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426】让孩子他爹发一条微博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个月后。

    云城国际机场。

    两名衣着宽松,相貌惹眼的漂亮女人在大厅相拥。

    “真的不需要我陪你一起去m国吗?”

    机场广播大厅响起登机提醒,苏子衿不舍地松开陶夭。

    视线落在陶夭过于浑圆的肚皮,目露担忧。

    “别。我要是真把你拐去了跟m国,大佬肯定不会放过我跟你干儿子的。”

    苏子衿:“……”

    几个月前,陶夭开始总是嗜睡,还很喜欢吃零食,闻不得一点鸡蛋味,只要闻到鸡蛋味就能吐得昏天暗地。去医院检查。差点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去医院一检察,原来肚子里种了一颗小豆丁。

    陶夭犹豫过、挣扎过,最后还是选择把这个无辜的小生命给生下来。

    孩子的性别在四个月做产检时,医生就已经告诉给了陶夭。

    机场广播再一次响起登机信息。

    陶夭因为怀孕而略微圆润的手圈住苏子衿的肩膀上,跟她碰了碰间,“放心好了,我这么大一个人了,难道还照顾不好自己么。这破广播,又催我登机了。宝贝儿,我走了。等到了m国,我就给你打电话报平安,”

    说罢,侧过脸,在苏子衿的脸上“啾”了一口,松开,扬了扬手中的护照跟飞机票,脚底生风地走了。

    要是仅仅是从背影去看,恐怕任谁都看不出陶夭如今已是怀有八个多月身孕的准妈妈。

    一直到陶夭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登机口处,苏子衿这才转身离开。

    苏子衿走出机场大厅,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缓缓地在她的面前停下。

    车窗降下,车主一手懒洋洋地搭在在方向盘上,一双风流、勾人的桃花眼微微上挑,“hello,美人,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送美人回家?”

    苏子衿长得清绝冷艳,一袭宽松的昵制大衣很好地将她的孕肚遮盖了住。从国际机场大厅走出机场大门的这一路,就遇上了几个男人上前搭讪,但他们纷纷铩羽而归。

    这会儿,他们就等着看好戏,也等着这个开豪车的浮夸的公子哥被冷美人给拒绝。

    不料,冷美人直接打开车门,上了这辆价值至少在八位数的改装吉普车。

    ——

    “这果然是一个看钱的世界!”

    “这个世界上还有钱办不到的事情吗?”

    “没有了。”

    苏子衿打开车门,丝毫不受车外那些议论声的影响。

    苏子衿坐上车,清冷的眸子带了点惊讶,又有着丝毫不加掩饰的欢欣,她的唇角微扬,眼睛晶亮,“你怎么来了?”

    慕臻是季明礼的小叔,陶夭担心慕。大佬。臻会透风报信,航班都选的一大清早的,还特意叮嘱了苏子衿,千万别被慕臻给知道。

    一大早,由苏子衿开车送陶夭来机场。

    苏子衿出门前,慕臻还在床上睡着。

    因此,对于慕臻会出现在机场,苏子衿感到意外极了。

    慕臻扬了扬手上的手机。

    自从苏子衿失踪过,慕臻就在苏子衿的手机上,安装了一款追踪软件。苏子衿是知道这件事的,只是一时间给忘了。

    慕臻侧过身,给苏子衿系安全带。

    视线不偏不倚,跟苏子衿脸颊上的唇印对了个正着。

    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

    注意到慕臻的眼神的变化,苏子衿对着后视镜照了照,看见了自己左脸脸颊上的唇印,漂亮的眸子漾上一抹无奈,“幺幺肯定是故意气你的。”

    自从陶夭了解到慕。大佬。臻其实是大醋王属性后,就总是有意无意地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仗着自己远走m国,以慕臻军人的身份随意不能出国,陶夭果断在临走前,可劲儿地在苏子衿脸上“啾”了一口。

    大佬就算再不爽又怎么样,总不能追着她出国,略略略。

    “哼。”

    慕臻哼了哼,还是觉得亲亲媳妇儿脸颊上的唇印碍眼极了。

    慕臻拿了车上的湿巾,把苏子衿脸上的唇印擦了个干干净净,如此还不够,又吻上苏子衿的唇瓣,把人按在副驾驶上,深深切切地吻了一通,直到苏子衿的唇瓣跟脸颊均染上绯红的艳色,这才意犹未尽地把人给松开。

    “陶大力带球跑了?”

