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三八四章 肉疼
    威胁?

    陆灵蹊眯了眯眼,慢慢拿住飞到面前的储物戒指。

    不同于她,常平真人直接把神识透进了玉简,里面无一块灵石,可是东西……却让他和震山宗拒绝不得。

    百晓山乃七界魔门第一大宗,这些年又得了各方的扶持,改组七杀盟后,人家又把势力伸进了七杀盟,这样的超级宗门,轻易谁能得罪?

    哪怕震山宗的根基在昆山界,可……人家可能早就有人伸过来了。

    常平把储物戒指递给师弟们观看的时候,笑向陆灵蹊,“坊市打成这个样子,始作俑者确实是容铮容道友,所以,赔偿之事,怎么也不能让小友吃亏,他的东西,已经足够重建这里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这件事里,也许是有什么误会,小友……在动手之前,还请慎重考虑一二。”

    神水宫一旦跟百晓山干起来,说不得,整个昆山界都会卷进去。

    常平虽然知道容铮所说的误会,可能根本不存在,奈何这个人是魔剑之主,是百晓山培养多年,用来对付宋在野的暗子。

    想一想,对付宋在野啊!

    哪怕只有宋在野一半的本事,现在也值得百晓山维护他了。

    双盟坊市出事,修仙界好些宗门断层已经不可避免,百晓山更不可能放弃他们拥有大好前途的弟子。

    所以,为了彼此的安,该退步时还是得退步啊!

    “慎重考虑?”

    陆灵蹊的神识在容铮送来的储物戒指里一扫,冷哼一声道:“容铮,我可以慎重考虑,不过,你不会以为,这区区三百万三十万的灵石,就能买下你的命吧?”

    看常平他们的样子,就知道,那储物戒指里的,不会是灵石。

    元婴真人哪怕再差,都有些身家,眼皮子不会那么浅。

    而偏偏给她的就是灵石。

    这赔礼……

    似乎是很贴心呢。

    毕竟自己跟他打成这样,他若送什么法宝、丹药、灵酒什么的,自己未必敢用。

    倒是灵石,随时可花,随时可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

    “咳!咳咳!”

    容铮察言观色很有一套,看他们的样子,知道自己已经可以活一半了,按着胸口,佯装重伤,又咳了一点血沫出来,“容某未说话就动手,以至道友误会,是该有此劫。”

    话虽然这样说的,可是,他的样子,分明在说,他都被她打成这样了,还赔了几百万,若还不够,就是她太过了。

    “不过……”

    看到某人刚平静一点的眼中杀意大升,容铮小小地咽了一口吐沫,又道:“不过,今日之事也确实是我的错。”

    低头并不是说,他就被人踩在脚底下了,低头是为了有一天,能真正地抬起头。

    容铮转向常平真人,“前辈,在下手中已无灵石,能否在贵宗这里,拆借两百万?”

    吆喝?

    果然是能跟宋在野抗衡的人物。

    容铮的心机,让常平真人心中起了十二分的警惕,面上却笑着道:“当然可以!”他摸出两百块上品灵石,直接帮容铮赔付,“容道友的伤看样子也挺重,”他眨眨眼,“小友……”

    陆灵蹊挥手收了他的灵石,“我记得震山宗是道门。”

    这老头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当着容铮的面劝她,却又不像劝她,主要是想撇开震山宗吧?

    她的声音淡淡,“容铮受伤,就如他自己说的那样,是他咎由自取。想用他自该遭的罪,来抵算欠我的公道,却是不能。”

    这样人,今日放过,以后必成大患。

    只是,她现在的时间、精力俱都有限,杀容铮容易,可是百晓山是七界第一大魔门,说不得会马上围追堵截。

    那代表了无尽麻烦,现在的自己真是耗不起。

    “若不是我自己反应速度快,谁知道,他是劈我胳膊还是劈我脑袋?”

    陆灵蹊吹了吹拳套上根本不存在的灰,“本仙子生平最恨这类仗势欺人之辈,遇不到则罢,遇到了……,不使劲的踩踩,岂不是负了我更甚同辈的身手?”

    啊?

    拿了两份钱,还要踩?

