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锦妃谋

    锦妃见云裳盯着她瞧,便笑了笑道,“无妨,我听人说裳儿生了病,一直没有醒,放不下心,所以过来瞧瞧。”说着便转过身望向身后的那人道,“郑嬷嬷,你过来瞧瞧裳儿身子现在如何了?”

    跟着锦妃一起进来的人也掀了斗篷,走到了床边,俨然是那日云裳去冷宫的时候,给她开门的郑嬷嬷。

    锦妃见云裳眼中带着几分好奇,便道,“裳儿可别小看郑嬷嬷,郑嬷嬷医术可不比宫中任何一位太医差,我这些年身子一直没有什么事儿,便是靠郑嬷嬷,裳儿把手拿出来,让郑嬷嬷给你把个脉吧。”

    云裳点了点头,想着,这宫中若说还有能够相信的人,恐怕就是自己眼前这个女子了,一听说自己病了,哪怕是冒着危险也要特地来瞧一瞧,可叹自己前世竟然会做出那么多伤害了她的事情。自己一生病她便马上来了,恐怕因为关心自己在自己身边也安插了不少人,自己前世那些无情的话想必她都知晓,现在想想,自己倒真是混蛋。

    郑嬷嬷将手搭在云裳的手上,半晌,脸色却微微有些变了,“娘娘,公主是中了毒了。”

    “什么,中了毒?”其余三人俱是一惊。

    锦妃面色一变,连忙望着郑嬷嬷道,“怎么会中了毒呢,不是说只是受了凉发热么,嬷嬷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毒?可有解法?”

    郑嬷嬷皱着眉头道,“公主应该是中了夹竹桃的毒了,公主中毒尚浅,要解也不难,取人参、麦冬各二钱,五味子一钱,水煎两次,混合起来,分两次服用便可。只是这毒发作起来像是受凉发热,但是应当医术稍微好那么一些的人都能够通过把脉分辨出来,不至于被当作发热来医治的,奴婢想,太医院中的人定然是被收买了,若是公主去拿这些药,必会招惹怀疑……”

    琴依这时也缓了过来,有些吃惊的道,“可是公主是怎么中毒的啊?奴婢一直对公主的吃喝用的东西都很谨慎,怎么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郑嬷嬷闻言,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云裳的身子道,“奴婢猜,应当是公主沐浴用的水中出了问题,奴婢刚刚仔细查看了一遍,虽然公主的身子被擦了很多酒精,已经完全的掩盖住了夹竹桃的味道,但是奴婢在公主的头发、耳后还有脖子上都发现了夹竹桃汁的味道。”

    “沐浴的水?”琴依脑中迅速的想了一遍,惊道,“是琴梦!”

    琴依对着云裳道,“昨儿个公主沐浴的水是琴梦准备的,昨儿个公主跟奴婢说了怀疑琴梦之后,奴婢还特意留意了一下,今儿个一早,也是琴梦提醒奴婢,说公主有了封号,定然有很多嫔妃来祝贺,叫奴婢侍候公主起床,那太医也是琴梦去请的,便是那太医让奴婢给公主擦酒降温的,现在想起来,这一切定然都是琴梦预谋好的,在沐浴的水中加入夹竹桃,然后请来太医,让奴婢用酒掩盖掉罪证……”

    “对了……”琴梦又突然想起一茬儿,连忙道,“还有药,奴婢去将那太医开的药端过来给嬷嬷瞧瞧。”说着便匆匆走了出去。

    锦妃轻蹙眉头,叹了口气道,“没想到那李依然竟然这般心狠,当年我不欲与她争,自愿入了冷宫,只想着她能够放心,不要处心积虑的对付裳儿,却不想,她却还是不愿意放过……”

    云裳冲着锦妃笑了笑,“母妃,这不是你的错……”

    锦妃却仍旧十分自责,“都是我不好,若是我不这么软弱,也不会连累裳儿受这般委屈,裳儿从小便没有我在身边照顾着,还这般惊险,若是一个不小心,便会失了性命,这般想着,我便觉得心中如万蚁撕咬一般难受。”

    云裳只觉得心中有着淡淡的温暖升起,虽然自己与锦妃未见过几次,只是瞧着她为自己担心难过,却总觉得鼻尖有些微微的酸,这便是母亲啊。

    “嬷嬷,药端来了,你瞧瞧这药有没有问题……”琴依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药,还冒着热气。

