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何乐而不为呢?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样的意识让她浑身上下都不由自主的颤抖着,颤抖着双手急急的拉住了他的手臂,“星宇,你一定不会这样对我的对吗?你只是为了吓唬我的,对不对?”

    阎星宇将眼神撤了回来,冷冷地看向陆秋梦,“我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是吗?”

    五雷轰顶。

    陆秋梦紧咬着下唇瓣,才勉强的止住颤抖的双唇,他就那么绝情?

    为了顾知夏这个女人,这个被人穿过的破鞋,宁愿自己带绿帽子也要跟她离婚追求顾知夏?

    那这一年的时间,她又算什么?

    “我是不会让你们如愿的。”陆秋梦紧握着双拳,克制着想要去将顾知夏扯回来继续撕逼的冲动,压低声线说道。

    “陆秋梦,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阎星宇冷笑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扫了眼陆秋梦,半边脸还红肿的,不禁让他的眉头更是褶皱了起来。

    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

    “我……”陆秋梦的脸上瞬间没有了血色,而他说得确实是事实。

    她空有着阎家孙少奶奶的头衔,在阎家根本就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更不用说她现在为了阎星宇,演艺上根本就是半隐退的样子。

    沉思了片刻,陆秋梦眼睛看向顾知夏消失的方向,眼珠咕噜一转,计上心来。

    “我要将顾知夏勾引有妇之夫的消息透露给狗仔的话,恐怕她这几天刚刚澄清的事情,就直接打脸了。”

    阎星宇闻言,脸色微变,黑眸扫向眼前的陆秋梦,手指轻轻地捏住眼前白皙的下巴,“威胁我?”

    “陆秋梦,你给我听好了,若是今天这件事走漏了一点风声,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以后在演艺圈里再也待不下去。”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阎星宇转身便往停车的地方走去,丝毫没有去在意陆秋梦。

    闻言,陆秋梦便感到背脊上窜上一抹寒意,想到阎星宇刚刚看她的眼神,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颤。

    她能够清楚的知道,阎星宇说出的话一定会坐到,而她若是真的动了顾知夏,那么后果……

    陆秋梦将手包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眼底闪过一抹恨意,她怎么可能甘心?

    顾知夏,咱们走着瞧。

    陆秋梦阴沉着一张俏脸,死死的盯着阎星宇离开的方向,就连指尖陷在肉里都不自知。

    这对狗男女。

    微微眯了眯眼,陆秋梦顶着半边红肿的脸颊,弯腰捡起地上的手包,咬了咬红唇,转身打了辆车便坐了进去。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若是真的跟阎星宇离婚,她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而她也不想要那么早的就怀孕生子,到时候他们再来个去母留子,想想那样可怕的境遇,陆秋梦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她必须要沉下心来,不然这一切的努力就白费了。

    陆秋梦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放在腿上交叠在一起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

    她不能就这样放过顾知夏,更加的不可能跟阎星宇离婚,而现在唯一能够帮她,让她信任的人就只有陆一爱了。

    她现在就要去找她,看看她能否给自己出点主意。

    顾家老宅。

    陆秋梦快速的打开房门走了进去,脸上的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妈,你在不在?妈……”

    “三小姐,夫人不在,她今天跟人约好了一起做美容,可能要到很晚才能够回来。”许妈匆忙的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回来的是陆秋梦,抿了抿唇说道。

    该死,竟然在这个时候不在。

    “好了,我知道了。”陆秋梦烦躁的摆了摆手,径直的走上楼往卧房走去。

    自从她结婚了之后,房间始终都空着,也有人时常的来打扫,毕竟阎星宇不在别墅的时候,她有时也会来娘家小住一段时间。

    推门走进来之后,陆秋梦便将手包随手一扔,将自己整个人都扔到了柔软的床铺上,双手用力的在两侧拍打着。

    良久,总算是发泄完了,陆秋梦才从床上翻过身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怎样才能够让顾知夏那个贱女人不再觊觎她的男人?

    想了又想,陆秋梦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但又紧皱起了秀眉,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太想要那样做。

    只是,她实在是想不出该找谁来解决这样棘手的问题了。

    不管了,先找人解决这些事情再说。

    陆秋梦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电话号码,咬了咬牙,按下了拨号键。

    而此时正在剧组休息室内的贝曼儿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一室的宁静。

    贝曼儿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桌上的手机,眼底闪过一抹诧异,继而被一抹略显讽刺的眼神取代。

    呦呵,还真的是稀客。

    贝曼儿唇角勾了勾,慢条斯理的拿起手机,嘴角边的笑意更甚,按下了接听键放到了耳边。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阎家的孙少奶奶,怎么有空给我这个闲人打电话了?”

