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遇刺身亡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翘和小祥子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二人同样惊了一下。

    小祥子是早就知道八皇子对顾瑾璃的心思的,阿翘和顾瑾璃根本没往方面想。

    尤其是顾瑾璃,只将八皇子当成个与同龄人比起来稍微成熟点的小小少年而已。

    八皇子背着手,视线在阿翘和小祥子身上一扫,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待二人退下,顾瑾璃眨了眨眼睛,等着八皇子开口。

    昨夜一番挣扎,八皇子越是压下对顾瑾璃的思念,结果越是适得其反。

    他的眼前,脑海里,全部都是她。

    当年温柔浅笑,云淡风轻的她,一支凤舞九天,惊才艳艳的她。

    如今冷淡疏离,机关算尽的她,若即若离,让人捉摸不透的她。

    眼下发青,他魂不守舍到天亮。

    若不是脑子里仅剩下一丝理智,他真的会不顾一切的跑去宁王府见她一面。

    刚才听小祥子说起她竟进了宫,还是去了尹素婉的院子,他便巴巴的在这里等着她。

    可是,一看到她,那满腹想说的话,竟不知道从何说起,如何开口。

    等了一会,顾瑾璃便忍不住的打哈哈道:“八皇子,你这三头两日的就在这等我,莫不是也跟你四哥一样,爱上了我吧?”

    她自认为说的风趣幽默,想缓解一下这略微有点尴尬僵硬的气氛。

    毕竟,亓灏和她在外界人眼里都是公认的“断袖”,八皇子这根正苗红的,肯定是不会接话的。

    谁知,八皇子竟抿着唇,轻声道:“我若说是呢?”

    这剧情有些不对劲,顾瑾璃瞪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良久才动了一下,恶寒的抽了抽嘴角:“八皇子,我说着玩的,您别当真。”

    八皇子双手搭在顾瑾璃的肩上,一字一句道:“我没有开玩笑。”

    “不是。”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太吓人,顾瑾璃的心有点慌张。

    挣脱开八皇子的手,她往后退了一步:“我们不合适,不对,我们不可能。”

    “四哥可以,我为何不可以?”八皇子的手被挪开,越发的固执起来,手再次抓紧了顾瑾璃的手腕,迫使她看着自己:“四哥不在意你是男子,我也不在意。”

    他眼里的神色,不再是顾瑾璃记忆里那少年才有的温暖单纯。

    不知道为何,顾瑾璃竟想起了顾成恩,那个偏执极端到为了得到她,拿着刀子险些剖开她肚皮的男人。

    嗓子发紧,顾瑾璃的脑袋有些空,半晌才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人。”

    “还有,人言可畏,往后这等话,还请八皇子不要再说了。”

    既然八皇子不在意性别,而顾瑾璃也不能将自己女子的身份暴露,故而只能从这年龄上来拒绝了。

    “不,这不是理由。”八皇子听罢,语气冷了几分,他上前,离得顾瑾璃极近。

    这动作,看在阿翘的眼里竟像是二人身子紧贴着一样,不由得担心的想上前,但却被小祥子给拦住了。

    八皇子要做什么,他们这些底下的人是没资格制止的。

    阿翘可不愿被这讨厌的小太监给触碰,因此素手一扬,反扣住了小祥子的手腕,疼得他龇牙咧嘴。

    手上用力,八皇子大有要捏碎顾瑾璃腕骨的意思,唇一点点轻启:“你是四哥的侧妃,你还爱他,对吗?”

    八皇子不知道顾瑾璃失忆了,他现在只知道自己的心难受的极了。

    压抑了多年的感情,积攒了多年的怨气,都在被顾瑾璃拒绝的这一刻给引发了。

    像是山洪暴发,像是火山喷薄,他不愿再将自己的心藏着掖着了。

    他也爱她,对她的爱不比亓灏浅。

    为了她甘心被陈泽轩利用当刀子使唤,也同样可以为了她不要性命。

    可是,为什么,她连给他一个希望都不可以?

