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番外一:桃花醉

    云裳离开了南浔镇,沈半雪到院子里的时间也少了许多,柳吟风最近这段时日开口说话的时候几乎算得上是屈指可数,院子里一下子便沉闷了许多,连琥珀都一副恹恹地模样。

    “今儿个天气真好,不如咱们去跟公子提议,一起出门去逛一逛吧。”琥珀转过了头来,眼中带着几分兴奋。

    秦叔望了他一眼,翻了个白眼,指了指鬼医道:“他说的,公子还不能出门。”

    琥珀跺了跺脚,便进了柳吟风的书房,柳吟风坐在书桌后看书,琥珀便歪着头在一旁看着,看了好一会儿,却发现柳吟风连一页都没有翻过去。

    琥珀便走到柳吟风面前站定,嘟了嘟嘴道:“公子,这一页讲的什么?为何你看了那么久?”

    柳吟风抬起眼来看了琥珀一眼,沉默了片刻,便又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书,半晌才道:“没什么。”说完便将书合上了。

    屋中静了好一会儿,琥珀才听见柳吟风突然开口问道:“今天什么日子了?”

    琥珀见柳吟风总算是搭理自己了,眼中一亮,连忙应道:“四月十三了。”

    柳吟风点了点头,又沉默了许久,才幽幽叹了口气:“光雾山上的桃花,这个时候,只怕是应该开了。”

    琥珀连忙点头,眼中兴致盎然:“是啊,属下记得,往年光雾山上的桃花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开的。前几年公子虽然忙,可是每年都抽了时间去看了桃花的。可是今年出不了门了……”说完,便瘪了瘪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柳吟风勾起嘴角笑了笑,只是眼中却满是化不开的愁:“你想看桃花?”

    “想!”琥珀便连忙跳了起来,可是片刻便又焉了下去,“可是鬼医说,公子还不能够出门。”

    柳吟风便笑了起来:“你傻呀!你会武功,鬼医又不会武功,你将他敲晕了,咱们便能出门了。”

    琥珀眼中乍然一亮,想了许久,又道:“算了,公子的身体要紧。”

    柳吟风站了起来,声音中亦是染了淡淡地愁绪:“可是我想要看桃花了,且这段日子,鬼医也没有给我扎针了,只是喝药而已,多包几服药便好了,没事的。”

    琥珀生性本就好玩,被柳吟风这么一说,心中亦是有了几分动摇,抬起眼看了看柳吟风,眼中满是犹豫不决。

    柳吟风轻叹了口气,淡淡地道:“我已经许久没有出过门了。”

    这样一句似怨似叹的话,便让琥珀瞬间下了决心:“好。”

    柳吟风便又道:“我只同你说了,你莫要和秦叔,和常山他们讲,可以吗?不必担心安全,你知晓的,各地咱们的人虽然不多,但是至少也是有的。”

    琥珀咬了咬牙应了下来:“好。”顿了顿又道:“可是鬼医没有武功属下倒是不怕,可是秦叔他们个个武功都比属下强,要瞒他们,只怕不易。”

    “此事交给我便是。”柳吟风笑了笑,转过头,笑容便隐了下去。

    下午时分,柳吟风便寻了一些借口将另外三人都给支了开去,琥珀将鬼医敲晕了放到了床上,主仆二人换了身打扮,戴了斗篷,便趁着城门还未关,出了城。

    出了城,柳吟风却也并未走远,反倒是往夜郎国的方向走了一截,寻了个路边因着战乱被遗弃了没人居住的农舍住了下来。

    在农舍边呆了两三日,柳吟风才同琥珀一起启程,往光雾山去了。

    光雾山离南浔镇倒是算不得太远,坐马车约摸五六日便也到了。光雾山上每年赏桃花的人不少,只是大部分人赏花都是在前山前山和后山之间,隔了一座庙,便叫光武庙,庙里平日里倒是冷清,一到了桃花盛开的时候,香火便极旺。光武庙中,有一片竹林,竹林中没什么景致,因而并无什么人烟。

    只是,没有人知晓,竹林之后,便是一道墙,穿过墙上的木门,便能瞧见后山整片整片的桃花。

    柳吟风到光武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庙中的小僧正准备关门,便瞧见柳吟风从车上走了下来。

    小僧连忙上前行了个礼,笑眯眯地道:“施主来了,小僧还在想,今年施主是不是不来了呢?”

    言语之间,却显熟识。

    柳吟风笑了笑,轻声应道:“有些俗事耽搁了,本不想来了,可是却惦记着那些桃花,便还是赶来了,不过,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那型尚有些不明所以,望着柳吟风的眼中带着几分迷茫,却也没有细问,只带着柳吟风进了庙中:“施主可要先去见见师父?”

