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二六三章 土单方
    这机缘送的……怎么这么叫人牙疼呢?

    十二道门,有一个特别危险,有一个可能很有好处,有十个非常安,但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陆灵蹊摸摸腮边,感觉她可以赌一赌。

    修仙以来,她的运气一直不错,似乎不太可能摸到那个特别危险的门。

    “师父……”

    “我不同意!”

    随庆知道赌性甚重的徒弟要说什么,当场臭下脸,“风门,你这是还我徒弟因果,给她机缘吗?你这是想让她送死吧?”

    门在他手里,他想怎么做,谁能知道?

    这么多年,风门确实跟山海宗有诸多不可调和的矛盾,可是山海宗有事,他也一样没少管,只不过打了他们这边,彰显了他的武力后,再把显武等也教训一通。

    这样的人,让他如何信?

    “更何况,通天传送阵是道魔两家的事,如何能押到我徒弟身上?”

    想把他们师徒逼到死角,那是做梦!

    随庆瞟了至阳等人一眼,对好像笑嘻嘻的风门没有一丝后退,“她请果报大师炼制破障丹,已经付出了她该付出的。如果天地因果,都如你这样还,这天下……哪还有我道门之事?”

    这?

    本来还有些心动的至阳星君等,迅速歇了那点才起的心思。

    “宜法、知袖,带林蹊回宗。”

    “走!”

    面对甚为邪性的风门,宜法和知袖当然也不敢让自家小丫头那般去赌如水中花,镜中月的所谓机缘。

    “哎哎哎……”

    风门堵住她们,“别急啊!随庆,机缘是我还林蹊的,她要不要总要问她自己的意见,你这样帮她决定……老母鸡的翅膀也伸得太长了吧!”

    “我听我师父的。”

    挤兑她师父?

    还老母鸡?

    陆灵蹊迅速力挺师父,“我师父疼我护我,前辈说还我因果,却当着我的面,挤兑我师父,前辈……您觉得,你这样真的好吗?”

    人心险恶!

    虽然她自己一时没想到,风门给自己的机缘里埋了多少坑,但师父都说的那般明白了,若还不懂,那就是傻子。

    “师父!各位前辈,林蹊告退!”

    陆灵蹊正要绕过风门,却没想,天上的十二道门,不知被他怎么弄的,居然一下子立在了她的前路上。

    “风门,你要干什么?”至阳星君袍袖一甩,凌空堵到他的面前,“这里是玄天宗,耍威风还请到你的山海宗耍。”

    他是道门星君,自然而然有庇护道门修士的义务,“想要通天传送阵就直说,朝一个小丫头使手段,不觉得丢份吗?”

    虽然不知,他为何就认上林蹊了,可是没有破障丹,他就进阶不了化神,虽然玄天宗为了感谢人家,送了千道宗一枚破障丹,但谁都知道,那丹药轮不到小丫头服用。

    原想着随庆会用,那他也算还了因果,却不料,会是渲百服用。

    所以,至阳总感觉这因果,还差了那么一丝丝。

    欠人因果,如何能让别人在他的面前伤了她?

    瞅瞅随庆几个已经含怒放出法宝,至阳清楚,避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想要挑起道魔大战,你们也大可划下道来。”

    广场上,修为低的修士再也不敢看热闹了,忙有多远跑多远。

    随着叮叮锵锵无数法宝浮起,陆灵蹊脸上的颜色,瞬间变白。

    道魔大战,要因为她进门不进门,而正式打起来吗?

    “嘿!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打架了?”

    风门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懒洋洋地开口,“通天传送阵是无相界的,虽然落在玄天宗,可是联盟早立,这事自然归联盟管。”

    为了安定人心,他瞥了眼想往他靠拢的山海宗人,“显武,带着你的人,马上退出玄天宗。”

    什么?

    以为抱住大腿的显武掌门,没想到他又这样把他们扔半道了。

    “还不走?”

    风门淡笑的脸上,带着不可违逆的意志,显武掌门张张嘴,到底没敢说什么,收回大印法宝的时候,头也不回地走人。

    片刻间,山海宗修士就走的一个也不剩。

    至阳星君朝大家压压手,玄天宗众修也忙把兵器收了。

    “这才对嘛!”

