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江湖之归路2(大结局)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少虎到弯月传说之后,直接去见了神仙婆婆。

    神仙婆婆把其他人都喊了下去,说和秦少虎单独谈谈。燕雪娇在出去的时候,还是很尊敬的说了声:“婆婆,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要伤了和气。”

    神仙婆婆竟然很恭敬的回答:“是,掌门。”

    然后,燕雪娇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神仙婆婆和秦少虎。

    秦少虎还是有些愣,燕雪娇是武曌门的掌门?

    “有什么事吗,婆婆?”秦少虎还是客客气气的,不但因为神仙婆婆这次帮了他,而之前也从吴显贵手下救了他,并且成就了他,替他打通了任督二脉。

    神仙婆婆问:“现在我想跟你说件事情,你看下怎么解决吧?”

    “什么事婆婆请说。”秦少虎仍然毕恭毕敬。

    神仙婆婆说:“露露有了身孕,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吴西露有了身孕?秦少虎有点懵,云里雾里的问:“怎么,是,是我的吗?”

    他不相信的,因为他和吴西露有那么一次,但似乎后面什么迹象都没有,他跟吴西露就是认识一般,后面发现吴西露对他有那么一点点感情,但似乎也没有多强烈。

    但神仙婆婆突然说起这事,那肯定是跟他有关才会跟他说的,只是,他觉得很晕乎。

    “废话,不是你的我跟你说什么?”神仙婆婆的语气之中有些愠怒。

    “怎么会呢,我的?”秦少虎问,“露露这么说的吗?”

    神仙婆婆说:“是,她只跟有过那一次,你说不是你的,是谁的?要生下来做亲子鉴定了才认吗?”

    秦少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如果吴西露真怀了他的孩子,这还真是头疼的问题。神仙婆婆这意思,不就是要他娶吴西露,对吴西露负起责任吗?

    可他才答应老爸,必须娶龙璇的。

    就连他心里最想娶的燕雪娇,只怕都只能唱着那首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够在一起,他又如何能娶吴西露?

    他跟吴西露之间也缺少感情啊,而且她还是吴显贵的女儿,是他杀了她老爸。虽然她也不追究或者介意这事,但始终是有些不好的。

    他想了想还是直说:“我知道婆婆的意思,但是我已经有婚约,只怕……”

    “你有婚约?”神仙婆婆一下子便盛气凌人地问,“和谁的婚约?”

    秦少虎便说了和龙璇的事情,他说的和他早有婚约,而且是父辈定下的,如今龙不死又惨死,龙璇无依无靠,他只怕不能负她。

    “既然你已经早和她人有婚约,竟然还在外面胡来,和门主有过感情,还和露露……你真是罪该万死!”神仙婆婆怒了,满脸的怒气,还有杀气,一触即发。

    秦少虎没法把这件事解释得太清楚,因为太复杂了,他和龙璇开始只是一个秘密协议,其实不用负责,只是为了欺瞒龙不死。而他不能说,说了神仙婆婆就有理由让他放弃龙璇而和吴西露在一起。

    另外和燕雪娇的事情更是在龙璇之前了,跟他始乱终弃沾花惹草没关系。

    但这些都没法说清楚。

    他只能解释:“和露露的事情你,那是一次意外……”

    “意外?”神仙婆婆的怒气继续升级,“意外就可以不负责了吗?何况,露露好像还救过你的命,你竟然忘恩负义?我老婆子发过誓的,这辈子谁若欺负了露露,老婆子我必杀他!露露从小孤苦无依,长大了竟然还有人敢负她,那就是找死!你现在给我个答复,这个责你是负,还是不负?”

    “我也想负,可是……我负了这里,那里就没办法了啊。”秦少虎感到十分的为难。

    “这么说你就是要负露露了!那行,我今天就杀了你!”神仙婆婆说罢,当即手臂一挥,一道破神之气呼啸而出,直接激射向秦少虎的脑袋。

    秦少虎早知道神仙婆婆可能会动手,有所防备,赶紧的往一边闪躲开去。

    破神之气击在后面的木头上,整个木头顿时断裂而来,一面墙便洞穿了。弯月传说的房子都是木头和竹子建造的,哪里禁得起神仙婆婆的破神之气。

    秦少虎借机闪出屋外。

    而燕雪娇,吴西露,妖白菜和残姬等人都等在屋子外面的。

    神仙婆婆继续怒气冲冲的冲出来准备对秦少虎动手的时候,燕雪娇赶紧的上前挡在了中间,喊:“婆婆息怒,有话好说。”

    神仙婆婆怒:“跟这种没有一点责任心,始乱终弃的男人有什么可好说的,门主你别念旧情心软了,咱们武曌门的门规,对薄情寡义之人,必诛杀之,何况他负的是本门弟子,不杀他,不足以服众!”

