此就好,只要军心不乱,其余的都不是问题,咱们毕竟是朝廷的兵嘛,朝廷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办咯。”

    “大帅!”

    曹思源起身抱拳,死死咬着牙关,似是有话要说。

    徐锐却笑眯眯地摆摆手道:“曹将军,难道你想让本帅抗旨不成?”

    曹思源很想说:“这什么破圣旨,抗了又能怎样?”

    可是眼下当着李邝等一众锦衣卫,又是公开场合,曹思源也知道分寸,话到嘴边又生生地咽了下去,只道了一句:“末将不敢!”

    徐锐满意点点头道:“不敢就好,大家都散了吧,眼下草原已经平定,留下五千人马给林大总管,其他人都准备返京吧!”

    众将闻言齐声称是,唯独张佐烽愣了愣。

    圣旨上说的是天启卫尽数返京,徐锐却留下了五千人马给他自己封的新任西北布政使林绍东,这便是**裸的抗旨。

    不过转念一想,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圣上先前便下过旨,西北一应军政大事皆由徐锐定夺,那帮文官就算想拿这件事做文章,徐锐也还有回旋的余地。

    想到这里,张佐烽也没有多言,起身抱拳之后便跟着众人退出了帅帐,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一向方正如他,在最重视的原则问题上也开始站在天启卫这个小家的角度上考虑了。

    众将退走之后,帅帐之中便只剩徐锐与李邝二人。

    徐锐道:“你此次前来恐怕还有密旨吧?”

    李邝点了点头:“几个月前你不是给圣上递了密折,说是在汗庭发现巨量金库么,我便是来给你擦屁股的。”

    徐锐翻了个白眼:“这样的肥差却被你说得如此不堪,你这家伙还有良心没有?”

    李邝叹了口气,苦笑道:“之前的确是个美差,可是现在圣上病重,诸位皇子争夺大宝,朝中前途未卜。

    这批黄金的数量如此巨大,在这个节骨眼上已经到了能左右皇位归属的地步,几乎所有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呢,拉拢威胁纷至沓来,美差还不变成了烫手山芋?”

    徐锐正色道:“我正要跟你说说这批黄金之事。”

    李邝一惊:“你也要打这批黄金的主意?那当初又何必呈那份密折给圣上?”

    徐锐摇头道:“原本我是不想打那批黄金主意的,汗庭建城、西北设厂这些事都关乎整个工业的发展,若一切由朝廷出资主导,也好让圣上掌控局,避免那些不必要的猜忌。

    可是眼下圣上无法理政,控制朝局的人摆明了要钳制我的势力,想要让朝廷出资,圣上主导怕是已经没有可能。

    而我在西北的计划事关大局,需要大量资金,一刻也耽搁不得,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这批黄金!”

    李邝闻言沉默片刻道:“就算你有了黄金,可汗庭建成,西北设厂这些事需要大量物资,你用大量黄金购买物资,势必会立刻造成物价飞涨,到时候这件事很快就会穿帮的!”

    徐锐笑道:“你放心,若换做几年前自然会如你所说,可是如今星河集团已经打通各国商路,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初现雏形。

    我会让星河集团带着巨额资金去各国分散采购需要的物资,利用商业的力量,和这批海量的黄金,使整个天下的资源都围绕西北运转起来。

    这样一来便能将影响降到最低,等朝廷里的那些官老爷发现蛛丝马迹已经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他们即便想拿此事做文章,又能奈我何?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你敢不敢冒着杀头的风险来帮我?”

    说着,徐锐目光灼灼地望向李邝。

    李邝咬着牙,似乎心中正天人交战,眼下朝廷里动荡不安,徐锐最大的靠山宏威皇帝生死不明,占据夺嫡先机的辽王已经对徐锐表现出了不信任的姿态。

    这个时候帮徐锐做这种掉脑袋的事风险极大。

    徐锐也没有催促的意思,只是静静等着李邝的决定。

    良久,李邝终于咬了咬牙道:“罢了,如今夺嫡之争已经开始,前途未卜之下理当给自己留条后路,幸好此次跟我来的都是心腹,一时半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干了!”

    说完李邝站起身道:“此事需要绝对保密,想必你用钱的时间也紧,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准备!”

    徐锐闻言心中感动,起身抱拳道:“多谢!”

    李邝摆摆手,没有丝毫客气,转身掀开帐帘走了出去。

    他前脚刚走,袁子雄后脚便从后帐里钻了出来。

    袁子雄脸上没有丝毫不快,反而满脸兴奋地对徐锐道:“主公,好机会,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徐锐见他的模样便知道他在想什么,眉头微微一皱,不露声色地问:“什么好机会?”

    袁子雄冷笑一声,沉声道:“当然是趁着朝廷内斗,自顾不暇,咱们拥兵自重,西北称王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