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二八九章 要学阵的玄华
    好似月光一样柔和的帝流浆,明明没有气味,可只要对着它深吸一口气,就有一种被洗涤识海和灵魂的感觉,陆灵蹊拿着装它的玉瓶,爱不释手。

    不过,她真的不敢再轻易除了玉瓶上的禁制,只怕被她吸着吸着,药效流失了。

    这可是天地赐下的仙家宝贝。

    虽然瑛姨说,妖族性情简单粗狂,帝流浆这东西散妖更是不懂,好些进阶完了,对老天下的这点特别毛毛雨,都没啥感觉,可宝贝就是宝贝。

    玄华不懂,她懂,瑛姨更懂!

    既然已经告诉玄华,既然这次的帝流浆一点也没浪费地被她们合力收了起来,如何能一人独享?

    陆灵蹊做不来独享的事,硬生生地分成了三份,瑛姨一份,玄华一份,她自己一份。

    她们怎么用,她不管,她的……

    陆灵蹊又加了一枚禁制把玉瓶裹得严严实实,才小心收起来。

    “瑛姨,玄华……姨……”

    陆灵蹊本来不准备喊她姨的,毕竟她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带着壳的蚌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连发带都朝她借的女子,娴静淡雅中还天生自带一股子让人拒绝不了的气质。

    她老老实实喊了一声姨,“都已经四天了,玄华姨,我觉得,您现在已经非常漂亮,可以出去见人了。”

    扎头发、喝热茶、穿鞋、做首饰、戴首饰……

    陆灵蹊瞄瞄她额上圈的一圈小珍珠,都不知道,瑛姨怎么这么好为人师,几乎是手把手的教玄华。

    其实要她说,玄华姨天生的气质就比瑛姨和她好,瑛姨再把她这么一打扮,好了嘛,这要出去,狐狸叔他们,眼里肯定只有玄华姨一个。

    到时候,山凤姨和喜欢撩的豹姨,肯定要跟他们打架。

    甚至还有可能挑战玄华姨。

    陆灵蹊都可以想象,他们一起被虐打的画面。

    “什么叫我不能出去见人?”

    玄华淡淡的声音里,好像还有一股子书卷气,“我们这里的‘人’,不就你一个嘛!”

    呃!

    陆灵蹊闭嘴!

    可不是,这片百禁山,就她一个人族。

    如果说狐狸叔他们是人,那她——就要是妖了。

    “还有禁制符吗?”

    玄华好像没看到瑛娘在旁掩嘴笑,朝陆灵蹊一点也不客气地伸手,“分我几张,回头我帮你把避风和避火二珠也凑上。”

    “避风珠和避火珠都很贵的。”

    陆灵蹊掏出一把大概十张的禁制符,“不过,我可以拿其他东西换。”

    她才不占她便宜呢。

    要不然,天天说话都要被她噎,连还个嘴都难。

    “嗯!”

    玄华接过,好像随意地道:“我很喜欢你的蒲水大阵,感觉你们人族的阵法很有意思,这样吧,你把你身上所有有关阵法知识的玉简给我,我到星湖给你找避风珠和避火珠。”

    啊?

    来真的?

    不仅陆灵蹊惊讶,就是瑛娘也甚惊讶!

    “人族阵法很麻烦的。”

    瑛娘想劝她,“有林蹊帮我们学就行了。”

    陆灵蹊:“……”她想吐血,什么叫她帮他们学就行了?瑛姨这是喜新厌旧,不爱她了吗?

    “我觉得很有意思。”

    玄华脸上带了点淡淡笑意,“我们妖族有大把寿元,没事消磨消磨时间挺好的。”

    她生来喜欢安静,受不了狐狸、山凤他们咋咋呼呼的性子,所以呢,修炼之余,给自己找一个喜欢的爱好,就很重要了。

    “就好像瑛娘你前面拿出来的棋,我觉得要是把棋子当阵来布,厮杀起来,一定更有意思。”

    “……”

    “……”

    陆灵蹊和瑛娘对视的时候,都看到对方一脸无语和有些抽抽的表情。

    她们已经见识到,娇娇弱弱的玄华,借蒲水大阵打到天劫里的样子,现在她告诉她们,她要研究阵法……

    陆灵蹊不动声色地用手护着自己的储物戒指,“玄华姨,下棋这种事呢,是两个人对决,虽然是在方寸之间斗输赢,虽然您说的布阵,也不是不可能,但您觉得,您的对手,会容您从容布阵吗?”

