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三九九章 不同命
    直到房里只剩宜法一人,她还是坐在那里半天没动。

    空间!

    只要有点能力的修仙之人,都会有一个装东西的空间,不管它是储物戒指还是纳宝囊,反正修仙之初,为之奋斗的就是它。

    有了它,才能把自己的宝贝随身带着。

    只是青主儿的空间,跟他们所有人的都不一样。

    看着面前的几个玉盒,宜法小心地各贴了一张禁制符。

    空间、空间,能种植的空间啊!

    她伸手把玉盒都搂住的时候,连脑袋都贴到了冰凉的玉盒面上,体会那份冰凉后,感觉脑子里的晕乎都少了很多。

    这真不是梦!

    林蹊和青主儿在那片小空间里,偷种了很多修仙界难得一见的灵植。

    不过,宜法只要一想到,青主儿说,因为空间不够,储物戒指也不够,只能白白放过天渡境好些宝贝的时候,就忍不住想捂胸口。

    这俩倒霉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未雨绸缪呢?

    什么贪心?

    那能叫贪心吗?

    老天既然赐了她们空间,当然就是让她们能收别人不能收的更多宝物?

    要不是怕把因为暴露秘密,心中忐忑的两个小笨蛋吓着,宜法差点就兜不住,要在她们面前捶胸顿足了。

    现在没别人了,她捶着自个的胸口,真想把她自己骂得狗血淋头。

    林蹊不是别人教的,是她教的啊!

    她怎么就教了一个傻子出来?储物戒指都不知道多备几个,又不是没钱。

    要是知袖知道,不管打不打得过,肯定要拎着拳头,往她脸上捶两拳。

    还有随庆那个不要脸的师兄,说不得,还会拎着鞭子,鞭她三鞭。

    啊啊啊!

    宜法气恨恨地拿美人果安慰她受伤的心灵。

    隔壁的隔壁,陆灵蹊和青主儿也是好半天没说话。

    她们都在反省自己。

    宜法师叔心疼她们丢了的东西,那好像要哆嗦的样子,她们都看在眼里。

    所以,‘贪心’应该像师叔说的,是每个修士必备的技能。

    她们两个笨蛋,从一开始就被季鞅那个老狐狸牵着鼻子走了。

    那老坏蛋欺负她们小,欺负她们见识少。

    “……算了!”

    青主儿回复的稍为快一点,“那老坏蛋也在没在我手上找到便宜,他想要凶兽肉,就搜了我好几个储物戒指,结果,看到我装的都是肠啊肚啊和那些臭哄哄的粪便,气得脸都歪了。”

    “那你当时把我装肉的储物戒指藏哪了?”

    能保住那些东西,陆灵蹊也很惊讶。

    当时季鞅要她帮忙外出找人,才会略过她的珠链,可是青主儿在他身边,原以为,她的肉一点也保不住了呢。

    “都埋在碧心果树下面,”青主儿得意,“听到他还要你将来打凶兽给他的族人吃,我就偷着埋你的储物戒指了,那碧心果是增长神魂的,碧心果树天生可以屏蔽些别人的神识探查。”

    真聪明!

    怪不得宜法师叔会说青主儿比她聪明。

    陆灵蹊笑了,“你把你的空间亮出来,让我把珠境藏好,是不是也算准了现在没人能进得了你的空间?”

    没人能进得了她的空间,为了她空间里的东西,哪怕再贪婪的人,都只能好好养着她。

    “不是啊!”

    青主儿可不承认,她笑嘻嘻地道:“我喜欢千道宗,喜欢你靠近的所有师父师伯师叔们,可是,千道宗又不是只有他们。”

    还有好几个不亲近的师叔呢。

    “我这样做,不是宜法师叔常告诫你的,防小人,不防君子吗?”

    把空间暴露出来,就是想让宗门更多的人得利,但是也因此,她们的危险会更甚些,难保不会被某些私欲更大的人盯上。

    “我又没做错!”

    “对对对,你没做错,你最棒了。”

    陆灵蹊大笑,“我要去接我爹娘、爷爷了,你这次是跟着我,还是跟宜法师叔啊!”知道了青主儿的空间,师叔现在一定更紧张她。

    “当然跟你。”

    青主儿迅速爬到她手腕,在印记那里消失,“宜法师叔现在要忙千道宗的一成灵木呢,我要是在这,她不得分心啊!”