    如此的冷酷无情,着实是太……过分了!

    再说了,亓灏当年那般伤她,她怎还能在心里为亓灏留一席之地呢?

    “你!”顾瑾璃的眸光颤了一下,她震惊的抬头,看着现在已经比自己高出很多个头的八皇子,双唇有点微抖。

    若说刚才八皇子的表白是一道从天而降的雷,劈得她外焦里嫩。

    那么,她的身份就这么被他给轻言细语的揭穿了,便是瞬间承受了万道雷击,劈得她有种要粉身碎骨,被人挫骨扬灰的绝望,无助。

    陈泽轩应当不会将她是顾瑾璃的事情告诉八皇子,这一点顾瑾璃还是可以确定的。

    那么,八皇子为何会知道她的身份?又是何时知道的?

    当然,最重要的问题是,他……又是何时爱上自己的?又因何爱上了她?

    八皇子以为,顾瑾璃是因为被自己揭穿了身份而不知所措的不说话了,他稍微松开手,缓缓道:“我爱你,自然也不会介意你的身份。”

    “你是四哥的侧妃没错,但那是之前。”

    “现在,你是‘林笙’,不是吗?”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无所顾忌的爱你,倾尽所有的爱你。”

    顿了顿,他又沉了沉语气,似是低喃,似是轻叹:“至于你想做的事情,我也会帮你达成心愿。”

    这最后一句话,又让顾瑾璃的心抖了抖。

    她怔怔的看着八皇子深邃又深情的眸子,脑子里怎么想的,就顺着嘴巴问了出来:“为什么?”

    历史总是相似的,顾瑾璃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当初被自己忽悠的尹素婉一样。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有些茫然又害怕。

    而八皇子,便是当初对尹素婉说着类似台词的自己。

    八皇子又说了一句让顾瑾璃想要抬手抚额痛哭的话,“没有为什么,爱了就是爱了。”

    仰头,望着头顶的晴空万里,白云朵朵,顾瑾璃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了良久,直到眼眶发酸后,才道:“八皇子,天上没下红雨。”

    这话,也就跟“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是一样的意思。

    说白了,也就是在告诉八皇子,你死心吧!我和你是永远不可能的!

    拒绝的话总是太伤人,顾瑾璃不敢说的太直白。

    如果这对象是亓灏这种成年厚脸皮,历经沧桑的男子也就罢了。

    可这十一岁的小少年啊,极有可能刚情窦初开,就爱上了不该爱上的人。

    若是顾瑾璃把话说的狠了,还真怕给这少年留下什么阴影。

    万一,日后他像顾成恩那样因爱生恨了,又或者是对女人产生了抵触心理,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告辞!”匆匆丢下这两个字,顾瑾璃毫不犹豫的甩袖离开。

    顾瑾璃抬头看天的时候,八皇子的眼睛仍停留在她的身上,可阿翘和不远处的小祥子却随着她的动作一同往天上看去。

    天上什么也没有,在仰得脖子都快酸了的时候,顾瑾璃却小跑着,快步的闪身走人了。

    “主子!”阿翘见状,急忙跟了过去。

    八皇子背在身后的手缓缓松开,掌心竟出了血。

    “哎呀,八皇子,您的手出血了?!”小祥子惊叫一声,赶紧拿着帕子给八皇子擦着手。

    八皇子将自己的手从小祥子手里抽了出来,冷冷的望着小祥子:“刚才,你们可有听到了什么?”

    小祥子连连摇头,如实道:“没有。”

    八皇子又问道:“刚才,周围可有人路过?”

