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都市小说 > 宇宙纪事之灿若星辰 > 第二百零六章 寒牢
    ()    缥缈仙宗内,拿着一把紫晶扇子的姬千流站在豪华的逐月轩外,不甘的看着住在逐月轩的姬千钰,凭什么他又多出来一个每个人都喜欢的哥哥?

    有了那个姬未央还不够吗?

    把他置于何地?

    他曾经还天真的以为以后的宗主之位一定是他的,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未来的宗主是姬千钰了!

    正巧姬未央带领着一群人布置着缥缈仙宗的防御,那一副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的样子让姬千流大为恼怒,指着姬未央骂道:

    “你不过只是一个私生子而已,用得着这么着急表现吗?表现的再好宗主之位也不是你的,也不回去照照镜子!”

    姬未央脚步微顿,眼里闪过一丝阴沉,抬眸的瞬间却消失殆尽,缓缓笑道:“你多虑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千钰才睡下一任宗主,我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见姬未央又提到了他最讨厌的姬千钰,扇子一挥数道冰棱刺向姬未央,“你这是再说我比不上姬千钰了?不过就是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变异雷灵根而已!”

    姬未央伸出手,磅礴的灵力将所有冰棱阻挡在外,眼眸锐利的看向那纨绔不堪的姬千流,沉声道:

    “姬千流,不是每个人都会容忍你的胡闹,都这么多年本性一点没变!”

    若是有机会这个缥缈仙宗他一刻也不想多待,出事出力最大的都是他,却没有半点功劳记给他,还得忍受别人的绯言绯语。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你这个卑劣的私生子!”

    姬千流见一击未中,不免觉得有些丢了面子,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姬未央身后的一群人见他寒气渐生,原本想看热闹的心也散了不少,这位主心机可沉着呢。

    “走吧。”

    轻轻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仿佛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俊俏的脸上也恢复了一贯的笑容,只是眼底那抹幽暗迟迟未散。

    阳光依旧明媚,照在人身上也暖洋洋的,可心底的寒冷谁也无法驱散,人心险恶,连太阳也比不过。

    待他们几个人走远后,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缥缈仙宗姬千流的房间,悄悄的将一只醉朦胧点燃,在姬千流回到房间之前悄然离开。

    中了醉朦胧后会不断昏睡,有清醒的意识,却无法从睡梦中醒来,最后也只能在睡梦中死去。

    且无色无味,烧完连灰烬都不会留下,很难被人察觉,极其罕见的一种毒药。

    当怒气冲冲的姬千流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便是砸了一个姬沉渊送给他的花瓶,眼神极其凶狠,好似姬千钰和姬未央夺走了他的东西一般。

    “这一切明明都属于我的,那卑劣的私生子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姬千流心中的怨气控制不住一般溢出,用着那把紫晶扇子一遍又一遍的在地上刻画出姬未央贱人几个字,浑然不觉床底下燃烧着的醉朦胧。

    渐渐的姬千流便察觉到不对劲,浑身使不出一点力量,惊恐的倒在了满是最瓷片的地上。

    那些碎瓷片也刺穿了姬千流脸部的皮肤,甚至有一块瓷片扎进了姬千流的眼睛里,不停地留着血,看起来极其惊悚。

    然而并没有人在第一时间内发现姬千流房间的异常,直至夜晚来临吃饭的时候也不见姬千流出来,以为胆子大的赵美人便推开了那扇门。

    当看到姬千流倒在了血泊里面的时候,震惊之后瘫软在地,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啊!!!!小少爷出事了!!”

    姬沉渊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顾不上祭坛上的几个小孩子,惊骇无比的赶来,看到姬千流毫无生机的倒在血泊里,顿时老泪纵横。

    “我的流儿啊!!!到底是谁!!!”

    天医谷自从蓬莱出事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出谷了,即便是姬沉渊也请不动谷中任何一个医师,只得看着姬千流被瓷片扎得血流不止的脸哀嚎。

    他纵使再坏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多坏,悲痛之后仔细查看着地面上被血掩盖的字迹,待看到上面姬未央三个字时,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姬千钰赶来的时候,姬千流已经由于失血过多,加上醉朦胧的药力,魂魄彻底离体,前往了冥域。

    “千流!”

    哪怕再怎么纨绔也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可姬千流脸色已经如死人般苍白,再也无法挽回了。

    姬沉渊抱着姬千流失声痛哭,在姬千钰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他是最疼爱姬千流的,没想到竟然会被那个贱人之子害死。

    “墨涟,你去把姬未央给我丢到寒牢里面,给我问出来为什么要害死流儿!”

    他可怜的孩子啊,姬千流死不瞑目的样子彻底让他崩溃,小心翼翼的把眼睛还有脖子附近的瓷片取了下来,眼底寒冷一片,看得姬千钰有些心惊。

    “父亲,我觉得此事不太对劲!未央怎么会害千流?还有千流为什么倒下去的,我看并没有打斗的痕迹。”

    姬沉渊沉声道:“肯定是他动了什么手脚,不然怎么流儿在临死之前会写上他的名字!?”

    悲痛之下也只能安排着姬千流的后事,将他抱进了冰棺内,用手轻轻将姬千流眼睛闭上,沉声道:

    “我要去亲自审问姬未央,你就别去了,好好待在逐月轩!”

    “父亲,此事甚是蹊跷,必定要查清楚再下定论!”

    姬千钰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姬沉渊不让他去寒牢,生怕他心慈手软,一时之间也只能回到逐月轩。

    缥缈仙宗最寒冷的地方便是远在地底深处的寒牢,温度极低,常人根本忍受不了这温度,一进去都会被冻住。

    在这寒冷之下,连血液也会停止流动,随着血液被冰封体积增大,血管会部爆裂开来,死得极惨。

    而姬未央正被绑在了一块极寒的铁柱上面,尽管是修士,也承受不住这极寒,皮肤最外面那一层已经与衣服和铁柱粘在了一起,动都不能动一下。

    “呵呵……真是笑话,姬千流出事什么都不管便将我丢在这寒牢之中,我好歹也是他的儿子!身体上流着一半他的血啊!”

    墨涟伸出手缓缓姬未央从柱子上剥离开,皮肤与极寒的柱子扯出一片血红,面无表情道:“及早说出来或许会免了一些痛处。”

    “啊!!!”

    极大的痛苦让姬未央俊秀的五官都变了形,双眼充满了红血丝,咬紧牙关吼道:“我恨整个缥缈仙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