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番外一 收徒

    云裳有些奇怪地看了柳吟风一眼:“宫中宫人内侍那么多人,难不成还照顾不了?”

    “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柳吟风有些无奈地望着云裳,只是眼中溢满了浓浓地笑意。

    云裳见柳吟风的眼中隐隐有血丝,眸光一顿,便笑着道:“收到秦叔的信之后,可将我们都给吓坏了,生害怕你出了事,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我也有些累了,看你的模样,想必昨儿个晚上也没睡好,咱们先各自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再细说。”

    柳吟风点了点头,叫了秦叔进来,吩咐着秦叔带云裳去房间歇着。

    云裳笑眯眯地走了,柳吟风却抬起眼一直盯着床帐帐顶,不敢睡过去,生害怕一觉醒来便发现这是一场梦。

    不多时,秦叔便又回来了,见柳吟风尚未睡着,便轻声禀报着:“公子,已经将皇后娘娘和鬼医安置好了。”

    柳吟风转过头来望向他,半晌没有说话,秦叔见状,便连忙又道:“是老奴私自做主传信给了皇后娘娘的,原本只是想请皇后娘娘将鬼医派过来给公子诊治,却不想皇后娘娘竟然亲自来了。老奴没有遵从公子的吩咐,还请公子责罚。”

    柳吟风闻言,苦笑了一声:“责罚?我虽然总说不打扰她,可是见着她,心里却是无比欢喜的,我责罚你做什么?下去吧。”

    秦叔抬起眼来看了柳吟风一眼,眼中隐隐含着几分担忧,轻声应了一声,便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

    柳吟风又睁着眼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合上了眼,睡了过去。

    这一觉倒是睡得无比地踏实,一觉醒来,便已天光大亮。醒来之后却也没有起身,只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外面时不时传来琥珀和商陆的声音,其它的人,却并未听着。柳吟风便自己起了身,静静地穿好了衣服出了门。

    琥珀正在院中打扫院子,兴许是被商陆戏谑了几句,正拿了扫帚朝着商陆呼去,商陆哈哈大笑着闪了开,转头便瞧见了柳吟风。

    商陆便连忙走到了柳吟风面前,笑眯眯地道:“公子醒了?”

    柳吟风点了点头,目光却一直在四处搜寻着什么,半晌才转过眼望向了商陆:“他们呢?”

    商陆便连忙应道:“秦叔去沈大夫的医馆中拿药去了,常山出去买菜去了。”

    柳吟风有些失神,张了张嘴却没有继续往下问,沉默地站了一会儿,便转了身准备回屋,脚还没踏进屋中,就听见院子门被推开的声音传来,同时还有云裳的声音响了起来:“镇子虽然小了些,但是民风尚且算得上是淳朴,且百姓瞧着亦是安然,这在临近边关的小镇上是难能可贵的。”

    柳吟风一怔,便连忙转过了头。便瞧见云裳同秦叔一起从外面走了进来,面上带着笑,正同秦叔说着话。

    云裳自也瞧见了柳吟风了,便笑着道:“起来了?我方才还在跟秦叔说呢,这都快午时了,也不见你起,敢情果真是离开了锦城,不必起个大早上朝,这人也养得愈发的懒了。”

    柳吟风低下头笑出了声来:“这你可实在冤枉我了,我也极少起得这么晚。”

    “所以这极少的情况,便被我给抓了个正着。”云裳走到柳吟风旁边,亦是学着他的模样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小院子,天气晴好,天空湛蓝。

    “我记着,你一直都喜欢住这样小小的院子,第一次见你是在康阳城外,那时候打着仗呢,你身为一军军师,竟也在外面自个儿找个处院子来住。且无论走到哪儿,似乎都是这个模样,不过倒的确是雅致。”

    云裳笑容清浅,让柳吟风觉着有些炫目,便暗自移开了目光,轻声道:“我素来喜欢独来独往,住的地方太大了总觉着空荡荡的。”

    云裳眸光微微一顿,落在了院子中的梅花树上,因着不是冬季,没有梅花,梅花树显得有些光秃秃的。

    “我记着以前你喜欢在院子中种桃花,怎么这一回没有桃花了,不过南浔镇的气候也不太适合种桃花,真是可惜。”云裳喃喃着道。

    正说这话,便瞧见鬼医从厨房中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碗药,走到两人面前将药递了过来,柳吟风伸手便要去接,却被云裳抢了先:“这药可不是你的,是我的。”

    云裳哈哈笑了起来,接过药便一口喝了个干净,柳吟风一怔,眉头便蹙了起来:“你生病了?”

