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四一九章 万生魔神
    ()    余呦呦在闭关的石屋外布了一个非常隐密的境光阵,每天查看的时候,都在心里祈祷,是她以小人之心度了师父的君子之腹,师父从来没打过她的主意。

    可是……

    卯时又名日始、破晓,提前半刻钟结束修炼的余呦呦,没想到师父真的来了。

    一身青衫不怒自威的师父,看上去很有道门高人的风范,境光阵前,只见他拿出阵牌,就那么一扬,她闭关的石门就隆隆而开。

    “红绫!”

    九壤嫌弃徒弟的名字,在她得到宗门前辈遗宝红绫认主的时候,就一直叫她红绫,“哪去了?”

    专供修炼的石室并不大,一眼望进去,却没见到徒弟,九壤拿着阵牌迅速阻住马上就要关上的石门。

    与此同时,他的神识也如风般放了出去,很快便转遍了整个山头。

    “红绫,出来,别藏了,为师看到你了。”

    徒弟的天赋幻术,有时候不注意连他都会骗,“再不出来师父要生气了。”

    他的威压迅速压榨整个石室空间。

    可是,以为应该出现的人,却始终没出现,这里真的没人。

    九壤的眉头一皱,这么好的闭关地,按理说红绫不会离开,就算离开,也不会太远,何以整个山头都没人?

    在招贤堂把徒弟的魂火用障眼法弄好后,他就算好了时间过来,现在……

    九壤的面容不由有些扭曲,为防自己手软心软,他可是把辅助禁术的东西都弄好了,若是十二个时辰内得不到红绫的身与魂,那就白忙了这么久。

    咚咚咚!

    心浮气躁下,九壤的心脏好像要跳出来般,下了好大的劲才按下去。

    不行,必须找到她。

    他打量石室,寻找徒弟只是暂时不在的证据,可惜,没一会就失望了。

    蒲团上落了一层浮灰,看清况她至少离开半个月。

    半个月啊!

    九壤星君好想咬牙,这死丫头,拿到这么好的奖励,怎么舍得如此浪费的?

    他如风般冲了出去。

    余呦呦看着石门又‘轰隆’一声关上,摊在蒲团上,半晌没动。

    师父果然冲她来了,离开时那眼中的杀意,她看得真真的,再不能装鸵鸟欺骗自己了。

    他养她,就是为了有一天,杀她吧!

    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他的?

    特殊血脉还是天赋神通?

    或者高阶女修的红丸和她这一身的修为?

    更或者……二者皆有?

    余呦呦触了触身前不远的境光阵,严重怀疑师父在宗门找不到她,又查不出她出门的记录,会再杀回来。

    她了解他,他……也一样了解她。

    余呦呦的额间瞬间冒汗,她知道自己的纰漏出在哪了。

    她正要一闪出去,又生生地止住了脚步,死死盯着镜光阵。

    这些年,余呦呦不敢确定师父养她就是为了杀她,但是,她敢确定,师父可以为了某些大能送出的利益,把她当货物似的卖了。

    所以一直以来,不到性命关头,她从不敢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天赋神通,生怕被像师父这样的人注意到。

    外面布下的镜光阵,被她用特别之法,借用了这里的禁制和地形,如果师父确定她怀疑到了他,说不得就会搜这里……

    看着镜光阵,余呦呦的心跳也在加速。

    她慢慢地数着时间,一刻钟后,她正要松口气出去收阵,石门前的青影又是一闪。

    九壤又回来了。

    他的徒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虽然一直以来,表现的都非常孝顺,可是九壤人老成精,又何偿看不出她眼中偶尔没藏好的戒备?

    当徒弟的戒备他这个当师父的,说明了什么?

    “红绫!别藏了。”九壤又回复一幅道门高人的模样,“为师真的有急事找你,无相界你的那个朋友林蹊出事了。”

    什么?

    余呦呦心下一颤。

    若不是早就看到师父眼中的杀意,她会因为他的这句话,马上出去吧?