    小祥子再次摇头:“没有。”

    “哦”了声,八皇子面无表情的网明阳宫走去。

    小祥子想着刚才八皇子对顾瑾璃那般的“亲昵”,摇了摇头。

    顾瑾璃往宫外走,步子极快,阿翘有点跟不上了:“主子,您慢点,别摔着碰着了。”

    也不敢多问什么,毕竟顾瑾璃的脸色难看的厉害。

    直至上了马车,顾瑾璃才不悦道:“阿翘,这几日没事我就不进宫了,谁要是有事情找我,就说我身子不适。”

    想着刚才八皇子对自己拉拉扯扯的动作必定被阿翘看去了,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她又道:“八皇子可能是真的有病了,你得了空给哥哥说一下,让他有空多开导一下八皇子。”

    “这世间的好女子千千万,别让他这么想不开,非得跟亓灏染上那‘断袖’的癖好。”

    “断……断袖?”阿翘听罢,倒吸一口气。

    瞧着八皇子隔三差五的就接近顾瑾璃,果真是被自己说中了,他对顾瑾璃有那样的心思。

    咽了口唾沫,阿翘想着那样一个眉目如画的好少年,小声道:“真是可惜了。”

    顾瑾璃冷哼一声,懒得张嘴说话。

    这都是什么事嘛,好端端的,突然冒出来一个爱慕者。

    这要是旁的女子,可能会得意自喜。

    可顾瑾璃非但不喜,还极为郁闷。

    她现在不想要谁来喜欢她,她只想将眼前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都解决了!

    烦躁的往身后一趟,她不愿去看阿翘一脸的惋惜之色。

    回了宁王府后,爱月和荷香二人见顾瑾璃脸色不好,私底下将阿翘拽出了房间,悄悄的打探了一番。

    阿翘也不好将八皇子的事情说出来,支支吾吾的只说也不清楚。

    爱月打探不到,只好揪着汹的尾巴玩去了。

    云亓联姻的主角之一,此时已经从云国出发了有两天。

    前天紫桑因杀了太子妃,便直接被老皇帝押下去“软禁”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禁卫军送上了去云国的马车。

    马不停蹄的走到现在,差不多明日的时候就能到达亓国。

    紫桑的马车周围,全部都是老皇帝的得力心腹。

    武功高强,忠贞不二。

    对于紫桑一路上的打骂不配合,充耳不闻。

    紫桑绝食,那八个大内高手不心疼,可叶玄清心疼。

    他苦口婆心的劝了多次,紫桑仍旧是滴水不进。

    这两天下来,小脸泛着倔强的苍白。

    “主子,您吃点东西吧。”撩开马车的帘子,叶玄清上了马车,将手中的食物递了上去。

    紫桑咬着牙,抬手“砰”的将食物打落在地上,“滚出去!本公主不吃!”

    对于紫桑公主的火爆脾气,整个云国都是知晓的。

    跟在马车外面的禁卫军听着里头这么大的动静,撇撇嘴。

    紫桑公主不愿嫁娶亓国,用这样绝食的方式来对抗,真是不知该说她是傻还是有骨气。

    “主子……”叶玄清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又被紫桑给骂了出去。

    禁卫军见叶玄清一脸颓败的从马车里出来,很是怜悯。

    “哒哒哒”,马车继续往前行驶着。

    忽然,马儿高高扬起蹄子,凄惨的嘶鸣了一声。

    禁卫军一怔,随即便看到了马脖子上的一枚毒镖。

    马儿“砰”的一声倒在地上,马车一晃荡,将紫桑从窗口上给跌了出来。

    无数黑衣人像是黑色的羽毛一般,从天而降,手里的利剑直接迎面而来。

    “保护公主!”

