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神器大典(三)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键盘出问题了,好不容易打出来,已经联系电脑维修去换了……简直蛋疼

    …………………………………………………………………………………………………………

    沉默。

    谁在阳间没有开过会?

    谁不知道现在政府开会流程?

    大多数,xx领导检查,都是一个形式。教育局去学校检查,学校连哪个学生回答什么问题都安排好。去工厂检查,哪个螺丝上哪里都说的一清二楚。形式之上的话他们已经听腻了,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位阎罗开场绝不走形式,而是简短实用。

    没有连篇废话,直接给承诺,而这个承诺,就像鸡血一样打进了他们的心中。

    哐当!鬼门关前,织田信长,村井贞胜,还有一千母衣众齐齐半跪于地,全力大喊:“愿为阎罗效死!!”

    声音如潮,惊涛拍岸。卷起周围更多共鸣。

    殷向南脸色都激动红了,举着手拼命喊着:“我报名了阴兵府!我报名了啊!”

    然而,他不过是沧海一粟,报名阴兵府的足足有一万人,此刻,全都举起了手。或许他们本意不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画面上,一千多人跪地对秦夜表示效忠,完全带动了他们的热情。

    “愿为阎罗效死!”“愿为阎罗效死!”“愿为阎罗效死!!”

    声震长空,绕梁不绝。

    经历过屈辱的百年,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霸气?哪怕霸道都行!

    华国阴灵照样希望……自己的阎罗内圣外王!

    这种期待是隐晦的,别说什么华国不喜欢战争,历史上华国战争可是最多的国度之一。是因为现在确实要埋头发展,才不得不韬光隐晦,阳间正走在这条路上,但阴司……却直白地喊出了这个口号。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阴阳境遇何其相似。

    “很好。”秦夜满意地点了点头:“各位有这份心,地府发展起来,绝不负各位。”

    “各位应该已经明白了,阴司不是阳间,有很多相似之处,更有许多不同。以后等教育业起来之后,会慢慢教导。不过现在各位只需要知道,地府三大神器,只要有了他们,就不敢再有普通势力觊觎地府!”

    “而今天,我们就要迎接三大神器之一的生死簿入府!明镜高悬!”

    话音刚落,鬼门关上爆发出一片璀璨的光芒,明镜高悬镜泛五彩,一本古老的书籍,上书生死簿三字,从光华中喷涌而出。

    下一秒,这本不过尺许的书籍凌空展开,倏然铺天盖地,无风自翻。遮挡了所有阴灵视线的书籍上,绽放出一个个金色的名字,它们蝴蝶一样没入空中,又化为莲花飘散。明明是绝顶阴器,却带着一股煌煌天威,深不可测。

    刷……一片片金色光波掠过下方阴灵瞠目结舌的脸。这是人间绝对看不到的奇景,无翅蝶飞,无根莲生,金霞漫天,一道道人影出现名字之下,诞生,幻灭。一个个名字虚浮天际,缥缈随风。

    “我的……天……”殷向南颤抖着开口,呆滞地看着天空,就在他周围,数不尽的人同样仰望天穹,被这神话的一幕震撼。

    “这……也太夸张了……”“神器?真的是神器!神话不是骗人的!”“难以置信……居然电视上的生死簿……会这么活生生地出

    现眼前……”

    不用质疑。

    上面的威势铺天盖地,每一道阴灵在金光划过的瞬间,都感觉被一双无形之眼看透。过往罪孽,曾经功绩,十世轮回……

    不用害怕。

    站在它面前,仿佛面对母亲,回顾一生。

    秦夜的声音在继续:“神话中,有天地人三书,即天书封神榜、地书山海经、人书生死簿。生死簿之威难以想象,我可以告诉各位。无论草木或者人类,天神魔鬼,甚至一些消散于历史长河中的,都存在于此。”

    “但凡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内诞生的一切生命物体,都记载于这本生死长河。而且,不仅仅是记载,甚至可以……呼唤。”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灼:“现在,新地府将在此召唤华国历史上五大强军之一——秦王玄甲军。它,就是新生地府最强的保卫力量……阿落刹娑!”

    “是。”根本没有给人反应,阿尔萨斯头发宛若手臂,飞快结印。这个印诀之复杂,哪怕是她也结了好几分钟。而随着她的动作,整片天地……随之而动。

    轰隆隆……天穹中,数不尽的阴气汇聚,形成一个磅礴的漩涡,无数鬼火萦绕。生死簿跟着她的手印飞快翻动,肉眼可见,其上面的名字,人影,忽然清晰了起来,紧接着……飞快变化。

    首先,是清朝,出现了无数梳着辫子头的人。有男有女,身份都不低,有穿着格格服饰的,有顶着红顶戴的……然而,随着一页翻过,所有虚影和名字如同沙子一样缓缓消失。

    紧接着……是明朝,再往前,元代,万马奔腾,又化为金沙溃散。再之后,是宋朝,数不尽的金戈铁马,无数步卒海潮一样沉浮。最后……停在了唐朝那一页上。

    没有阴灵能眨眼,这一幕比特效最好的电影更玄幻,所有阴灵全都微张着嘴,目不转瞬地看向天穹。而就在此刻,阿尔萨斯如释重负地双手一合,喃喃道:“生死轮转,英灵回归……赦!!”

