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86章 脚下臣!
    承天宗风波未结束。

    诸宗解散。

    建立仙秦学院。

    又引起举国震动,秦民狂喜。

    若大秦得诸宗整合之力,那势必兵强马壮,若再稍加发展,必然一改颓势,让大秦成为强大无比的王朝,盖压诸王朝。

    甚至。

    覆灭周边王朝,扩疆纳域,将大秦推向八百年以来难见的巅峰。

    国强民傲!

    的确是振奋人心。

    然。

    大秦并未扩张,而是勤修内政,稳定局势,解决诸郡杂事。

    同时,筹备仙秦学院。

    神晋将变,会演变成什么局势,陈初见也未卜先知不了,只能去晋河后,再行打算。

    所以,暂时没动周边的王朝。

    仙秦学院之事,交给诸葛亮等人办理。

    陈初见则与岩泉、耿长老一起来到九阳宗。

    下了三天雪。

    外面,已是层林尽雪,雪满山路。

    可,九阳宗所处的首阳山,难见的未积雪。

    相反,地涌温泉腾热气。

    “参见陛下。”

    陈初见出现,九阳宗的弟子纷纷躬身一拜。

    “九玄阳火在什么位置?!”

    陈初见问岩泉。

    “陛下请跟我来。”

    岩泉说道,恭敬的带着陈初见远去,看得众弟子内心唏嘘,遥想此前,多么不屑一顾。

    转眼,便做了脚下臣。

    目送陈初见的背影,诸多弟子内心黯然。

    相同的年龄。

    陈初见吊打第一天才云澈,掌一国,扫四野,灭诸宗,功盖天下,举国皆以为尊。

    而他们。

    以前是宗门弟子。

    现在还是。

    甚至,此刻宗门都没了,连弟子都算不上。

    乍一对比,显得渺小不堪。

    穿过首阳山山腹,三人从山道踏入一洞中。

    山洞悠长,灼浪狂扑,岩泉与耿长老施展真气护罩抵挡而前。

    走到深处,两人顿停。

    转眸一看,只见陈初见自始至终,没施展任何防御,气浪拂发,仍神色平静,两人微微一怔后,提醒道:“陛下,九玄阳火极灼热,狂暴,马上要进入最危险的地段了,可能随时暴动,阳火贯出,可能会伤及陛下。”

    “继续走吧。”

    陈初见没解释,只是应一句。

    且不说天蚕宝甲护体。

    单单修炼出‘天帝气’的肉身,就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再者,他就是为阳火而来。

    两人没再劝解,心想,待会若狼狈不堪,可别怪我们没提醒。

    两人继续朝前,灼热程度越可怕,他们都加持金丹之力防御,防止九玄阳火的暴动冲击。

    然而,转眸一望,惊愕发现,陈初见仍没施展防御护罩,反而,身上已冒起火焰。

    两人对视一眼,百思不得其解。

    片刻后。

    三人到了洞深处,一处裂谷。

    裂谷中。

    赤红火苗窜起数十丈,远远看一眼,都心惊胆战。

    裂谷上空,则有诸多延伸向上的洞口。

    “陛下,这些洞口,是九阳宗以前的前辈开凿而成,引九阳玄火灵气,用于弟子修炼,也能用于锻造法器。”

    岩泉解释,而后忌惮凝视一眼裂谷,说道:“九玄阳火的本源火,便蛰伏于裂谷内部。”

    陈初见扫视一眼,便朝裂谷走去。

    “不可。”

    见状,岩泉脸色大变,紧忙阻止道:“陛下,九玄阳火单单子火都能诛杀金丹,本源火更恐怖,足可诛杀元神,再往前,会接近本源火暴动范围。”

    这样上去,纯粹是找死呀。

    你找死,没人拦你。

    可你得把解药阳丹留给我们吗。

    你死了,我们不也跟着死吗。

    岩泉心颤颤,极其郁闷。

    耿长老亦是紧张的不行。

    “你们退到一边,朕要修炼一段时间。”

    陈初见不耐烦甩一句。

    然后,走到裂谷边缘。

    轰隆!

    陡然间,宛若火山爆发,火焰挤出裂口,弥漫吞没陈初见。

    “不好!”

    岩泉、耿长老神色遽变,箭步跨去,探手朝火焰中的陈初见抓去,准备将他拉回来。

    可,才跨一步,一股狂暴毁灭的气浪,骤然狂扑席卷而来。

    “本源火!”

    岩泉、耿长老发出一声惊恐的惊呼,人被逼的倒退回来,一脸惊魂未定。

    定身,正准备想办法救,只见本源火已吞没身影,一切皆晚。

    岩泉满眸阴沉的骂了一句:“该死!”

    九玄阳火的本源火,岂是儿戏。

    如今此局面,该怎么向朝堂交代?!

    若王翦知晓陛下死,别说活三年,只怕三天他都活不了。

    然而。

    愤骂之际,耿长老陡然低呼:“宗主!你看!”

    岩泉抬眸,再望去,瞳孔骤凝,等暴动的九玄阳火退如裂谷,陈初见又出现于视线,不仅没死,反而毫发无损。

    看得岩泉喉咙‘咕噜’滚动。

    此前,他亲眼见过,一位金丹八重的九阳宗长老,活生生命丧于此。

    知晓本源火的毁灭力,可非说着玩的。

    可,本源火仍没烧死这位陛下。

    能不震撼吗。

    “真是吓死人。”

    耿长老如释负重。

    衣服被烧毁,陈初见身上笼罩一层金乌火。

    连头发都沐浴金乌火。

    犹如一尊不朽火神。

    一头金乌虚影笼罩于身,挡住九玄阳火的本源火,大日浴东海神通施展下,又吸收部分火焰本源。

    简化版的金乌化虹与大日浴东海,很特殊,稳压九玄阳火。

    于他人而言,阳火乃是触之色变的灵火。

    但陈初见若得此修炼,神通必能精进。

    外围,岩泉、耿长老眼睁睁望着。

    陈初见身上灼火。

    演化神秘火禽。

    火禽放大,化为一轮红日,悬于空间中,释放璀璨的光芒。

    着实神异。

    ……

    承天山脉。

    南宫云满山遍野跑了一个遍。

    结果,人鸟皆无。

    只是找到一堆废墟。

    “万里昭昭,从江陵来此,得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南宫云沉眉。

    旁边。

    一个老人也皱眉,道:“来时,便听说,承天宗被大秦王朝铲除了,原本不信,看来是真的,估计南宫澈也差不多死了,走吧。”

    南宫云没动,只是盯着废墟。

    老人知晓南宫云的心思,当下道:“南宫澈虽有点天赋,终归不入流,且不过庶脉之子,死了就死了。”

    “南宫澈死不死,我一点都不在乎。”

    南宫云语气夹带一丝火气:“但他已恢复南宫姓,终归是南宫家的人,小小王朝敢杀南宫家的人,那便是没将王族放在眼中,若回江陵,怕要闹笑话。”

    七王族,身处高位,面子比谁都看重。

    若让江陵人知晓,南宫家的人被杀了,屁都没放一个。

    于颜面,都看不过去。

    会落人笑柄。

    “犯了错,就得付出代价,去秦都。”。

    南宫云眼中闪烁一道冷冽寒芒。

    人化为光,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