    她垂了垂眼,再看镜光阵的时候,尽量不让师父有被人监视的感觉。

    “我知道你在这里。”

    九壤的神识在一寸一寸地翻找这片山头,“灵气这么好的地界,就是为师来了,轻易也不想离开。”

    徒弟在魔门历练了好些年,对人心的把握远在一般人之上。

    “出来吧!我们师徒好好谈谈。”

    谈?

    谈什么?

    余呦呦抿着嘴,就是站着不动。

    她的父亲到底是谁,又是什么种族,她然不知,但是,她的这双眼睛,天生就能看破某些幻形。

    因为这个本事,她才能在习了幻术后,让师父误会她的天赋。

    没意外的话,师父对她的这双眼睛最有意思了。

    “为师很多年前,得了一样异宝。”

    九壤不相信,不放过任何一点时间修炼的徒弟,能因为一个怀疑,就把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石室闭关机会,这般浪费,所以,他又迅速潜了回来。

    “你看!”

    他拿出一个似玉又似木,非常古朴的墨色盒子,“此物似乎浑然无缝,可是,轻轻晃动的时候,为师可以确定,里面就是有东西。

    师父想让你帮帮忙,我们一起把它打开。”

    余呦呦只瞟了一眼,就迅速移开了眼睛。

    可是,哪怕如此,九壤在极其注意的情况下,也感受到了一种窥视。

    哼!

    臭丫头果然藏在这里。

    也是,这里算是整个青云宗最安的地方呢。

    九壤心中冷笑,“为师已经感觉到了你,赶快出来吧!”

    “九壤,你在跟谁说话吗?”

    山后一块石头从中轰然而开,须发皆白的德成星君走了出来,“徒弟吗?怎么?她不在?”说话的时候,老头已经一闪而至。

    “呃!原来是师兄,九壤见过师兄。”

    九壤星君大吃一惊。

    这位青云宗的定海神针,已经很多很多年未现人前了,没想到,他居然也在此处闭关。

    是他搜人的动静,惊动了他吧?

    “小徒名余呦呦,得祖师遗下的红绫认主,平时甚为顽劣。”

    他只能这样说,“她从掌门师侄那里弄了这里闭关五十年的奖励,结果,我来看她的时候,居然不在。”

    九壤朝老师兄躬身,“敢问师兄,可曾见到过?”

    红绫是宗门至宝,师兄如果见到余呦呦,应该能认出来。

    “没见过。”

    德成星君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布下镜光阵的地方,摇头道,“老夫闭关至隐洞一百四十余年了,若不是你在这里乱翻,这一会老夫还在闭关。”

    “是吗?”

    九壤好生失望,不能不怀疑,是他判断失误。

    他的时间越来越紧迫,真的不能在这里慢慢耗了,“是师弟的错,我这就离开。”

    “慢!”

    德成星君目中精光在九壤身上一绕,“你的气息有些不对。”他的身形一闪,右手就搭到了九壤的肩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一催。

    “嘶~呀~”

    遂不及防下,九壤的神魂差点都被他震出身去。

    不过,他的神魂虽然稳住了,一个双头四臂的的影子,却被生生震了出来。

    “死!”

    德成星君正要再次出手,九壤连忙架住,“师兄,别!”

    “你与万生魔神做了交易?”

    德成星君的须发微动,一双老眼好像要望进九壤的神魂深处,“说,答应它什么了?”

    镜光阵前,余呦呦被那个淡影骇住。

    这影子现在看着木讷,但事实上,修仙界一直有个传说,凡是能请‘神’上身的修士,修炼的速度都会比正常修士快上两到三成。

    但是请神不容易送神据说更难。

    所有与万生魔神做交易过了两百年的修士,若是不能完成魔神交予的任务,最后的神魂和身体,都将慢慢被魔神吞噬,身体成为人家在世间的一个分身。

    传说,许多修士最终无法完成魔神的任务,在最后想借助其他力量把它驱除,但是,凡是借它力量过了一年的修士,最终都会被它以年为准,夺走更超十倍的寿元。

    很多元婴修士的千年之寿都不够它夺的,以至于连轮回后的寿元,都会被它拿走。

    为此,修仙界的魔门曾一度成为万生魔神的地盘,他带着魔门中人,四处劫杀道门修士,抢夺修仙资源的同时,还曾以百万人命,造下万生血窟,差点亲身降临世间。

    这东西的生牌,不是说早在数万年前的那场大战中都毁了吗?

