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庆功宴

    站在前面的男子挑了挑眉,淡淡地道,“有意思!许久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人了,若不是你们害怕本王有危险,非得要本王与大部队分开行动,本王也见不到这么有意思的人,瞧她步步算计得几乎分毫不差,连本王都成了她的工具,本王倒真的希望有机会能够与她会上一会呢,王顺来,你知不知道这是哪家女子。”

    被唤作王顺来的男子摇了摇头,“属下哪儿知道。”

    穿着墨灰色衣裳的男子微微一笑,“这马车虽然平常,只是寻常富贵人家马蹄上钉的几乎都是铁,而方才的马蹄上钉的确实金制的。据本王所知,只有皇宫中有这样的习惯。”

    “宫中的?”王顺来一惊,眼中是满满的难以置信,在他的想象中,宫中的女人一个个的都跟个金丝雀一样,每天就是比谁的衣服好看,谁的妆容好看,谁更受宠,哪里想得到,竟还有这样毒辣的人。

    靖王眯了眯眼,自己倒是不知,离开了这几年,这宫中竟然出了个这样的人物。

    “走吧,我们该赶路了。”靖王抬起手,放在嘴边吹出一串声音,便有两匹马从林中跑了出来,两人翻身上马,从旁边的小道穿过,朝着皇城而去。

    云裳回到宫中,便瞧见琴梦跟看见鬼似得瞧着自己,良久才回过神来,“公主回来了啊?”

    云裳勾起一抹笑,料想华镜也不曾想到自己还能或者回来,“嗯,宫中无事吧?皇姐那日匆匆的赶回皇城,这两日有没有进宫?也不知道皇姐的婆婆如何了。”

    琴梦低着头,声音有些低,“应当没什么事儿,华镜公主昨儿个还进了宫。对了公主,靖王爷打了大胜仗,今儿个回了皇城,皇上要为靖王爷举行庆功宴,皇后一早便派人来了,说如果公主回来了便让公主去参加参加。”

    云裳脚步顿了顿,点了点头道,“好。”

    琴梦听见云裳答应了,便连忙道,“尚衣局给公主做的新衣裳都已经送了过来,奴婢去拿来给公主瞧瞧,今儿个可是公主回宫以来第一次参加宫宴,定然要将公主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云裳“嗯”了一声,走进内殿,望着琴梦急匆匆走出清心殿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去报信去了,看来华镜还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呢。”

    “公主,今晚上你要去参加宫宴么?”琴依皱着眉头问道。

    “去啊。”云裳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脑中却怎么也想不起前世关于这个靖王爷的消息,只知道靖王爷洛轻言是宁国唯一的异姓王,是先皇领养的孩子,战功赫赫,在皇城中的时间屈指可数,几乎没有交集的机会。

    前世自己是参加过他一回庆功宴的,不过那时候自己对这些个武将没什么兴趣,便露个脸便同华镜一起玩儿去了,自己记得今日是靖王爷得胜归来的日子,也不过是因为,前世便是在今天,华镜在自己面前提起了后来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将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还说那个男子才华横溢,不是普通女子能够征服的。恐怕便是因为这句话,让前世那个喜欢争强好胜的自己上了心。

    云裳笑了笑,这一世,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会不会在今日上演呢。

    “公主,这是尚衣局做好的衣裳,你瞧瞧,月白色温婉淡雅,樱草色清新自然,嫣红色明艳动人,都是最近最时兴的样式,公主你瞧喜欢哪个?”琴梦带着几个宫女走了进来,手中端着的盘子上装着几件衣裳。

    云裳走过去瞧了瞧,指了一件道,“月白色的吧,素雅一些好。”

    琴梦依言将月白色的衣裳拿了下来放在一旁,“公主赶路辛苦了,可以先休息一会儿,奴婢等会儿让人来为公主梳妆。”

    云裳微微笑道,“还是琴梦体贴,嗯,我先歇着,等会儿叫我吧。”

    庆功宴在邀月楼举行,云裳到的时候大多数受邀的大臣与家眷,还有一些妃嫔都已经入座了,“云裳公主到。”

    一声唱和声响起,众人皆是起身望向门口,想要一睹这位消失了七年的公主真面目,云裳刚一走了进去,便听见华镜的声音响了起来,“妹妹,这边。”

    云裳抬眸一瞧,便瞧见华镜坐在主位下方的位置上对着她招手,云裳勾起一抹笑,走到华镜身边坐了下来。

    “知晓你要来,你身子不好,我便让人提前备好了果茶,你试试看好喝不好喝。”华镜轻声道,眉宇间是满满的笑意。

    “皇姐费心了,不知道驸马的娘亲身子如何了?那日瞧着皇姐匆匆离开,本来十分担心,想要一起去瞧瞧的,只是奈何我这身子不宜长途奔波。”云裳轻蹙眉头,一脸的担忧。

    宁华镜,前世我便是被你这副温婉善解人意的模样给骗了,这一世,你以为我还会这么蠢么?

    “无事,大夫说没有伤到筋骨,休息几日便好了。”

    云裳这才舒了口气,“那便好。”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靖王爷到。”一连串的唱和声响起,众人连忙起身行礼,“皇上万岁,皇后娘娘千岁,靖王千岁。”

    “起来吧,今儿个是靖王爷的庆功宴,各位都不必拘束。”宁帝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才起身回到座位坐了下来,一旁的皇后便开了口,“臣妾特意准备了一些舞蹈,皇上,你瞧?”

    “上吧。”宁帝哈哈大笑,走到龙椅上坐了下来,皇后和靖王分别坐在他的左右两侧。

    丝竹声响起,有舞姬进场,翩翩起舞,华镜凑过身子对着云裳道,“唉,这庆功宴真是无聊至极。”

    云裳微微一笑,应道,“是呢。”目光却微微抬起,望向坐在主位旁的靖王洛轻言,心中不无感慨,自己原本以为,靖王是个三大五粗的武将,却不想,却这般俊美,只是,略微冷了一些。想着自己今日才借着他的名义将了华镜一军,心中隐隐有些微妙感。

    一曲毕,宁帝拍了拍手,叫了声好,端起酒杯道,“宁国虽是大国,只是边关一直被燕国骚扰,边关百姓民不聊生,此次靖王爷一举将燕国士兵赶出了我宁国国土,实在是大功一件,来,我们一起,敬靖王爷一杯。干……”

    众人纷纷举杯,喝了一杯酒,酒杯刚一放下,宁帝便转过头望向华镜他们这边,指着华镜对靖王道,“你好多年没回皇城了吧,你瞧,朕的两个女儿都已经长大了。”

    靖王爷的目光扫过华镜与云裳,微微笑了笑到,“虽然在边关,只是公主美名也经常耳闻,听说华镜公主的驸马也是个将军啊,保家卫国,是个男子汉。”

    华镜闻言,连忙道,“多谢皇叔夸奖,若说这皇城中的公子,论武恐怕没有人比得过皇叔了,论文倒是有一人,是内阁大学士之子,莫静然,听闻是个极其有才华的男子呢。云裳几日便及笄了,镜儿还说介绍给妹妹认识认识呢。”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