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番外一:夜袭

    卡纳城的守城士兵多半藏在城中,便等着夏军进攻,便可凭借对地势的熟悉和提前布下的埋伏,将夏军困在卡纳城中。

    可若是天黑,夏军入城之后便快速散开,兴许损伤会小许多。

    天色渐暗,孙炳志和三位副将各自带了一队人马入了城,柳吟风披了大氅,站在帐篷外面望着卡纳城的方向。几位将军一人只带了两万人,营中还剩了两万多人等候柳吟风的随时调遣。此前他便已经同几位将军约好,以烟火为信,及时将城中情况传递回来,以便柳吟风快速排兵布阵。

    卡纳城外的夜里有些冷,柳吟风拢了拢身上的大氅,抬起眼望了望夜空中散落的星星。

    远处的卡纳城上骤然亮起一道烟火,商陆见状,便连忙道:“公子,是林副将的信号,并未遇见敌军。”

    不多时另一道红色的烟火也亮了起来:“孙将军也并未遇见敌军。”

    只是另外两支队伍却良久没有回应,柳吟风蹙了蹙眉,心中升起一抹不安来,过了好一会儿,另外的两道烟火却几乎同时亮了起来:“公子,杨副将和孙副将遇见了伏兵。”

    柳吟风轻轻颔首,心中有了底:“林副将和孙将军是在中路,杨副将走的西边,孙副将走的东边,放出信号,中路向两侧支援。”

    身后的常山应了声,便拿了两个烟火来,点燃了,烟火“咻”的一声响,升上了天空,乍然而开。

    风渐渐大了,卡纳城周围都是沙丘,沙尘随着风吹了过来,柳吟风蹙了蹙眉,只觉得沙土打在脸上有些微微地疼。

    常山连忙走到迎风面为柳吟风挡住了:“公子,中路两队士兵支援两侧也需要一些时候,外面风大,公子身子要紧,不如先回营中休息休息,待城中传来信号之时,属下再禀告公子。公子千万保重自己,如今营中唯有公子一人,若是公子在此时犯了寒毒,属下们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柳吟风转过眼看了看常山,沉吟了片刻,便轻轻颔首应了下来,退回了营帐之中。

    刚进了营帐,便听见外面的风呼呼作响,似乎更大了一些。

    柳吟风自是不敢休息,取了一本书在炉火旁边看着,城中许久没有信号传来,柳吟风心中的不安隐隐更深了几分。

    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正要喝茶的时候,却隐隐约约听见周围似乎有些不寻常的动静。

    常山和商陆已经掀开营帐的毡子走了进来,面上满是焦急之色:“公子,不好,夜郎军夜袭营地来了。”

    柳吟风手中的茶杯微微一顿,茶水从杯中荡了一些出来,落在了柳吟风的大氅上。

    “夜袭营地?卡纳的守城士兵不是应当都在城中埋伏?怎么会……”话说到一半便顿住了,柳吟风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才是真正的空城计。

    卡纳城的守城士兵想必对地形地势非常熟悉,熟悉到晚上可能有风沙都能够提前看出来。他们料定今儿个白天来那么一出,会让夏军起疑,定不敢在白日进城,唯有晚上有机会。而晚上,他们在城中利用极少的兵力设了一些埋伏,让自己以为夜郎军都埋伏在城中。事实上,他们早已经绕过了卡纳城,从一旁的沙漠之中穿了出来,准备来夜袭夏军的营地,便可断了夏军的后路。

    柳吟风的面色隐隐有些苍白,半晌才开口道:“放信号烟花,命他们撤军会救,快!集结营中所有留守的士兵,准备迎敌。大军几乎大部分的补给都在营地之中,营地绝不能丢。”

    常山和商陆连忙应了,快步出了营帐。

    若是真如柳吟风所料那般,敌军定然人数不会低于五万人。而营地中留守的不过两万,从人数上他们便已经处于劣势了。且这卡纳城外的地形,自是夜郎国的将士们更加熟悉一些,加上现在又有风沙,对夏国士兵来说,更是不利。

    柳吟风取了大氅来,拿了放在书桌上用于指挥布阵的两面旗帜,急急忙忙出了营帐。

    号角已经吹响了,帐篷外,常山正在放信号烟花。

    柳吟风看了看四处奔走的士兵,对着常山道:“敌军还有多远可知晓?”