    柳吟风点了点头应道:“是应当去拜见拜见兀那方丈的。”

    到了方丈室,那型尚便朝着柳吟风行了礼,退了下去。柳吟风自个儿推开了门,便走了进去。

    方丈室中,突然便响起了一阵木鱼声,柳吟风突然便笑了起来,朝着那背对着他,佯装专心参佛的和尚道:“是我来了,别装了。”

    那和尚转过头来瞥了一眼柳吟风,松了口气:“哎,是你呀,吓了老衲一跳。”

    和尚胡须已经花白,眼中却满是狡黠,看也不看柳吟风,便走到那挂着大大的“禅”字下面的榻上,打开了一个暗格,从里面取出了一壶酒和一只鸡来,哈哈笑着道:“快来快来,刚送来的酒,竹叶青呢,还有烤鸡,香着呢。”

    柳吟风笑着摇了摇头:“真该让你那些个徒弟们还有前来参拜的信徒们瞧瞧你现在的模样。”

    老和尚眨了眨眼,又将酒和烤鸡拉了回来:“你们这些天天能够大鱼大肉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老衲的悲伤。”

    柳吟风忍不住失笑:“你若是想要喝酒吃肉,又何必非要做那和尚。”

    “这就是乐趣,乐趣懂不懂?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兀那和尚碎碎念了句,便朝着柳吟风挥了挥手道:“老衲估摸着你这段时间就要来了,你那院子,一直让人打扫着的,你自个儿也找得到,便不送了。”

    柳吟风便站了起来,挥了挥手道:“好好好,你自个儿慢慢吃,小气。”

    柳吟风出了院子,便带着正在院子里和一个型尚说话的琥珀穿过了竹林,往后山走去。

    即便是在夜色之中,也能够问道漫山遍野盛开的桃花香传来,柳吟风屋子门口站了一会儿,才笑了笑道:“今年,仍旧是我一人赴约了。”

    琥珀已经打开了屋子门,蹦蹦跳跳得跑了进去。

    柳吟风笑了笑,也进了屋子,屋子果真如兀那所言,打扫得干干净净。琥珀急急忙忙将被子铺好了,才笑着道:“属下去给公子烧水,公子早些歇着吧,这几日赶路也累了。”

    柳吟风点了点头,从书架上取了一本书来看。

    洗漱完毕,便早早地睡了,第二日一早,柳吟风在一片桃花香中醒了过来,见不着琥珀,扬声叫了两声,却也不见人来。

    柳吟风笑了笑,每次来这光雾山,琥珀便像是脱了缰绳一般,四处乱跑,一大早的,大抵又去庙中看那些型尚做早课了。这几年,他也同庙中的小沙弥混熟了。

    柳吟风穿好了衣裳,便出了门,漫山遍野都是粉色的桃花。柳吟风深吸了口气,取了一把锄头,走到了前面一棵大大的桃花树下,仔细转了两圈,寻了一处地方来挖了起来,挖了没多一会儿,便挖出了几坛子酒来,柳吟风仔细看了看上面刻的时间,选了一坛子出来,又将另外的几坛子埋上了。

    待琥珀回来的时候,便瞧见柳吟风已经在门外的躺椅上睡着了,手边还放着一个打翻了的酒坛子。

    琥珀吐了吐舌头,将手中的食盒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便又跑开了。

    待柳吟风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便瞧见面前站着好几个人。因着刚睁开眼,眼前尚还有几分模糊,待瞧清楚了,方全然清醒了。

    “额,秦叔,商陆,常山,鬼医,沈大夫。你们怎么都来了?”许是因为喝了太多酒,头疼得有些厉害,柳吟风抬起手来揉了揉额头,坐直了身子。

    “这儿风景倒是不错。”鬼医转过了头,淡淡地望着满山桃花,面色有些黑,却丝毫不表现出来。

    柳吟风沉默着。

    秦叔便又道:“今年春天都要过了,属下还在想着,公子什么时候会来这光雾山呢。却不想,来倒是来了,不过这手段倒是有些卑劣,公子你若是想来说一声便是了,何必这个样子,害得我们担心。”

    脑中终于稍稍清醒了一些,柳吟风才站起身来,蹙着眉头揉了揉额角,才淡淡地道:“不过是想一个人静静罢了。”

    秦叔闻言,蹙了蹙眉,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什么说什么,只从袖中取出了一封信来,递给了柳吟风:“宫中传来的书信。”

    柳吟风脚步一顿,便接了过来,也没进屋,便打开来看了,看完信之后,沉默了良久,才又自己取了锄头去挖了一壶埋在桃花树下的酒坛子,递给了秦叔道:“让人将这坛桃花醉送回宫中。”

    秦叔应了一声,便去办了。

    沈半雪在一旁站着看了柳吟风良久,才转过了头。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