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忠良效顺势亦然,一飞冲天定安康!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跟王嘉顺通完电话以后,我在医院附近随便找了家小馆子,打算吃口饭。

    看着街边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以及形形色色的男女人群,我心里说不出来的感慨。

    羊城是座遍布神奇的城市,在这里看见穿着拖鞋大裤衩,成天无所事事的老头,必须得离的远一点,那种人可能分分钟上亿身价,每天就靠收收租子逛逛街打发时间。

    在这里,叫你靓仔的都是卖东西的,其他统称你叼毛。

    在这里,际遇和危机并存,随时都可能有小人物崛地而起,也随时会有大咖流星坠落。

    出人头地四个字写出来并不难,但想真正做到极致,不会比唐三藏取西经少磨难。

    多少不甘于平凡的人,最终跪倒在物质的胯下,多少傲睨万物的英才,被现实打击的体无完肤,为了不起眼的小项目喝到胃出血的商人比比皆是,表面风光无限,暗夜独自舔伤的名媛闺秀多如牛毛。

    我想这或许就是人吧,世间有多阴暗,人的心就能有多璀璨。

    我是个喜欢总结自己的人,每每遇到大事件,我都喜欢坐下来静静的思前想后,一想到明天即将发生的两件大事,我的心脏还是会忍不住的颤抖。

    酒店开业,意味着我们成功登陆羊城第一步。

    血洗鸭梨,预示着羊城即将成为头狼功成名就的主战场。

    “呼。。”我长舒一口气,替自己倒上一杯酒,想要把浑身不停涌动的气血压下去。

    “嗡嗡。。”

    这时候,我放在桌面的手机响了,看了眼竟是张星宇的号码,我马上接了起来:“狗篮子,你丫不说换号嘛。”

    “你特么都把谭光辉弄到山城了,我还有换号的必要吗?”张星宇不客气的怼了我一句:“奶奶个哨子的,你知不知道谭光辉今天来山城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拎着菜刀撵了我半条街。”

    “该,让你丫整天阴嗖嗖得。”我抿了口酒笑骂。

    张星宇气呼呼的嘟囔:“擦,你又咬吕洞宾是吧?老子本来还打算安慰安慰你呢,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啦,再会!”

    我完全无视他后面的话,笑盈盈的问:“安慰我啥呀?”

    张星宇嬉笑的调侃:“明天酒店开业,你要是不搞点小动作,那就不是你王朗了,小爷猜你现在肯定紧张的一逼,是不是有种呼吸不匀畅,感觉像是被人掐住脖颈似的感觉?”

    “还特么真是。”我叹息一口,实话实说的承认:“感觉明天就是咱们人生的一个超大的分叉口。”

    “交代你两件事,你要是能落实好,我有办法帮你把分叉口直接变成插旗台。”张星宇贼兮兮的笑道:“第一,明天开业就在酒店大厅里摆酒席,答谢各路宾客,第二,想办法把郭海邀请到开业现场,哥给你一招摆平他。”

    我迷惑的问:“啥意思?你来羊城了?”

    张星宇贱不拉几的吧唧嘴:“废话,不到羊城避避难,在山城等着被谭光辉把我大卸八块啊?你别问我这会儿在什么位置,我有我的事情要做,你就照着我嘱咐的去做,明天头狼必定无上荣光!”

    尽管这犊子之前劣迹斑斑,但做任何事情从来没有掉过链子,所以我不假思索的应声:“行!”

    “先这样吧,明天见!”张星宇不放心的又絮叨一遍:“记得一定要把郭海请到现场入座哈,他是关键!”

    挂断电话后,我左思右想好半晌后,最终拨通王莽的号码。

    让郭海明天出现在我们酒店开业,这种事情叶致远怕是够呛,他面子显然不到位,羊城除了同为三巨头之一的王莽以外,我想也就熊初墨的老子有这个能耐了。

    电话响了半晌后,王莽才慢吞吞接起:“什么事情?”

    我直接的出声:“哥,你能不能想招明天让郭海来参加我酒店开业?我想送他份大礼。”

    王莽沉吟半晌后说:“郭海啊?有点难度,我试试吧。。”

    我厚着脸皮贱笑:“哥,凭你老在羊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耐,郭海能不给你面子嘛,您就亲自打电话跟他联系一下嘛。”

    王莽再次沉默十几秒钟后,叹口气道:“你这孩子一肚子鬼心眼,我给他打电话,不就意味着我也得亲自到现场吗?行吧,那你明天必须把场面上的事情做到位,别的我不管,至少我在的时候,你不能跟他发生任何冲突,哪怕是装,也得装出来后辈的模样。”

