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绝望远离

    “小莫!”苏之仁疯狂大叫了起来,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蓝小莫。

    可是蓝小莫已经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她实在是无法经受这个残酷的打击,她真的是太累了,再也受不了这么残忍的打击了。

    “我带你回蓝家!”苏之仁果断的对蓝小莫说道:“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小莫,你听见了没有?你绝对不可以有事啊!”

    苏之仁一把将蓝小莫打横抱了起来,直接用蓝家拨通了电话:“马上给我安排飞机,直飞瑞典蓝家,告诉瑞典蓝家,开启紧急救护所,小莫昏迷,需要全身救治!”

    蓝小莫脸色已经苍白的近乎透明,在得知她自己跟夜羽锡是亲兄妹的那一刻,所有的生的希望,瞬间破碎。

    蓝小莫只觉得自己瞬间坠入了地狱,被无数的恶鬼拉扯,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恶鬼的纠缠。

    兄妹……竟然……真的是兄妹……

    那么,这段感情,到底算什么?

    苏之仁带着蓝小莫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已经赶到了飞机场,乘坐蓝家专用的私人飞机,速度拿到了准许起飞的指示,腾空而起,朝着瑞典的方向飞速赶回。

    就在蓝小莫昏迷的那一刻,正在昏睡中的夜羽锡仿佛有了心电感应一般,心口一阵剧痛,仿佛一只手狠狠抓住了夜羽锡的心脏,硬生生的从他的身体里扯了出去。

    巨大的疼痛感,迫使还在昏迷之中的夜羽锡一下子从昏迷中惊醒了过来!

    “小莫!夜羽锡撕心裂肺的喊叫,惊醒了在门口看护的人。

    “夜少,你终于醒了。”看护的人纷纷松了口气,如果夜羽锡再不醒来,就真的要送医院了!

    “小莫,小莫呢?”夜羽锡慌乱的抓住了对方的衣服,疯狂的叫了起来:“小莫在哪里?”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于娜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刚刚从机场起飞,去了瑞典。”

    夜羽锡死死的盯着于娜:“你是不是又跟她说了什么?你到底要怎么样?你是不是不逼死我就不肯罢休?你一次次,一次次的拆散我们,我都没有跟你计较过。这一次,你还是要逼死我是不是?好,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反正没有小莫,我也没什么活着的意思的。我这条命是你给的,我现在就还给你!”

    说完,夜羽锡毫不犹豫的一把扯掉了手背上是针头,朝着自己的手腕位置狠狠扎过去!

    是不是我死了,你就可以放过小莫?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好,我死!你放过小莫!

    夜羽锡下手的速度非常快,绵软的针头在他的手里瞬间变成了杀人利器!

    于娜看到夜羽锡这么做,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冲过去一把压住了夜羽锡的手腕,疯狂的大吼了起来:“你们不可以在一起啊!因为你们是兄妹啊!”

    刚要落下去的针头,骤然停在了手臂之上!

    于娜再也控制不住爆发的情绪,嚎啕大哭了起来:“这真的是作孽啊作孽!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你要恨就恨我好了!是我的错!是我当年犯下的错!你要杀就杀了我吧!反正我也活不久了!羽锡,你可不能有事啊!”

    夜羽锡如坠冰窟,眼神呆滞的可怕。

    房间里只剩下了于娜跟夜羽锡,于娜终于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断断续续的将当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夜羽锡。

    于娜死死的抱着夜羽锡哭诉说道;“我之所以那么拼命的拆散你们,是你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啊!羽锡,当年的错是我犯下的,你要杀就杀了我吧!”

    夜羽锡一下子颓废了下来。

    眼眸低垂,轻轻说道:“你走吧,这辈子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不管你是死是活,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了。小莫走了,我的心也死了,或许我会死的比你更早一点吧。”

    于娜顿时慌了,一下子跪在了夜羽锡的面前,颤抖着说道:“羽锡,你不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那么,你就可以这样对我了吗?”夜羽锡轻轻的开口说道:“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们,你真的是我的亲生母亲吗?我现在很怀疑这一点了。”

    夜羽锡的脸色苍白的如同瓷娃娃,一碰就会碎掉。

    因为蓝小莫的离去,夜羽锡已经彻底崩溃掉了。

    他现在还没有昏迷,只是因为于娜还在这里。

    “小莫怎么会相信你的话?他怎么可以对我没有信心?”夜羽锡喃喃的开口说道:“不!不会的!小莫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离开我的!一定是你把小莫给藏了起来!于娜,我恨你!我恨你!我终其一生的恨你!”