    刷!生死簿停止了翻页,虚空轰然震荡。紧接着,无数的名字飞快在生死簿上出现消散,它们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快,光芒越来越耀眼,数秒之后,随着光芒达到极致。一股光的冲击波瞬间爆发!

    “握草!”“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怎么回事!”

    所有阴灵下意识地挡住面孔,乍起的阴风肆虐全场。就在他们看不见的天穹中,金光横扫整个地府,生死簿如同太阳一样高悬空中。璀璨的光芒从外到内,最后……就连生死簿也吞没了进去。

    “神器归位……”屋顶上,苏冬雪拼命挡住眼睛。明世隐镜面上光华连闪,声音带着无比感慨:“这一幕……本镜也千年未看到了啊……”

    “从此刻起,地府……才是真正的地府……掌一国生死,观十世轮回……”

    轰!光华在数秒内达到最顶峰,紧接着黯然熄灭。殷向南眼睛睁开一条缝,忐忑地看向四周。

    人群没有变化,天穹也没有变化……但是当他的目光看到鬼门关的刹那,直接吓得尖叫出来。

    不只是他,所有此刻睁开眼的人,全都震撼地看着鬼门关。

    “我的天啊!这、这、这是什么?!”“阴兵……是阴兵吗?!这就是电影中的阴兵过境?!”“天哪……这这这也太夸张了!”

    震撼的议论声,喧哗声,瞬间形成狂

    潮。鬼门关上爆发出通天光柱,若地狱圣山,光耀九天十地。明镜高悬之上,一本古旧的书籍在光柱中沉浮旋转。而一个个名字,喷泉一样从上面爆发!

    金色的流光划过漆黑的天际,照亮一张张震撼之极的面孔。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然而,这些带着金色流光名字全部冲向秦夜,将他围成了一个圈。下一秒,阴气四溢,竟然……化作一具具悬空而立的黑色铠甲!

    这些甲胄绝不普通,有破损,却不是做工差的破损。而是百战余生的破损。

    甚至能看到上面干涸的血迹,杀气和凶戾之气简直扑面而来。根本不敢想这些甲胄的主人是何等精锐。

    无人开口。

    咔擦……所有人都听到了自己心中世界观破碎的声音。

    但是,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给他们惊讶。因为就在甲胄形成的同时,两道鬼火倏然点亮盔甲之中。

    卡卡卡……几乎所有甲胄都活动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了看中央的秦夜。下一秒,所有甲胄齐齐半跪于地,朗声道:“秦王麾下玄甲军,承蒙大人召唤,愿为地府效死!!”

    玄甲军……居然是玄甲军!

    下方不知道多少阴灵,此刻眼睛都是星星,脑袋都在发蒙。

    华人,也叫唐人,汉人。

    汉唐盛世,是华国最辉煌的年代,是让世界认识华国的年代。

    谁不知道大唐玄甲军?谁不知道这是唐朝最精锐的部队?甚至历史上都赫赫有名的强军?

    如今……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甚至……是新地府的保卫力量?

    我们还怕什么?

    还担心什么?

    震撼如同雷霆,瞬间布满阴灵群体,但不到十秒,一种兴奋至极的情感马上冲破了震撼,化为一声声激动的嘶吼!

    “大人万岁!”“阎罗万岁!”“地府万岁!!”“太棒了!有这种力量保护,我看谁还敢惹我们!”“汉唐……是唐朝的玄甲军!这怎么可能啊!握草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跨越千年的重逢。

    超越时空的相见。

    在跨越式发展的初期,在所有人都满怀期待的时候,来了最后一颗定心丸。

    没有军队的国度,绝不会让人感觉安全。

    “玄甲军……真的是玄甲军啊!”李教授,安教授在下方,激动地声音都嘶哑了。

    织田信长眼眶中鬼火爆闪。在阴兵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时候,他差点兴奋得仰天长啸。

    玄甲军……居然是唐朝的玄甲军!

    浑身漆黑的甲胄,红色的衬衣,腰挎斩马、刀,每个人都接近两米。这……竟然是唐朝最鼎盛时期的最精锐部队!

    而这些部队,如今将会归于他的麾下!为新王披荆斩棘,想起来都让他头皮发麻!

    这种机遇,日本怎能遇到?

    “没跟错人……”他强压激动,深深看了秦夜一眼,随后转过头,杀气腾腾地看向东方。

    “伊邪那美……活着,我要日本的土地。死了,我要日本的阴灵……等着吧……我现在有充足的信心,数十年后,我会亲手取你项上人头!”

    “日本,只能有一个王。那就是我,第六天魔王!”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