    郑嬷嬷深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道,“不用瞧了,已经闻到了。”郑嬷嬷转过头道,“这药中有夹竹桃汁的味道,并且闻起来这分量应当还不小。”

    琴依闻言,顿时煞白了脸,“真是好毒的手段,要不是主子和郑嬷嬷过来了,奴婢便刚好要去给公主端药了,若是公主吃了这药……”

    郑嬷嬷面色平静的接过话茬子,“若是喝了这碗药,恐怕,公主便活不过明儿早上了。”说着又叹了口气,“元贞皇后真是好算计啊,便先是让公主用掺了夹竹桃汁的水沐浴,夹竹桃汁加了那么多的水,效力本就淡了,加上又只是沐浴,也没有办法取命,定多便是发热昏迷,正好钻了请太医给公主瞧病这个空子,让人在药中加了夹竹桃汁,若是出了什么事,也定多说个公主身子太弱,发烧反反覆覆的,身子经不住……”

    云裳笑了笑,带着几分自嘲,自己以为自己已经处处谨慎了,以为自己一定可以扳倒元贞皇后和华镜,却不想,差点儿便丢了性命。果然自己还是太低估了那个女人的心机啊,也低估了她在宫中的势力。

    锦妃也变了脸色,“我记得曾经李依然也只是个聪明的女子,却不想,她的聪明都用在了这后宫之中。嬷嬷,要怎样才能拿到药材给裳儿解毒啊?”

    郑嬷嬷来来回回在寝殿里走了好几圈,才道,“这宫中,想要带药材进来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煎了喂给公主吃,几乎是没有办法的……”

    锦妃连忙站了起来,“什么?那怎么办?要不找个别的宫中我们的丫鬟装装病,去太医院求了这两味药,然后给我们送过来,在我们那边煎了,再送到裳儿这边来?”

    郑嬷嬷摇了摇头道,“我的好主子啊,你说,一个宫婢生了病用得着人参吗?”

    锦妃颓然地坐了下来,神情沮丧,云裳连忙拉过锦妃的手,笑着道,“母妃不用着急,嬷嬷不是说了吗?女儿中毒尚浅,还丢不了性命,顶多受些苦,撑过去便也就好了。母妃放心好了,没事儿的。”

    郑嬷嬷仔细打量了云裳好几眼,目光中带着几分赞赏,想了想,才又道,“为今之计,只有将公主送出宫去……”

    “出宫?”锦妃闻言,沉默了半晌,才抬起头望着云裳道,“虽然母妃也舍不得你,但是现如今,出宫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母妃知晓,最近你刚刚受了封,母妃也很为你高兴。但是,母妃害怕,就是因为这个,皇后必然不会放过你,你爬得越高,对她的威胁就会越大,她定然会趁着你羽翼未满的时候除了你。”

    锦妃叹了口气,“我听琴依说起你的事情,觉得裳儿是个很聪明的人,只是再聪明,你现在也定然不是李依然的对手,不说她的心机,单单因为她在每个宫中都有自己的眼线,她的父亲是前朝备受尊崇的丞相。裳儿你可知,为何华镜和皇后因为陷害你被禁足,却只禁了不到一日便被放了出来?那是因为西北起了兵乱,李依然的哥哥便是西北驻军的统领,你父皇,还得仰仗着李氏一族……”

    云裳叹了口气,“外戚专权,父皇便只能忍着吗?”

    锦妃皱了皱眉,压低了声音,“裳儿,可别乱说话,若是被人听见,定会说你妄议朝政了。外戚专权,是大忌,可是,即便是要除掉李氏一族,现在也不到时候,时机没有成熟……”

    “只要这前朝还是李氏的天下,李依然这个皇后的位置便是稳稳当当的,裳儿,现在的她,不是你能够撼动的,你在这宫中,定然是不安全的,还是出宫吧,你外公虽然已经退隐,但是结交的好友中,各种各样的人才都是有的,你在宫中皇后不让你学什么东西,若是你想学,便只能出宫,若是你能将你外公的好友们的才学都学会,我的裳儿定然是天下第一大才女了。”

    云裳低着头,想了许久,终究还是轻轻叹了口气,她母妃说得一点儿也没有错,自己现在只有八岁,并且,没有一点儿自己的势力,在宫中处处受限,若是能够出宫,倒是不失为一个培养自己势力的好办法。

    这般想着,云裳才点了点头,“裳儿听从母妃的安排,只是我应当如何出宫呢?”

    锦妃笑了笑,带着几分狡黠的味道,“这个,你便瞧着母妃的好了。”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