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大秦当暴君 > 第36章 让黑风山与悍匪一起埋葬吧!
    黑风山,并非只是一个悍匪山寨。

    而是永安郡悍匪群的落脚地。

    地势崎岖,易守难攻。

    岩石城的事,已传到黑风山。

    各山寨的当家,齐聚黑风山巅,当家殿。

    “诸位,岩石城主府被屠杀,传闻是秦都那位陛下微服私访所为,连郡守蔡永的受到压迫,要出兵围剿我们,你们怎么看?!”

    金鸡岭的大当家凝重道,总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哈哈!原来是那位陛下,那就不用担心了,之前本当家已从宗门得知,承天宗灭掉大秦百分之八十的强者一事是真的,那位陛下可是吓得大病一场呀。”

    “是吗?如此说来,那位陛下此举,怕是虚张声势罢了。”

    “承天宗灭尽大秦强者,光是西楚、汉武王朝的军队,就够他们应付的,哪里还能抽出人手对付我们,就算真要动手,估计也只是派一些不入流的军队,不足为惧。”

    “哈哈哈,真惹急了我们,大不了派人,削了那位陛下的首级,我们轮流做皇帝得了。”

    ……

    粗狂、野蛮的狂笑回响在当家殿。

    众当家谈及‘轮流做皇帝’时,皆目光灼灼。

    不约而同对视,心领神会道:“各山寨出五百人,杀上岩石城看看。”

    ……

    “陛下,黑风山易守难攻,不易攻伐,且悍匪不下十万人众,单单以我们一万军队,勉强只能摧毁其中数个,惊扰其他山寨,他们一旦撤离,为祸其他地方,我们也束手无策。”

    黑风山外。

    一处山岭。

    岩石城守将岩松,恭敬说道。

    前方,陈初见瞭望无尽,青山秀丽、白雾缭绕,犹如仙境。

    并未回应一句。

    令岩松心头惶恐,躬的更低。

    早晨,岩石城一幕幕,依旧在他脑海中回荡。

    数千人,不管是城主、城守、将军。

    皆杀之!

    眼皮都未撩一下。

    这位陛下,让他怕到了极点。

    不仅是他,姓黄的中年男子也是心惊胆战。

    他是悍匪。

    且是一个悍匪当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所以,他不怕横竖一刀的痛快死。

    但怕等待死亡。

    等待,会令恐惧逐渐敲碎人心理上的防线,将之前的坚持,一一击碎。

    漫长的死亡等待,才是心理上的折磨。

    陈初见越不说话,他的心越紧绷。

    山岭高处,风大,极冷,冷到了骨子。

    须臾,陈初见才道:“岩松,率领一万守军,将黑风山围住,只要有悍匪出来,直接斩杀。”

    “另外,岩石城主之位,暂由你接替。”

    ……

    一听圣旨,岩松楞了一下。

    陛下,竟然升了他的官。

    “谢陛下隆恩,臣定竭尽力。”

    岩松当即跪在地上叩谢。

    “带朕去黑风山内看看吧!”

    陈初见瞥一眼黄鹰。

    黄鹰乃练气一重,实力也不俗。

    是被宗门逐出的犯事弟子。

    诸如他这样的,黑风山还有不少。

    也难怪流寇悍匪猖獗,大秦子民无力反抗。

    而面对筑基,黄鹰都无能为力,更别说面对陈初见,只能乖乖在前面带路。

    来到他所在的悍匪窝,风鬼崖。

    位置在两座断崖上,狂风吹拂,在断崖回旋,发出鬼泣啸音。

    “二当家,你回来了!”

    看到黄鹰出现,守山悍匪欣喜跳出来。

    当看到战马、铁骑,他们又意识到不对劲,豁然顿足,皱眉道:“二当家,这些人是军队吧,您将他们带来,是要做什么?!”

    “废什么话,打开寨门!”

    黄鹰冷冷呵斥。

    “二当家的,山中的规矩,你是清楚的,朝廷的军队到了山寨前,必须请示……!”

    几个悍匪一句话未说完。

    黄鹰直接袖手一甩,真气透过寨门,将他们打飞。

    将寨门都掀飞。

    而后,才看向战马上的陈初见。

    却见陈初见的目光,并未看山寨。

    而是看向山寨两侧。

    两侧,有一片光秃秃的树林,被削成木桩。

    木桩上,钉着人。

    男女老幼都有。

    有的用尖锐的钉子,将人四肢钉在两棵树上,悬于空。

    有人是被钉穿咽喉。

    鲜血顺着木桩流淌,侵染整个木桩,连地面都侵染,变得干裂、暗黑。

    大部分人死了很久,尸体干煸、腐烂、发臭!

    连专啄食人肉的秃鹰,都盘旋高空,不屑一顾。

    远远望去,一排排。

    常人说,人间如地狱。

    说的便是眼前这一幕幕。

    陈初见凝视着。

    若倾仙、玄松、天山七雄、岩石城随行的人,皆凝视着,这已经不是悍匪窝了,而是屠宰场。

    这些悍匪,早已在屠杀中,失了人性。

    如之前遇到几个悍匪所说,他们,从没将大秦百姓弱小当成人,只是当成了猪、牲畜!

    一时间。

    除了寨门内,几个悍匪的哀嚎。

    与高空盘旋的秃鹰尖锐长啸外。

    其他地方,极为的安静。

    没人敢说一句。

    少见得陛下如此沉默,任何人都惶恐。

    黄鹰也转眸一看,脸色微变,承受不住这种无形的压迫,人直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他不怕死。

    可怕生不如死。

    陈初见收回目光,看向风景宜人的风鬼崖,又沉默良久,才喊道:“玄松!”

    “臣在!”

    玄松抱拳。

    “你是金丹二重,能将黑风山削平吗?!”

    陈初见突然询问。

    刷刷刷——

    若倾仙、天山七雄、五百铁骑及岩石城来的人,目光齐齐集中在陈初见身上,挑颤了一下。

    陛下想干嘛?!

    玄松也是苍眸跳动,压着内心的震荡,应道:“若给半个时辰,能!”

    “朕还要去北凉,没多少时间在这里浪费。”

    陈初见摘下马鞍边的斩仙剑,扔给玄松,道:“给你一个时辰,将黑风山削平,连同这其中的悍匪,一起活埋了吧。”

    嘶嘶嘶——

    一听,那些岩石城的人,倒吸一口寒气。

    黑风山极为广袤。

    其中不下十万人众,活埋,这……!

    天山七雄的眼皮也狂跳。

    看陈初见的背影,越发沉重,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若倾仙也黛眉一叠。

    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也开始怕了这狗皇帝。

    为了省时间,直接削平山脉,活埋悍匪。

    见玄松未动,陈初见转眸,看了一眼。

    玄松心头一个激灵。

    当即点头,飞上黑风山高空。

    “陛下,求您给我一个痛快!”

    战马下,黄鹰听到命令,早已吓得颤抖,他,此刻不求活,只求一个痛快死。

    陈初见拉动缰绳。

    战马转身,踩着黄鹰的脑袋、身体而过,离开风鬼崖。

    所有人看被踩入地底、溅血的黄鹰一眼,连惨叫都没一声。

    又看向飞上天穹的玄松一眼,打了一个哆嗦,紧忙跟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