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谋

    华镜选定去宁国寺的时间定在了半月后,云裳也配合的叫琴依和琴梦收拾好了东西,却只单单带了琴依出门。

    一路上倒是真如华镜所言,不急着赶路,走走歇歇,半日的路程整整走了一天才到了宁国寺,到宁国寺的时候天都已经暗了下来。

    在寺中刚安顿下来,正在吃饭,却听见寺中小沙弥来禀报,说有人有急事要求见华镜公主。

    华镜皱了皱眉,召见了那人,那人一见到华镜便急急忙忙地行礼道,“公主,老夫人今日下午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摔伤了腿,府里正乱着,管家让小人来接公主回府。”

    “什么,娘亲摔伤了腿?”华镜猛地站起身,在得到那下人肯定的回应之后,华镜才急忙转过身子,对着云裳歉意地道,“皇妹,实在是抱歉,本来是为了给驸马祈福才将皇妹叫来这宁国寺,哪晓得府中突然出了事,皇姐必须要连夜赶回去,你身子不好,便在这寺中歇息两日如何,马车和车夫皇姐都留在寺中,你想要何时回皇城吩咐一声即可。”

    云裳点了点头,柔声道,“嗯,皇姐放心,这寺中我十分熟悉,不会有事的,皇姐尽管回去便是,星夜赶路,皇姐倒是要多小心一些。”

    华镜道了声“多谢”便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

    云裳看着华镜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才笑着坐了下来,端起碗继续吃东西。

    “公主,驸马的娘亲出事出的这般巧合,奴婢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莫非华镜公主想要在这寺中对公主不利?”琴依目光依旧望着门外,有些忧心忡忡地道。

    云裳没有答话,静静地吃了东西,结果琴依递过来的锦帕擦了擦手才道,“她知晓我在寺中住了许多年,在寺中下手绝对不是明智之举,她不会这么蠢,我想,只需要我给马夫说一声我什么时候启程回宫,便会有杀手在我回宫的路上候着了。”

    琴依一惊,皱着眉头道,“宁浅他们现在在皇城,公主身边只有奴婢一人,若是路上有埋伏岂不是十分危险,公主,要不要奴婢与你分头行动,奴婢先行,去引开追兵。”

    云裳笑了笑,“傻丫头,我们还有时间呢,既然华镜都说了,我可以在寺中多住几日,那便多住几日呗。这几日中,便又无数变数,到时候,且让你瞧瞧,你家公主这些年都学了些什么。”云裳眸中闪过一抹杀意,转瞬即逝。

    “那公主,我们什么时候回宫呀?”

    云裳在心中算了算日子,现下是九月初七,上一世,在这一年的九月里倒是有一件大事……

    云裳嘴角勾起一抹笑,“四日后,我们回宫。”

    云裳在宁国寺安安静静地呆了四天,九月十二一早,云裳便让琴依通知了车夫,准备启程。

    华镜给云裳留了两个侍卫和一个车夫,一行人慢慢悠悠地朝着皇城而去,走了约摸一个多时辰,马车进了一片密林之中,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琴依好奇的掀开车帘一瞧,面色变得有些苍白,“公主,车夫和侍卫都不见了……”

    话音刚落,便瞧见有十多个蒙面人骑着马冲了过来,琴依尖叫一声,“公主,有刺客!”

    云裳面色沉静,轻声道,“琴依,闭上眼。”

    琴依依言闭了眼,只听见外面有打斗声传来,心慌得厉害,虽然好奇,却怎么也不敢将眼睛睁开,只伸过手抓住云裳,确定她没有事情。

    渐渐地,外面的声音小了,琴依这才睁开了眼,掀开车帘,往外一望,便看见满地的尸体,琴依浑身颤抖,良久,才微微平静了下来,却又“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急急忙忙将车帘放下,转过身对着云裳道,“公…公主……外面还有好多……好多人。”

    “主子,已经全部清理干净了,逃跑了的车夫和侍卫也解决掉了。”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

    琴依还未回过神来,便听见云裳开了口,“做得不错。”

    云裳伸手将马车的门推了开,琴依转过头一瞧,便瞧见外面跪了一地的黑衣人,“将衣服换好,按我那日说的去做。”

    “是。”跪在最前面的几个黑衣人闪身进了密林,不一会儿,便从密林中走出了几个人。琴依定睛一瞧,便发现他们有人穿着的衣裳,和方才的车夫侍卫一模一样,还有一人穿着那死去的黑衣人的衣裳。

    云裳点了点头,“这两天打探到了他们回合的地方了吗?”

    领头的打扮成方才死去的黑衣人模样的男子点了点头,“属下已经打探好了。”

    “嗯,靖王爷的人马已经过去多久了?”云裳又道。

    “两刻钟。”那黑衣人又道,“靖王爷的人马果然也是在这里遇见了埋伏,就在前面一点,主子料事如神。”

    云裳笑了笑,“什么料事如神,靖王爷在朝中宿敌不少,在边关没有机会下手,靖王爷这次大胜归来,也带不了全部兵马,定然就是带点亲卫,想要动手,这里树林茂密,自然是最佳的地方了。知道见到她应当怎么说了吧?”

    那黑衣人点了点头,“属下便说,我们在原定地点设下了埋伏,岂料正遇上了由刺客埋伏靖王爷,被靖王爷发现了,慌乱之间,兄弟们被靖王爷的亲卫杀光了,属下只得假死,才逃过一劫,留了条小命前来禀报。”

    “嗯。”云裳微微一笑,“做得不错,去吧,回来有赏。”

    “是,属下遵命。”话音刚落,一行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裳关上车门,“走吧。”

    琴依这才回过神来,嘴长得老大,眼中是满满的难以置信,“公……公主……外面那些黑衣人是公主的人?”

    云裳转过头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怎么样,你家公主这些年没有白呆吧?”

    “没…没有……”琴依还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心中感叹道,何止是没有白呆啊,简直是太厉害了啊。

    马车渐渐走出密林,一旁的树林中才慢慢走出两个人,站在前面的男子穿着一身墨灰色衣裳,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此刻却正低垂着眼,眸中有光彩闪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面站着的男子一脸大胡子,面容粗犷,有些不满的哼哼道,“这小女子当真胆子不小,竟然将王爷拉出去做挡箭牌,王爷,要不要属下去解决掉?”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