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两虎相斗

    云裳闻言,眼中闪过一抹亮光,转过头轻声对着宁帝道,“父皇,莫要为了这点小事罔顾了人命。”

    宁帝听见云裳这样说,怒气才微微小了些,想了想,“给你抓药的是谁?去太医院核对下。”

    那宫女连忙磕头道,“是太医院的商公公给奴婢抓的药,谢公主恩典,谢公主恩典。”

    听见倾心差不多洗脱了嫌疑,那给云裳铺垫子的嫣儿连忙哭着道,“奴婢也是冤枉的,奴婢根本不知道那什么药包是从哪儿来的,今儿个若不是琴依姑姑叫奴婢进寝殿给公主铺垫子,奴婢根本没有机会进寝殿啊……求皇上明察,求公主明察。”

    “你负责打扫公主的寝殿,哪怕是这些没有成功,总也能够找到机会的。”崔公公在一旁厉声道,“况且,药包已经交给太医了,是不是有毒,一查便知。”

    “奴婢冤枉啊,奴婢真的不知道那药包怎么会在奴婢的枕头下的。”嫣儿顿了顿,眼中迸发出一丝怨恨,“一定是静容,她与奴婢同住一屋,并且一直都有些不和,定然是她将纸包放在奴婢枕头下。”

    琴梦皱了皱眉,朝着云裳和宁帝行了个礼道,“静容本来是厨房中的一个小宫女,只是今儿个生了病,一直在屋中休息,根本没有出来过,怎么会有机会向公主投毒呢?”

    那嫣儿闻言,身子一下子便软倒在地,“奴婢冤枉啊,冤枉啊……”

    正在此时,一个侍卫匆匆走了进来,“回禀皇上,经过太医验证,倾心的药包中确实是甘草药粉,嫣儿的药包中,是可以致命的毒药……”

    “拉下去,斩了。”宁帝皱了皱眉,厉声道。

    话音一落,便上来两个侍卫,将那还在不停挣扎的嫣儿拉了下去。良久,都还听得见嫣儿凄厉的声音隐隐传来,云裳轻轻闭上眼,念了句“阿弥陀佛”。

    “父皇,裳儿有些累了,便先回寝殿歇着了。”云裳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朝着宁帝行了礼,便由琴依扶着进了内殿。

    外面人声渐渐小了,渐渐地没有了声音,琴依走到门口,掀起帘子瞧了一眼,“走了。”

    云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倒真是精彩呀,我自个儿下的毒,却不料竟然也还能够查得出凶手来。”

    琴依皱了眉头想了想道,“也不知这嫣儿究竟是谁派到公主这儿的势力,只是应当不是皇后那边的,不然方才琴梦应当也不至于那样捅上一刀。”

    云裳摇了摇头,“你呀,只瞧见了表面,依我瞧,这药包倒真的不一定是那嫣儿的,不管她是谁的人,也应当不至于这么蠢,将药包放在那么显眼的位置,倒是那个告病的静容,有些不对劲,还有倾心……”

    “静容奴婢倒是能够理解,她倒是有可能如嫣儿所说,将药方故意放在她枕头下,以便转移别人的注意。只是,那倾心,她带的不是甘草粉吗?”琴依面色有些迷惑。

    云裳笑了笑,“这世上有些东西,看起来无害,其实却是最危险的。这甘草,虽然是经常瞧见的药材,只是,很少人知道,这甘草,若是与鲤鱼一起实用,可是致命的……”

    “鲤鱼,公主素来爱吃鱼,这在宫中许多人都是知晓的,若是做上一盘鱼,公主定然会多吃上几口。没想到,那些人竟然这般歹毒,若不是公主这些年跟着老爷身边的奇人异事学了这些本事,定然是防不胜防的。而且,这种法子,哪怕是查起来,也是很难查到那个地方去的。”琴依想起就觉得有些后怕,连忙道,“公主要不要明儿个我们假装散步,将这宫中的东西都仔细的看看,有危险的便提前根除,防患于未然。”

    云裳点了点头道,“是得要好好的查一查……”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便又笑了起来,“话说,如今这个清心殿中各路牛鬼蛇神也不知道有多少,我想,这件事情一传出去,定然会引起他们相互猜忌,琴梦是皇后的人,他们不曾下手,可是我的药中却有了毒,皇后最受不了有人在她的眼皮子下面搞这些小动作了,我想,这后宫中恐怕很快便会有人遭殃了。”

    琴依正欲开口,云裳却悄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张了张嘴,无声地道,“有人来了。”

    琴依心领神会,开口的时候声音中带了几分哽咽,“回宫之前奴婢就劝您这宫中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太平,您非要回来,瞧吧,一回来竟然就有人下毒,公主啊,奴婢真不知道,若是今儿个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奴婢应当如何是好……”

    云裳幽幽叹了口气,“在寺中住了这么些年,早已习惯了寺中清静平和的氛围,此番回宫,却让我觉得,我似乎不适合这宫廷生活了,罢了罢了,回宫是因为我太过思念父皇,如今见他身子康健一切安好,我也安心了,等过了及笄礼,我便还是回宁国寺中吧,我这身子太弱了,在这宫中也是为父皇徒增烦恼……”

    云裳的话音一落,没过多久,便听见门外传来琴梦的声音,“公主,晚膳已经送过来了,公主趁热吃吧。”

    云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轻声应道,“好,这便用膳吧。”

    琴依连忙上前扶起云裳出了门,饭菜已经摆在了桌上,云裳走到桌旁,便瞧见桌子上放着一盘鱼,云裳眼中闪过一抹冷意,走到桌旁坐了下来,笑吟吟地道,“咦,有鱼呀,在宁国寺中跟着僧人一起吃斋念佛,倒是许久没有吃到过鱼了,这鱼闻起来挺香,想必味道也是极其不错的。”

    琴梦连忙给云裳布筷,一面笑着道,“奴婢就知道公主喜欢吃鱼,特意吩咐厨房做的。这个季节正是桂花开的时候,便专程摘了一些新鲜的桂花做了这道清蒸鲫鱼,公主尝尝好吃不好吃。”

    云裳笑意盈盈地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连连赞道,“蒸鱼的时候放入了桂花,整个鱼都侵染着桂花的清香,倒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公主,这鱼虽然好吃,可是却不能多吃哦,你忘了,大夫可是专程嘱咐了你要忌口的。”琴依在一旁连忙道,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满。

    琴梦连忙道,“琴依姐姐多虑了,这鱼可是滋补的东西,偶尔吃吃也是不错的。”

    云裳笑了笑道,“无妨的,我的身子我还不清楚,吃这么点儿,定然是无事的。”

    两人便不再多言,云裳吃了些东西,只是那盘鱼却没有再怎么动过,刚吃了东西,便隐隐听见从外面传来有喧哗声。

    云裳皱了皱眉,对着琴依道,“去瞧瞧外面发生什么事儿了。”

    琴依应了声,出去瞧了瞧又跑了回来,“公主,听说是皇后娘娘的簪子丢了,栖梧宫的宫女交代,说了淑妃娘娘身边的宫女给了她一锭银子,让她偷偷拿出来交给淑妃娘娘身边的宫女。皇后娘娘带了人在淑妃宫中搜出来了簪子,淑妃娘娘说皇后娘娘使得一手好心机,竟然陷害于她,便带着人去栖梧宫吵了起来。方才便是皇后娘娘的人拖着淑妃娘娘的贴身宫女过去了……”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