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其他小说 > 生命拔节之时 > 第267章:了结
    ()    一年前,齐杨身陷黑暗,也有想过混混沌沌就这样一辈子。

    生活太苦,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放在地狱深处被扒皮抽筋,也曾怀疑自己是不是做过什么孽障之事。

    但是谁也没想到,现在站在林未迟面前的齐杨,完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

    倒是找回了一点其他的东西。

    旧事翻涌,齐杨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杨果,在那辆楚程的火车上。

    杨果就坐在他对面,嘴里一直不停的说着什么,但是齐杨完听不见,只能看见她微笑着的嘴角。

    应该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吧。

    齐杨的耳边是火车轧上铁轨的声音,跟着耳边的风一起送进齐杨的耳朵里,桌上的东西发出轻微的震动。

    也不知道声音为什么这么大,显得杨果的声音过于飘渺且虚假。

    但是那一刻齐杨前所未有的清醒,还带着有生之年最庞大的耐心,听不见看不明白,但是依旧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人,并且慢慢的勾起了嘴角。

    就像是真的明白了杨果在说什么一样。

    火车进入隧道,以前就知道隧道里又黑信号也不好,齐杨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桌上亮起来的手机屏幕,惊叹还能收到短信。

    再抬头,天光明亮,“哐啷哐啷”的声音还在耳边,风也依旧,只是眼前,再无那个笑着说话的女人。

    齐杨的心猛地一缩,夹杂着一股刺痛和心酸。

    他有点无法适应的眯了眯眼睛,竟然发现自己眨出一行泪水。

    一张纸在齐杨的脸上轻轻拂过,他微微侧头,最先看见的是一抹白色的裙摆,纸巾上的清香让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人的脸。

    抬头。

    那张脸和面前的人重叠,手里还抱着一个大玩偶,那个玩偶还穿着自己以前穿过的T恤。

    林未迟脸上带着笑,把纸巾塞进齐杨的手里,拉着他站起来,看着车厢里站起来的人。

    楚程、林蕊、陈向涛、黄琦昊、郑华还有抱着小钉子的杨立威,以及徐敬、姚智和谢小惜等等。

    他们都带着笑。

    …

    齐杨睁开眼睛的时候林未迟的大眼睛就在跟前,他整个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紧紧抓住了薄毯。

    林未迟肉眼可见齐杨迷蒙的双眼变成了惊悚的恐惧,还有绷直的身体。

    “你梦见什么了?”林未迟问,丝毫没有把人吓个半死的罪恶感,“我看你都快笑出声儿了。”

    好在齐杨定立足,收住神智猛呼了一口气。

    天色还没亮,说是去看升旗,在车上齐杨都还睁不开眼。

    休假两天的沈南方也很困倦,前一天晚上的兴趣完变成了还不容易不上班还要抹黑早起的怨念。

    不过怨归怨,她还是整装待发,化了妆还是前一天兴致勃勃的沈姨。

    离开镇上好几天,他闭着眼睛在脑子里想着那个梦,突然觉得必须要在这一年做些什么。

    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从深渊爬出来再到站在阳光下闻花香,曾经心里觉得会过几百年都走不出来的事情,也就在这一年里实现了。

    林未迟偷偷看了他一眼,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伸出了手,勾住了齐杨的小指。

    齐杨的嘴角扬起,慢慢地收了收,也勾住了她的手指。

    再用一年,用一年的时间努力学习再好好把所有的事情了结了。

    前路坦荡,少年的心本就该无所畏惧。

    齐杨心里坦荡,也再也不会被那些过去之事烦扰。

    …

    俱乐部里,杨立威撑着手一边写作业一边看着小钉子低声呢喃:“小钉子你怎么这么听话,都不撕一下作业的吗?快呀,撕一页我少做一页。”

    黄琦昊在一边拿着手机翻贴吧里出的答案,对了几个人的都不一样。

    “操,”黄琦昊把手机一扔,不想做了,“我教唆它两天了,放弃吧。”

    小钉子玩玩具玩到在俱乐部疯跑,撞桌子撞凳子,还撞坏门口的两盆花,但是就是面对作业本规规矩矩的。

    不,应该是类似书本的东西,它都规规矩矩的。

    “我记得我看的小猫咪都是要撕作业的呀……”杨立威一脸憋闷。

    “不要把你的想法强加给小猫咪。”黄琦昊把所有的选择题都抄了,剩下的就是满答案都是“略”的问答题了。

    实在是不信任贴吧里的人,千人千答案,他打算拿出周记本写周记。

    杨立威实在是很烦躁,抓着头发:“你说齐杨和楚程什么时候回来,镇子最有名望的两人怎么还不回来做作业?”

    黄琦昊“呵”了一声:“这点作业他们能急着回来做?你没听他们班班长说吗?楚程和齐杨赶作业,齐杨就用了一个早自习,楚程被语文老师刁难抄笔记,也没用一上午。”

    “笔记啊,九班那个变态教案提字器,让楚程抄了半学期的,那手速,是单身十几年该有的。”黄琦昊开始骂骂咧咧。

    “不行,我也要等他们回来再抄,”杨立威放下笔,“我相信我单身十几年的手速,况且现在他俩都不单身了。”

    “哎哟我去,”黄琦昊一下子眼睛亮了,“那还做什么呀?玩儿啊!”

    杨立威点头,拿着手机打算进入一场游戏,转念又不对,和黄琦昊对视了几秒钟。

    “操!”杨立威一拍大腿,“咱们能比吗?他们班老路善良得没布置其他作业,我们还有一本天利!”

    “真是操了!”黄琦昊赶紧把手机又切回贴吧,在那两位“镇上之光”回来前能做多少做多少吧!

    小钉子蹲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俩,不知道是不是随了主人,小钉子不闹腾的时候盯着人看的状态特别像齐杨。

    不言不语的,一副旁观的模样还带着寂静的气息。

    它低着头看着奋笔疾书的人,并不理解他们为何这样,耳朵一动,扭头看见飞进俱乐部的一只蝴蝶,蝴蝶姿态轻盈,像一片飘落的白色花瓣。

    小钉子轻盈一跃,跃到前台最高处,做了一个起势。

    黄琦昊和杨立威依旧在骂骂咧咧,听到花盆碎裂和翻倒的声音整个人都支凌起来了。

    一股熟悉的恐惧从心底涌上来,让他俩有点上头。

    “昊子,我感觉我有高血压了,不然我不会这么头晕……”杨立威拉着黄琦昊稳了一把。

    黄琦昊已经说不出话了。

    小钉子一猫踩在稀碎的泥里,已经变成飞机耳的耳朵上还立着只蝴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