    常山面色带着几分沉重:“不远了,此前因着风声太大,咱们根本没有发现敌军接近,等发现的时候,便已经晚了。”

    柳吟风点了点头,四处看了看,脸上亦是带着几分焦灼:“营帐之中什么地方最高?带我上去。”

    常山想了想,应道:“怕是只有帅营的帐篷顶了。”

    “那便去帐篷顶。”柳吟风轻声应着,“带我上去。”

    常山虽然不知柳吟风想要做什么,却也连忙答应了下来,揽住柳吟风的一个纵身便跃上了不远处的帅营帐篷顶,风很大,柳吟风在帐篷顶勉强站稳了身子,眼睛被风沙吹得有些睁不开。

    “去给我多寻几面旗帜来。”柳吟风吩咐着,“再将营帐中的灯拿来。”

    常山闻言,便也连忙下了帐篷顶,四处搜寻了一些旗帜来,送到了柳吟风手中。柳吟风咬了咬唇,远远地瞧见有一片黑影在朝着营地袭来,越来越近。

    柳吟风将油灯中的桐油倒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倒在了旗帜上:“点火,将旗帜点燃。”

    常山急急忙忙掏出火折子,将旗帜点燃了一点,旗子上有桐油,便猛地烧了起来。旗帜不小,柳吟风抱着旗帜,有些吃力地挥舞着旗帜。

    常山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柳吟风的意图,心中一惊,慌忙到:“公子要布阵?可是公子现在这位置,要是被敌军发现了,便是活生生地箭靶子啊。”

    柳吟风却面不改色,低声吩咐这:“传信给商陆,命他指挥士兵往这边看。”

    常山看了柳吟风一眼,咬了咬牙,连忙抬起手吹了长长地一声口哨。不多时,柳吟风便发现营帐中的士兵在按着自己指挥的战法排列阵形,只是旗帜已经快要燃烧殆尽。常山见状,又连忙拿了一面旗帜,点燃了起来,递给了柳吟风。

    琥珀也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守在了柳吟风身边,此役主要为防御,柳吟风便指挥裂了一个圆阵。圆阵之外,是为一个伏地阵。

    柳吟风瞧见敌军已经到了营地之外,伏地阵之前,大旗一挥,埋伏下的士兵便将手中的弯钩勾住了敌军前面的骑兵的马腿,猛地一拉,一时之间人仰马翻,后面的兵士亦是受到了波及,阵形一下子便被打乱了。

    打乱了敌军的阵形之后,柳吟风便又往后扬了扬旗帜,伏地阵中的士兵火速后撤,躲在了圆阵之中。圆阵最外围的士兵是盾兵,便开始转起圈来。

    敌军重新调整了一下阵形,便朝着外围的盾兵靠了过来,柳吟风旗帜又是一挥,盾兵便停止了转动,从盾的中间,猛然刺出了长枪来,让敌军有些措手不及,猛地往后退了两步。

    靠后的弓兵便踩在步兵的肩上站了起来,乱箭便朝着敌军射去。

    接二连三地意外让敌军有些措手不及,一时之间乱了方寸,倒是让夏军趁机杀了不少。

    夜郎军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柳吟风旗帜便又是一收,弓兵和步兵便退了回去,盾兵便又开始转了起来。

    夜郎军带兵的将领却像是瞧见了柳吟风所在的地方,半晌没有动静。队伍中的商陆察觉出了不对劲,一声长哨便向常山传了信儿过去。

    常山收到之后,心中一急,便也拿了一个旗帜点了起来,纵身跃到了另一个帐棚顶上:“琥珀,将公子的旗子收了,公子要如何举旗尽管吩咐便是,琥珀喊给我听。”

    琥珀闻言,便也不顾柳吟风说了一声“不”,便飞快地将柳吟风的旗帜抢了过来,扔到了地上。柳吟风蹙了蹙眉,却又听见了商陆的警告信号。

    琥珀连忙将柳吟风拉着纵身跃下了主帅营帐顶,躲到了商陆站着的那营帐下,片刻之间,只听见破空之声传来,方才站着的那帅营营帐顶上顿时便扎满了箭。

    上面的常山扬声道:“公子,敌军又发起进攻了,这一次,是骑兵先上了。”

    柳吟风连忙扬声道:“旗帜往左。”

    常山连忙按照吩咐做了,便瞧见原本布伏地阵的士兵从盾兵突然空出来的空隙之中将弯刀扔了出去,勾住了马腿之后,便又猛地一拉。

    一阵嘶鸣声响了起来。

    “公子,敌军骑兵还未撤下,步兵便已经上前。”常山的声音亦是快了一些,语气中满是焦灼。

    柳吟风心中亦是十分的紧张,连忙对着琥珀道:“快,让我上营帐顶,我瞧不见外面是什么情形。”

    琥珀看了柳吟风一眼,便将柳吟风揽着纵身跃上了和常山毗邻的一顶帐篷上。只是刚刚跃上去,便又有破空之声传来,密密麻麻的箭雨便袭了过来。

    常山见状,慌忙扔了手中的旗帜,纵身跃到了柳吟风的帐篷上,拔剑挡住袭来的箭。

    却仍旧听见被两人护在中间的柳吟风倒吸了一口气,身子猛地颤了颤。

    琥珀的声音亦是带了几分颤抖:“公子!”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