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被逆推了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 www.xinguli.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个人都有弱点,潘浩也不例外。从小到大,他最怕的就是被挠痒痒——浑身上下,从胳肢窝到腰腹背部,说是处处都是痒痒肉都不算夸张。

    正因如此,李馨梦这半开玩笑的一阵折腾,很快便让他如触电一般从床上弹了起来,一个翻身便躲到了床的另一边,总算逃脱了李馨梦的“魔爪”。

    不过失算的是,他这么一扑腾,身上的奇痒倒是没了,可小腹之下的“雄伟奇观”却再也隐藏不住,就这么隔着裤衩傲然的出现在了李馨梦的视野中。

    一心想着要给潘浩疗伤的姑娘,见他居然怕挠痒痒,本来笑得花枝乱颤,可陡然见到这一幕,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凝固了。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潘浩也恍然意识到大事不妙,顺手将旁边的被单扯了过来,一把遮住了自己的下半身。与此同时,他的脸也红到了脖子根,尴尬无比的低下头来。

    “好你个一本正经的家伙啊!”沉默良久后,李馨梦站起身来,双手叉腰瞪着潘浩训话,“我这里苦哈哈的给你疗伤推拿呢,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居然……”

    别看她表面上装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可心里实际上发虚得很:怎么办?浩哥他居然对我起了反应?这……我也真是笨啊,怎么就大半夜的跑到他房间里来了呢?还这样亲密接触,人家有反应不很正常吗?

    她虽然知道这是男性的自然反应,但表面上的严厉却是不可少的。毕竟,没有哪个姑娘会希望被当成是那种奔放不羁之流……

    面对质问,潘浩不得不绞尽脑汁的解释道:“我这是刚刚压到了,血流不畅!才不是对你有什么幻想呢!”

    情急之下,这番言论简直是不打自招。

    李馨梦强忍笑意,哼道:“还有心思想这些,看来你伤得确实不重,是我想太多了!”

    潘浩不知她是否真生气了,连忙劝道:“真是一场误会啊!大梦,我很感激你的关心,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他越是想要自证清白,这话偏偏越是说不清楚。这么一描一解释,听上去反倒又有些卑微过头了。

    李馨梦皱了皱眉,打趣道:“误会是吧?那你是那儿也受伤了吗?血流不畅?要不要我给你疗疗伤啊?”

    这句话说得明显透着股暧昧挑逗的意味,潘浩闻言一怔:什么嘛,原来她生气都是装出来的?吓我一跳……不过她说这话是啥意思?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李馨梦顺手抄起那瓶医用酒精,作势便要向潘浩的裤裆倒去,口中笑道:“你可别想歪了啊,我说的是真疗伤,第一步,先消消毒吧!”

    潘浩大惊失色,一咕噜从床上滚了下来,起身苦笑道:“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是我错了!”开玩笑!酒精这玩意儿沾到***上,想想那滋味也不好受啊!

    李馨梦放下酒精瓶,双手交错抱在胸前,昂首笑道:“怎么?肯认错服软啦?那你说说,你错在哪里了?”

    潘浩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她以这种姿态和自己对话,一时有些不适应,暗道:她这是怎么了?这么尴尬的场面,她不仅没有脸红心跳,反倒还反其道而行之,目的就是为了逼我服软认错?她到底想干嘛啊?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法再瞎编了,只得硬着头皮支吾道:“你刚刚给我推拿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有了反应。不过我发誓,我可一直在极力克制,从来没有半点想歪的时候,这真的就是单纯的生理反应啊!”

    李馨梦对这番解释显得不太满意,撇嘴道:“浩哥捌哥,有些事情承认起来,真的就那么难吗?”

    潘浩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嗯?她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要我承认啥?对她的好感?

    确实,他早就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暧昧日益加深,但互相却都不肯先迈出捅破窗户纸的那一步。潘浩的顾虑自不必说,他也很清楚李馨梦的迟疑不前,或许也包含了和他类似的原因,或许还有一些女性特有的矜持。

    可是眼下,姑娘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潘浩觉得自己如果再装傻充愣,恐怕这段姻缘就得歇菜了!

    “大梦!我……”一想到要吐露心声,潘浩便觉得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可偏偏刚刚叫完一声名字便再难出口。

    奶奶的,我设想过无数种表白的浪漫场景,可做梦也没想到实际情况会是这样!

