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天光乍破

    “母后,母后……”皇后刚回到宫中,便看见华镜站在栖梧宫门前,一见到皇后,便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皇后皱了皱眉,“这么晚了,不好好睡觉,过来做什么?”

    华镜看了看皇后身后的下人,挥了挥手,让几人都退了下去,才道,“母后,孩儿听说霓裳殿起了火,现在怎么样了?那小贱人烧死了没?”

    皇后刚刚在霓裳殿受了一顿气却又没地儿发,本就心中郁结,一听华镜的话就更是不高兴了,哼了一声道,“死?哪有那么容易,被你父皇身边的侍卫给救了,还说她瞧见了什么劳什子人影,还得本宫辛辛苦苦安插的人都被带走了。”

    “什么?那那些人会不会说出什么来啊?”华镜也不过是个还未及笄的少女,听皇后这么一说便有些惊慌。

    皇后冷冷地哼了一声,“本宫选的人,自然都是绝对安全的,哪怕是死,也别想从他们嘴里套出一个字来。”皇后顿了顿,又道,“倒是云裳,似乎有点不对劲,平日里从不会忤逆本宫的意思,今儿个皇上要将那些下人带走的时候她却……”

    华镜想了想,才道,“白日里我去看她她也是完全没有搭理我,想来是被吓到了吧,她一直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这些日子也没有什么异常,她那般蠢,哪里会有这些心机,母后你想太多了。对了,白日里我去莲心姑姑还说,觉得她是中了邪,让我们给请个道士和尚的给驱驱邪呢。”

    “驱邪?”皇后呢喃着这两个字,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倒真是应该驱驱邪呢……”

    “母后可是有什么好办法?”华镜听她这般说,便知道母后定然想出了什么好法子对付那个小贱人,连忙问道。

    皇后笑了笑,勾了勾手指道,“附耳过来……”华镜立刻凑了上去,便听见皇后的声音传来,带着淡淡的冷,“再过些日子,便是你的及笄之礼,到时候……”

    这边两人正在密谋,那边云裳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经历了前世,算起来,自己已经有五年多没有离父皇这般近了,而且,自己也不是真正的只有八岁的云裳,便更觉局促。

    “你以前不似这般安静的,莫非真是吓到了?连话也不与父皇说了。”走在前面的皇帝却突然停下了步子,转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云裳摇了摇头,“裳儿只是瞧父皇没出声儿,以为父皇在想事情,便没有打扰。”

    皇帝站住脚,就着侍从提着的宫灯看向云裳,许久没有仔细瞧过自己这个女儿,如今一瞧,却觉得她与锦妃愈发的像了,便笑着道,“这倒有些不像你了。”

    云裳估摸着以自己八岁时的心境应该如何回应,便笑着道,“那父皇说裳儿不像裳儿了,像谁啊?”

    皇帝闻言,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微妙,似是怀念,似是怅惘,“像你母妃。”

    云裳闻言,心中打了个突,母妃,而不是母后,此刻父皇心中想着的,应当是她的亲生母亲,锦妃的吧,那个在冷宫中的女子,云裳不知该如何回话,而皇帝也似乎没有想着让她回应什么,只是自顾自的道,“你母妃是个沉静的女子,朕以前觉得你性子太爱动,一点儿也不像她,看来朕还是没看对,不过你母妃是个琴棋书画都拔尖儿的人,你倒是一点儿也没有学上……”

    是吗?云裳心中一动,面上却“嘿嘿”一笑,没有答话。

    “你先去万寿宫吧,朕去勤政殿看看折子,马上也到早朝的时候了,你折腾了一宿也累了,明儿个朕让太医给你开一些安神的药。”

    云裳闻言,连忙应了声,“儿臣恭送父皇。”

    待皇帝走远了,云裳才直起身子,朝着万寿宫走去。

    云裳一觉睡到了午时,吃了些东西正想午睡,便见内侍总管带着十多个人走了进来,瞧着打扮,都是宫女太监,云裳一下子没回过味来,便听见内侍总管道,“公主,皇上让奴才带些人来给公主选,说是侍候公主的,公主你瞧瞧,喜欢的就留下,不喜欢的奴才便送回去。”

    云裳闻言,抬眼瞧了瞧殿中站着的宫女太监,点了点头,“近身侍候的宫女太监本公主各选两个便好,其他的公公便瞧着合适的给我随意挑些吧,人不要太多,够用就行。”

    此前因为云裳向来喜欢侍候的人多,觉得越多越显得身份尊贵,才让那么多皇后的人混了进来,如今她得以重生,自然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了。云裳从太监中选了两个看起来机灵能干的,宫女中选了个年龄较小的,却想点最后一个宫女,却瞧见最边上有一个宫女的袖子动了动,云裳瞧过去,忍不住眯了眼,“你叫什么名字?”

    那宫女连忙行了个礼道,“回禀公主,奴婢叫琴依。”

    云裳点了点头道,“看起来倒是个能干的,便跟着本公主做本公主的贴身管事吧。”

    那宫女连忙谢了恩。

    内侍总管见云裳衙了人,便笑着道,“皇上将清心殿给了公主,那可是个好地方,就靠着燕雀湖,风景不错,又不似明镜湖那般热闹,倒是个难得的风景佳却又清静的地儿。”

    清心殿云裳倒也知道,前世似乎是被赐给了一个受宠的妃子,云裳也是去过的,风景倒确实是不错的,云裳想着,似乎这一世,一切都开始慢慢的不同了,心情便好了起来,站起身道,“父皇还在和朝臣议事吧,那本公主就不去打扰他了,公公待会儿待本公主向父皇道声谢,本公主便先带着这几个下人回清心殿了。”

    内侍总管应了,云裳才抬脚出了万寿宫,朝着清心殿走去。

    因为有些突然,清心殿也是刚打扫完,云裳瞧着倒是十分满意,进了屋,便嘱咐其他三人去帮忙整理整理东西,霓裳殿虽然烧了,云裳大部分的东西却还是在的,已经被送了过来。

    琴依被云裳单独留了下来。云裳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女子,只觉她眉清目秀,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温婉的气息,也正是如此,方才云裳才没有看中她,云裳想要的,是一个处事能干,有手段的人。

    “是谁让你来的?”云裳看了半晌,才淡淡的问道。

    琴依福了福身,将手腕之上的镯子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云裳,“这是公主的东西,公主应当识得的吧?”

    云裳接了过来,她自然是认识的,这是她昨日夜里才送给了锦妃的手镯。也正是因为方才瞧见了这个手镯,她才将琴依留了下来。

    “奴婢曾经受过锦妃娘娘的恩惠,从今以后,公主便是奴婢的主子。”

    云裳不知道锦妃如何将琴依送了过来,却也明白,自己的母妃恐怕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无力,想想也是,若真没有了任何手段,恐怕早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这吃人的皇宫中了。只是云裳不知,这般自顾自的将锦妃卷了进来,究竟是好还是坏。

    云裳淡淡的叹了口气,收起心中百转千回的心思,低声对着琴依道,“你是母妃派来的,本公主自然会将你当作自己的心腹,本公主虽然身份尊贵,却没有值得信任的人,你是第一个,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本公主的信任。”顿了顿才又道,“这些个宫女太监,本公主也不知道底细,你盯紧些……”

    琴依点了点头,“奴婢知道该怎么做。”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云裳才挥了挥手让她退下了。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