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番外一:唯心疼而已

    云裳逛了大半日,方让浅酌抱了一大堆东西回了院子,有剪得十分精巧的窗花,有用来演皮影戏的人偶,有蹴鞠用的鞠,有做工精巧的木马。

    引得院子里一堆人都跑出来围观了,连柳吟风也忍不住咂舌:“你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做什么?”

    云裳眨了眨眼,方笑眯眯地道:“我离开锦城的时候,宝儿便让我给他买些好玩的东西回去,这些东西在锦城中都很少见着,他定会喜欢。对了,你身为宝儿的义父,可有为宝儿准备什么礼物?”

    柳吟风忍不住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你这可是明目张胆地敲诈勒索呀,我有一方砚台,你给宝儿带回去吧。”

    “那可不行,你这礼物可一点儿也没走心,宝儿才一岁半呢,玩什么砚台,瞧瞧,瞧瞧我都买些什么,这些个东西,才是宝儿这个年纪应当玩的。”云裳摇了摇头,一副决不同意的模样,柳吟风便也没辙,想了想道:“好吧,你让我想想。”

    云裳便让浅酌将东西放回了屋,鬼医从屋中走了出来对着柳吟风道:“来,给你把把脉。”

    说着便又叫了沈半雪:“你也来,你先给他把把脉,告诉我你是如何想的。”

    沈半雪应了,云裳觉着好奇,也跟着走了进去,柳吟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沈半雪便将手搭了上去,仔细把了脉,半晌,才松了开来。

    云裳笑眯眯地也将手搭了上去,柳吟风抬起眼来望了云裳一眼,云裳便笑嘻嘻地道:“别小气,让我也瞧瞧。”

    旁边,鬼医却已经开始询问沈半雪了:“你怎么看?”

    沈半雪眼中似乎带着几分疑惑,想了想,方轻声应道:“柳先生的脉象比前几日倒是稍稍有力了一些,只是寒毒却像是仍旧郁结在身体身处,并未有什么明显的改善。”

    鬼医点了点头,又看向了云裳:“你觉着呢?”

    云裳面色却是不怎么好看:“你说不出两个月便能将他体内的寒毒彻底排除,可是为何,我方才却发现,寒毒却已经全部积淀在了他的心肺的位置。你前几次施针,莫非只是将他身体其他地方的寒毒引到了心肺的位置来?”

    鬼医轻轻颔首,却是转过头望向了沈半雪:“你把脉只浮于表,未能找到症结……”

    话还没说完,便被云裳打断了:“你还不赶紧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鬼医翻了个白眼,淡淡地道:“你说的一点没错,我确实是将寒毒全部引到了心肺。寒毒不同于其它毒,让它在体内扩散开来的时候,想要拔除却是极难的。我须得将它集中,才彻底引出,只是这彻底引出最为重要的药,在鬼医谷中,你不是派人拿去了吗?我现在能做的,便是压制住他的寒毒发作,等着药到了之后,才能清除。”

    云裳闻言,转过头看了眼柳吟风。却见柳吟风只是静静地坐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面上还带着几分笑意,似乎他们谈论之事全然与他无关一般。

    云裳轻叹了口气,却也有些无力感,柳吟风身上的毒,的确是她所不能治的:“罢了罢了,你是鬼医,你这般做总有道理,只是此事风险却也不小,你们可曾商议过?”

    柳吟风点了点头:“我知晓的,鬼医同我说过。”

    既是如此,云裳便也没有了话说,叹了口气,只声音突然拔高了几分,吩咐着浅酌道:“飞鸽传信,让他们取药之人,快些。”

    浅酌连忙应了声,云裳又看了柳吟风一眼:“从现在开始到你寒毒完全清除之前,战事你便不必操心了。秦叔,你吩咐下去,不要轻易拿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打扰你们公子,小事自己做主,大事报到我这儿来。谁若违背,杖责五十。”

    柳吟风似是有些讶异,张了张嘴,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只低声叹了口气道:“看来,只能看看书打发打发时间了。”

    话音一落,却又被云裳瞪了一眼。

    前去卡纳城到卞西城中间查探地势的暗卫很快便传了消息回来,云裳便将自己关在了书房之中,仔仔细细地将两城的沙盘又重新布置了一下。

    在书房之中关了整整一天,云裳方写了封信到卡纳城中给孙炳志。

    过了十来日,便传来了捷报:“卞西城已破。”

    前来禀报捷报的士兵一入院子便高声喊了起来:“卞西城破,咱们赢了。”

    云裳走出屋子的时候,院子中的人都已经将那报信士兵围了整整一圈:“说说,怎么破的?”