    确实,自己身为男人,全身上下最老实的部位傲然耸立着,隔床相望的妹子,则有意无意的打量着那里,同时还对自己报以鄙夷的目光,这让人怎么说得出口那些肉麻的情话?

    “你什么你?”眼见潘浩再次语塞,李馨梦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想蒙混过关的话,那我可就走了!”

    她此时说的走,可绝不仅仅是离开房间这么简单。这一点潘浩十分清楚。

    “不!你听我说——”眼见佳人作势要离开,潘浩终于憋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我早就喜欢上你了!从丽河见面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被你吸引,没想到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我更觉得缘分奇妙!我……我虽然中间有过摇摆,不过心里对你却是一直有期待的……大梦,我已经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你看不出来吗?”

    说完这番话,潘浩宛如卸下了千斤重担,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轻松了许多。这些话都是他的心声,在肚子里憋了这么久,总算得见天日了。

    李馨梦面无表情的听他说完,内心喜不胜收,可她很清楚自己身为女方,应该展露出足够的矜持,因此才刻意控制着表情。

    “是吗?嗯……刚刚你舍命保护我,确实挺让我感动的。”她首先给了潘浩一颗糖,接着却问道,“不过你说你早就喜欢我,是不是有点太假了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初可和小薇姐……”

    潘浩早就料到李馨梦会提及田小薇,所以才事先声明了自己“有过摇摆”。他并没有虚情假意,大方承认了和田小薇初识共事期间的心理历程。实际上,通过冷静下来二人的交流,他们都认为那种貌似男女感情的东西,其实只是一种特殊时期互相慰藉的情愫。

    要想将这种情愫升华为真正的感情,他们终究还是做不到的。这一点他们很有默契的达成了共识,因此接下来的时间,其实相处得还算自然平和。

    关于这一点,感情细腻的李馨梦其实早就有所察觉,此时特意拿出来发问,就是想考验一番潘浩。

    潘浩也不含糊,一五一十的介绍了自己的实际情况,最后诚恳道:“我知道这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不过这些都是实话,大梦,自从我意识到我越发离不开你之后,我就再没对任何女人动过那种心思了!”

    “你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今晚还屁颠屁颠的来参加同学会呢!你敢说你不是想和雅兰姐发生点什么?”李馨梦十分刁钻,踱步来到潘浩跟前,颇为挑衅的冲他昂首一笑。

    “我……”潘浩知道这种事百口莫辩,也清楚李馨梦只是在逗他取乐,便索性懒得直接解释,而是一把将近在咫尺的姑娘揽入了怀中,不由分说的便一口吻了下去!

    李馨梦显然没料到他会如此“粗暴”,整个人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口中发出吚吚呜呜之声,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不过随着这个热吻的渐入佳境,她也渐渐闭上了双眼,双臂轻柔的扶住了潘浩的胸膛,身子由一开始的僵硬无比,渐渐变得柔若无骨。

    等到潘浩觉得再吻下去会缺氧断气之时,他才舍得结束这个期待已久的深吻——香甜、温暖、湿润……甜蜜中透着一丝紧张,心跳里带着一股不安,他轻轻捧着李馨梦如痴如醉的脸庞,柔声道:“梦儿,你要怎么才肯信我?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你背景特殊,我恐怕早就按捺不住要向你吐露心声了,怎么会拖到现在?”

    李馨梦缓缓睁开美眸,看潘浩的眼神多了一丝娇羞,脸蛋也变得绯红滚烫。避开他直勾勾的目光,她幽幽叹道:“我只想告诉你,只要我们真心想在一起,没有什么可以阻拦……”

    语气坚定的说到这里,她又再次闭上了双眼。潘浩心领神会,再次凑上去来了个蜻蜓点水的轻吻。

    这一吻便像是天雷勾地火,直接释放了李馨梦积攒已久的情愫。没等潘浩反应过来,她竟然直接回吻了过来,并且大有反客为主的架势,用力在潘浩胸口一推,硬生生的将他给重新扑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这一举动让潘浩大吃一惊,不过身上最诚实的地方却是越发兴奋。既然如此,他的双手也不再老实,毫不客气的在李馨梦曼妙的身上游走,很快便解开了她单薄的衣衫……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