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浮梦又辗转

    清心殿风景果真不错,云裳在这儿住了几日,便喜欢上了这里,还专程让人在院子里装了个秋千,平日里闲来无事,总喜欢坐在上面晃悠。

    “公主……”云裳正坐在秋千上打盹儿,便听见琴依的声音响起。云裳抬起手挡住嘴,微微打了个哈欠才道,“不是只是去拿个绣样儿,怎么去了那般久?”

    琴依却四下望了望,走到了云裳身后,扶着秋千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着,小声道,“方才奴婢在去的路上遇见了皇后娘娘身边的绣心姑姑。绣心姑姑带奴婢去见了皇后娘娘……”

    “哦……”云裳眸中迸发出一丝冷意,微微掀了掀眼皮道,“皇后娘娘?她可是想要收买你为她办事儿?”

    琴依点了点头,“皇后娘娘倒也是有备而来的,将奴婢的身世情况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不过奴婢家中也不过就剩下一个叔叔,奴婢与他们一家子本就关系不好,当初还是她们将奴婢卖进了宫的呢。不过皇后娘娘的下人也是蠢的,去告诉奴婢的叔叔婶婶奴婢在宫中平步青云,所以想要接他们一家子去享福,他们也便信了,连忙说是奴婢最亲的亲人,欢天喜地的跟着去了。皇后娘娘便以为拿他们二人就能够威胁得了奴婢,却不知,若不是奴婢出不了宫,奴婢早就亲自去寻仇了……”

    云裳没有出声,琴依便又道:“皇后娘娘说奴婢若是为她办事,将来定会许奴婢荣华富贵,多大的恩赐啊,于是…奴婢答应了……”说着,便笑了起来。

    云裳也跟着笑,“既然应了,还不赶紧去为你的皇后娘娘卖命去?”

    琴依这几日来跟着云裳,也渐渐熟悉了她的脾气,知晓这位公主不似其他人口中所言的那般蠢笨,反而是个十分机灵的,并且有着和外表不符的成熟劲儿。听见云裳那般说,琴依便知道她已经明白自己的打算了,连忙道,“可别说,这皇后娘娘想来是气极了,这次想出来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毒辣,而且,奴婢怀疑,这次只不过是她试探试探奴婢而已,真正毒辣的应当还在后面。”说着便凑在云裳耳边将皇后交代的事情细细与云裳说了。

    云裳微微凝眉,眼中渐渐凝结成冰,“倒真是好计策呢,不过,若只有你里应外合,也是极其容易被发现的,本公主觉着,皇后娘娘既然是想要收买,定然不只是你一人,本公主之前一直在她的掌控之中,她定然觉得,本公主是个没用的,想要收买本公主身边的人,简直是轻而易举,你这两天仔细留意着另外三人,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向本公主汇报,这一回,本公主定然要让她知道,这后宫中,也不是让她为所欲为的……”

    云裳在院中晃悠悠的坐了一下午,用完了晚膳,正想回内殿躺下,那日带回来的一个叫小林子的公公却悄悄跟在云裳身后,轻声道,“公主,奴才有事儿与你禀报,只是不便与其他人说,请公主屏退左右,容奴婢禀报……”

    “哦?”云裳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小林子,这个小太监是个活泼的,平日里总是叽叽喳喳的,感觉是个心直口快的,倒是让云裳印象有些深刻。

    云裳瞧了他一眼,让琴依带着另外一个宫女进内殿去铺床,自己转身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却见那小太监有些犹豫,半晌没有说话。

    云裳笑了笑道,“小林子,你不是说有话要对本公主说,倒是说呀,平日里总见你叽叽喳喳的,刚你说有事儿,怎么让你说了你偏不说了?”

    除了琴依,云裳在其他人面前总是不忘自己还是个八岁的孩子,说话也尽可能的符合自己的年岁,此刻也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望向小林子,眼中是满满的疑惑。

    小林子犹犹豫豫了良久,才低声道,“公主,皇后娘娘要害你……”

    云裳一愣,没有想到,这样的话竟然会从小林子的嘴里说出来,只是却也只是愣了那么一瞬间,心中便迅速的定了下来,连连摇头道,“怎么可能,小林子你可知道你乱讲话是要被杀头的,本公主才不信呢,母后对本公主可好了,总是给本公主好多好吃的,还不会强迫本公主去练琴啊,写字啊背诗什么的,母后是宫里对本公主最好的人了。”

    小林子闻言似乎有些着急,连忙道,“公主殿下,你要相信奴才啊,你是奴才的主子,奴才断断是不会害你的,公主殿下对奴才们好,奴才才敢说的,昨儿个晚上,奴才在殿中睡着觉呢,莫名其妙的被黑衣人带走了,可把奴才吓死了,还以为马上就要死了,结果却看见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说过两日要请人来给公主驱邪,让奴才这两日在公主的吃食里面放些东西……”

    “吃的?是什么好吃的啊?本公主就说,母后对本公主最好了吧,有好吃的都想着要给本公主,母后定然是想要给本公主惊喜,所以才专程让你放的……”云裳眯了眯眼,将所有情绪都掩藏在眼中,笑着道。

    “哎呀,公主……唉,要不是怕其他宫女太监都被皇后娘娘收买了奴才也不用来给公主讲了,奴才专程留了个心眼,将皇后娘娘给的东西弄了点出来,喂鸡吃了……”小林子看起来有些着急,额上有微微的汗沁了出来。

    云裳好奇的瞪大了眼,“嗯?发生了什么?”

    “最开始喂的时候就是好好的,奴才喂了三次,结果方才去看,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那鸡就跟疯了似得,到处乱跑,将一起关着的其它鸡啄得满身血。奴才猜想,那药应当不会马上发作,发作起来恐怕会让人十分亢奋疯狂,奴才想着,过两日皇后娘娘说要请道士来咱们这儿驱邪,这药恐怕是那个时候发作的……”小林子皱着眉头,眉宇间有些不安。

    云裳沉默了片刻才道,“本公主知晓了,你将药给本公主吧。对了,母后是不是威胁你了呀?不然她怎么让你放药呀?”

    小林子从袖袋中套出一个小药包,递给云裳才嘿嘿一笑,“奴才本就是个孤儿,哪来可以威胁奴才的,不过皇后娘娘说事成之后给奴才一锭金元宝,可是奴才就在这宫里,吃穿不愁的,这辈子也没想着要出去,拿来也没用,奴才只是觉得不想做这害人的事儿,昨儿个晚上回来想了一宿还是决定给公主说……”

    云裳点了点头,笑着道,“本公主看你平日总是去小厨房蹲着,也专程请了给本公主送膳的活儿,想来是个贪吃的,你喜欢吃啥,明儿个本公主让人给你做去,就当本公主赏你的啦……”

    小林子果然欢喜得眯起了眼,点了点头道,“谢谢公主,奴才喜欢吃酒酿丸子,嘿嘿……”

    云裳点了点头,“那便做酒酿丸子!天晚了,你也早些下去吧,本公主也歇下了……”说着便站起身将小药包收好,走进了内殿。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