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九原虓虎 > 第四百八十章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将军,末将去追赶敌将!”王辅臣拱手道。

    “去吧!”李靖颔首道。

    “将军,捉活的还是死的?”王辅臣兴奋的舔了舔嘴唇。

    “活人并没有什么用处,不是么?”李靖低声道。

    “末将领命!”王辅臣一抖缰绳,提着豹尾枪直追陶侃。

    “汉臣,你也去杀敌吧!本将留在此处调度兵马即可。”李靖吩咐道。

    “末将还是待在将军的身边吧!有严兄和王兄在,这几个敌将逃不掉的!”狄青笑着摇摇头。

    李靖略一寻思,便明白了狄青的用意所在,狄青这是怕兵荒马乱的,有敌军伤到自己啊!

    于是李靖便没拒绝,而是冲着狄青笑了笑,狄青亦是对李靖报之一笑。

    望着即将到手的下邳城,李靖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在丹阳憋屈了好几年,终于可以换个地方了!

    若不是吕布和李靖之间经常有书信往来,李靖都以为吕布把他给忘了!

    但李靖也明白他“暗子”的身份,他很清楚这个身份一般人做不来,能够让他充当暗子,可以说吕布对他是百分百信任的。

    所以李靖并没有太多的怨言,即便是他的理政能力不怎么样,这点事情也能想得通。

    从唐高祖到唐太宗时期,李靖南平萧冼、辅公祏,北灭东突厥和吐谷浑,百战百胜,未尝一败,被后世公认为“大唐第一军事家”、“大唐军神”。

    李靖与唐高祖李渊间有段鲜为人知的往事,在李渊起兵之初,俩人的关系可谓是势同水火,李渊一度想把李靖除之而后快。

    要不是慧眼识英的李二出言相劝,哪里还会有后来的大唐军神?

    李靖并不是什么小户人家出身,怎么着也得算个二代,他的舅舅便是北周骠骑大将军韩雄之子、开隋九老中的韩擒虎。

    李靖的祖父李崇义曾任北周殷州刺史,封永康县公;父李诠官至赵郡太守、封临汾襄公。

    韩擒虎曾经这样评价李靖“可与论孙、吴之术者,惟斯人矣”!

    隋末,李靖任马邑郡丞,主要负责监视炀帝瞧不上眼的太原留守李渊。

    时值李渊准备起事,李靖发现蛛丝马迹后立即要将此事告知炀帝。

    但既然李渊准备起事,就一定会做好万准备,李靖想要光明正大离开肯定是行不通的。

    为了给炀帝报信,李靖可谓是煞费苦心。

    李靖扮作囚徒脱离了李渊的监视,而后便前往江都欲面见炀帝。

    但由于中原已经大乱,李靖只得从关中绕行前往江都。

    在李靖到达关中不久以后,关中也陷入了大乱,这样一来,前往江都的道路便被封闭了,李靖只得暂时待在长安。

    可能李靖也没想到,李家这爷俩的推进速度实在是有点快,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便攻下了长安。

    长安城被攻下,躲在城中的李靖自然无处可逃,让李渊的手下给摁了个结结实实。

    李渊自然也知道李靖心里的小九九,所以李渊连解释都没让李靖解释,直接就下令将李靖斩首。

    临刑前,李靖高呼道“公起义兵,本为天下除暴乱,不欲就大事,而以私怨斩壮士乎?!”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大致的翻译如下

    本来你举兵起义,便是为了免除天下的暴乱,但是你却因为你的私人恩怨而想杀掉我,这是不是有些前后矛盾呢?

    李渊听后虽是有些意动,但却不好朝令夕改,只得装作“不为所动”的样子继续下令行刑。

    李世民却是很欣赏李靖,于是趁他老子犹豫之时为李靖求情,李渊有了台阶下,自然也不会过多为难李靖,便做了个顺水人情将李靖交由李世民处置。

    于是乎,李靖便加入了李世民的幕府,开启了他辉煌的军旅生涯。

    简单普及一下李靖当初差点被砍的原因,这也是老苍没给李靖高政治的原因所在。

    ……

    书归正文,陶侃、曹豹和陈圭父子在亲兵的护卫下逃窜,几乎已经达到了慌不择路的程度。

    陶侃一行人在前面跑,严成方拎着一对八棱紫金锤在后面追,你逃我赶好不热闹!

    逃着逃着,陈圭低声对陈登耳语了几句,随即父子二人便放慢了马速,逐渐脱离了大部队。

    追着追着,严成方突然瞥见了一对落单的父子,见其作文人打扮,严成方连停都没停,直接跃马冲了过去。

    本想开口说话的陈圭顿时愣住了,这怎么跟预料当中的剧本不一样?这人什么情况?

    但陈圭的疑惑并未持续多久,因为严成方纵马驶过不久,一众丹阳兵便冲了上来,将陈圭父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吾父子二人愿降。”陈圭开口道。

    “愿降?绑了带下去,交给府君处置。”为首的校尉摆手说到。

    这校尉话音落下,七八个丹阳兵立即冲上前来,将陈圭父子绑了个结结实实。

    为了防止这爷俩说话,士兵们将绑腿布塞进了他俩口中。

    嘿!这酸爽!

    一心逃命的陶侃的哪里顾得上不知去向的陈圭父子,他自己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别说他没发现陈圭父子了,就算发现了,陶侃也不会拦着他俩。

    愿意哪去就哪去,只要别耽误他逃命就行!

    逃着逃着,曹豹眼珠一转,偷偷的带着部下与陶侃分道扬镳。

    结果就是,没等陶侃逃到下邳北门,其身后跟着的人不知不觉已经少了近一半。

    不只陈圭父子和曹豹等人率部溜走,许多士兵也有着自己心中的小九九,离开陶侃无疑要比跟着他安的多。

    但陶侃的逃命之旅并不是很顺利,未等他赶至北门,便有斥候前来禀报“主公,北门紧闭,门前尽是敌军。”

    “什么?咱们看守北门的人呢?”陶侃目眦欲裂道。

    “不知去向。”斥候苦涩的摇摇头。

    “走,咱们去西门!”陶侃下令道。

    此时下邳城中的喊杀声随处可闻,李靖带来的兵马在城中到处寻找陶侃手下的将士。

    找到之后若是愿降,那便收缴其兵刃将其统一看管;

    若是执意负隅顽抗,那便会落得个乱刃分尸的下场。

    陶侃刚调转马头,严成方便催赶大宛马杀了过来。

    下邳城虽然不小,但陶侃的战马不过是寻常坐骑,哪里比得上严成方的宝马神驹?

    严成方三下两下便杀散了护在陶侃身前的丹阳兵,而后举锤直取陶侃。

    陶侃面如死灰,可能这便是传说中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