    瑛姨常说鹰叔他们蠢,蠢得不可救药,现在好不容易来一个不蠢的,可以高兴说话,高兴下棋,可——下个棋嘛,开心快乐最重要,要是在智商上,被玄华碾压得太狠,她总感觉瑛姨好可怜!

    “对对对!”瑛娘忙在旁边道:“下棋有很多棋谱的,你一子,我一子,哪能让你布出阵法来呢?”

    “不试怎么知道呢?”

    玄华朝她们微微一笑,“我现在就是想什么都试试。”

    唉!

    人家都这样说了,陆灵蹊还能说啥?

    好不容易化形,有手有脚有嘴巴,不用老呆在星湖,可以飞在天上,可以用脚走路,用手拿筷子,对好奇的东西,想试试没错。

    她拦着可能适得其反。

    陆灵蹊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掏出厚来师叔给她的所有阵法玉简,“没有标号的,是我自己收集的阵法玉简,这标号的,是我厚来师叔让我系统学习的阵法玉简,我厚来师叔是千道宗的阵法大师,连我渲百师伯应对化神天劫的大阵,都是他布的。”

    玄华看向有标号的。

    进阶八阶后,她的传承里多了不少东西,这三天,她已经跟瑛娘把现在用的文字学到了脑子里。

    她正要拿向标号为一的玉简,被陆灵蹊阻住。

    “等一下。”

    陆灵蹊一边不好意思地朝两人笑,一边又摸出五个空白玉简,“这些系统的,我还没学完。”

    回宗,万一被厚来师叔考教,什么都答不出来,老头肯定又会叹气。

    她迅速复制,“空白玉简带了五个,玄华姨,我现在只能给您五枚系统学习阵法的玉简,其他……您以后要是还有兴趣,可以让瑛姨告诉我,我复制了,再给您转过来。”

    厚来师叔给她整理的阵法玉简,几乎囊括了宗门收集的所有阵法知识,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这两枚基础的,可以在外面买到,您也拿着。”

    玄华看着分来的七枚玉简,伸手拿向陆灵蹊没给她,她却最喜欢的蒲水大阵,“我最喜欢这个。”

    她的眉头轻蹙,“你又不怎么喜欢它,真要还想要,回去了,拿空白玉简来,我给你复就是。”

    陆灵蹊:“……”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被她说的有些惭愧起来。

    可能是玄华话让她惭愧,也可能是她生气的样子,让她惭愧。

    陆灵蹊一时有些迷糊,狐狸叔有幻境能影响人,难不成这位玄华姨也有什么天赋?

    “行!”

    她只能点头,“不过,回头我寄空白玉简来,您复制了,我还要原件。”

    这才是好孩子嘛!

    不枉她让鹰王在星湖捞小鱼,做小鱼酱寄给她了。

    玄华摸了摸陆灵蹊的脸蛋,“瑛娘,到这里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星湖也有特别的秘地吧?”

    啊?

    瑛娘的美目中满是诧异。

    玄华站起来时,一把收了陆灵蹊分给她的玉简,“走吧!带你们转一圈。”

    自然要转一圈!

    陆灵蹊和瑛娘同时站起来,三人飞出蛟王洞府,果然,狐狸叔、山凤姨他们在外面。

    只是,不同于一进阶,就非常仙气的玄华姨,他们一个个,这么些年,也没被瑛姨影响成功,当年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噢~不,腰身好像更粗壮了些。

    他们猜测那天的天劫是蚌精引起的,但是实没想到,化形后听蚌精,会是……

    “我叫玄华!”

    玄华看高一群她早就认识的家伙,“以后你们在星湖边种田我不管,但是,谁再大声喧哗,喝了酒在那里发酒疯,就别怪我带你们到星湖醒酒。”

    咽吐沫的不是一个。

    那天的天劫,他们远远看到了。

    潭中的水都冲到了天上。

    什么带他们到星湖醒酒?

    是要把他们扔到星湖,淹个半死吧?

    “咳!”陆灵蹊可怜这些叔叔阿姨,朝玄华讨好道:“灵田已经箍在幻阵里,回头我改一下,加个隔音阵,不会吵着您的。”

    玄华:“……”

    她看了一眼陆灵蹊,拉住瑛娘,一个闪身,把她扔下了。

    呀!