    那报信士兵便眉飞色舞地讲了起来:“孙将军让咱们做了好几个大大的木头做的滚筒,滚筒之上,插满了匕首,先锋队便推着那滚筒一路从卡纳城出发,朝着卞西去。途中果真有敌人设伏,敌军也是拼了,竟然将士兵埋在了沙子中。那滚筒便正好派上了用场,一路上,埋伏的士兵都被清除得干干净净,咱们畅通无阻地到了卞西城,凭借着兵力的绝对优势,拿下了卞西城。”

    “这主意绝妙,孙将军竟能想出这样好的主意来,此前咱们倒是小看他了。”商陆拍着大腿笑了起来。

    那报信士兵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咱们孙将军虽然也十分厉害,不过这主意倒的确不是他想的,是皇后娘娘想的,孙将军只是照皇后娘娘的吩咐做的而已。”

    一旁的沈半雪闻言,倒似乎有些感慨:“咱们这位皇后娘娘倒是真正的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上一次夜郎大军进攻的时候,我们便听过皇后娘娘的名头,听闻是也是皇后娘娘相助,才将夜郎大军给赶了出去的。”

    正说着,那传信士兵便瞧见了站在门口的云裳,面色一变,急急忙忙地便上前跪倒在了云裳的面前:“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禧。这是孙将军给皇后娘娘的战报,请皇后娘娘亲启。”

    云裳点了点头,便将那战报接了过来,看了柳吟风一眼,淡淡地道:“随我进书房说。”

    那士兵连忙应了声,急忙便赶在云裳和浅酌的身后,进了书房。

    沈半雪眼中却满是惊愕,转过头望了望柳吟风,却见柳吟风目光仍旧落在云裳方才站着的位置,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沈半雪便又看向了秦叔:“她……她是……”

    秦叔笑了笑,轻轻颔首道:“是啊,她便是皇后娘娘。”

    沈半雪虽然方才看得分明,只是却有些难以置信,亲自得到秦叔的证实,亦是呆住了,站了许久,才回过了神来,第一反应竟然是觉着,柳先生真是可怜,竟然喜欢上了最不该喜欢的人。

    转过身望向柳吟风,却见柳吟风已经若无其事地转过了头:“我先进屋了,看来她定然是不会让我知晓前方战事如何了,若是被她知晓我在外面站了一天了,定然又会念叨了。”

    沈半雪瞧着他的模样,心中有些酸楚,她突然觉着,皇后娘娘真是心狠,即便是她在这偏远的小镇,也知晓如今的陛下和皇后感情极好,听闻陛下曾许诺,后宫只皇后一人。明明永远也不会给柳先生希望,却还千里迢迢地赶来,给他最无微不至地关怀。

    这对于柳先生来说,却绝对是最甜蜜的毒药。若是真的为了柳先生好,为何不断了他的念想?真正地了无牵挂?

    只是身为当事人的柳吟风都未曾说什么,她身为局外人,自也没有这个立场去在意这些。沈半雪想着,便将手中的药包拿进了厨房,烧了炉火取了药罐子来熬药。

    第二日傍晚,医馆关了门之后,沈半雪便又去了柳吟风的院子,去的时候,他们正好在吃晚饭,沈半雪却没有瞧见皇后。

    心中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当即问出来。

    只等着柳吟风吃了饭回了屋中之后,才轻声问琥珀道:“皇后娘娘呢?”

    琥珀瘪了瘪嘴:“昨儿个锦城来了人,说有什么急事,连夜便收拾了东西回锦城去了。”

    沈半雪一怔,低下头喃喃道:“她不是说,会等柳先生的寒毒全然清了之后再走吗?”

    “可是她还是皇后娘娘呀,我此前和公子一同在锦城的时候是知晓的,皇后娘娘忙极了,能够抽出这么些日子来探望公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只怕是很难再见到公子笑了。”琥珀低下头轻声道,抱着食案出了门。

    沈半雪目光望向柳吟风的寝居门,亦是沉默了下来,是啊,在皇后来之前,她从未见过柳吟风发自内心的笑,那样的笑容,仿佛只有在皇后的面前才会展现,如今皇后娘娘已经走了。

    鬼医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走吧,我要去给他施针去,你在一旁瞧着吧。不过,先随我来,我教你如何准备银针。”

    沈半雪回过了神,连忙跟在鬼医身后出了门。

    “这位柳先生,我劝你还是莫要关心太过,拿捏好分寸,只当他是病人便是。他这个人,才华横溢,温文尔雅,喜欢上他是极其简单的事情。只是你若是喜欢上他,于你却是不公平的,我认识他许多年,知晓他是个痴情种,他的心中一心一意只有那么一个人,你不是那个人,对他再好他也瞧不见。”鬼医的声音带着几分冷。

    沈半雪连忙回过神来,低下头轻声回答道:“师父多虑了。”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