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害人之心

    “中毒?”殿中站着的众人面面相觑,皆是不敢相信,那宫女却似猛地跪倒在地,急急忙忙地道,“公主,不关奴婢的事啊,方才琴依姑姑让奴婢进来铺垫子,奴婢一进来便看见这猫儿没有气息倒在地上,把奴婢吓了一跳,所以奴婢才忍不住惊叫出声,后来又想到,这猫是奴婢与其他宫女一起捡来喂着着,害怕公主责怪,便想着将它先从窗户那儿扔出去,待会儿再来处理,奴婢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猫竟然是中毒死的啊……”

    云裳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究竟孰是孰非,本公主相信,这位大人给本公主一个交代的……”

    监察府的总管连忙低着头应道,“是,这是奴才的分内之事,只是谋害公主是大罪,奴才须得向皇上汇报,公主你瞧?”

    云裳点了点头,“这是自然,不过大人的属下想必都是有职责在身,便让我的贴身丫鬟去给父皇汇报吧。”那总管刚想说什么,云裳扶了扶额,开口道,“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情,真让人糟心,大人可得早些给本公主查出真凶,不然本公主在这儿住着也不得安宁。琴依,去吧……”

    琴依点了点头,匆匆退了出去。云裳又道,“虽然这儿这次没有出人命,只是这毒是下在本公主的药碗里的,若是本公主一不小心喝掉了,恐怕现在也没有办法在这儿说话了,不管是谁下的毒,总归应当是这清心殿里的人,大人你让人将这清心殿锁起来吧,莫让凶手跑了出去。”

    那监察府的总管连连点头称是,“公主说的是,奴才这就去办。”

    云裳点了点头,轻咳了两声,靠在床柱子上闭着眼假寐,面色苍白,一副身体虚弱的模样。

    “公主的药也洒了,要不,奴婢再去给你熬一碗?”云裳闭着眼,听见琴梦低低的声音传来。云裳也没有睁眼,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本公主这身子也就这样了,别费心熬什么药了,本公主现在还能喘口气,若是真被人下了毒,恐怕连气都没得喘了,这药,不和也罢。”

    琴梦闻言,怯怯的退到了一旁,眼睛从云裳身上扫过,便低下了头,盯着自己衣裙下隐隐露出的脚尖瞧,袖中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皇上,皇上,您慢点儿走,别急……”门外传来急急忙忙的叫喊声,是郑公公的声音。父皇来了?云裳心中想着,便睁开了眼,只瞧见一抹明黄从自己眼前闪过,再定睛一瞧,便瞧见宁帝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眼前,眼中是满满的焦灼,“裳儿,你没事吧?”

    云裳连忙摇了摇头,“父皇不必担心,裳儿没事儿,只是可怜这只猫儿代裳儿受过了,真是罪过。”

    宁帝匆匆赶来,见云裳没事,心情也稍定,坐到一旁回过头望着跪在地上的监察府总管,“查,务必要将凶手找出来。”

    监察府的总管连忙应了声,“是,奴才这便查。”说着便站起身对着身后的几个太监模样的人道,“去将这院中所有的宫人都带到大殿。”

    吩咐完之后又转过身询问宁帝道,“皇上,您和公主要不要……”

    宁帝转过身轻声对着云裳道,“裳儿身子不好,便不出去了吧,朕去瞧着就好。”

    云裳想了想,“此事终究是因为裳儿而起,若是不亲自去瞧着将凶手抓到,裳儿也难以安心,便一同瞧着吧,况且,这清心殿中的人都有嫌疑,我自然也不例外的。”

    宁帝沉默了半晌,才轻声叹了口气,“那便一起吧。”说着便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琴依连忙搀扶着云裳跟了上去,宁帝和云裳在大殿之中坐了下来,那被叫做崔总管的公公也已经将所有宫人都集中到了大殿。

    “这药是谁从太医哪儿抓来的?又是谁熬的?熬药的药罐平时又是谁在保管?谁送到公主寝殿的?这期间都有谁动过药?都一一来说一说吧。”

    云裳闻言,从袖中拿出一方丝帕,擦了擦额上的汗,才笑了笑,轻声道,“按说审案子大人应当比本公主厉害,不过之前在宁国寺的时候,有次瞧见寺中审过一次人,觉得兀那方丈的法子倒也是不错的,不如将这些人关在不同的屋子里,由不同的人在同一时间进行询问,询问的结果记录下来,到时候有什么对不上的,一查便知。”

    那崔公公闻言,连连称是,“兀那方丈果然是有大智慧之人,奴才受教,还不按照公主说的去做。”

    便有太监挨个询问了人,将与药有接触的人全部带了下去,带下去之后,崔公公便又挨个吩咐了要问的问题,便让他们去询问去了。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都纷纷问询出了结果。

    “申时一刻,琴梦与香儿一同从太医院抓回药,由静兮与秋纹熬制,期间静兮曾经出恭一次,酉时二刻,琴梦将熬制好的药端给公主,公主说药有些烫,晾会儿再喝,便同琴依一同出门散步,散步期间,宫女嫣儿进寝殿为公主铺垫子……整个过程中,熬药的秋纹,端药的琴梦,打扫寝殿的嫣儿,还有保管公主餐具的倾心都有嫌疑。”崔公公说到此处,朝着宁帝行了个礼道,“皇上,奴才请求搜一下这些人的房间和身上。”

    宁帝点了点头,“准了。”

    “毕竟都是宫女,若是要搜身的话,还是找几个嬷嬷去吧。”云裳轻声提醒道。

    “是,奴才省的。”崔公公应了声,带着人下去了,不一会儿便拿着两个纸包走了回来,“回禀皇上,公主,奴才在倾心身上和嫣儿的枕头下发现了装着药的纸包。”

    宁帝将手中的杯子往桌上重重的一搁,发出“嘭”的一声响,“去将她们带上来!”

    崔公公挥了挥手,便有人出了门,过了会儿,便带着所有宫女走了进来,宁帝皱着眉头厉声道,“也不用再审了,在公主身边侍候着,身上却揣着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全部拉出去砍了。”

    话音一落,中间跪着的两人俱是惊叫了起来,一个穿着粉衣的宫女连忙叫到,“皇上,奴婢冤枉,奴婢这纸包中的只是普通的甘草粉末而已,奴婢最近有些咳嗽,所以专程去太医院拿了些甘草,本来应当是熬水喝的,只是奴婢觉得在厨房里面事情较多,没那么多时间,便让太医院的人研磨成粉放在水中喝。”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