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柳暗花明

    兀那笑了笑,望着云裳道,“公主此次却不只是普通的受凉,是劫。惠国公主虽然有佛缘,只是此番却也是泄漏了天机,当有此一劫,贫僧便是算到了此劫,故而专程进宫,只希望为公主化解此劫。”

    “劫?”宁帝闻言,面色也变得十分严肃起来,看了看云裳,又看了眼兀那,“那方丈可有化解之法?”

    兀那点了点头道,“倒也不难,只是需要委屈公主了。贫僧希望能够带公主去宁国寺中住上一段时间,寺庙是佛家圣地,受佛祖庇护,方可保公主平安。”

    云裳一愣,抬起眼来望向兀那,却见他面容平和,带着几分庄严肃穆,倒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妄言。云裳在心中暗自揣测,莫非,这便是母妃所言的出宫法子。

    可是,母妃怎么会和兀那方丈有联系,而且,宁国寺到宫中坐马车得半日,哪怕是骑马也得要两个多时辰,莫非母妃连夜派了人去寺中请了兀那方丈?

    兀那方丈又言,“公主这病,虽然看似不严重,可是贫僧恐怕,是会落下病根子的,这以后,公主的身子恐怕都不会太好,若是在寺中平心静气的修养些时日,倒也有机会复原。“

    宁帝皱了皱眉,思考了良久,才道,“那,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呢?”

    兀那方丈想了想才道,“贫僧现在可能无法确定,得先回寺中,召集寺中长老共同为公主算上一算,若是有了结果,定然第一时间通知皇上,贫僧定然会好好照顾公主的,远山施主同贫僧也算有些交情,贫僧便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也定然会保公主平安。”

    宁帝闻言,方才点了点头,“朕相信兀那方丈。”过了会儿才转过身来对着一脸迷茫的望着他们的云裳道,“裳儿,你愿意跟着兀那师父去宁国寺中住些日子吗?”

    云裳撅着嘴想了会儿,才道,“好吧,虽然方才父皇和兀那方丈的话裳儿不太能听得明白,不过裳儿大概知道,是因为裳儿生了病,要去寺中才能好,裳儿才不要天天躺在床上当一个小病秧子,裳儿去就是了。可是,父皇,听说寺中都不能吃肉的?”

    宁帝听了云裳的话,哈哈大笑,“你啊你,就知道吃,放心,你是公主,若是想吃了便让人买回去悄悄吃便是了,你带个宫女去吧,寺庙是清静之地,带的人多了也不太好,带一个去能够照顾你便可以了。”

    说着又转过头问兀那道,“方丈什么时候启程?”

    兀那又念了个佛号,低着头道,“越快越好,公主的身子,耽搁不得,公主快些让人收拾东西吧,贫僧便在殿外候着公主。”

    云裳闻言,便急忙道,“小林子,快去将琴依叫过来给本公主收拾东西,可不能让方丈等久了。”

    小林子闻言,连忙领命而去。云裳的目光淡淡的扫过琴梦,却见她的面上满是讶异,似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了计划,有些无所适从。

    宁帝闻言便叹了口气道,“裳儿,虽然父皇也很舍不得你离开,只是事关你的身子,父皇不得不同意,裳儿你在寺中要乖乖听方丈的话,这寺中总比不得宫中,事事有人侍候。恐怕要委屈你了……”

    云裳也垂下眼,低着头轻声道,“裳儿知道的,裳儿不怕。哪怕是给裳儿一次再次选择的机会,裳儿也仍旧会选择给百姓祈福,下这场雨。裳儿不在宫中,父皇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劳累了,那些个奏章批不完就让它放着,吃饭睡觉的事情,却耽搁不得。”

    宁帝点了点头,“好,父皇记住了。”

    云裳点了点头,笑着道,“父皇要是有事儿,便先去吧,裳儿才不要父皇送裳儿呢,不然裳儿会哭的,裳儿就去那么一会儿,很快就回来了。”

    宁帝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着兀那道,“那方丈便先随朕到勤政殿等着裳儿吧,朕还有些事儿想要请教方丈呢?”

    说完便带着兀那走了出去。

    宁帝刚一走,琴梦便起了身,站在床边道,“公主公主,让奴婢去宁国寺中照顾公主吧,那宁国寺中多无聊啊,奴婢去了,还能陪着公主说话解闷儿。”

    云裳笑了笑,心中想着,这倒是个脑袋灵活的。嘴里却道,“那宁国寺是个苦地方,本公主可不能找个只会说话解闷的,至少要会做好吃的东西,还要会侍候本公主,你还是太小啦,这宫中带着舒服些,还是琴依跟我一起去吧。”

    正说着话,琴依便已经进来了,“公主,奴婢都听小林子说了,奴婢这就去给你收拾东西去。”

    云裳点了点头道,“父皇说只能带一个人去侍候,你可愿意跟着本公主一起去那庙中受苦去?”

    琴依闻言笑了笑,“公主说的哪儿话,奴婢自然是要跟着公主的,奴婢在宫外的时候什么苦日子都过过了,公主便尽管放心好了。”

    “那便好,大家都手脚利索些吧,莫要让兀那方丈等久了。琴梦你和小林子一同去收拾去,琴依你留下。”云裳有吩咐道,琴梦饶是心有不甘也不敢再说啥,便默默退了出去。

    “琴依,兀那方丈便是母妃叫来的?方才我听兀那方丈说他看在远山施主的面子上会好好照顾我的,这远山施主又是谁啊?”云裳连忙拽过琴依,将自己心中方才就存在的疑问问了出来。

    琴依笑着道,“是不是主子叫来的奴婢可不知道,只是,这远山施主奴婢大致可以猜到,公主,你的外公可不就叫萧远山吗?”

    云裳闻言,愣了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呀……”

    “对了,琴依,我这样走了,母妃那儿怎么办啊?会不会就没有人照顾了啊?”一提到锦妃,云裳便突然想了起来。

    琴依摇了摇头,眉眼间都是满满的笑意,“公主放心好了,主子也不是什么软得让人随便捏的柿子,在宫中也有人照应着,不会有事儿的。”

    “嗯。”云裳点了点头,“那我便放心了。”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