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其他小说 > 生命拔节之时 > 第025章:五四
    齐杨一边擦头发一边看着看着下午新发下来的英语卷子,他在班里英语第一的位置无人能撼动。

    看着看着,他手边的手机亮了一下。

    -你还要继续跟着齐建设吗?

    齐杨才想起来自己没有给她回消息,他犹豫了一下,给杨果发了一个电话。

    “杨杨,”杨果没想到齐杨会给她打电话,声音里有震惊还有难以置信,“杨杨你还好吗?”

    “嗯。”齐杨听见她那边有炒菜的声音,接着传来锅铲撞击锅底的声音。

    “齐建设......他拿你钱了吗?”杨果在那边小心翼翼地说。

    齐杨扯了一张数学卷子出来,看了看第一道大题,他决定先做大题:“拿了。”

    一下子杨果沉默了,接着就是她略带哭腔的声音:“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真的受不了了......”

    在齐杨还在和朋友玩泥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家庭完美得不得了,就算是齐建设喝醉了酒之后也没见得他像林未迟的爸爸一样打杨果。

    杨果一直在给他制造一种假象,家里气氛沉闷是沉闷,但是总体很不错。

    直到杨果因为没给齐建设钱被打。

    那时候杨果还挺尴尬的,抹着眼泪给放学的齐杨做晚饭。

    齐杨唯一一次出弄巷,就是杨果参加的那次婚礼,杨果说,阿姨是妈妈最好的朋友,真羡慕她能走出弄巷。

    他记得那个阿姨的老公死了,是工厂事故,寡妇在弄巷里认识了一个男人,男人要带她出去闯荡。看起来这个故事很美好,两位当事人也觉得很美好,但是在弄巷里,被人说得面目非。

    杨果那时候眼里的热切齐杨看在眼里。

    杨果在回来的路上抱着她哭,说:“杨杨,本来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会考上好学校,带你走。”杨果上班的工资完不够齐建设霍霍,拿不到钱就会被打,这仿佛是弄巷里男人打女人的定律。

    杨果的事情齐杨一点也不惊讶,他也没有怨怼。

    齐杨只能读十三中,杨果还要捱三年。

    “没事儿,你回来和齐建设离婚吧,但是我还是会在十三中念书,高考我能考好的。”齐杨看了看窗外,林未迟还坐在桌边弹吉他,齐杨没控制住,扯着嘴角笑了笑。

    “那你......”杨果不明白齐杨说这句话什么意思。

    齐杨拿着笔在一边的本子上打草稿:“我跟你走。”

    杨果沉默了一下,高兴地点点头:“哎,杨杨你等我,周末咱就回家。”

    那边的男人仿佛也听出了杨果语气里的兴奋,也不管这层关系尴尬不尴尬了,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杨杨答应了?那我提前买好吃的,咱们吃顿好的!”

    “杨杨你喜欢吃什么?”声音刚开始还小,这会儿倒是感觉他拿着电话在说话了。

    齐杨拿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

    杨果帮他说:“杨杨不挑食,我做的菜他都吃。”

    接着就又聊了两句,齐杨把数学卷子做完了才睡的觉。

    林未迟没起来床,到了课间操才拿着早餐坐到齐杨身边看电视剧。

    “徐敬居然不在?”林未迟拉开凳子坐下的时候问了一句。

    齐杨看着英语杂志:“说是被叫着去练小品了,哦,这个,文艺委员让我给你的,说填好了给她。”

    是节目单,一样看着问:“你要去表演节目?”

    “嗯,”林未迟点头,喝着牛奶找了支笔写字,“昨儿下午老陆让我去试试。”

    林未迟不像齐杨,班级活动要是叫上林未迟了,她几乎不会拒绝,而齐杨,是没人敢赶着趟被他拒绝的。

    “那你弹什么曲子?”齐杨翻了页。

    林未迟咬着笔头,皱眉想了一下,在纸上写着:“没想好名儿,我自己写的,我想想......”

    说着她把耳机戴上了,这一戴就是两节课,齐杨听着课做笔记等到了放学,林未迟才把表给刘思慧。

    刘思慧笑着接过放进书包里:“别忘了下周五预赛。”

    “嗯。”林未迟笑了笑,下午林未迟就一直在睡觉,文综卷子在所有人的昏沉中被发下来,后排的同学纷纷把卷子塞回桌子里,该睡觉的还是睡觉。

    考试结束老师开会,一下午的自习课。

    练小品的人和练舞的人都偷摸出去了,班长坐在讲台上做作业。黑板上写着每一科的选择题答案,让所有人先对,第二天再讲,只要台下的人不吵不闹。

    齐杨中途到楼下买了两瓶水,又看了看零食,买了两支冰棍。

    高一年级的老师都去开会了,现在来排练的人还挺多,有歌有舞的,连莫一笑都要上台去跳舞。

    贴吧里关于琳姐的事情刚落下热,有莫一笑节目的舞又上了热门,那舞是首韩国的歌,劲感十足,穿着短裙蹦跶,齐杨不感兴趣,但是校的男生都感兴趣。

    “给我的吗?”莫一笑的脸出现的时候齐杨吓了一跳,冰棍被拿走了。

    “你也参加节目了?”莫一笑咬了一口冰棍。

    齐杨摇了摇头,打算再回去买一支冰棍。

    “那未迟呢?他表演节目吗?”莫一笑跟着齐杨进了小卖部,自己又拿了一包薯片。

    “她弹吉他。”齐杨付了钱就走了。

    莫一笑在后边付钱,追上来问:“那她在哪里练?音乐教室?”

    她看了一圈没看到林未迟。

    “她在教室里睡觉呢。”齐杨说着挥了挥手,径直往教室走。

    林未迟睡累了,睁开迷蒙的眼睛看见了齐杨拿在手里的冰棍,正好睡热了,她抹了抹脖子下的汗:“好热啊。”

    齐杨接着做题,林未迟吸溜着冰棍看见了走过班级门口的陈向涛,陈向涛转头看了林未迟一眼,林未迟眼前一亮。

    咬着冰棍,她拍了拍齐杨的肩膀:“我出去玩儿会儿,有事儿给我发消息。”说着就从后门假装上厕所出去了。

    “未迟妹妹,你这不在教室学习,出来干什么?”郑华叼着一支烟,也不管是不是会有某个老师看见,大摇大摆的,抱着个篮球要去打篮球。

    “叶毅辰还来找麻烦吗?”陈向涛问。

    林未迟摇头:“估计会消停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