    陆秋梦闻言,握着手机的手一紧,她当然明白贝曼儿的意思,不就是没有联系她嘛,至于这样不阴不阳的语气吗?

    “怎么会呢?我也只不过是嫁作他人妇,哪像贝大明星如此的光彩照人。”陆秋梦紧紧地揪着床单,贱人,不就是仗着自己的把柄落在她的手上吗?

    贝曼儿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陆秋梦的暗讽,只是唇角微微勾了勾,并没有十分在意。

    对于这样有胸无脑的女人,她只要动动小手指就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我再怎么光彩照人也只是个艺人,不像陆小姐,哦,不对,应该是阎太太,你风光。”贝曼儿四两拨千斤的又将球打了回来,顺带着打了陆秋梦狠狠一巴掌。

    陆秋梦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自从结婚之后,阎星宇的花名就在外,各种的流连夜店,时不时的就会爆出他跟女星甚至是夜店的女人的花边新闻。

    这摆明了是往她的痛楚撒盐。

    “贝曼儿!”倘若贝曼儿在当场,陆秋梦一定会忍不住上前去撕烂她那张白莲花的脸。

    “这样就生气了?”贝曼儿顿感无趣,就这样的蠢货,即便是嫁给了阎星宇又怎样,还不是管不住人,更何况是心了。

    “阎太太,当初可是你来求我帮你,好让你能够风光的嫁进阎家,我也帮了,倒是你,翻脸不认人,现在又打电话来,难道是又有什么难题了?”贝曼儿略带嘲讽的声音传了过来。

    “当初我们只是互利互惠而已,不要说得好像我占了你多大的便宜似的,更何况我结婚,你在演艺圈才更能够如鱼得水,不是吗?”

    陆秋梦不禁嗤笑了一声,若不是现在她半隐退的状态,贝曼儿怎么可能会爬的那么快,她这是舍己好吧。

    不懂得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来质问她,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说出那番话。

    也不想想她现在的地位,她可是阎家明媒正娶的孙少奶奶,走到剧组谁不是得上前来阿谀奉承。

    “呵……”贝曼儿不禁嗤之以鼻的冷哼了一声,没有想到陆秋梦的脸皮比那城墙拐弯还厚。

    当初还真的是小瞧了她了。

    贝曼儿慢条斯理的拿出化妆包里的口红,对着化妆镜描绘着丰盈的唇瓣,丝毫没有将陆秋梦的话放在心上。

    她能够有这样的地位完全都是凭借着自己的真本事,并不是某些人靠着关系上位,徒有一张脸,演技就是个渣。

    “你……”陆秋梦紧紧地咬着下唇,克制着想要对着电话咆哮的冲动,“说吧,你想要什么才肯帮我?”

    “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可以跟我交换的?”贝曼儿温和的嗓音,带着丝丝讽刺的语调针针扎在了陆秋梦的心上。

    这个该死的贝曼儿,她早晚收拾了她。

    陆秋梦皱了皱眉,蓦地眸光一闪,她现在在阎家,对于阎家的事情不能说是了若指掌,但最起码她还是孙少奶奶。

    “阎司寒。”陆秋梦很是笃定的说道,整个人都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她知道贝曼儿一定会答应的。

    “我可以给你提供阎司寒的消息,怎么样?这桩买卖,你不会吃亏的。”

    “哦,是吗?”贝曼儿依旧是不疾不徐的态度,“即便是不用你,我也一样能够知道他的消息。”

    “这个条件不成立。”

    陆秋梦的眼珠子咕噜一转,计上心来,“老太太的生辰快到了,到时候阎家会举办一个生日宴会,到时候来的人会很多。”

    “也不乏有媒体,记者,还有许多的高官显贵,更重要的是,阎司寒也会到场。”

    陆秋梦的红唇微微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既然贝曼儿想要阎司寒,那么她何不顺水推舟一下,卖给她一个人情,这样她们两人的交易也能够迅速的达成。

    至于阎司寒会不会搭理贝曼儿,那就只能看她的本事了。

    陆秋梦心里的算盘珠子打得响,既能够借贝曼儿除掉顾知夏,又能够保住她的地位,何乐而不为呢?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