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都市小说 > 宇宙纪事之灿若星辰 > 第七十六章 震怒
    ()    陨珠被抢彻底惹怒了极乐城城主重华,下令城不允许任何人进去,发誓必将偷宝之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原本懒散的守卫也个个精神抖擞的挨家挨户翻查。

    整个极乐城街道是守卫,打砸了无数店家,翻遍了每个小院子也没能发现偷宝之人,一直到夜晚整个极乐城还是灯火通明,偶尔传来的兵刃相接之声让躲在被窝的居民瑟瑟发抖。

    一个守卫在搜查完一个普通居民家里之后,颇为气愤,“哗啦!”将刀插进刀鞘,对着守城的头头道,

    “头儿,我看那偷宝之人早就逃出极乐城了,怎么会躲在极乐城!况且能在城主面前逃走必定在出窍期之上,哪里是我们能够对付的。”

    陈林是极乐城守卫的头领,脸上一道极深的疤痕显得整个人有些阴森恐怖,看了看被搜的差不多的极乐城,略微嘶哑之声传来。

    “少废话,我们只需要执行城主的命令即可,继续搜,留一队跟着我出城!”

    “是属下愚昧!!!”

    而此时被众人搜寻的云歌做了一次梁上君子,正坐在了林芷兰房间的梁上,料他重华再怎么搜也不会搜到他伴侣的房间。

    之所以叫做伴侣而不是夫人是因为修仙界与沧澜和寰宇不同,男女修士有一小半的人还是想在漫漫仙途寻找一名伴侣,而另一大部分则嫌弃感情会耽误修炼,况且有了伴侣之后的爱恨情仇会更容易滋生心魔。

    所以对于婚姻的忠诚度要求得更高,整个天赐大陆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叫做月宫,与月老祠是一样的作用,专管修士的姻缘。

    其中最为普遍的是同心结,由确定伴侣关系的两人一同前往月宫,分别滴血至含有誓约的同心结之中,从此就是彼此唯一的伴侣。

    若是有人违反誓约将同心结损坏,必将遭受灵虫蚀骨之刑,便是修为强大之人也承受不住其痛苦,更是有可能因此生心魔掉境界。

    除了同心结,还有一种伴侣之间的生死契约,“彩凤鸣岐”琴与“九霄环佩”琴,一把落霞式一把伏羲式,在古琴界就有着超凡的地位,是琴界高人苦苦追寻的绝品。

    传说是极为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古国流传而来,如今在修仙界有着超凡脱俗的地位,其琴灵互为伴侣,不知何原因留在了月宫,作为了镇宫之宝。

    若是两人互通心意将血滴在琴弦上,会得到琴灵的祝福,但是若有一人背叛了感情便是万劫不复,修仙一途基本断绝。

    云歌倒是对那两把琴很感兴趣,从未见过琴灵,在创世方舟也只是听说过有两把遗落的古琴,是琴中之仙,彼此相爱且极为自由,旁人无法左右其思想。

    低头看向下方奢华无比的房间,云歌总算明白了为何极乐城的居民那么穷了。感情所有的油水都被林芷兰给捞走了。

    林芷兰正穿着白色的织羽袍准备外出,面容清丽,身姿体态都较为柔弱,端的一看绝对是妥妥的白月光,可那娇柔的话语传来,却让人不寒而栗。

    “这宝物失窃一事,我看呐,绝对有那妖艳贱货里应外合的帮助,否则怎么可能进到藏宝阁的密室之中!”

    旁边的丫鬟春喜连忙附和道:“就是,还好小姐您聪明,否则还真让那歌女爬到您头上不可!”

    林芷兰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随即却笑了笑,笑意不及眼底,轻抚着手中的玉,缓缓开口:“呵呵,听说前几天那个贱人已经上吊自杀了,用不着脏了我的手倒算个识趣的,若是让我动手可比那上吊痛苦千百倍。”

    丫鬟春喜想到那被守卫拖走后差点撞柱而忘的场景,只觉得浑身发凉,更是对林芷兰越发畏惧。

    而云歌被房梁所挡,看不见林芷兰的表情,可那恶毒的话语却让她心生怒火,手中的陨珠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魔气,试图靠近云歌的心脏。

    然而刚刚想顺着手侵入时被蓝色的流光摧毁得一干二净,再也不敢蔓延一丝魔气。

    云歌收回视线,微微皱眉,也不知那重华打算拿这陨珠做什么,可陨珠的能量绝不是这颗类地行星的修士能够控制的。

    不过……

    云歌眼前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

    这陨珠倒是可以用于被她星体力量折磨过的卿辞,陨珠在主宇宙中也难寻一颗,是星体绝佳的修补材料。

    可是,被卿辞背后推过一次的云歌有些犹豫。

    “那贱人的儿子有过闯入藏宝阁的前例,想必这次重华是绝对不可能再饶了他,现在别去惹他生气了,静待好消息吧。说不定明天就传来其死讯了,呵呵,想想就开心。”林芷兰笑得有些诡异。

    打消了去重华房间添油加醋的念头,因为她知晓重华对那块石头的重要性,那青弦是绝对不可能活到明天早上的。

    正当云歌思考时,底下又有话传来,让她一个激灵,差点忘了青弦。

    连忙趁丫鬟春喜出门之时,瞬移阵图显现将其带到房间外,在春喜回身关门的时候瞬移至远处,身影极快,便是元婴期的林芷兰也没发现有何异常。

    只是那极清的“刺啦”声让其抬头望了望房梁,若有所思。

    夜幕下的极乐城还灯火通明,巡城守卫增加了最少两倍,让云歌在思考怎么带着青弦逃跑,不过城主宫殿里的守卫并不是很多。

    只不过在找到被押送不知通往何处去的青弦时,淡金色的瞬移阵法暴露了云歌行踪,连忙轻身躲在房檐下。

    “谁!谁在那里!”一个负责护送的守卫拔剑而出,冲着那走廊拐弯处吼道。

    其带头之人不耐烦的说道:“哪有什么人啊!别大惊小怪,赶紧将少爷送到秦大能的房间去!若是耽误了秦大能的雅兴有你们好受的!”

    云歌看着一行人往一处客房走去,被围在中间的青弦却被铁链锁住了手脚,随着脚步的走动,传来“哗啦”的声响。

    依旧是云歌上次所见的红衣墨发,只是那浓密卷翘睫羽之下,一双漂亮的黑瞳满是死寂,看不到任何光彩,让她莫名心疼。

    那个秦大能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青弦又长得那般好看,云歌眼眸微沉,从神戒内拿出了墨色剑身上星光流淌的规矩剑。

    想到其母亲也被林芷兰害死,有个身份地位不错的父亲,却狠心将其送入虎穴,不知道她消失后遭受了多少折磨,才将一个期盼温暖的小孩子变成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