    看到夜羽锡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于娜也疯狂的摇头,辩解说道:“蓝小莫昨天跟我分开之后就找人做了你们的DNA鉴定!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是兄妹,她怎么会离开?夜羽锡,你清醒一下!蓝小莫已经为了你,远走他乡,你不能辜负她的希望啊!你如果死了,她的离开和放弃,就真的白费了啊!”

    “你逼着她为了我,远走他乡,你以为我就真的可以安心待下去了?”夜羽锡挣扎着指着门口对于娜说道:“出去!滚出去!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就在夜羽锡即将彻底崩溃的时候,蓝小莫在飞机上,依然昏迷不醒之中。

    夜羽锡询问医生:“怎么样了?”

    “苏管家,小姐她是陷入了自我封锁状态。她以前应该自我封锁过一次了,她这是想用封锁的办法,逃避现实。”医生回答说道:“除非有足够大的刺激,否则她是没有勇气从她的封锁里逃出来的。”

    苏之仁淡蓝色的眼眸瞬间一黯,足够大的刺激……

    小莫受到的刺激已经够大了。

    如果再刺激下去,小莫恐怕就真的要疯了……

    “苏管家,我们几个人都不是心理学专家,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回到蓝家之后,让蓝家的心理学3专家看看再说了。”医生继续说道:“真的很抱歉,我们无能为力。”

    “谢谢你们了。”苏之仁点点头,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蓝小莫,忍不住叹息一声。

    上一次的失忆,已经给蓝小莫带来了太大的心里创伤。

    这一次的打击,简直是雪上加霜。

    于是,蓝小莫再也承受不住这个刺激,选择了自我逃避。

    昏昏沉沉,好累,好累。

    蓝小莫感觉自己仿佛站在了一片地狱里,到处都是烧焦的土地,周围都是鲜血淋漓的战场。

    远处是不停朝着自己走过来的小鬼,他们都是要把自己拖入无尽深渊的。

    只要自己陷入了那个无尽深渊,那么自己就真的回不来了。

    不,不要!我不可以被你们毁掉!

    我还有我的夜羽锡,我还有我的亲人,我还有我的哥哥们,我还有我的好闺蜜!我还有我的朋友!

    我不能被你们抓住!

    蓝小莫转身疯狂的逃跑着,可是不管她往哪里跑,都会被那些可恶的小鬼们追上,缠上,以至于逃无可逃!

    “蓝小莫,来吧,来吧,来罪恶深渊吧!不要再回去了!”

    “蓝小莫,你属于罪恶的!你根本没有权利回到阳间。”

    “蓝小莫,你竟然跟你的亲哥哥做出那么苟且的事情,你怎么还有脸面回去?来吧,罪恶深渊,才是你的最终归宿!”

    “蓝小莫,来吧来吧,不要再奢望了!你不是亲眼看到了那个鉴定报告了吗?你跟你的哥哥是没有任何出路的!来吧,地狱猜是你的最终归宿,罪恶深渊才是你的家,不要再逃了,来吧,来吧……”

    我是罪恶的?我是不洁的?

    不,不不!我不是!我不是你们说的那样!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跟夜羽锡相爱,为什么你们都要统统反对?

    我只想终得一人心,白手不相离。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要如此残忍的生生拆散我们?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要,我不要被你们抓住!我不要离开我的羽锡!

    离开羽锡,我会死的!

    我真的会死的!

    “苏总管,小莫小姐眼球转动速度极快,显然现在正处于梦魇之中,无法苏醒。”一到瑞典,马上就着急了医生给蓝小莫诊治,医生马上做出了判断,对苏之仁说道:“这是心病,心补需要心药医治。她必须靠着自己的力量战胜自己,否则,单纯靠药物是无法苏醒过来的。”

    苏之仁心底一痛,轻轻说道:“这可怎么办?夜羽锡现在在国内,小莫现在又……”

    看着在床上痛苦挣扎的蓝小莫,周围的人们一阵沉默。

    而国内的夜羽锡也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星辰闯了进来,一看到夜羽锡就大吼了起来:“夜羽锡,你把蓝小莫到底怎么了?她为什么要找我做DNA鉴定,现在鉴定完了,人都不见了!”

    夜羽锡的眼神再度灰败。

    她都已经做过了DNA的检测了?

    她果然……果然……

    苏星辰刚要冲过去,却被其他人一下拦住了。

    苏星辰大叫了起来:“真是搞不懂你们了!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现在蓝小莫找不到,苏之仁找不到!他们到底被你藏到哪里去了!蓝小莫到底要做什么人的DNA检测?就仅仅因为两个人毫无血缘关系,就要玩失踪?”

    等等……苏星辰刚才说什么?

    毫无血缘关系…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