    陆灵蹊吓了一跳,连忙追上时,大声道:“狐狸叔,山凤姨,洞府里有酒有菜,你们自己吃。”她带了那么多好吃的回来,就是给他们的。

    直到三人的身影消失,胡一八等才抚着胸口,喘了一口大气。

    “我的乖乖,那是蚌精?”

    七阶的时候,就吊打他们。

    现在……,据瑛女王后,他们又多了一个女王吗?

    “嗯!我叫玄华。”

    山凤插着粗腰,昂着脑袋,学玄华说话,“她那样真漂亮吗?”

    她收了收自个的肚子,发现收不回去,不能不用手‘啪’的打了一下,很快,挺出的肚子就瘪了下去。然后,众妖只听‘啪啪啪……’,山凤每拍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瘦了下去,没一会,变成一个很有身材的大娘。

    “哈哈哈,你的脸,有本事,把你的脸也变一变。”

    骨头好了的猿王,笑得吱吱的,“山凤,别玩了,你还是原来的样子好看。”

    “嗯嗯!你原来的样子顺眼。”

    胡一八也忙道:“蚌精一向拽,她好看个屁啊!”看到她,他连气都不敢大声喘了,“而且,她只喝水,只对月华修炼,林蹊这里可是有酒有肉……”

    话音未落,山凤就直冲林蹊的洞府,她的身体在众人面前,又‘啪啪啪’地长了回去。

    ……

    陆灵蹊不知道身后的小插曲,她追上二人的遁光,非常自觉地站到瑛姨这一边。

    玄华也不管她,带她们入水的时候,星湖的水自然避开。

    半晌,三人停在湖底一处满是巨石的地方。

    她带着她们直接走向最大的一块巨石。

    巨石好像水波一样,发出轻轻的一声‘啵’声,陆灵蹊和瑛娘发现她们置身的地方,不再有水,而是一个好像殿堂的地方。

    “遗迹?”

    瑛娘问向玄华。

    “不知道!”玄华带她们往更里面走,“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没什么东西,但有一大块冰晶玉,对你的修炼,可能会有些好处。”

    空空旷旷的地方有很多灰尘,她不喜欢那些灰尘,手中灵力一动,地面、墙壁瞬间光洁起来。

    陆灵蹊在斜斜断成两断的墨玉宝座上,感受到一股子非常慑人的刀气。

    她的手正要伸向平整的断口,就被玄华拉了一把,“不能碰,会受伤的。”她当年好奇,就被残留的刀气割伤了身体。

    “放心,她是玩刀的。”

    瑛娘到底比玄华懂的多,“林蹊,喜欢就好好体悟吧!”

    “嗯!”

    陆灵蹊的神识已经探到了内殿,那所谓的一大块冰晶玉,根本就是冰晶玉床,其他灯灯罩罩,俱以玉石打造,可惜都没有完整的了。

    冰晶玉甚为难得,是炼制冰系法宝的好材料,不过,既然是床,给瑛姨躺着修炼,倒是更好。

    陆灵蹊再次伸手,在将要触到断口的时候,心中一动,重影刀的刀气,缓缓探出。

    叮!

    她的脑子一炸,好像看到了那随手挥出的一刀……

    半晌,瑛娘和玄华把内殿归整好,做为她们以后常来常往的秘密基地,才从里面走出来。

    此时林蹊还是维持那人探手的动作,不过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在想不通。

    两人同时停下脚步,正要退回后殿,陆灵蹊已经站了起来,“玄华姨,其他的巨石也有这样的空间嘛?”

    刀气不知经过了多少万年,还残存在断面上,却未伤及墙壁和地板,当年那位动刀的人,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

    陆灵蹊想要看到更多他动手的痕迹,印证自己的刀法,或者说,向他学那么一招两式。

    “没有!”

    玄华摇头,“原先我以为这里有,其他大石也应该有,可惜,试过很多次,只有这里有空间。”

    那~那些大石头摆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不仅陆灵蹊疑惑,瑛娘也甚为疑惑,二人围着那些石头,转了一圈又一圈,甚至挪开有空间的石头,换上其他,都没什么用。

    好像它们就是死石头。

    只是……

    叮!

    陆灵蹊一刀狠狠劈出,巨石还是巨石,连个石屑都未曾落下。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