    慕臻这话一出,方才还沉浸在两人亲吻里的苏子衿,湿润的眸子微微地睁大,难得有几分娇憨跟傻气。

    慕臻没忍住,在她的眼皮上亲了亲,凑在她的耳边,声音沙哑,“宝贝儿,我ying了。”

    苏子衿:“……”

    手在慕臻劲瘦的腰间拧了拧,慕臻“嘶——”了一口凉气,委屈巴巴地瞅着自家媳妇儿。

    没理会某人的卖惨,苏子衿眉心微蹙,迟疑地开口,“幺幺的事情……”

    “向组织保证,绝对守口如瓶!”

    慕臻食指跟中指并拢,没个正形地朝苏子衿敬了个军礼。

    慕臻每天早上起来,都会习惯性的往边上一揽。

    今天也跟平时一样,手臂在床边摸了半天,结果扑了个空,当即就醒了。

    醒来后,打开手机相关软件,一看媳妇儿的目的地是往机场方向,再联系到苏子衿之前好几次背着他跟陶夭打电话,稍微一猜,就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慕臻是真的没有向季明礼通风报信的打算。

    季大宝要是想知道陶大力的下落,就自己去打听去呗,总之,消息不能是从他这走漏出去的,媳妇儿要是一生气,跟季大宝的老婆学坏了,也一言不合就出国,谁赔他老婆孩子?

    亲侄子什么的,当然没有亲老婆重要。

    慕臻说话总没个正形,十句话里有九句都是骚话,剩下那一句也尽是在鬼扯,不过允诺了苏子衿的事情,从来没有失言的。

    苏子衿放了心,“嗯”了一声。

    一架飞机从机场上空飞过,苏子衿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窗外——

    一个多月后,m国,玛利亚母婴医院。

    一天前,陶夭在玛利亚母婴医院顺利生下儿子陶小宝。

    钱多多收到消息后,果断从国内买了飞机票,在昨天夜里就抵达了m国。

    钱多多在微信里得知陶小宝的小名是要死要活地反对,到了m国,一见到躺在婴儿床上,长得精致漂亮的陶小宝,扒拉在婴儿床边上,一脸姨母笑,“小宝,小宝。你好啊。我是你的多多小姨。以后请多多关照呀。”

    “怎么?不是嫌小宝这个小名土味么?”

    钱多多摆了摆手,睨了陶夭一眼,严肃地道,“就凭我家小宝的颜值,别说是小宝这个小名,就连狗蛋、二傻都能hold住!”

    陶夭一脸黑线,“去,你儿子才取名叫狗蛋、二傻呢!”

    钱多多捧腮,痴汉地看着床上的陶小宝,眼神陶醉,“要是我以后儿子也这么会长,别说是叫狗蛋、二傻,就算是叫一坨屎,我也愿意啊~”

    陶夭:“……”

    心疼我未来大侄子。

    “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

    陶小宝是昨天下午发动的,陶夭的手机在待产时电量就被她玩消消乐给玩得只剩下了一格电。生产时,实在太疼了,孩子又迟迟出不来。

    陶夭给季明礼打了个通电话,卯足了劲把人酣畅淋漓地给骂了一通。

    生孩子实在太疼了,陶夭痛得脑袋都要炸了。

    后来手机是怎么没电的她就不知道了,总之在听见孩子健康、嘹亮的哭声时,她就因为太累睡了过去。据医生说,她睡着时,手机就放在她的耳边。

    陶夭是一个人来的医院,匆匆忙忙,把手机充电器都给落在了临时租得的公寓,给钱多多打的那通电话还是她借的护士的手机。现在钱多多来了,陶夭自然也不再需要舍近求远再去借护士的。

    钱多多昨天晚上就在医院附近的酒店休息,早上一大早就来了,一是不放心陶夭一个人在医院,二么,自然是冲着陶小宝来的。

    “你一个刚生产完的孕妇,要手机做什么?没听说过月子期间不能用眼过度吗?”