    “有道理!”

    陆灵蹊稍为沉吟,“那你说,我现在趁着大家的眼睛都盯着灵木的时候,去接我爹娘、爷爷如何?”

    “不如何!”

    青主儿觉得她在异想天开,“随庆师父不是要来了吗?还有灵界其他人,天渡境这么大的事,极品灵木这么大的事,各界前辈们不会一句都不问你吧?”

    现在不问,是因为,极品灵木更吸引人。

    大家交上一半所得,联盟总部分两成,无相界修真联盟分两成,千道宗分一成,这分配方案在她们看来是最好的,可是,在别人看来就未必了。

    等统计好了极品灵木,说不得就会有人跳出来了。

    “现在走,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怀疑你心虚了,藏了无数无数宝贝呢。”

    哪怕林蹊身上的储物戒指什么的,早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被大家看过一遍又一遍,后来又被触空法镜照过,但想找事的人,总能找到各种理由。

    陆灵蹊一下子就泄了气,她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是真的好想好想爷爷和爹娘啊!

    半天之后,收到消息的随庆和通远等各方人等,果然从传送阵赶到了草原边境。

    寻不到的弟子们自己回来了,还带回了想象不到的宝物,这是何等的好消息?

    棠华星君看到爱徒的时候,眼睛都红了,他是如此,文遥和随庆当然更是如此。

    莫惊鸿和林蹊可都受了伤,一个勉强能站,一个身中寒毒。

    “……从现在开始,外面的事,为师帮你担下了。”

    试过陆灵蹊身上的寒毒后,随庆这样说,“一会儿,联盟总部的恒年长老还会给你拿些火系灵物来,你也不必再等在这里,拿上灵物,随你宜法师叔回去。

    她会帮你找厚来用火系灵物布阵,这寒毒,一定要尽早处理。”

    徒弟的寒毒很奇怪,他甚为忧虑,生怕再拖下去要陪她一生。

    “嗯!”

    陆灵蹊在师父面前甚为乖巧,不过,宁祖宗是师父特意带到她面前的,师父定然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以前装傻可以,现在却不能了,“师父,惜时前辈那里,我……”

    “她暂时只是与为师有些交情,因为为师,对你甚为照顾的长辈。”

    随庆止住徒弟还要说的话,大有深意地道:“林蹊,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宁知意进阶化神,都没暴出身份呢,“等你进阶元婴了,想怎么做师父都支持你,但现在不行。”

    仙界开始插手这方世界了,那幽古战场和仙令,最终会引发出多少事,现在还不知道呢。

    “有道是事缓则圆,陆岱山看样子还很能活,你暂时不用太急。”

    这也是她想的。

    陆灵蹊眉眼一弯,“我听师父的。不过宜法师叔那里,是不是也知道我……我不姓林啊?”

    “你宜法师叔是聪明人。”

    随庆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摸出一件厚毛斗篷给她,“上泰界魔门那边,最近闹出不少事,有些地方很有古怪,姓林——于你更好,暂时还像以前那样模糊着处理,她会更高兴。”

    徒弟几乎是宜法帮忙带的,真要一点心机没有,她才会愁呢。

    “至于青主儿……”

    他才刚到,师妹就塞了他一枚玉简,该说的,师妹都在玉简上说过了,“还像以前一样,有什么需要,你宜法师叔会找你,其他人……不必再说了。

    尤其是现在,你明白吗?”

    “明白!”

    陆灵蹊点头,“师父,我……我想把我爹娘和爷爷,都接回宗门了。”

    “那你找到理由了吗?”

    随庆看她呆了之后,有些黯然的小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你觉得,你家祖宗会亏待他们吗?”

    肯定不能。

    陆灵蹊摇头。

    “因为天渡境,因为混沌巨魔人,因为那些灵木,现在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明里暗里的关注你。你爷爷和爹娘在秘处修炼,为师倒是觉得更安些,你要实在想他们,回宗之后,寻个时间,偷着去看看,去陪陪不是更好吗?”

