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凤凰簪

    “淑妃娘娘又不缺簪子戴,偷皇后娘娘的簪子做什么?”云裳抬起头望向琴依和琴梦,眼中是满满的好奇。

    琴依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晓,倒是琴梦笑着解释道,“公主有所不知,皇后娘娘的簪子上的花样一般都是凤凰,在这宫中,凤代表着皇后,这淑妃娘娘偷走皇后娘娘的发簪,不就意味着,淑妃娘娘有想要做皇后的心思吗?这可是大不敬呢。”

    云裳讶异地睁大了眼,“不至于吧,淑妃娘娘的地位在这后宫之中也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放眼整个后宫,除了皇后娘娘,便是她最得宠了,她何必觊觎皇后娘娘的后位呢?”

    琴梦看着云裳这般样子,心中愈发的得意起来,“这皇后和妃子,总归还是不一样的,淑妃娘娘再受宠,也还得要对着皇后娘娘下跪行礼,最重要的是,宁国向来都是立嫡不立长,如今皇上无子,皇上也正当壮年尚且不显,若是皇后娘娘和淑妃娘娘都生下了皇子,那可就是天差地别了。”

    云裳皱了皱眉,轻声斥道,“储君的事儿可不是能够随意乱议论的,今儿个你在我面前说,我便当没有听到,若是被别人知道了,即便我是公主恐怕也保不了你了。”

    琴梦也恍然大悟自己似乎说得太多,说了些不应当说的话,便连忙跪倒在地道,“公主恕罪,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乱嚼舌根了。”

    云裳点了点头,撑着头打了个哈欠道,“下去吧,我也困了,今儿个太累了,先歇下了。”

    琴梦连忙行了礼退了下去,琴依叫人打来水侍候云裳睡下,云裳躺在床上盯着床顶,轻声道,“淑妃和皇后,倒真是有意思呢。”

    琴依站在一旁听到,便道,“咱们的皇后不是一个能够容人的人,淑妃娘娘竟然能够在这宫中圣宠近十年而不衰,想来也不是吃素的。”

    云裳闻言笑了起来,“是啊,都不是好相与的,也不知道斗起来究竟是谁厉害些呢。”

    “只是看今儿个这个样子,似乎是皇后娘娘更高一筹呢。”

    皇后吗?云裳想了想,摇了摇头,“我可不这样认为,管它呢,先睡一觉,明儿个再说吧。”

    琴依应了声,将灯灭了,提着灯笼走了出去,在侧间睡了下来。

    云裳闭上眼,耳边想起琴梦方才所说的话,立嫡不立长么?云裳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元贞皇后的儿子,怎么配当皇帝呢,而且,就元贞皇后这般的女人,怎么配给父皇生下儿子呢?

    天刚亮,云裳便醒了过来。琴依早早的便守在了一旁,见云裳睁了眼便笑着道,“公主在老爷那边待了这么些年,定然是十分辛苦的,之前在宫中的时候可是不到中午不起床的,现在这么早便醒了。奴婢侍候公主起床吧。”

    云裳点了点头,起了身。

    “对了,公主,昨儿个公主果然猜中了,淑妃娘娘昨儿个晚上说从那宫女房里搜出了一锭金子,光是金子倒也没啥,可是淑妃娘娘说那金子上有只有皇后娘娘采用的凤华香,淑妃娘娘便说是皇后故意栽赃陷害,昨儿个跑到勤政殿前跪了一晚上,哭了一个晚上呢。”琴依想起今儿个早上听来的传闻,便连忙给云裳道。

    “哦?”云裳嘴角勾起一抹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淑妃娘娘倒也是个聪明的。不过……”云裳想起昨儿个发生事情的时候淑妃的反应,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昨儿个刚刚发生的时候,淑妃娘娘倒也不像是个有这般计谋的人啊,我记得你不是回来说她一个劲儿的说皇后是在陷害她,可是也拿不出证据,便跑到皇后宫里去闹去了……”

    琴依想了想,“是这样,可能是事出突然,淑妃娘娘一时冲动才那样做的呢?公主,你是怀疑?”

    云裳脑中想起前世的一些事情,点了点头,“淑妃身后有人在指点。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我倒是想要见上一见呢。”云裳伸出手来任由琴依给她穿上衣裙,才又道,“最后结果如何了?父皇是不是就处置了那两个丫鬟?”

    琴依闻言,一脸崇拜的望着云裳道,“公主实在是神机妙算,皇上下令处死了两个丫鬟,赏了皇后几只簪子,给淑妃娘娘送了些滋补的药,也给了一些赏赐,公主你怎么知道的?”

    云裳笑了笑,什么神机妙算,不过是因为,便是在前世,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罢了,那个时候,皇上便是相同的处置办法,除了自己,其他的事情倒是一点儿也没有变呢。不过,如今她已经回来了,从今日起,以后的事情便要变得和前世不一样了,一切,将重新开始。

    “猜的。”云裳笑着道,“我还猜,过一会儿,皇后娘娘就会来请我过去栖梧宫坐上一坐呢。”

    琴依闻言,摇了摇头道,“公主这回你可得猜错了,皇后娘娘这还在与淑妃娘娘较劲儿呢,哪有时间搭理我们啊。”

    云裳笑了笑,没有说话,出寝殿吃了些东西,刚一放下筷子,便有宫人前来通报,“公主,皇后娘娘身边的绣心姑姑来了。”

    云裳挥了挥手,“传吧。”

    绣心比起七年前老了些,额上都有了些许皱纹,只是目光却愈发的锐利起来,“奴婢见过惠国公主,公主,今儿个尚衣局给皇后娘娘送来了一些布料,皇后娘娘说那些布料颜色太过粉嫩,不适合她穿,想着公主刚回宫,合适的宫装定然不多,所以让奴婢带公主一同到栖梧宫量个尺寸,给公主做几件宫装。”

    云裳站起身来,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多谢母后了,我这便过去。”说着便招来琴依和琴梦,披了件披风,走了出去。

    到了栖梧宫,皇后招呼云裳坐了下来,便道,“尚衣局那些奴才也真是的,给本宫的布料都是些什么胭脂粉啊月牙白的,挺清新明艳的颜色,但是本宫年纪大了,可穿不得那么粉嫩的衣裳了,所以才叫了你来,给你好好做几身衣服,过段日子便是你的及笄礼了,到时候之前的衣裳都不能穿了,可得多做几件。”

    云裳温温顺顺地应了声,“裳儿多谢母后了,不过,母后可不许妄自菲薄了,母后是最美的。”

    元贞皇后盯着云裳瞧了许久,直瞧得云裳红了脸低下了头才笑道,“裳儿害羞了呢,这时间呀,过得可真是快极了,本宫还记得上次见你还是七年前呢,那时候你小小的样子,一转眼就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本宫可真是打心眼儿里的高兴呢。”

    “母后过誉了,裳儿昨儿个才见到了皇姐,皇姐那才是金枝玉叶,眉目如画呢,裳儿可就差远了。”云裳低着头,轻轻回答道。

    元贞皇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及笄了,可就是大人了,就能嫁人了,昨儿个母后还在想呢,也不知道谁家公子有这个福气娶了我们惠国公主,正好你也回了宫,过些日子,母后准备找个机会办个宴,到时候将皇城中有身份的公子都召集过来,让你悄悄瞧上一眼,看看有没有满意的可好?”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