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养老攻略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七零年代妇女主任(6)
    .

    听了王医生的话,乔木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并且赶忙利用自己的精神力加快吸收体内回春丹的药力。

    希望借此尽快让自己体内血液变得正常,不再蕴含回春丹药力。

    同时,还一心二用的说道:

    “你们什么也不问我的,就这么讨论,是不是有些不太好,我如果不同意的话,你们难不成还把我强制解剖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这边是医院不是什么研究所吧。”

    “真是抱歉,朱女士,我只是对您的愈合速度太过于惊喜了,不过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强迫您献血。

    这样,先给你做个检查吧。

    我们立刻就让人通知派出所。”

    贺主任他只是出于对未知的好奇才会那么说,说归说,没有得到允许,他肯定也是不敢那么做的。

    所以赶忙先道了声歉。

    随后就表示会给乔木做检查。

    并且通知派出所。

    说完,他就开始吩咐起其他医生,让他们搞通知的通知,准备检查的检查,而他自己则是先走了。

    “您别介意,贺医生虽然对很多事都还蛮好奇的,但是他绝对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医生,接下来我们会给您做一些脑部检查,您尽量不要动,避免伤口破损,一切有我们。”

    边上负责替乔木检查的那个医生,顺带着也安慰了下小乔,随后这才推着她,去做各种其他检查。

    而另一边,县派出所在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就派了两位工作人员坐车往省里来,好听乔木的指证。

    一个多小时后,乔木总算检查完,而她体内的回春丹药效也都被她彻底消化,用来滋养内脏去了。

    虽然那些药效足以让她脑后的伤口恢复大半,但是这时候,乔木是再也不敢让自己的伤口恢复的太快了,所以只能先去滋养自己的五脏六腑,脑后伤口慢慢恢复得了。

    这要是脑后伤口再迅速恢复。

    她怕是真得被解剖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们手术的速度太慢,好几次差点没吊住命。

    乔木其实也不至于吃那么多回春丹保命,不过如今事已至此,那也没有办法,只能回头一问三不知了,反正她现在血液中的药力已经消化了,也不怕那个贺主任或王医生检查,底气可比先前充足多了。

    这边乔木刚检查完毕被护士推回来,并且在她好朋友王慧丹的帮助下喝了小半碗稀粥,同时又稍微安慰了下女儿后,派出所调过来的两位工作人员,总算赶到了这边。

    他们俩一进来就先问了下乔木伤情,从医生嘴里得知道乔木情况稳定,能够询问,这才脚步轻轻地走到病床边,分别坐到乔木左右。

    一个记录,一个则开始询问:

    “朱主任,您昨天晚上是有看到凶手的模样,并且还认识凶手吗?

    所以才会说要指正?”

    “当然认识,凶手就是我们前段时间调解过的那家人当中的男人。

    也就是……”

    “吕虎强?是这个家伙吗?”

    乔木自己还没把名字说出口。

    她边上的王慧丹就联想到了。

    而乔木则是立刻在边上微微颔首道:“慧丹说的没错,就是他!”

    “看来你们对这个人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我可以知道,王女士你为什么会对这个名字脱口而出吗?”

    询问的人员点了点头又问道。

    “那个家伙我印象蛮深刻的,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调解过好几家,但是,最凶的就是他,据说他过去好像还做过土匪恶霸,凶神恶煞的。

    而且我们帮他媳妇跟他离婚之后,他就叫嚣说要我们的命啥的。

    不过我们当时也没在意。

    没想到他真的敢这么做。

    早知如此,当初我们就不应该看在他妈可怜的份子上,没有对他家暴的情况追究,这次他差点害了朱主任,你们可千万不能放过他。”

    最近这大半年来,她们总共也就只拆过这么一桩婚,也就遇到过这么一个一点不怕她们,而且还差点在她们调解的时候就打她们一顿的恶人,她又如何能够印象深刻。

    听到这,那个工作人员不由顿了顿,随后才有些疑惑和不满道:

    “可是你们知不知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调解就调解。

    咋还让人家离婚呢。”

    “喂,你什么意思啊?怎么,结了婚就不能离了,就只能调解吗?

    还有,你是来问凶手的。

    还是来给凶手打抱不平的。

    要是他媳妇不乐意,我们还能强硬让他们两个离不成,你也不看看他媳妇被他打成什么样子了,要不是当时我们去的早,那指不定他媳妇就没命了,浑身上下,我愣是没有见到有一块好皮,都是伤口。

    而且我们还问过了,当时他媳妇压根就不是自愿嫁给他的,是他媳妇家的大伯娘和奶奶把她给绑起来卖给她的,说是嫁人,实际就是买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

    这样的婚姻本来就不该合法。

    对了,他们还没有扯证。

    害得我们为了解除他们两个的事实婚姻,费了不老少的劲,这才好不容易把那姑娘给解救出来,并且给她在纺织厂里安排了个临时工的工作,免得她没有收入饿死了。

    这种人多活两年。

    那都是老天爷不睁眼。

    你竟然还为他打抱不平,你是个什么意思,你再这样子,信不信我跟咱们县所有的媒婆都说一下。

    把你为那家伙打抱不平的事说一下,你看谁家姑娘还敢嫁给你。”

    王慧丹此时是真的很气愤,压根都不需要乔木开口说话,她就已经跟个炮弹似的,说了一大通了。

    甚至还看他年龄小。

    顺带着威胁了起来。

    要是他同情差点打死妻子的暴力狂的消息传出去,那家里但凡疼爱女儿的,恐怕心里都得嘀咕,都得怀疑他是不是也有点暴力倾向。

    哪还敢把女儿介绍给他。

    “哎呀,王姐姐,我错了

    我这边正谈着对象呢,我不也是不知道内情嘛,不知者不怪啊!

    那个,朱主任,你再详细回忆一下当天发生的具体情况吧,比如说你大概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遭受到了那个吕虎……虎什么来着?

    就是遭受到了凶手的袭击?”

    被王慧丹这么一威胁,同时也了解了内情之后,那个年纪不大的工作人员立刻就怂了,赶忙认输。

    然后正经的开始询问做记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