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亲人相见

    车轮“骨碌碌”的转着,云裳躺在马车上闭着眼睛想着自己的心事,这一世重生,算算日子也过去了一个多月了,自己几番试探,虽然借着前世的一些记忆略占上风,只是最后这一场,自己确实输得有些狼狈的。

    若是没有母妃的帮助,自己恐怕便已经没命了。

    还是太过着急了啊,云裳叹了口气,自己重生而来,心中被仇恨填得满满的,便不管不顾的开始复仇,可是却忘了,如今的自己,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呢。

    没有周密的部署,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没有后盾,倒真正有些以卵击石的味道呢。索性自己现在明白也算不得太晚,既然母妃想方设法的将自己送出了宫,自己便不能浪费了这个机会,定然要好好的借着这个时机,将一切都筹备好。

    元贞皇后,华镜,等着吧,等着我再次归来。

    过了大半日,马车在停了下来,云裳在琴依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便瞧见眼前是宁国寺门前长长的阶梯,云裳跟着兀那一步一步走上阶梯,进了寺中。

    兀那带着云裳走到后山的一处小院中,才停了下来道,“这儿便是寺中为惠国公主安排的住处了,以后的日子,公主便将在此地静养。”

    兀那说着,云裳便瞧见一个和尚带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云裳忍不住瞪大了眼,那小女孩与云裳身形几乎一样,甚至面容也有四五分相似。

    “方丈,这是?”云裳皱了皱眉,有些不明白兀那方丈的用意。

    兀那眸光闪了闪,笑着道,“这位将会是住在这院中修养身子的惠国公主……”

    云裳没有漏听那两个关键词,“将会……”

    想了想,云裳才道,“这是代替我的?”

    兀那点了点头,对着琴依道,“这位女施主还是留在这儿侍候惠国公主吧。”说完又转过身子对着云裳道,“这位女施主这边请,远山施主已经等候许久了。”

    远山施主?

    云裳愣了愣,才想起,今儿个早上琴依方才提起过,这远山施主极有可能便是她前世从未见过的外公。思及此,云裳便对着琴依道,“你便留在寺中吧,若有什么事儿托人给我传个信便好。”

    琴依想必也明白了兀那的安排,便点了点头道,“奴婢知晓应当怎么做了,公主放心,有我在,定然出不了岔子。”

    云裳轻轻“嗯”了一声,眸光顺着琴依的目光看过去,便瞧见那个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的女孩儿,看了一会儿,才转过身对着兀那点了点头道,“还请方丈带路。”

    兀那带着云裳穿过一片大大的竹林,在竹林深处,还有几间小屋子,还未走近,便瞧见屋子门口站着一个约摸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青衣布衫,远远地瞧不清楚容貌,却只觉得那人气质出尘,哪怕是那么随便的一站,却也带着几分难得的洒脱味道。

    那人似乎也瞧见了他们,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站在离云裳不远的地方含笑看着。云裳也停下了脚步,只觉得这人容貌清绝,虽然年岁不轻,却也只是填了几分儒雅味道,更显风姿。便只是这么一眼,云裳便知道了眼前的人的身份,心中有些激动,站了会儿,才笑着喊了声,“外公。”

    那人闻言,嘴角更是上扬了几分,笑着道,“果然是书锦的孩儿,这模样,跟她小时候一模一样,这聪明劲儿也是一模一样。”

    云裳站在原地抬头瞧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心中被满满的温馨溢满,这便是自己的外公呢。

    萧远山两步走上前,便将云裳抱了起来,“一转眼裳儿都长这么大了,上次见还是你刚刚出生的时候,还那么小一丁点儿呢。”

    说完便又转身对着兀那道,“这次是我欠你一次人情,下回我们下棋的时候,我便让你三子好了。”

    云裳闻言,有些好奇的扭过头望向兀那,却见他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开口说的话却让云裳有几分吃惊,“贫僧今儿个可是破了戒,打了妄语才将公主接出宫,三子便可抵消?你想的你太过轻松了,下次上山记得给贫僧带一壶桃花酿便是最好。”

    萧远山挑了挑眉,“酒肉和尚。”说完便抱着云裳往院子的另一边走去,“裳儿别和这酒肉和尚说话,他说的话没有一句能听,还竟然有那么多人被他骗了。”

    云裳趴在萧远山的肩膀上,只觉得心中无比的安宁,连声音也不由地轻了几分,“裳儿听外公的。”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