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风波起

    “公主,公主……”琴梦匆匆跑进清心殿,心中急得不得了,却瞧见自家主子还在床上睡着,忍不住跺了跺脚,咬了咬牙,上前将被子掀了开来,“公主,云裳公主,大事不好了!”

    云裳嘤咛一声,才慢慢的掀开了眼皮,却又闭上了,带着几分慵懒的声音响起,“怎么了?现在才什么时辰就来吵本公主?嗯?”

    琴梦见她又要睡去,连忙道,“公主,别睡了,咱们清心殿死人了!”

    “嗯?”云裳闻言,身子一僵,将眼挣了开来,“死人了?谁死了?怎么死的?找监察府的人来了吗?”

    琴梦见她终于醒了过来,才连忙道,“死的是咱们这儿扫地的香兰,就在咱们殿前那湖里,应该是淹死的,今儿个一早上被路过的宫女发现的……”琴梦顿了顿,咬着唇,似是有什么话却不好说出口一般。

    云裳便道,“还有啥,说!”

    琴梦咬了咬牙才道,“奴婢方才路过的时候听那些宫女在谈论,那香兰手中抓着公主你的手镯,说是公主你下的手?”

    “本公主的手镯?”云裳坐了起来,偏着脑袋道,“你确定没有听说,不是什么其他的东西,就是手镯?”

    琴梦点了点头,“奴婢肯定没有听说,她们说的就是手镯。”

    “是手镯,并且还是前段时间丢了的,公主你最喜欢戴的那副手镯。”琴依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边进门一边说着话。

    云裳闻言,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是吗?那本公主可得去将手镯拿回来,那可是本公主最喜欢的手镯啦。”

    琴梦闻言跺了跺脚,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公主啊,她们都说你是杀了香兰的凶手啊!”

    云裳转过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就不是本公主?本公主的风评可是向来就不怎样的……”

    琴梦看了她一眼,眼中竟带着几分不屑,“如果是以前有人说公主杀了人奴婢可能还信,可是现在怎么也不信了,况且,公主你再厉害再凶狠,也不过就是个八岁的孝子,哪有那个能力杀人啊……”

    云裳点了点头,站起身,示意她给穿衣服。琴梦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也没有反应过来,倒是一旁的琴依摇了摇头,拿起衣裳帮云裳穿上。

    “是啊,本公主才八岁,哪有那个能力杀人啊?可是你和琴依可是已经及笄了,两个杀一个还是可以做到的,所以,你们一定是本公主的帮凶啊……”云裳还不忘打趣琴梦。

    琴梦打了个颤,一脸惊恐的望着云裳,“奴婢可不敢杀人,奴婢连鸡都不敢杀,哪敢杀人啊……公主啊……奴婢在和你说正事儿呢,那香兰死了是小事,可是他们外面那么多人说你是杀死香兰的凶手,若是这些话传到了皇上或者皇后耳里,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云裳正欲说话,便听见寝殿外有人的声音传来,“奴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内侍小郑子,请云裳公主到燕雀湖边回话。”

    云裳皱了皱眉,琴依连忙走到寝殿门口掀起帘子对着外面的内侍公公道,“多谢小郑子公公前来通传,公主正在穿衣,马上就过去。”

    琴梦连忙接过来帮云裳穿好衣裳,云裳便出了寝殿,寝殿门口小林子正候着,见云裳出来,小林子连忙迎了上去道,“香兰出了事,也不知道是谁跑去给皇后娘娘回报了,昨儿个是十五,皇上正好歇在了栖梧宫中,听说了事情便一起赶了过来,现在都在燕雀湖边的亭子里呢。”

    云裳点了点头,“知道了。”说着便又转过头撅着嘴望向琴梦,“瞧你,乌鸦嘴,刚还在说若是父皇或者母后知道了就大事不妙,现在好了,他们二人都同时知道了。”

    琴梦也哭丧着一张脸,有些无措,“公主,奴婢不是故意的。”

    “好了好了,本公主也没有怪你,况且,本来也不是本公主做的,身正不怕影子斜,难道本公主还怕不成?”

    云裳带着琴依和琴梦到燕雀湖边的时候,便远远地瞧见皇帝和皇后站在亭子里,帝后二人旁边,是一脸乖巧温顺的华镜。亭子外用白布盖着的,应当就是香兰的尸体了,尸体旁站着一个穿着青衣男子,瞧他的打扮,应当是宫里的仵作了。

    云裳走上前,对着皇帝和皇后行了礼,“女儿见过父皇母后。”

    皇帝点了点头道,指着那被白布覆盖住的尸体道,“起来吧,裳儿来瞧瞧,这个人你可认识?”

    云裳走了过去,那仵作便掀起了白布的一角,白布下,是一具被泡得有些发胀的尸体,脸上是带着青色的白。云裳怯生生的瞧了一眼,便飞快的缩回了视线,连声道,“裳儿不认得,这是谁啊?好可怕……”

    这次回答云裳的却是一直站在一旁的华镜,“妹妹可瞧清楚了,这可是你宫里的人,你怎么会不认识呢?”

    “我宫里的?”云裳有些迷茫的转过头望向琴依。

    琴依连忙道,“回禀公主,是殿里打扫院子的一个低等宫女,想必公主没怎么留意,所以不认得。”

    云裳“哦”了一声,才道,“裳儿平日里除了几个近身的宫女和内侍,其他人都接触的比较少,也懒得记他们谁是谁,所以不是很熟,不过琴依既然说是我宫里的,那便是了。可是,为什么我宫里的宫女会在这儿……变成这样了呢?”

    皇帝从一旁的石桌子上拿起一个物件,递给云裳道,“仵作刚刚验了尸体,这宫女是溺水而亡的,可是宫女手中抓着些草,而且岸边也有挣扎的痕迹,恐怕是有人蓄意为之。对了,裳儿,你瞧瞧,这个镯子你认识不?”

    云裳连忙上前两步接了过来,仔细的瞧了好一会儿才道,“咦,这镯子长得很像父皇你很久之前送给我的那副呀……”

    “什么长得像?分明就是的吧……之前我老瞧着你戴这镯子,怎么今儿个不带了呢?”又是华镜有些咄咄逼人的问话。

    云裳笑了笑道,“也不是我不愿意戴了,只是前段时间宫女不小心,将那副镯子弄丢了,所以才没有戴的。”

    “是啊是啊,丢了有些时候了,奴婢翻遍了清心殿也没能找到呢。”琴梦生怕自家主子被人误会,连忙应声到。

    “主子说话,奴才插什么嘴。”华镜有些不悦的斥道。

    “妹妹的镯子怕不是丢了吧?”华镜抢过镯子举了起来,眉头皱的紧紧地,“这镯子可是今儿个早上从这死了的宫女手中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她将这镯子拽得死紧。妹妹你说,你的镯子怎么好巧不巧就这会儿丢了呢?又怎么会在一个死了的宫女手中发现呢?妹妹你平日里对宫女打打骂骂的,母后和皇姐都纵容着,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该闹出人命来啊……”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