    钱多多的视线终于舍得从陶小宝小正太的脸上移开,一脸戒备地看着陶夭。

    “我就是想给我儿砸拍几张照片。不是,多儿。你这表情,语气,都很可疑啊~”

    陶夭靠在床上,眼神狐疑地一个劲地盯着钱多多看。

    钱多多眨了眨眼,“没有,幺幺姐,我就是关心你。你看我真挚的、葡萄般的大眼睛。”

    陶夭笑容灿烂。

    钱多多刚想松一口气,只听陶夭慢条斯理地道,“嗯。确认过眼神,是会撒谎的人。”

    钱多多:“……”

    钱多多这态度,令陶夭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国内记者又编排她什么新闻了。

    陶夭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问了。

    钱多多反应巨快,“不是。没有。怎么会呢?幺幺姐你人都在m国,你又不是什么当红楔,顶级流量,新闻媒体怎么会在你人都不在s国的情况下编排你什么新闻。”

    “嗯。你说得有道理。”

    钱多多露出真挚而又礼貌的微笑。

    陶夭也冲钱多多笑了笑,笑容艳丽,“所以,手机你是要自己乖乖地把手机拿给我,还是我自己去拿?”

    钱多多:“……”

    敢情,刚才说了白天,全白说了。

    “俗话说得好,‘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其实这些新闻报道全是胡扯的,根本没什么好看的,姐你千万别放心上,啊。”

    最终还是把手机主动上交了,不过在递给她之前,还是给打了一记预防针。

    对此,陶夭只有一句话,“少废话,手机。”

    钱多多:“!”

    人就是这么奇怪。

    其实陶夭借钱多多的手机,目的真的很纯粹,就是为了给陶小宝多拍几张照片。

    明知道钱多多既然担心地手机都不敢给她,现在网络上肯定是出现了跟她有关的新闻报道或者是言论,而且很有可能是很糟心的内容。

    陶夭告诉自己,她接手机,真的只是要拍几张陶小宝的照片,结果在拍了照片,全部微信传给自己的账号后,还是没能忍住,登录了自己的微博账号。

    因为发给她的私信太多,陶夭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些私信的内容,就被挤出了后台。

    再次登录,那些之前没能看见的,充满恶毒的诅咒跟污言秽语的言论,便一下子铺天盖地地充斥着她的视线。

    “陶夭滚出娱乐圈!”

    “陶夭请原地爆炸!”

    “宝贝儿,我的活很好,想要试试吗?”

    “419吗?”

    “包你一夜,要多少钱?开个价码!”

    “当年的孩子真可伶,竟然有你这种不知检点的妈妈!”

    “现在大家都在猜孩子的爸爸是谁呢?我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都跟你说了,这些胡编乱扯的新闻没什么好……”

    钱多多从手机嫁给陶夭后,就一直小心、仔细地观察陶夭的脸色。

    一发现陶夭的神情不对劲,钱多多就从她手中夺过了手机,不过她万万没想到,陶夭没有在看国内新闻,而是直接登录的微博!

    因为陶夭一连接了好几个恶毒女配,加上她本人外形太过美艳、性感的缘故,陶夭在娱乐圈当中的路人缘简直是负数,名声臭得连钱多多都觉得,要不是她跟幺幺姐认识多年,太过清楚她的为人,光看网络上那些绘声绘色的报道,恐怕,连她都要信以为真。

    很早之前,钱多多就三申五令,命令陶夭不许再登录微博。

    后来,考虑到当时还在肚子里的陶小宝,陶夭也果断把微博给下载了。因此很长时间里,网络上那些糟糕的、肮脏的言论,对陶夭其实并没有多少的影响。

    钱多多后悔不迭!

    为什么她当初就没有一起把微博给卸载了呢!

    “幺幺姐,这些人都是键盘侠,自诩正义。其实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你也犯不着为了这帮人而不高兴哈。这些人说的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钱多多拿过手机后,连忙把这个害人不浅的软件给下载了。

    钱多多所说的话,陶夭是一个字都没听见去。

    她的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她刚才惊鸿一瞥时,那些如倒灌的海水般迎面扑来的恶毒的言论。

    陶夭目光沉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那些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在完全不了解一个人的情况下,就完全凭借自己的主观意愿,并且自以为是正义之士要她滚出娱乐圈这类的话,陶夭早就听麻木了。

    既然决定吃这碗饭,她的心脏就没这么脆弱。

    什么419,包一夜之类的,在她接下第一个尺度略大的角色后,私信里也不乏这种污言秽语。陶夭一句废话也没跟他们说,对于这种私信,一律点举报。这些言论也早就没有办法牵动她任何的情绪波动。

    陶夭真正在意的是,在那么多留言里头,好几个人都提到了孩子。

    她怀孕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公开过,产检时也都很小心,注意有没有媒体尾随、跟拍。

    而且,她昨天才在m国生下陶小宝,为什么,消息这么快就走漏了?!