    风门笑看拢眉的随庆,“我知道你不服气,但现在无可否认的是,你跟我差一个大境界,想打架,等你进阶化神再说吧!”

    “……收了你的门,放我徒弟走!”

    “我也没说不放啊!”

    风门看向陆灵蹊,“我就是让有些好奇‘风门’法宝的小朋友看看,怎么样?它厉害吗?”

    厉害吗?

    应该很厉害吧?

    虽然没见到他真正出手,可是师父他们这般忌惮他,肯定是厉害的。

    “前辈!我已经见到了,还请您……收好!”

    “哈哈!哈哈哈……”

    风门大笑,“你真不想进去瞅瞅,拼一拼机缘?”

    “不想!”

    陆灵蹊怕了他,连忙摇头,“晚辈不缺机缘,赌擂时,也才赢了几百万,现在只想回去努力修炼。”

    “……”

    把有些怯意,却还腰背挺直的小姑娘上下打量一遍,风门没奈何一把收了十二道门,“罢了,等你什么时候想通,就捏碎此物。”

    他扔给陆灵蹊一面小小的玉牌,“到时候,本少祖会再给你一次开门的机会,了却我们的因果。当然,你自己不捏,可也不能怪我不还。”

    “……自然!”

    陆灵蹊一把收下那枚玉牌,转向随庆,“师父,既然这里已经没事,您随我一起回宗吧!”师父不能跟风门有同样的话语权,不过是因为,他还没进阶化神。

    既然如此,那还是回宗一起闭关得了。

    ……

    重平没想到,林蹊去打个擂,还会发生这么多事。

    虽然自家人都平安回来了,可是后怕却还是紧紧压着他。

    他看着随庆入天突峰闭关不久,便打开宗门秘库,把好不容易收集,要炼破障丹的灵草都拿了出来,亲自送往丹崖山。

    跟采薇混一块,也想逼她炼丹的陆灵蹊不知道,师叔已有安排。

    “给!”

    她一连摸了两枚玉简出来,“我师父的破障丹,就指着你了。”

    采薇:“……”

    她先拿起一枚玉简,土单方三个大字,让她心头一懔。

    跟随果报大师炼丹,老和尚闲谈时可是异常可惜地说过土单方。这个据说名字不怎么样,但是涵盖百种丹方的玉简,是联盟总部十数位炼丹大师,查阅无数古方典籍,耗费数千年改良现世能用的单方。

    破障丹也在里面,只不过,它在土单方的名字是栖神丹。

    采薇迅速查到了栖神丹,看到上面的一株株灵草,以及入炉的时间化液的溶和的时间,她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这东西,你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咦?这么严肃干什么?

    “你用不着啊?那还给我。”

    陆灵蹊没研究过丹方,对炼丹也没兴趣,还真不知道,这个最高只有化婴丹的丹方,有多珍贵。

    “谁说我用不着?我现在问你,这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我……我哪知道啊?我在奇怪岛杀了好些人呢。”

    陆灵蹊下意识里,把当年的山神摘了出去。

    “奇怪岛?怎么会?”

    采薇一呆,“果报大师说,这是灵界的联盟总部多少年来,集无数炼丹大师一代又一代努力研究出来的丹方,非常非常珍贵,尤其是后面的十五种,没有大师级称号,想要到联盟总部买都没资格。”

    陆灵蹊:“……”

    她把玉简又抓回来,神识看向后面的十五种丹方,半晌放下的时候,真不知道,脸上该有什么表情。

    “我们真是走了大运了。”

    采薇的震惊稍去,看师妹傻傻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林蹊,随庆师伯的破障丹,我现在给你保证,包在我身上了。”

    “这里面……有破障丹的丹方?”

    “嗯!它在里面叫栖神丹。”

    采薇迅速摸了一枚空白玉简,想要现场复制,“果报大师虽然不禁我们看,却没有细说过,破障丹的各种灵草的份量。”

    她和伯父凭感觉配,总是有出入,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都在跟各宗当时一起炼丹的修士交涉,交流印证大家凭感觉配出来的丹方。

    “现在好了,林蹊,给重平师叔发信吧!”

    这臭丫头到现在才拿出来。

    采薇看着就要复好的玉简,心情甚好,“这次的宗门贡献点,多找师叔要一些。”

    这个可以有。

    陆灵蹊忙给重平师叔发信。

    “师姐,果报大师有说过,你老炸炉的原因了吗?”