    云裳摇了摇头,将碗递给了一旁立着的商陆:“只是调养调养身子罢了。”

    柳吟风愣了愣,眼中闪过一抹了然,却又升起了几分淡淡地心疼来,低下了头没有开口。

    云裳倒是浑然不觉,犹自道:“听说你前段时日跟着孙炳志一同打了两场仗?倒是不知如今情况如何了,若不是离得有些远了,我倒真想去战场瞧瞧去。”

    柳吟风掩下眼中的心疼,又勾起了一抹笑容来:“上战场可是有瘾的,你身为皇后,可莫要喜欢上这打打杀杀的事情。且你若是真去了,只怕会将孙炳志吓坏。”

    “孙炳志哪有那般不经吓。”云裳瞪了柳吟风一眼,却又笑了起来,“我让浅酌去帮我瞧去了,仓觉青肃太过狡诈,我总怕孙炳志和赵英杰会吃亏。”

    “哪有常胜将军。”柳吟风淡淡地应道,“且这一次,夏国和宁国同时围攻夜郎国,夜郎国即便兵马再强壮,仓觉青肃再聪明绝顶,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被灭也不过早晚的事情而已。”

    云裳点了点头:“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也是时候好生锻炼锻炼孙炳志他们了。且这些事情,我胡乱操什么心啊。”

    柳吟风笑了笑,一旁的鬼医转过头看了柳吟风一眼,蹙了蹙眉道:“你该进屋歇着了,我虽然给你施了针,只是你的寒毒未除,也不能在外面站太久。”

    柳吟风闻言,刚刚浮起来的笑容便又垮了下去,闷闷地应了,看了云裳一眼,便转身进了屋中。云裳见状,便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贤王爷也不敢忤逆先生的话啊。”

    鬼医又看了云裳一眼,淡淡地道:“陛下也不敢,我说半年,他就得坚持半年。”

    云裳闻言,面色突然便爆红了起来,瞪了鬼医一眼。

    鬼医却恍若未见,抬眼问秦叔道:“秦叔,让你去抓的药抓好了没有?”

    “抓好了。”秦叔连忙应了,将药包拿了出来。

    鬼医打开药包瞧了瞧,眼中倒是有几分意外,“这些药晒得刚刚好,采摘的也刚刚好,这样的小镇上竟也有人这般懂药,倒是令人意外。”

    秦叔笑了起来,连忙应道:“沈大夫年纪轻,医术倒是不错。昨日先生应当也见过沈大夫的,这药便是她抓的。先生之前夸咱们公子身上的寒毒控制得倒是不错,也是那位沈大夫开的药。”

    “哦?”鬼医闻言,使劲回想了一下,才道:“是昨儿个屋中那个年轻女子?”

    秦叔点了点头,鬼医更是意外了起来:“年纪轻轻,倒是有灵性的女子。”

    云裳闻言便笑了起来:“你此前不是总说鬼医谷中虽然收的弟子不少,可是灵性好的却不多,真正能够承你衣钵之人却是没有的,若是你觉着那位姑娘有慧根,倒是不如收来做你的徒弟。”

    鬼医听云裳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心动的模样,沉吟了片刻才道:“再瞧瞧吧。”说完便转身吩咐着秦叔道:“我还需要一味药,金钱草,你传个话给她,让她给我送些过来吧。”

    秦叔连忙应了下来,便让常山去传话去了。

    下午时候,鬼医便又给柳吟风施了针,施了针之后,柳吟风便觉着身子比此前稍稍好了一些,晚上睡得多了,也没心思睡觉,便同云裳两人一人捧了一本书在厅中看着。

    “前几日看了《太白阴经》,看到沉谋篇,说,善用兵者,非信义不立,非阴阳不胜,非奇正不列,非诡谲不战;谋藏於心,事见於迹。心与迹同者败,心与迹异者胜。倒是有些感慨,你一走,谋之一字,再无人敢当。”云裳信手翻着书,随口道。

    柳吟风笑了笑道:“《太白阴经》之中,还有一个贵和篇,说,夫有道之主,能以德服人;有仁之主,能以义和人;有智之主,能以谋胜人;有权之主,能以势制人。我相信,陛下是能够做到的。”

    云裳正欲再言,便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两人便十分默契地停下了话头。进来的是常山:“公子,沈大夫来了,来送金钱草的,鬼医不在。”

    柳吟风点了点头:“嗯。”

    沈半雪便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厅中两人,眸光微微一闪,才开口道:“此前常山来让我送一些金钱草来。”

    柳吟风没有应话,倒是云裳抬起了头来,笑眯眯地道:“劳烦姑娘了。”

    常山将金钱草递到了云裳面前,云裳看了看,便笑了起来:“常山没说这金钱草做什么用,姑娘只怕是害怕是要外敷,便去采了新鲜的来,外敷内服皆可用,倒是有心了。”

    沈半雪闻言,嘴角亦是带了几分笑意:“看来夫人也是位行家。”

    “我可不是,不过昨儿个给他施针的那位先生才是真正的行家,鬼医的名头,姑娘想必是听过的。”云裳笑眯眯地道。

    沈半雪一怔,似是有些吃惊:“鬼医?”

    云裳点了点头:“昨儿个那位先生,便是鬼医。先前他还同我夸赞说姑娘极有灵性,意欲收姑娘为徒呢?”

    这一回,不仅是沈半雪呆住了,连柳吟风亦是有些吃惊,转过头来望向云裳道:“鬼医还要收徒弟?”

    云裳笑着应道:“前段时日老在我面前念叨,说什么鬼医谷中弟子众多,可是最好的,也不过只能够学到他的皮毛而已,担心没人继承呢。”

    柳吟风望着云裳的眸光便柔了下来,浅笑着道:“他只怕是瞧上你了。”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