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波又起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云裳眯起眼,眼中闪过一抹光芒。

    云裳喝了一口果茶,笑着道,“皇姐对皇城中各家公子的情况倒是了如指掌呢。”顿了顿,才又低下头,轻声道,“裳儿此前一直在宁国寺中礼佛,刚回宫,对这些人也不熟,婚姻大事,交给父皇母后便好,想必,父皇母后也不至于亏待了裳儿吧。”

    刚一听见云裳的第一句话,宁帝便变了脸色,谁都知道,华镜公主已经出嫁,有了驸马,可是却对各家公子的情况了如指掌,这分明是有不守妇道的嫌疑啊。

    华镜却恍若未觉,笑着道,“妹妹还是先瞧瞧最好。”

    云裳没有说话,只觉得有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目光太过扎眼,让人不注意也难,云裳转过头去,便瞧见靖王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那目光带着几分探究,几分冷意,让云裳微微愣了愣。

    幸而皇后及时的开了口,引开了话茬子,“听说靖王爷今日回宫路上遇了刺,还好王爷安然无恙,这年头,贼人也太过大胆了。”

    “皇弟遇刺了?是在哪儿?”宁帝闻言,急忙问道。

    靖王爷收回目光,笑着道,“在一个叫清风岭的地方。”

    “清风岭?”华镜闻言,惊叫了一声,“今儿个裳儿从宁国寺回宫也要经过清风岭吧?裳儿无事吧?”

    云裳微微一笑,“许是裳儿路过的时机不对吧,倒是没有遇见什么事情,一路上都很顺遂。”

    “那便好。”华镜连忙抚了抚胸。

    “莫说这些沉闷的话题了,这歌舞可不能停。”皇后笑了笑,拍了拍手,丝竹声便又响了起来,众人也开始相互间敬起酒来。

    云裳呆了一会儿,见他们酒意正酣,便起身带着琴依出了大殿。

    “公主,先前那个靖王是不是在看你呀?”琴依跟在云裳的身后,突然出了声音道。

    云裳的脚步一顿,皱了皱眉,“你也感觉到了吗?”

    琴依闻言,心便提了起来,“公主,会不会是下午的事情被那靖王爷知道了啊?”

    “不会。”云裳摇了摇头,眉心轻蹙,“我们应当是在靖王队伍的后面的,我专程问过的,我想他们应当不会回去吧,而且,即便是他们回去发现了什么,也不可能知道是我假借靖王的名义做的啊?”

    琴依想了想,点头道,“也许是我们太杞人忧天了。”

    两人顺着路往清心殿去,夜色朦胧中,云裳突然瞧见湖边的一座小亭子里有两个人,一坐一站,那坐着的人身影有些熟悉,云裳站住脚步,琴依正欲询问,却被云裳转身捂住了嘴,云裳拉着琴依躲到一旁的树后,对着琴依耳语道,“先前的庆功宴,淑妃去了吗?“

    琴依仔细思索了片刻,才摇了摇头,“奴婢没见到淑妃娘娘。”

    “她在那儿做什么,这个时候。”云裳低声喃喃道,却听见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云裳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却听见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听语气应当是个宫女,只听她道,“娘娘,咱们还是回去吧,今儿个是王爷的庆功宴,皇上皇后都在,他肯定来不了。”

    “他?”云裳眼中闪过一道光芒,莫非说的是那个在她背后帮她出主意的人?

    “本宫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只想见一见他而已。”淑妃的声音带着几分失落,几分怅惘,良久又幽幽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总归这回是回到皇城了,应当也不会太快离开,总是有机会的。回去吧,若是被人瞧见了,又会有一大堆烦心事了。”

    话音刚落,淑妃站了起来,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离开了亭子。

    云裳望着夜色中渐去渐远的身影,眯了眯眼,“很久没见,回到皇城?”云裳轻轻重复了一遍,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味道,“莫非……是他?”

    “公主你在说什么?”琴依只隐隐约约听见云裳小小声的喃喃自语,却听不清她说的究竟是什么,便出声问道。

    “没事,我们也回去吧。”云裳嘴角勾起一抹笑,从树后走了出来,朝着清心殿走去,心中想着,这宫中果然是十分有趣的,若不是重生了一次,自己也不知,前世的自己竟然错过了,这么多精彩的事情呢。

    庆功宴一过,宫里便开始筹备着云裳的及笄礼,因为云裳数年前为百姓求雨的事情,惠国公主的名号在民间也是十分受尊崇,宁帝也专程嘱咐了要办的隆重些,虽然大部分的事情都由皇后在操办,但是作为主角的云裳也是十分忙碌的。

    量身,选典礼当日的礼服绣样,跟着嬷嬷学习当天的礼仪,一天到晚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

    “这宫中礼仪太过繁琐了,裳儿在宁国寺里没人约束,习惯了,突然回宫便觉得有些晕晕乎乎的,让母后操心了。”云裳笑着对元贞皇后道,心中想着,元贞皇后此番突然找她来,定然不只是随便问问这么简单的。

    元贞皇后笑了笑,“及笄礼嘛,越是繁复便越是隆重的,对了,素来及笄的女子都需要向宾客展示一下自身的才华,及笄礼之后的宫宴,达官贵人们都在,母后将城中适龄的世家公子都邀请了,到时候裳儿可要好好一展身手,说不定便可一举觅得良人呢。”

    云裳闻言,愣了愣,才有些迟疑地道,“可是,母后,裳儿这些年都在宁国寺,除了跟着方丈学着认了些字,可是也只能够抄抄经书,其他可都一点儿也不会了啊……”

    “琴棋书画,刺绣什么的,都可以的,不用太过拘泥。”元贞皇后微微笑着,一脸的雍容大方。

    云裳低下头,眼中有泪珠儿在打转,“可是,裳儿真的什么也不会呀,寺中没有能够教习裳儿琴棋书画的先生,刺绣什么的,就更是没什么可能了。”

    元贞皇后闻言,幽幽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才道,“若不展示一些才艺,恐怕于你的名声不利,要不然,便这样吧,你去找一幅画来,本宫给镜儿说一声,让她帮你绣出来,到你及笄的时候,你便说那是你绣的……”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