    随庆温声,“毕竟回宗,你也并没有多少时间陪他们。当然了,如果因为幻乐塔,你倒是可以把那塔拿过去,陪他们一起修炼一段时间。”

    “幻乐塔宗门一直没用吗?”

    “用了,但那是你的东西。”

    随庆道:“你不能因为宗门用了,就模糊了它的所属,它是你的,你想怎么用,那都是你的权利,无须顾忌他人。”

    徒弟给宗门的已经够多,如果还有人贪心不足,那就不止是人品的问题了。

    随庆觉得,借此看看大家的反应,可能更好。

    “林蹊,你要记住,人心向上,人性向下,乃千古不破的道理。在任何事上,你都要拿出自己的态度,不要为他人左右。

    有时候,太过姑息别人,不是为别人好,反而是滋养他们的私欲。要知道,人心向上,那‘心’是永远也得不到满足的。”

    随庆很郑重,“委屈自己的事,无须做!”

    徒弟已经为别人做得够多的了。

    做为师父,有时候,他更希望徒弟能自私一些。

    “要知道,这世上的道理,从来都不是嘴上说出来的,”他样了样自己的拳头,“是打出来的。”

    “嗯!”

    陆灵蹊看着自己的师父,眼角眉稍,忍不住带了丝笑意,“我都听您的。”

    宜法师叔修为还不足,就算想教她这些,也没那底气。

    渲百师伯倒是化神修士,奈何,他是谦谦君子,俗话说的好,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就算有宜法师叔在他身边,别人拿大义,拿大局说话的时候,很多地方,他也只能妥协。

    此时此刻,七界各宗因为天渡境中活着出来的弟子,都有来人。

    混沌巨魔人的事,弟子们不能说,但天渡境里凶兽的事,他们都听了个遍。

    “林蹊喊巨龙龙姨?”

    九壤星君听徒弟余呦呦禀告所有后,眼神中带着探询,“她既然能跟巨龙说上话,在那里就没有特别照顾你些吗?”

    他知道徒弟还有一个掩息布囊,那里以前放着一个储物袋,现在……

    若不是徒弟一来就献上了几件可称仙木的宝贝,九壤都想马上看看徒弟那掩息布囊里,还藏了什么东西。

    “照……照顾了。”

    余呦呦当然藏了东西,但她没想到,师父这一次会这么迫不及待,“弟子……弟子另外藏了一部分东西。”

    掩息布囊早在师父面前露了面,不说,根本不可能。

    “噢?”

    九壤大为振奋,“可有凶兽内丹?可有天渡境特别好的仙草?”

    要不是顾及着徒弟现在也算有些身份,顾忌她那朋友,他真想马上把她袖中的掩息布囊拿出来。

    “她既然跟巨龙交好,这些东西,应该都能弄一点吧?”

    如果徒弟这里都有,没道理林蹊自己没有。

    “师父……”

    师父太贪心了,余呦呦心下直发颤,面上却不敢有点异动,“师父,您当巨龙是什么?它又不傻,凶兽内丹怎么可能给我们?”

    她把藏在袖中的东西拿出来,捧到九壤面前,“弟子这里藏了一些凶兽肉,都是巨龙吃剩下的,凶兽肉中,也蕴含了大量的灵气。”

    在回来的路上,她就想好怎么应对师父了。

    “本来,我应该还能带更多的凶兽肉回来,大家也都跟我一样,只是……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不敢带,也不能带,才在林蹊的提议下,又拿我们做好的凶兽肉干喂了巨龙,请巨龙在有上好灵木的地方停一停,然后我们才能带回这么多灵木。”

    余呦呦把装满一储物袋的凶兽肉捧给师父看,“弟子想着,灵木拿出一半,剩下的也已经够多了,就留了这一袋凶兽肉,想要孝敬师父。”

    九壤没想到,徒弟藏一场,居然只是凶兽肉。

    他非常遗憾地拿了一块肉干,轻嚼感受肉中灵气之后,真是恨铁不成钢。

    这肉再好,有灵木贵重吗?

    她还不如就把肉换成灵木呢。

    早多少年就戒了口腹之欲的九壤,对凶兽肉很不感冒,“那什么东西连灵草什么的,都要没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