    燕雪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有她的难处,因为她现在是武曌门的门主,是掌管整个武曌门的一.号人物,而武曌门是女权信念,将会创建强大力量,去征服男人,把男人踩在脚下,让男人听命于女人。

    而他们的行动,首先会从那些薄情寡义始乱终弃的男人开始。

    这件事上,秦少虎是理亏的。

    吴西露赶紧出来说话了:“婆婆,你别怪他了,其实,其实当时是我主动,主动的,跟他没有多少关系。也是我想悄悄把孩子怀着,生下来,以后好陪伴我,只是,只是我利用了一下他而已……”

    “什么,是你主动,你想悄悄的把孩子生下来,利用了他?”神仙婆婆马上对吴西露怒目而视。

    吴西露点头:“是,因为我也不想找男人嫁了,但一个人心里总有些孤单,就想有个孩子,然后把孩子养大,也不至于一生孤苦无依,算是我心里的寄托。刚好,那天晚上我中了巨蟒的毒,他帮我解毒,我就,就主动了,他没有任何花言巧语欺骗过我,一切都是偶然的意外……”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神仙婆婆问。

    吴西露想了想说:“应该有差不多两个月了。”

    两个月?燕雪娇的神情轻颤了下,但没有说什么。两个月的时候,巨蟒之夜,那时候她和秦少虎还好好的,没有分开。她以为误会了秦少虎和小泉美惠子之间,没想到秦少虎竟然和吴西露发生了那样的事!

    但她没有说出来。

    这个时候说出来,秦少虎必死无疑。

    “你可得想好了,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没有男人的话,会是一件相当辛苦的事情。”神仙婆婆说。

    吴西露点头:“我知道,我会好好带大他的。”

    “那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不掺和了!”说罢,神仙婆婆狠狠地瞪了一眼秦少虎,怒气冲冲而去。

    妖白菜看了眼秦少虎,也没说什么,走了。

    吴西露的目光在秦少虎脸上多停留了一会,也转身走。秦少虎赶紧喊了声:“等等。”

    吴西露回头,目光里没有悲喜,也没有期待,平静如水的问:“有什么事吗?”

    秦少虎说:“以后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地方,随时给我打电话,如果你真要把还生下来,生的时候我来看看。”

    吴西露迟疑了下,但还是点了下头,然后说:“行,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

    然后转身便去了。

    场中就只剩下了燕雪娇。

    秦少虎回过目光看着她,心里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然后只是问了句:“你,还好吧?”

    燕雪娇说:“也就这样,谈不上好坏。”

    秦少虎问:“你怎么会白了这一头头发,还当上了武曌门的门主?”

    燕雪娇说:“你为了救我被天涯盲人打落江中之后,我以为你死定了,就想替你报仇,然后回去找了师傅,跟她苦练玄阴宝典。没多久金花师姑破关出来,找到了师傅和婆婆,商议整合武曌门,完成无心师祖的遗愿。武曌门便在后辈弟子里进行筛选。无心师祖有三个关门弟子,分别是神仙婆婆,师傅和金花仙子,而金花仙子手下没有弟子,神仙婆婆手下的弟子就是妖白菜大姐和吴西露,师傅手下就只有我。本来内定的是妖白菜大姐接替武曌门门主,但她擅自做主帮你,在秘密监狱事件让鬼影组织损伤惨重,婆婆取消了她的资格,并且重重的惩罚了她;第二个比我更有资格的是吴西露,但被发现怀了孩子,也被取消了资格。于是就决定了由我来接替武曌门门主,由婆婆,师傅和金花师姑三人联手,为我打破生死玄关,将百汇,丹田和涌泉之脉连接,配金花师姑带来的雪山灵草,使我练就玄级高阶功力。这就是整件事的经过了。”

    秦少虎听说之后良久无言。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妖白菜当初那么匆匆的撤离他知道了,原来是武曌门要进行重组,但她冒着巨大的风险帮了他,秘密监狱一场血战,不但死伤许多鬼影门徒,更使得妖白菜无法成为武曌门的掌门,还受到处罚。

    还有燕雪娇,虽然她任性,几次连累他,但她心里并不坏。从一开始,她天真纯洁,不嫌弃他是个卖煎饼的,然后跟他在一起,一个堂堂的富家千金,结果却走向险恶江湖,白了少女头,再也回不来。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很关键的事,问:“对了,你那次突然说和我分手,我约你在江边,是为什么?”

