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及笄送礼

    云裳这一睡,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第二天午时了,起床刚用了午膳,便听见外面传来尖尖细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云裳连忙起身接驾,宁帝人还没有踏进清心殿的门,声音却已经传了过来,“裳儿,兀那方丈不是说今儿个要下雨吗?可是朕瞧着现在这天气阳光明媚的,也不像个下雨的天儿啊?”

    云裳连忙迎上前去道,“父皇别急啊,兀那方丈给裳儿说了,这雨啊,得傍晚才下得下来。”

    宁帝走到殿中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道,“你去宁国寺带来了兀那方丈的法旨,虽然兀那方丈被很多人尊崇,但是今儿个是华镜的及笄之日,本来应该举办庆典的,却因为法旨中说不可大肆庆祝取消了,虽然昨儿个华镜犯了错被禁足,可是她好歹是一国长公主,若是待会儿下了雨倒也还好说,若是没有下雨,朕怕会落人口实,到时候,那些人责怪的定然不是兀那方丈,他们会怀疑是你故意这样做……”

    云裳跪在椅子上,手肘撑在桌子上,笑得眉眼弯弯的望向宁帝道,“是真是假待会儿便见分晓了,并且,父皇啊,兀那方丈只是说不可大肆庆祝,父皇可以将皇姐和母后接出来,请一些朝廷重臣的家眷,举行个小小的仪式。毕竟是及笄是一个女孩子很重要的事情呢,可不能亏待了皇姐。”

    宁帝望着云裳看了许久,才伸出手揉了揉云裳的头发,幽幽道,“好像不过一转眼的时间,裳儿都已经这么大了,懂事了。”

    云裳嘻嘻一笑,从凳子上跳了下来,“今儿个是皇姐及笄的大日子,裳儿得穿漂亮些,不能给母后和皇姐丢了脸……父皇,你赶紧去发圣旨,让那些人来参加皇姐的及笄礼吧。”

    宁帝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挑了挑眉道,“裳儿倒是有本事了,都会吩咐父皇了。”顿了顿,又收起笑,对着云裳道,“裳儿,你皇姐昨儿个那般嫁祸于你,你不生气吗?”

    云裳眼中闪过一抹光芒,笑着道,“父皇,皇姐一直都对裳儿很好的,她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逼不得已的原因的,裳儿忘记是什么时候听到过一句话,叫家和万事兴,父皇忙着前朝的事情都已经很累了,裳儿要和皇姐和和气气的,不能让父皇担心。”

    “家和万事兴?”宁帝口中念了两遍,只觉得心中一震,低着头望向云裳,“朕生了个好女儿啊……”说完又笑了笑道,“好了,父皇去下旨了,你去换衣裳吧。”

    云裳连忙行礼道,“裳儿恭送父皇。”

    待宁帝的身影走远了,云裳才走进了内殿,一直站在一旁的琴依皱着眉头道,“公主,好不容易才让华镜公主和皇后被禁了足,你怎么又自己将她们放出来了,这才一天呢,若是放了出来,定然就关不回去了。”

    云裳坐在梳妆台前,皱着眉头盯着镜子中娇小的自己,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不求父皇放她们出来,她们就出不来了吗?也不过迟早的事情,谁让皇后的家族在前朝那般得势呢,父皇今儿个来的意思你还没有听懂么,定然是丞相做了什么,让父皇不得不妥协。我顺着杆子去求一求,父皇会觉得我懂事,对我也就多愧疚几分,我若是闹着不让,才坏事了呢。”

    琴依闻言,站在云裳身后细想了半晌,才有些感慨的道,“公主,你真的只有八岁吗?奴婢怎么觉得,你比奴婢想得透彻多了呢。”

    云裳笑了笑,没有回答,只轻声道,“去将我那件水红色的衣裳取来吧,我今儿个就穿它了。”

    琴依应了声,转身去取衣服了。

    云裳却收敛起脸上那孩童一般纯真的笑容,眸中闪过一抹暗沉,怪只怪自己现在手上没有什么势力,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不过,这笔帐她一定会记得,李家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公主,这件衣裳是不是颜色淡了些呀?奴婢觉得嫣红色的要好看些呢?”琴依已经拿了衣裳走了过来。

    云裳从镜中瞧见她手中拿了一件水红色衣裳一件嫣红色,正盯着两件衣裙有些纠结。

    云裳笑了笑道,“今儿个可是华镜公主的及笄礼,华镜公主喜欢嫣红色,我就不要去抢了她的风头了。”

    琴依想了想,将嫣红色那件放在了一旁,走过来服侍云裳穿好了衣裳。

    云裳换好了衣裳,又重新梳了一个发髻,打了会儿盹,便听见太监来报,“公主,晚上的及笄礼定在太液池中间的蓬莱岛举行……”

    云裳点了点头,“本公主知道了,待会儿会准时去的。”

    又坐了会儿,便到了酉时,云裳收拾好了,便带着琴依琴梦往蓬莱岛走去。走到了蓬莱岛,便瞧见皇后和华镜都已经坐好了,人也来了不少了,最上面摆了三个位置,皇后和华镜分坐两侧,中间留下来的,明显是宁帝的位置。华镜今儿个果然穿了一件嫣红的衣裳,衬得整个人都喜庆了些。

    云裳四下看了看,笑着走到下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刚一坐下,便听见华镜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前段日子我们云裳公主去宁国寺祈福,带回了兀那方丈的法旨,说今儿个要下雨,可是本公主瞧着,这天气实在是不错,晴空万里的,也不知道这雨得下到哪儿?”

    下面坐了好些达官贵人,闻言也跟着附和起来,“是啊,这天儿不像是要下雨的天呀。”

    皇后却冷冷地出了声,“镜儿,你该去换衣服了,马上等皇上过来了,你的及笄礼就要开始了,还不快去?”

    华镜咬了咬牙,却仍旧遵从皇后的意愿带着宫女下去了。

    “皇上驾到……”过了一会儿,便传来太监唱和的声音,众人纷纷起身行礼,宁帝穿着一身龙袍,走到最上面的椅子前站定,才道,“众位爱卿平身,今日是朕之长女华镜及笄之日,在此举行及笄之礼,现在便开始吧。”

    众人连忙又行了礼,才站起身,坐了下来。

    华镜的及笄之礼请的赞者是丞相的孙女,也是华镜的表姐,赞者走到正中间,便瞧见华镜穿着一身少女的衣裳,梳着双鬟髻走了出来,向着众人行了个礼,赞者走上前拿起宫女捧着的托盘之上的梳子,帮她梳了梳头。

    接着便是宾盥礼,丞相夫人和皇后起身去行了礼。

    丞相夫人捧着宫女端上来的罗帕和发笄,走到华镜面前吟诵了祝辞,为华镜加了笄,正在众宾客说着恭祝之词的时候,天却突然暗了下来,还开始打起了雷。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