    咔!

    陆灵蹊的话音未落,采薇手上复好的玉简,却无端端地裂成了两半。

    “……说了。”

    采薇郁闷地又拿了一枚空白玉简复制,“我的手法没问题,但是我的丹炉有问题。”

    啊?

    “他说我可能对炼丹很有宿慧,所以,才能炼出上品丹甚至极品丹,但炼制这两种丹药,就不是普通的丹炉能承受的。”

    是吗?

    陆灵蹊瞟向她很是古朴的黑金炉。

    “那你现在换了丹炉,感觉怎么样了啊?”

    “……”

    采薇不想答。

    花了大价钱,换了最好的,她的丹炉还是常炸。

    “他可能没说到点子上,或者……”

    想到果报大师后来偶尔瞅她的复杂眼神,采薇蹙了蹙眉,“或者他知道,却因为什么原因,不愿意说,拿话敷衍了我。”

    这样啊?

    陆灵蹊也没辙了,“那你慢慢来吧!”

    咔!

    才复好的玉简,再次碎开两半。

    采微心下一跳,又拿出第三个空白玉简。

    这一次,陆灵蹊也觉得不对了,一句话不说,就盯着她复制。

    这玉简一直在她手上,爷爷最开始也不是不想复制,只是他们手中没有空白玉简,没办法下,他愣是用背的方式,把前面几个硬记了下来。

    现在……

    玉简就要复制完,采薇的神识不敢有一丝的放松,可是最后一个字将成,‘咔’的一声,玉简再次在手上碎成两半。

    “这玉简的来头……”采薇的眼神惊疑不定,“恐怕不会小。”

    “什么不会小?”

    却是重平和致远连袂而来,“发现什么好东西了?”

    重平掌门现在见不得某人乱晃,“林蹊,你把你师父捸回来闭关了,你自己呢?”被显武盯上,在宗门无事,出宗可就太危险了。

    “师叔,师父,林蹊可是带了特别特别好的东西来。”

    采薇把土单方玉简小心地拿给师父看,“师父您看,果报大师说的土单方。”

    什么?

    程致远迅速把神识沉了进去,半晌撤出的时候,手都是抖的,“不……不能复制?”他看到采薇手边的碎玉简了。

    “不能!”

    “快!我说,你记!”

    师徒俩用笨办法,把重平和陆灵蹊撇在一旁,一个说一个记。

    半晌,确定他们被遗忘了,陆灵蹊拉拉重平的衣袖,指指外面。

    重平很少看到致远师兄这么激动这么郑重,直觉那满记灵草的玉简是好东西,正要陪在这里,激动激动就被打断了。

    “干什么?”

    出来的时候,为防别人打断里面的说与记,老头还非常细心地给采薇的草庐打了两个结界,“没看到师叔我正忙着吗?”

    陆灵蹊:“……”她真没看到。

    “咳!师叔,那枚玉简,是我在奇怪岛里带出来的。”

    嗯?

    重平眨了两下眼睛。

    “里面有破障丹的丹方。”

    啊?

    重平连忙在草庐上又加了两个结界。

    “虽然我一开始没有重视它,不知它的珍贵,可是现在拿出来也不算晚。”

    陆灵蹊两眼弯弯,“采薇师姐听果报大师说,后面的十五道丹方,没有大师级别的炼丹师,想到联盟总部买都没资格。”

    果然是好东西。

    重平掌门笑着抚了抚胡子,“说吧!想要什么?”

    看在好宝贝的份上,看在小丫头之前修炼也还算勤勉的份上,现在她想在外面再玩一段时间,那就玩吧!

    “师叔,师父不让我出门,宜法师叔说她这段时间会非常忙,知袖师叔说,她要到飘渺阁去,要不然……”

    陆灵蹊扯着师叔的衣袖,“要不然,您再给我三十万贡献点,我到演道塔,用十面埋伏跟祖师们切磋。”

    能在演道塔留下功法印记,陪后世弟子切磋者,都是千道宗非常厉害非常能打的。只是进一次演道塔,要三万贡献点,太贵太贵,陆灵蹊一直舍不得。

    但现在,她觉得,若是能白捡十次,完没有留手的跟厉害祖师们对轰,肯定会非常带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