    我调门夸张的捧臭脚:“哥,我发现你绝对是老天爷赐给我的活菩萨,真真的。。”

    王莽莫名其妙的出声:“菩萨吗?希望你往后不要骂我阎王就好。”

    挂断电话后,我搓了搓额头,惴惴不安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平静。

    或许这就是张星宇的能力所在,不管多棘手的事件,只要他出现,我就会感觉到后背有所依靠。

    搞定郭海出席的难题后,我又给李新元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准备在酒店大厅支桌准备酒席,随即离开小饭馆,驱车往回赶。

    回到酒店,门前的临时舞台已经搭好,李新元正领着一大票服务员、领班从几台货车后斗里往下卸桌椅板凳,一帮人忙的热火朝天,并未注意到我。

    “元哥,老板这不是玩人嘛,饭店都订好啦,他又想一出是一出的让咱们把酒席摆在大厅里。”

    “是呀,咱们这么大的酒店开业,在自己家摆桌也未免显得太小家子气了吧,王总这事儿干的真抠门。。”

    几个领班不满的朝李新元嘟嘟囔囔。

    李新元满头大汗的踩在货车后斗里往下卸桌子,昂头训斥:“都闭了!老板的使命是提出问题,咱们的责任是解决问题,还有啊,往后特么谁要是再背后嘀咕王总长王总短的,就给自己收拾东西滚蛋!”

    看得出来这小子干活绝对没有偷奸耍滑,西装外套仍在旁边,身上的白衬衫完全被汗水给浸透,脸上也全是黑乎乎的污渍。

    我会心的笑了,没有去打搅他们,绕开正门口,从后门拐进酒店,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有人在无条件的支持你,听到任何敢诋毁你的,都会马上翻脸。

    或许李新元是在作秀,但不可否认我很享受这种被崇拜的感觉,其实不单单是我,但凡是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虚荣心在作祟。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衣架上,一套烫熨板正的西装衬衫整整齐齐的挂着,显然是昨晚上我睡着以后,李新元精心准备的。

    “这小子就会搞这套花里胡哨的事儿。。”我笑盈盈的换上干净衣裳,漫步走下楼。

    一楼大厅里,已经整整齐齐的置办起三四十桌,不少服务员正手脚利索的抹擦桌子和往里面搬蔬菜、肉类。

    大门口,李新元和消失了几天的闫诗文正紧锣密鼓的带着几个人进行最后的收尾、打扫工作。

    消失了几天的闫诗文看起来比过去多了一丝小女人的娇媚。

    黑色的制服短裙包裹她精致娇小的身躯别有一番滋味,虽然额头上的疤痢依旧存在,但她整个人却显得自信阳光很多。

    闫诗文的旁边还杵着一个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的青年在帮忙拖地,我见过这家伙,廖叔的案子之前就是他负责,我记得这小子好像叫赵祥,一个挺有正义感的小警察。

    “辛苦啦。”我清了清嗓子朝着众人出声。

    “你醒了啊哥?”

    “朗哥,这是我男朋友赵祥。。”

    李新元和闫诗文同时回头,闫诗文臊红着脸,指了指旁边那个正拎着拖把干活的青年跟我介绍。

    “见过面的,麻烦您了赵警官,中午咱必须好好喝一场,你们大案组的吴组长估计一会儿也会来。”我微笑着朝赵祥抻出手掌。

    赵祥表情平静的跟我握了下手后,开口:“王总别误会,我只是怕诗文太辛苦,并未想跟你产生任何瓜葛。。”

    “小赵你干嘛呀,他是我哥。”闫诗文娇嗔的挽住赵祥的胳膊椅两下。

    “哈哈,无所谓的。。”我连连摆手。

    “哔哔哔!”

    说话的空当,几台汽车停到酒店门口,许久未见的段磊带着几个人笑盈盈的从车里走下来,朝我抱拳拱手:“开业大吉啊小王朗,不对,现在应该叫王总,哈哈!”

    “你们先聊着,失陪一下。”我朝赵祥客气的点点脑袋,快步迎向段磊,嘴上打着哈哈:“磊哥莅临,蓬荜生辉呐。”

    话音还未落地,我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是张星宇的号码,我歉意的朝段磊笑了笑,走到旁边接了起来:“喂?”

    张星宇打着哈欠问:“昨晚上忘记问你了,你都把哪些狠茬子召唤到羊城了?”

    “嘉顺、大外甥、飞子和浩然。”我压低声音回答。

    “没毛病,确实应该让他们露露头,不然别人还以为咱们家没有年轻的战犯呢。”张星宇哈哈一笑,朗声道:“忠良效顺势亦然,一飞冲天定安康……”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