    现在,她已是武曌门掌门,已经入了另外的江湖,现在的她无比强大,她也可以对秦少虎说真相了,便问:“你跟薛暮然也有过吧?”

    秦少虎一下子愣住了,但燕雪娇既然当初那么决绝的要和他分手,那肯定是得到了确定的,他问:“是薛暮然告诉你的吗?”

    燕雪娇点头:“当然,这是你跟她两个人的事情,除了她告诉我,我怎么可能知道。”

    “她居然把这事告诉了你?难道她不会觉得难为情吗?”秦少虎很意外,想不通。

    燕雪娇说:“因为他想你和我分开,成全你和她姐,她说她姐爱你很深,除了你,不会再爱上第二个男人。”

    原来如此,秦少虎说:“那你也应该跟我直说,应该听听我的解释。”

    燕雪娇问:“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还有解释吗?”

    秦少虎便说了当时的情况,因为两个人都中了长生道人的毒,如果不发生什么,都得死。

    如果是这样的话,燕雪娇觉得,似乎也是可以谅解的。

    “那和西露呢,刚才在婆婆面前我虽然没说,但如果我没记错,雷雨夜出现巨蟒的那个晚上,我们正好着。”到这个时候,只是两个人,燕雪娇也是不吐不快了。

    秦少虎说:“当时也是西露中了毒,我帮她解毒救她,然后,当时确实有点迷糊,然后,然后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行了,现在解释这些也没有意义了,你要去对那个姓龙的负责,而我要带领武曌门,去完成武曌门的大业。”燕雪娇的眼睛里,有一种特别的萧瑟。

    她虽然极力坚强,但这结局似乎已经注定,对她来说,就算早有准备,但还是陷在情潭之中,有一种不可抗拒的疼痛。

    “那,你自己要保重。”秦少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已经无关他和燕雪娇之间的种种误会,因为他已经答应了跟龙璇在一起。

    燕雪娇说:“你以后应该不在军方了吧?”

    秦少虎说:“应该不会了,怎么?”

    燕雪娇说:“不会就好,虽然我们已经不能在一起,但毕竟曾经相爱,我还是不希望和你成为敌人,战场上生死相杀!”

    “你们想要干什么?”秦少虎吃了一惊。

    燕雪娇说:“干什么是不能跟的,反正你以后不要在军方就行了。好好的找一处江湖,隐居起来吧,你也戎马半生,该过点普通人的日子了。”

    “其实,我曾经很多次的幻想过,有一天我能从逆天的追杀里活出来,和你过点打情骂俏的小日子,其乐融融,没想造化弄人……”秦少虎满腔的惆怅。

    而燕雪娇的眼里起了一阵雾。

    这样的结果,她曾多么的期望,在无数个晚上天真的幻想,那个时候她不想荣华,不望富贵,就只想跟秦少虎有一处地老天荒。可是,两个人分分合合,结果是伤痕累累。

    “我们,能再抱一个吗?”秦少虎问。

    燕雪娇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无论现实如何残酷,命运如何曲折,无论是爱,或恨,秦少虎在她心里,都从未离开过。当秦少虎的手臂紧紧的拥抱住她时,两行泪水从眼眶滚落,潸然泪下。

    她和他之间,一直都是真爱,真心真意的付出,不参杂半点现实,她希望那是一份通话般的爱情,到头来却是如此。但这一切已经回不来,秦少虎不可能辜负对龙璇的承诺,她也不可能放弃武曌门,她是立过誓的。

    越是难受,眼泪大颗的滴落。

    秦少虎轻轻的替她擦拭着眼泪,那眼中的深情从未变过一般的凝视,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了那三个字:“对不起。”

    这三个字,在喉间哽咽。

    是的,他确实对不起她,他毁了她的命运和生活。只是,他无力再改变。他是英雄,但不是神。

    在这个社会中生活的每一个人,都曾经把生活幻想得很理想,很完美,但慢慢活下来就会发现,爱情,婚姻,友情,一切的一切,都面目全非。

    抱紧的手臂终于松开,现实如枷锁。

    秦少虎转过身,往弯月传说外走去,城市的夜空,不知哪一处路边街角,正飘荡着郑源的《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够在一起》……

    那歌声,是那么的揪扯人心。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