    常平几个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咳!所谓冤家宜结不宜解,”容铮的脸都胀成猪肝色了,让他再拆借,恐怕是有些难,“道友……”

    “前辈是想让我现在就算了?”

    “呃……是!”

    “也不是不行!”

    陆灵蹊斜了容铮一眼,“本仙子要从通天传送阵回灵界,这传送阵的钱……,容铮,你帮我付,没问题吧?”

    他付?

    都付了五百三十万,再付八十万,嘶……

    “没问题!”

    容铮咬着牙应下。

    “可不止我噢!”陆灵蹊瞅了一眼叶湛秋,“你还把这位道友也吓得不轻,他修为低弱,不敢朝你讨公道,你也不能就这么装傻忽略过去,这样吧,他传送的灵石,你也一并付了。”

    又加八十万?

    容铮的胸口一阵闷痛!

    给了这么多,再给这一点,买个最终的平安,他怎么感觉……

    不应,人家已经拿了他五百三十万。

    要是因为这最后的一百六十万,再给他几下子,可就要亏死了。

    应!

    又忍不住的肉痛。

    他身上是有不少灵石,可是一下子花了这么多,真的有些伤筋动骨。

    “怎么?容道友你要用明晃晃的现实告诉我,你又在欺小怕恶吗?”

    “……”

    “……”

    瞧这句话说的,是说她也是‘恶’吧?

    叶湛秋这个要被她主持公道的,嘴角都忍不住抽了一下。

    到现在,他也真的好奇这位的来头了。

    拳套法宝向来少见,偏这次用的又是女的。

    “咳咳!”容铮气闷,“谁说我不答应了。”他佯装不好意思,“常平前辈,对不住,您能再借我一百六十万灵石吗?”

    能啊!

    怎么不能?

    常平真人一本正经,“前两百万,道友是向我宗借的,这一百六十万,道友是打算朝老夫借吗?”

    “……”

    容铮脸上扭曲了一下,“若是贵宗还能再借我一百六十万,当然……”

    “自然能!”

    常平真人摸出一堆中品灵石,以灵力送到看守通天传送阵的元婴执事处,“我宗相信道友的信用。”

    就算不相信他的,也相信百晓山。

    “多谢!”

    容铮拱手之后,胸口疼得更厉害了,从人家破烂的屋顶慢慢飞下来,“这里的事,就麻烦前辈了,我……我到前面的客栈养一下伤。”

    再在这里呆下去,他怀疑,那女修还会找他麻烦。

    人群为他分开,陆灵蹊年着他有些狼狈的背影,心情总算好了一点点。

    双盟坊市大家都押她的时候,这人肯定没押,所以,这下子真要伤点筋,动点骨了吧?

    所谓一步慢,步步慢!

    大家都在天渡境里,闭关修炼,顺便当虱子,出其不意杀个凶兽,发点小财,只有他……

    哼哼!

    还真同辈的天才,就你一个了?做梦呢。

    陆灵蹊在远处数道遁光赶来的时候,朝常平真人几个一拱手,回到就要开启的通天传送阵旁。

    “多谢!”

    叶湛秋朝她拱手,“在下天龙镖局叶湛秋,今日若无道友几次出手相助,在下……”

    “不必太在意!”

    陆灵蹊摆手,“今日说不得你是受我连累呢。”

    她在百晓山来人看过来前,披上隔绝神识探查的斗篷,也离叶湛秋远一点,“前辈,我就在您这歇一会,到时间,您喊我一声。”

    那元婴执事点头的时候,若有若无地放出自己的气场,把两个罩住,不让百晓山的人探查。

    他是修真联盟的执事,可不怕百晓山,今日容铮所为,差点把他害死。

    收到求救烟花,辛苦赶来的百晓山修士,没想到,容铮会干出这样的蠢事。

    他们想看看对方是何等样人,可惜……

    看守通天传送阵的人,他们不能再惹了,若不然,人家报到修真总盟和七杀盟,不仅容铮要倒霉,就是百晓山都要吃挂落。

    只是一个结丹初期的女修,容铮出手,居然还让她反击成那样,真是匪夷所思。

    四个人相视一眼,一个留下来,帮常平他们把好修复的房屋修复,另外三个,一个去找容铮,另两个朝不同的路人打听具体事由。

    陆灵蹊在人家无数次看过来时,光明正大地又在脸上蒙了个面纱。

    想知道她是谁?