    知道遇上刺客了,禁卫军们也奋勇迎了上去。

    顿时,一片厮杀声。

    叶玄清一手紧紧的将紫桑护在身后,另一只手则挥舞着剑抵御黑衣人。

    这次随行保护紫桑的禁卫军有二十多人,而来行刺的黑衣人则要多至五十人。

    而且,黑衣人们出手狠辣无比,招招致命。

    禁卫军们自恃武功极高,但在这些黑衣人面前,却显得弱了几分。

    只有守的能力,却没攻的本事。

    叶玄清就更不用说了,没一会他的身上就多了几道血淋淋的伤。

    施展轻功,他努力护着紫桑离开包围圈,可刺客们紧跟而上。

    禁卫军们自身难保,他们像是被一群狠戾的雄鹰包围的小鸡似的,越到后来越没了招架之力。

    带军的头领被狠狠踹在了地上,他爬起来的功夫,朝着叶玄清带着紫桑逃跑的方向,隐约看到叶玄清被一剑刺穿了肩胛骨。

    紫桑被叶玄清推出去很远,他嘶声大吼道:“公主,快跑!”

    提着裙子,慌慌张张,紫桑撒腿往一旁的林子跑去。

    刺客的利剑从叶玄清体内抽出来,下一刻追着紫桑去了。

    叶玄清踉跄了几步,扑倒在地上,然后又以剑撑地,勉强站了起来,也往小树林子里去了。

    紫桑可是老皇帝唯一的公主,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这些禁卫军便会没命了。

    “快,去找公主!”红着眼睛,头领像是疯了一样,一边对着同伴大喊,一边为同伴杀出一个缺口来。

    随着他这一“呐喊”,刺客们的包围圈还真的被打开了,三四个禁卫军冲了出去。

    可是,当他们到达小树林后,竟发现自己晚了一步。

    地上,躺着紫桑和叶玄清的尸体。

    而杀害这二人的刺客,刚收起了剑。

    剑上,还滴着带着温度的血。

    “公主!”禁卫军们大惊,瞬间像是被点了穴道的木头人一样,吓得一动不动。

    刺客吹了一声口哨,然后便飞身离开了。

    其他刺客们听到这暗号,也都停止了厮杀,全部撤离。

    头领受伤极重,如果刚才再厮杀下去,可能跟他对打的那个刺客的剑会直接削了他的脖子。

    此时,他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神里还是劫后余生的畏惧和庆幸。

    “头领,头领!”

    一个禁卫军跑了过来,声音发抖道:“紫桑公主和叶侍卫……他们……他们死了!”

    头领一听,手里握着的剑“啪”掉在了地上,瞬间有种死神再次光临的感觉。

    紫桑遇刺身亡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云亓两国。

    云国皇宫内,老皇帝打翻了手里的杯子。

    滚烫的热水溅了他一身,可他竟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眼神木然,他颤抖的嘴唇却老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坐在老皇帝身边的迎妃见状,小心翼翼的唤道:“皇上?”

    老皇帝抬起被烫红的手,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

    声音喑哑,他第一次将迎妃赶走:“你出去吧,朕想静静。”

    “是,皇上。”迎妃很知趣的福了福身子,婀娜多姿的出了大殿。

    待门关上后,迎妃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紫桑!”

    迎妃冷笑一声,心想倘若紫桑泉下有知,想必是会十分感动的吧。

    她心心念念了多年的父皇,总算是能为她痛哭伤心一次了。

    与此同时,亓国的皇宫里,老皇帝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将在军营里操练士兵的亓灏召进了宫里。

    “紫桑遇刺一事,你怎么看?”老皇帝老眼里冒着像是审问犯人的光芒,这让亓灏很是不快。

    “父皇,你莫不是在怀疑此事是儿臣所为?”亓灏挑了挑眉,神色不屑道:“即便是儿臣无意娶她,可说到底与她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至于要对她下狠手。”

    老皇帝不放过亓灏脸上的丁点表情,有点相信,可又还是有点怀疑。

    按理说,亓灏要是真要对付谁,真的在背后对付谁的时候不多,往往都是直着来。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之前老皇帝态度极其强硬的拿着皇位来要挟亓灏,保不准亓灏被逼急了,不计后果,干出如此极端的事情来。

    亓灏察觉出老皇帝的怀疑不决,幽幽道:“父皇,这件事情与儿臣无关。”

    “不是儿臣做的,儿臣是不会背这个黑锅的。”

    说罢,他转身打算离开。

    “等会!”老皇帝呵斥住亓灏,皱着眉头不满道:“就算不是你做的,可你之前拒婚态度那般明显,也会有人怀疑到你身上!”