    余呦呦都不知道师父怎么弄到这东西的。

    “我……”

    九壤被老师兄盯着,面色几变后,终于顶不住跪了下来,“师兄,我也是没办法。”他现在是化神星君,是青云宗的第二定海神针,再怎么,师兄都只能助他,“它——它跟了我八百年。我再也驱不起它了。”

    “你答应它什么了?”

    “我……我答应它,为它寻出三个拥有特殊血脉的修士,把他们的身体和神魂,祭献给它。”

    “你徒弟是其中一人?”

    “……是!”

    德成没想到,他敢火中取粟至此,“你知道万生魔神为何提出这样的要求吗?”

    这?

    九壤摇头,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与魔神做交易后,他从筑基一路进阶到化神,受万万人的敬仰。

    特殊血脉的修士,其实他已经在暗中祭献了三个。

    说起来,他们之间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但是,他并不能驱除它,要不然,他的修炼,就会比龟速还龟速。

    尝到了权利,尝到了威望,尝到了化神修士可翻江,可倒海的能力后,九壤如何还愿意被打下尘埃?

    他还想更进一步。

    所以才想借助另一种禁术,再送它一份大礼。

    有月光蜉蝣和食魂飞蛾在,他只要在它吞噬徒弟的身、魂之时,利用月光蜉蝣和食魂飞蛾的天赋再把它吞噬了,按那禁术所言,他就可以反过来,制住月光蜉蝣和和食魂飞蛾。

    这样一来,万生魔神就再也制不住他,还要为他所用。

    而且,他还能得到徒弟的一生修为,得到她的天赋神通。

    “你看看吧!”

    德成扔下一枚玉简丢给师弟。

    九壤接过玉简,神识探进去后,面色数变。

    “……从现在开始,你与我一起闭关至隐洞吧!”

    啊?

    这绝对不行。

    “师兄!”九壤面色苍白,“您闭关太久,还不知道吧?仙界又有仙令传下,我们帮忙,替他们找到了当年混沌巨魔人试炼的天渡境,仙界将要发下仙令,让我们七界修士进入幽古战场。”

    他没想到,早在多少年前,因为万生魔神,仙界就曾从幽古战场特别开辟通往七界的通道,万生魔神就是被仙界派下的修士弄死,并且毁了它众多生牌。

    “而且……而且我是道门修士,又进阶了化神,万生魔神到目前为止,还不曾掌控过我,

    我……”

    “你要杀你徒弟!”

    德成冷眼盯着他,打断道:“九壤,你已经不自觉地被魔神影响,若不然,怎么会生出杀徒的念头?”

    今日他能杀徒,他日……

    德成不能看着青云宗数万年的基业,毁在已有魔化迹象的师弟手上。

    禁锢他,封印他,再不让他出去,在外人看来,青云宗一直有他(化神修士)坐镇,于宗门大局不会有影响。

    德成星君出手果决,一个八卦葫芦升起的时候,就朝魔影罩去。

    为了师弟的寿元,他不能毁了这魔影,可是,以八卦葫芦镇住它,保下师弟化神修士的三千年寿还是可以的。

    至于师弟将来要拿多少寿元还,德成也没办法。

    与万生魔神作交易,师弟就应该想到后果。

    “师兄……”

    余呦呦只见师父眼的杀气一闪,在师伯回头的时候,又回复低眉顺眼的模样,“您这样……”

    “以八卦葫芦镇着它,可以以防万一。”

    德成道:“以后,你就把它带在身边吧!”

    带在身边跟附身能一样吗?

    完成任务后,九壤也试过,只把它带在身边,可是,连着闭关九个月,修为无有寸进。

    “师兄,您暂时别封印我,仙界的仙令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传下,青云宗需要我们。”

    他抓住收了魔影的葫芦,异常诚恳道:“最迟不过三年,三年后,我保证,跟师兄一起进至隐洞再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