    哼!就是不让你看,就让你急。

    “传送阵要开了吧?”

    百晓山姜真人没死盯着陆灵蹊了,在也保存完整的桌子上放了八十块上品灵石,“一会儿加我一个。”

    百晓山培养容铮为对付宋在野的暗手,底下的修士不知道,可是高层却还是有人知道。

    但这个女修……

    以结丹初期的修为,在魔剑出其不意动劈下的瞬间,把绝对逆势硬生生地打成赢面,把高她一个阶位的容铮打伤,绝对不简单。

    她到底是谁家弟子,以前不知道便罢,现在知道了,怎么样也要查一查。

    姜真人很可惜,当时的路人没人看清楚她拿出来的玉牌,只能多花八十万灵石,多跟一段。

    “姜道友是要替我回报修真联盟和七杀盟,说贵宗容铮闹事,差点毁了通天传送阵吗?”

    执事大人当然知道他的打算,面色和语气都很不好,“如果是帮我回报,我就免费帮你传送。”

    这?

    姜真人如何听不他的威胁之意?

    “呵呵!”他皮笑肉不笑,“听说古修士在设计通天传送阵的时候,就做了好些防范,一般二般的结丹修士,根本……”

    “你家容铮是一般二般的修士吗?”

    执事大人打断他的话,冷哼道:“如果是,这都有阵法保护的坊市,怎么也不会被打成这样吧?

    姜有为,老子告诉你,今天这事我们没完。”

    通天传送阵若是被打坏,他后半辈子赚的钱都不够赔的,“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他又转头催陆灵蹊和叶湛秋,“灵石早就付过了,快点站上去传送!”

    陆灵蹊和叶湛秋一言不发地站上去。

    人家也不等姜有为再说话,直接就为他们传送了。

    姜有为站在原地,哪怕容铮传音催他,也没站上去。

    这就是通天传送阵最大的弊端。

    所有的通天传送阵,具被道门修士把持,人家维护道门弟子,他若在这个时候硬着来,是为宗门做事了,也帮容铮了,但凭那小子的心性,最后倒霉的,只怕就是他一个人。

    陆灵蹊在传送的瞬间,看到人家又把灵石一把收了,嘴角忍不住翘了翘。

    能被不认识的道门前辈维护,她的心中很暖。

    大家都在各自的位置,做最好的自己,这感觉,真好!

    叶湛秋虽然修为稍弱,可他有护神玉符,传送当口,他放出护神玉符,尽量把陆灵蹊也罩里面了。

    陆灵蹊看了他一眼,微微拱了拱手。

    通天传送阵的距离太长,神魂稍弱的结丹修士,一天是没办法走第二次的,她的神魂虽然挺强,可走第二次的时候,也准备买一张联盟出的护神符。

    现在这样,神护符倒是不用买了。

    两人站在护神玉符隐隐的光罩中,看传送时各种扭曲的光,看它们从一个小点,无限拉长再拉长,都各有所思。

    陆灵蹊有祖宗送的紫府四仪术,叶湛秋有炼神术,这二术都有助养神魂之效。

    这传送……

    可惜二人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就踏到了实地。

    虽有护神玉符,两人因为失神想事,都有一瞬间的头重脚轻。

    两人有些踉跄地从传送阵上下来,叶湛秋道:“快走吧,百晓山那边,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再来人。”

    “嗯!”

    陆灵蹊长长吸了一口气,清醒清醒脑子,“你不认识我是吧?”

    叶湛秋摇头,他主动介绍了自己,她可没……

    “那就行了。”陆灵蹊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朝他眨了眨,“百晓山找不到我,要是问你,你也回答不出来。”

    她当着他的面,转身就往隔壁的隔壁,那里是通往天涯界的通天传送阵。

    这?

    叶湛秋一呆,半晌之后忍不住笑了。

    上辈子他没听说有谁善使拳头。

    自己改变的,还是好的居多吧?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