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其他小说 > 生命拔节之时 > 第052章:空白
    周五的最后一声铃响,楚程被姚智拉去打篮球,林未迟拍了拍齐杨:“我先去找陈向涛,你收好了就过来。”

    齐杨收着书,看着她点了点头。

    叶毅辰约的地方就在职校那个老地方,陈向涛看着林未迟走过来就问:“齐杨呢?”

    “后面。”林未迟看了看陈向涛身后,叶毅辰正站在职校教室楼下抽着烟,和自己带来的人说着什么。

    “未迟妹子你放心吧,那小子还不敢动什么手脚。”杨立威的手上还打着绷带,看着林未迟挤了挤眼睛。

    齐杨来的时候场面才开始热络起来,职校的人也放假,留下看热闹的人都在楼上趴在窗边看着。

    叶毅辰把校服外套脱了看着齐杨:“你那个小弟没来?”

    齐杨只是挽了挽校服的衣袖,本来满是冷漠的双眸在听到这句话后显现出一丝疑惑,他转头看了看林未迟,林未迟走上前来说:“一起了了吧,省得你东拉西扯的。”

    “那怎么算呀?”叶毅辰一副很难办的样子。

    陈向涛也把烟扔在地上,用脚碾了碾:“威子的手我也没算呢。”

    叶毅辰的脸一下子就僵住了。

    “这样,”陈向涛把手按在齐杨的肩膀上,“今下午你想怎么样,无论输赢,以后你都不能再找齐杨的麻烦,要是你不愿意,那我们两个再细算一下这其中的过程。”

    “那就一次,不过我不能保证你那脾气很冲小弟要是惹到我了会怎么样。”叶毅辰的语气阴测测的。

    “怎么还不开始啊!磨叽啥啊!”有人开始起哄了,林未迟和陈向涛退到一边看着。

    叶毅辰笑了一下,拳头出得又快又狠,齐杨根本没怎么移步,直接侧了侧身子抱住叶毅辰的手臂就往自己身边拉,硬是把他拉得身子一晃。

    陈向涛看着就笑了:“这能看出来,你教的吧?”

    林未迟坐到一摞砖头上也笑了:“以前教的。”

    年纪还不大的时候,齐杨知道林未迟学了跆拳道学的,不过已经过去很久了,林未迟没想到齐杨还会。

    齐杨冲着叶毅辰的这个空档,直接就把叶毅辰的后领拉住,把他的脑袋往地上抡。

    叶毅辰大大小小的架也打过,还不至于这样就被齐杨压制了,转身看着齐杨拳头下来的时候就用脚绊齐杨。

    齐杨直接就跌在了地上,地上的泥土还沾着潮气,沾了他半身的黑色的湿泥。

    “挺厉害啊,”叶毅辰捏住齐杨的手,压住他,一拳打在了齐杨的脸上。

    齐杨都没仔细去品这一拳的疼痛,蹬了蹬腿就翻身吧叶毅辰压在身下,还了一拳。

    这个时候楼上的起哄喝彩声起得欢乐,像是在角斗场看野兽互攻的观众。

    还有人在喊:“踢他啊,会不会打架啊!”

    还有笑声,口哨声。

    叶毅辰咬了咬嘴唇,舔了一下嘴角泛起的腥甜,躺着就捏住齐杨的校服衣领:“挺能打。”

    齐杨始终不说话,任他用什么眼神和语气挑衅,只能偶尔听见他愤怒的呼吸声。

    齐杨看着叶毅辰,扭打和拳脚在拉扯中猛烈起来,两个人滚着滚着分来了,齐杨站起来理了理袖子,上面的泥土还裹着雨后的臭味。

    他看了看自己手背上那个圆圆的疤痕。

    捏着拳头咬了咬牙。

    叶毅辰这个时候直接扑到他身后,把脚伸到他双腿之间,直接把他往地上撂,一只手还掐住了他的后脖子。

    “这不会齐杨连他都打不过吧?”杨立威开始担心了,齐杨这个样子哪能是打架啊。

    陈向涛和林未迟都没说话。

    齐杨看着地面,这味道不比那天难闻,他记得那天的每一件事情,也记得自己家里的血泊,现在叶毅辰按着自己的脑袋,就像是那天在那个小巷子里一样。

    “像你这种人,有什么好骄傲的?亲爹都那个样子自己能好到哪里去?”叶毅辰的体力也消耗了,边喘着气边说着。

    自己亲爹什么样子?

    齐建设什么样子?

    齐杨当然记得,他在警局里看见齐建设脸上都是杨果的血。

    但是齐建设在笑,他说:“看见了吗,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儿子。”

    就算是杨果还没死,和齐建设离婚了,齐杨身上也有齐建设一半的血。

    亲爹是个酒鬼赌鬼,现在还是个杀人犯!

    齐杨没有挣扎,任由叶毅辰说着那些烂俗的话。

    叶毅辰看着齐杨不说话,从他身上下来,蹲在一边抓着他的头发让他看着自己。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叶毅辰语气里的得意也是惊人的相似,“你成绩再好也是个垃圾。”

    叶毅辰说着,丝毫不理会这句话说出口齐杨脸上的狠戾。

    齐杨咬了咬牙,挥起的拳头丝毫没有犹豫,这个时候他满脑子都是齐建设拿着刀,还有林未迟激烈的拍门声,“咚咚咚”的,跟剁肉没什么差别了。

    这一拳不知道夹杂着齐杨的什么情感,在场所有的人都看见叶毅辰的脑袋往后面仰着,齐杨直接捏着他的衣领往前拉,又抡了两拳在脸上。

    叶毅辰的鼻血出来的时候齐杨的手上还不停,脑子一片空白。

    起哄声变得高昂起来,林未迟才站起来。

    喧闹声,叫骂声,齐杨不知道这中间有没有叶毅辰的声音,倒是感觉脑子里有弄巷里那些女人炒菜骂孩子的声音,也有看戏的嚼舌根的声音。

    但最后都在叶毅辰喷涌的鼻血里变成了齐建设的脸。

    齐杨不知道自己的手里是血还是汗,他觉得自己的双手都没有了力气,但是还是忍不住出拳,也不知道自己打在了哪里,又好像自己并没有打在哪里。

    陈向涛把叶毅辰和齐杨分开的时候自己的手臂还挨了齐杨两拳,这两拳算是结结实实的,他都觉得痛。

    叶毅辰被松开的时候半张脸都是血,眼神惊恐。

    林未迟也上前按住齐杨的肩膀,齐杨的身子还想往钱打叶毅辰的时候叶毅辰叫了起来:“我操,齐杨你疯了吗!”

    一边的人也看着不对劲,连楼上的起哄声都笑了,静静地看着被分开的人群。

    陈向涛看了看叶毅辰脸上的伤,还好没伤到鼻梁,就是力气大了把鼻血震出来了。

    “回去上点药吧,威子的事情也了了,以后你和齐杨,各走各的。”陈向涛说完就转身看着齐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