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兀那方丈进宫

    第二日一大早,琴梦果真如她所说那般,早早的便来了,“琴依姐姐,公主醒了吗?”

    琴依转过头,正好瞧见琴梦的目光落在床边凳子上那碗已经凉透了的药上。琴依眼中闪过一抹恨意,面上确实不露一丝异常,“昨儿个晚上醒了,倒是不怎么发热了,只是我拿了药来说喂公主,公主却怎么也不肯吃,说药太苦了,大半夜的,我也没有找到蜜饯,实在是无法……”

    琴梦闻言,便笑了笑道,“公主还睡着吧?琴依姐姐守了一夜了,定然十分累了,便先去歇着吧,左右现在公主也还未醒,我先去将药熬了,找些蜜饯来备着,等公主醒了,正好侍候公主吃药。”

    琴依转回眼,看了眼床上的云裳,良久才点了点头,站起身,“如此便有劳你了,我便先去歇了。”说着便转身出了内殿。

    琴梦目送着琴依离开,待琴依走后,才连忙将云裳扶了起来,端起药,想要喂云裳吃药,云裳却似乎梦见了什么,睡得有些不安稳,动得十分厉害,琴梦试了好几次,也不能将药喂进云裳嘴里。

    琴梦皱了皱眉,将药又放了回去,盯着云裳看了一会儿,才放下云裳的身子,站起身来,端着药走了出去,待她一走出门,床上的云裳便睁开了眼,眸中蔓延开满满的冷意……

    过了一会儿,琴梦又回来了,见云裳还未醒,便守在一旁等着,等了许久,差不多快午时的时候,才听见床上的人嘤咛一声,醒转了过来。

    琴梦被惊了一跳,连忙弯下腰问道,“公主可是醒了?奴婢这就给你端药去……”

    说完便急急忙忙的冲出了内殿。

    云裳睁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琴梦,自己怀疑过很多人,可是总是觉得琴梦性子比较直,不像是个藏得住心思的,所以至始至终都不愿意怀疑她,却没有想到……

    这下子忍不住现出狐狸尾巴了吧?

    “公主,公主,药来了,奴婢今儿个早上就一直担心公主起来药凉了,所以一直放在炉子上温着的,现在喝正好。”掀帘子的声音响起,便传来了琴梦的声音。

    “苦,本公主才不要喝。”云裳皱了皱眉,有些嫌弃的转过眼,脸上是满满的不愿。

    琴梦笑着在床边坐了下来,诱哄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嘛,奴婢就知道公主怕药苦,刚才奴婢路过小厨房的时候顺便拿了一些蜜饯,喝了药再吃些蜜饯,就一点儿也不苦了。”

    云裳“哼”了一声,“骗人,以前本公主生了病,宫女也这么说,可是本公主试过了,一点儿也没有用!”

    琴梦还想说什么,却被云裳打断了,“本公主可是公主,说了不喝就是不喝,琴依……小林子……”云裳突然拔高了嗓音,大声喊道。

    “奴才在!”帘子被掀了开来,小林子走了进来,走到床前,低着头行礼道,“公主,可有什么事情吩咐奴才的?”

    云裳歪着头想了想,“本公主要吃芙蓉虾,你让小厨房做些过来,虾要大个的。”

    小林子闻言,连忙道,“那可不成,公主,你现在还病着呢,可不能吃这些大油大肉的东西,不如奴才让人做碗红豆膳粥过来?”

    云裳瘪了瘪嘴,“不要,什么粥啊粥的,没点儿味道,不能吃芙蓉虾,那就做荷包蟹肉吧。”

    小林子又连连摇了摇头,“公主啊,你难道想一直这样躺在床上吗?”

    云裳摇了摇头,小林子便接着道,“如果公主不想的话,就得要听奴才的话,这虾啊蟹的吃不得,不仅这些吃不得,只要是肉的都不能吃,奴才觉着,还是喝些粥最好。”

    云裳还未回答,一旁的琴梦便抢过了话头,“是啊,小林子说的对,公主若是想早日好起来,也要按时喝药哦……”

    云裳眼中闪过一抹嘲讽,倒真是不放过一丝机会呢。正想回应,却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皇上驾到……”

    “父皇来了!”云裳一喜,探着头望向门帘处,见帘子被掀了开来,就扬声道,“父皇,父皇,你给裳儿带什么好吃的没有啊?”

    从门帘出进来一个紫色的身影,正是穿着便服的宁帝,宁帝的身后还有一个人,光头,穿着一身僧袍,长长的白胡子,身上带着几分出尘的味道。

    云裳愣了愣,这个人,若是云裳没有记错的话,应当是宁国寺的兀那方丈。前世自己在宁国寺中见过两次,只是……他怎么来了,还被父皇带到了这里?

    “朕瞧着你这病应当是没什么大碍了,虽然瞧着脸色还是很苍白,可是还能问朕要吃的,定然是没啥事儿了。兀那方丈在呢,瞧你,可别让兀那方丈笑话……”宁帝哈哈大笑,走到云裳身边坐了下来。一旁的琴梦和小林子从宁帝进来的时候便跪倒在地,行着礼。

    云裳也微微笑了笑,“裳儿怎么知道兀那方丈也来了,裳儿还以为就只有父皇呢。嘿嘿,裳儿见过方丈,上次方丈说十七要下雨,果然下了呢,兀那方丈真是太厉害了。”

    兀那方丈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阿弥陀佛,是公主有佛缘,所以受佛祖眷顾,佛祖瞧着公主诚心祈福,所以才有此佛旨。”

    宁帝闻言,爱怜得看了眼云裳,笑着转过头对着兀那道,“方丈也见到了裳儿,如今可以告诉朕,今儿个突然进宫是为了啥了吧?方丈可把朕吓了一跳,突然进宫,什么也不说就说要见裳儿……”

    “嗯?”云裳有些吃惊,自己与这个兀那方丈也没有什么交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前世也不过见过两次,一个是给自己批命,皇室子女在及笄的时候多要请来得道高人批命,自己前世便是兀那给批的,记得那时兀那给自己的批言是“历经七苦,从头再来”。

    云裳突然一惊,前世只觉得这批言十分不吉利,转过身便忘了,如今想来,这一切,竟然都被方丈说中了,此人,实在是不可小觑。

    可是,如今,兀那方丈突然进宫,却又是为了什么呢?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