    “最近几日,你行事低调谨慎些,别再让人抓装柄!”

    “朕一会还得给云国皇帝去一封信以表安慰,你不要再给朕惹是生非了!”

    老皇帝话里话外的意思,反正就是不管亓灏有没有做过,他都有错,必须得夹着尾巴做人才行。

    亓灏冷哼一声,甩袖走人。

    老皇帝气得拍了一下桌子,良久才平息下怒火,给云国老皇帝写了封信,派贾公公找人送了去。

    芙蕖院里,爱月一边站在顾瑾璃身后,给顾瑾璃拿捏着肩膀,一边唏嘘道:“啧啧,真没想到呀,紫桑公主竟然红颜薄命,死在了来亓国的路上!”

    顾瑾璃刚才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很是震惊,她想不到那样一个嚣张跋扈的女子就这么死了,觉得有些惋惜,可听着爱月已经念叨了不止三次的话,她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将手里的医书直接反扣在自己的脸上,她选择无视爱月。

    爱月见顾瑾璃这般不给面子,故意的推了推她的胳膊,突发奇想道:“主子,你说……该不会是王爷派人刺杀的紫桑公主吧?”

    “吧嗒”一声,顾瑾璃的书掉在了地上。

    爱月俯身捡起来,忽然看到了视线前方多了一双黑色的靴子,一截黑色的裙摆。

    心生一种不好的感觉,她顺着往上看,果真见到了亓灏那张冷若冰霜的脸。

    “吧嗒”,书又掉在了地上。

    欲哭无泪,爱月僵硬着脸:“王……王爷?”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亓灏抬了抬下巴,眼神很是危险。

    “奴婢什么也没说。”爱月将书赶紧塞进顾瑾璃的手里,然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阿翘和荷香去后院给汹洗澡去了,因此屋子里只剩下了亓灏和顾瑾璃二人。

    顾瑾璃捏着书,心湖被爱月刚才那句话给搅乱了。

    她抬头,望着亓灏,却依旧沉默不语。

    亓灏坐了下来,看着她的眼睛,缓缓道:“你也是跟爱月一样,认为人是我杀的?”

    顾瑾璃视线避开亓灏,落在手里的书上,冷声道:“我不知道。”

    在见到亓灏来之前,她是与老皇帝一样,都在怀疑他。

    毕竟,他对她爱的那般疯狂,如果为了她将紫桑给杀了,也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就好比是当年踢断了沈碧云的腿,差点一掌劈死尹素婉。

    可是,在看到他后,顾瑾璃便彻底的打消了疑虑。

    如果真的是他做的,他不会来问她,而是直接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人就是他杀的。

    他们二人的这一点默契,尽管隔了两年,但还是有的。

    “我从宫里回来的路上,暗营那边的人已经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大概,因为太爱顾瑾璃,所以亓灏还是在意她的想法,解释道:“刺客是江湖中人,应该是有人买凶杀人,可能是想栽赃在我头上。”

    “只是,这个人是谁,暂时还未能查出来。”

    顾瑾璃还是没多少反应,眼睛盯着医书。

    亓灏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语气略微失落:“你看书吧。”

    走出门口的时候,他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而顾瑾璃刚好也抬眸看着她。

    可能没料到亓灏会回头,顾瑾璃又很快的低下了头。

    在二人目光相遇的时候,亓灏刚才的失落便荡然无存了。

    他知道,虽然顾瑾璃表现出来的无动于衷,可她一定将他的话给听进心里去了。

    这样想着,走出去的脚步也不算太沉重。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