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其他小说 > 生命拔节之时 > 第022章:夏日
    热浪袭来的时候,齐杨险些觉得夏季已经到来了,楼下叮玲玲的声音伴着自行车车轮声让弄巷开始热闹起来。

    换上夏季校服,齐杨下楼的时候能看到有早起的大妈站在自己门口的过道上梳头。

    过道是相连的,能容纳两三个人并排走,但是大多数人会在外面做架子,放花盆、杂物甚至还有放鞋架子的,一瞬间过道就变得窄且杂乱。

    “你给我站住!说了多少次了喝牛奶!你看你个儿也不长成绩也不长!”取车的时候他听见一到凌厉的声音,尖尖的,接着一个背着蓝色书包的小身影蹿了出去。

    聒噪,从新的一天开始。

    “小摔炮”消失在铁门外的时候他妈妈还在后面骂:“小兔崽子,你......”

    齐杨皱眉,骑着车正看到林未迟也骑着车。

    今天的林未迟依旧起得早,和齐杨一起进教室的时候徐敬再一次吃惊:“未迟,今天你不用准备考试吧?”

    林未迟没摘口罩,看了徐敬一眼不说话。

    “怎么了?”徐敬看着两人气压都很低,一脸疑惑,“是不是蒋司南那小子又......”

    “看你的书。”齐杨把书拿出来说,浑身上下都是一股阴郁。

    姚智倒是抱着篮球过来了,他的篮球瘾已经到了早上来先打一场篮球,他直接用校服下摆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一脸急切:“你们看贴吧了吗?”

    他把篮球放桌子下边,拍了拍坐在他前排的人。

    前排的人在抄作业,拿着笔转头:“是那个......琳姐发的帖子吗?”

    说话的时候还往林未迟位置瞟,齐杨不耐烦地嘶了一口气。

    百年不点进贴吧的齐杨昨晚上特意看了贴吧,他不得不佩服那些在学校里写作文都偏题的人能在贴吧发表一系列长篇大论。

    琳姐的帖子直接被顶到了顶,评论区盖的楼说什么的都有。

    什么莫一笑怎么怎么样,攀苏泽一点儿都不奇怪。

    也有维护莫一笑的,认为苏泽那种颜值还排不上队。

    齐杨看得出有几张帖子应该是莫一笑以前的客人,说得很隐晦,但是看得出是有良心的,知道小心说话。

    林未迟一个早读都看着手机,莫一笑整节早自习都在和她聊天,林未迟的脸色也是在这一点一点的聊天短信中沉下来。

    课间操的时候文艺委员被叫到了办公室,五四青年节快到了,老陆想让文艺委员商量是出个跳舞还是出个什么节目。

    课间操结束文艺委员就趁着空档站在讲台上问:“文艺演出可以一个或者三个节目,你们有人要参加吗?”

    文艺委员长得很斯文,名字很有灵性,叫刘思慧。以前学过跳舞,身材高挑修长,站在讲台上很有气质。

    有几个比较积极的说着要演小品什么的,齐杨找了找自己下节课要用的书,铃响的时候刘思慧正拿着报名表站在说要出小品的人那里。

    政治老师进门的时候才消停。

    整个教室里都热气腾腾的,在这热气腾腾中过了十多分钟,气氛就变得死沉死沉的。

    最后就只剩下那几个在班级排名前的人还屹立不倒。

    齐杨不是屹立不倒,他低着头看着合卷的题,还在分析题型,也在思考怎么样才能提高写字的速度。

    十三中阅卷最快的是数学,老陆说他都不用看,百分之六十的同学大题空白,百分之二十只有稀稀拉拉前两步做题步骤。

    数学组号称最快完成阅卷的,还时不时会去帮着英语组阅卷。

    政治老师说他只阅了一半就吃了两粒速效救心丸。

    “你们告诉我,地理在最前面,你们都做我没有意见,我的政治就在中间你们看不见?不是空白就是只有一道大题做了。我数了,你们班真行,只有十个是完完写完了的。”在下课前几分钟,王老师是终于忍不住了一般。

    也难怪,经历了这么一场考试也没有多少人紧张的,他也该生气一下了。

    “我靠政治要写这么多字,那历史别做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为历史发声。

    纵观卷,地理和历史的确是写得相对少的,齐杨都还留了政治的最后一道大题的二三小问没来得及写。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林未迟和徐敬早就睡着了。

    “老王可真行,真当自己是隔壁的了。”姚智看政治老师夹着书出去了才抱怨了一句,他是隔壁文科班的班主任,和老陆搭档了好几年了。

    他叫王峰,由于教学骂人的时候说的话很狂野,班里的人都叫他王疯子。不过在这个班级,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他被称为隔壁-老王。

    他时常会假借路过齐杨他们的班级从后门看自己班的学生,然后把纪律情况告诉老陆。

    对此班都很有怨念。

    徐敬转身看着齐杨:“打球?”

    林未迟和几个女生在下课后就出去了,说是让林未迟帮忙去借羽毛球拍。

    “等待会儿跑完步吧。”徐敬点了点头就去操场了,齐杨还做了几道数学题压着时间到的操场。

    他挺不喜欢上课先跑两圈这个活动的,天气越来越热,越跑身上汗越多。

    跑完步一般就是自由活动,不像刚进校还要交跳广播体操,没体测就各自活动了。

    林未迟被拉着打羽毛球,齐杨打了一会打算去买矿泉水,给了林未迟一瓶,自己扭开瓶盖刚喝了两口。

    钝痛袭来的时候他还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凉意,矿泉水是冻过的。他不光呛了喉咙还眯了眼睛,一时间感觉到了鼻腔里都在发疼,躬着身子用校服抹了一把脸才看清眼前的人。

    剧烈的咳嗽加重嗓子的疼痛。

    “哟,对不起,手滑了。”齐杨的脑子里还有篮球砸到头的闷响,有一瞬间还传出“叮”的声音。

    林未迟也没反应过来,举着球拍看着已经站到齐杨面前的叶毅辰。

    他穿着红色的篮球队服,什么时候来的都没注意到。

    齐杨还没有止住咳嗽,听声音能认出是叶毅辰。也能看到叶毅辰快速抬起来的腿。

    林未迟不得不说叶毅辰是下了死手,因为她跑过去挡这一脚后叶毅辰快速抬手,他想要捏住齐杨的脖子,但是没想到抓住的手林未迟的手臂。

    林未迟站在齐杨身前,将叶毅辰用力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