    既然陶夭都看见那些私信了,就算钱多多不说,陶夭也一定会想办法向护士借手机,了解国内的新闻。

    钱多多见所有瞒不住了,只好小声地,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陶夭说了。

    原来,昨天晚上,有s籍产妇跟陶夭是在同一个产房里。

    在陶夭埋头玩手机游戏时,该产妇偷偷地把视频上传到了网络上。

    陶夭的国民好感度虽然奇差,但是因为她的招黑体质,待产视频一经上传,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陶夭待产的视频一度上了搜,还导致微博瘫痪了好几分钟。

    陶夭所在的经纪公司收到消息时,陶夭待产的视频还在热搜挂着。

    最过分的还是,有些自媒体跟大v为了骗取流量,凭几张暧昧的、模糊的照片,对陶夭未婚身孕这件事进行了大幅度的与事实严重不符的造谣。

    比如,明明是导演、副导演,所有的主创人员都在那间酒店入住,媒体偏偏别有用心地只截了陶夭跟跟某位老总梁德昌一前一后进酒店的照片!而该老总的名声并不好,是圈里圈外出了名的会玩女人的富商。媒体煞有介事地分析,陶夭是如何费尽心机地抱上梁德昌的大腿,还造谣陶夭为对方堕过好几次胎,这次终于一举得男,今后总算是可以母凭子贵。还有这篇报道,更离谱的!说陶夭孩子的亲生父亲是大导演宁雄,指责插足宁导的婚姻,导致的婚姻亮起了红灯。理由仅仅只是因为陶夭第一部出道的戏就是给宁导的那部《大漠歌》当的武替,之后又因为宁道的举荐,才有机会出演陶夭后来凭借那句周博仙侠剧凭借小师妹角色,因此而叙一把!

    有大堆的人在陶夭微博底下谩骂、诅咒,连钱多多好几次看了都要被气炸。

    总之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公司已经第一时间想办法联系上那位产妇,要求对方删除视频,也在找公司删除相关的热帖,相信热度应该很快就会下去的……”

    陶夭生了孩子本就苍白的脸色,这一下更是没什么血色,钱多多看了,实在不忍心,出言小声地安慰道。

    钱多多也知道自己的苍白有多无力。

    就算热搜下去了又怎么样呢?

    除非幺幺姐真的完全放弃国内的演艺事业,或者是打算一辈子留在m国,不回去,否则只要幺幺姐回国,只怕立即就会被媒体围追堵截。

    而幺幺姐跟公司的经纪合约还有四年才到期,解约退圈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的幺幺姐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偿付巨额的违约金……

    钱多多能够想到的,陶夭本人自然也想到了。

    陶夭并没有像钱多多那样露出凝重的表情,她反而朝钱多多笑了笑,“怎么了?干嘛哭丧着一张脸。放心吧,天塌不下来。”

    陶夭怀孕以来,就不止一次想过,万一怀孕的事情被发现了怎么办。

    如今,真的被发现了,陶夭并没有意料当中地那样紧张。或许是因为反正情况已经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反而能够坦然面对的。

    “幺幺姐……”

    “哇——哇——”

    陶小宝的哭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钱多多赶紧把孩子给抱起来。

    陶夭给孩子喂奶。

    因为喂奶的只是还不是很娴熟,钱多多帮着一起折腾了半天,陶小宝才总算吃上了奶。

    喂完奶,小家伙就又睡了过去。

    钱多多又帮忙把小陶小宝给放回婴儿床上。

    看着躺在婴儿床上的陶小宝,钱多多忽然灵机一动。

    “怎么了?”

    陶夭替陶小宝把小嘴边的奶渍用手帕擦干净,转过头,就看见钱多多两眼闪闪发光地看着她。

    陶夭的眼神顿时变得戒备起来,让她有屁快放。

    钱多多双眸难掩激动地望着陶夭,“那什么,……幺幺姐,你有没有考虑过……联系一下孩子他爹?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我知道你俩没可能,也不会为了孩子就走到一起。就是,不管是公司联系那名产妇删除视频也好,还是我们单方面地辟谣也好,效果都远不如身为孩子的亲身生爸爸的季老师亲自出来发一条辟言微博!只要季老师在微博上发一条,他是小宝的亲爹的微博!我看那些媒体还有大v们还敢不敢放一个屁!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题外话------

    明儿继续~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