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番外一 战事

    夏国大军穿过幽灵谷的时候是在下午,到处都是死去的夜郎国将士的尸体,因是中毒而亡,尸体几乎都已经呈青黑色。入目的景象犹如地狱一般,有承受不住的士兵忍不住边走边吐。风仍旧很大,风声在幽灵谷中回荡着,似鬼哭狼嚎。

    “快,全速前进。”前面传来声音,众人皆一片寂静,默默地加快了步伐。

    柳吟风一直掀开马车车帘看着,眼中波涛汹涌。

    “公子,外面风大,您还是将马车车帘放下来吧。”商陆轻声开了口,柳吟风却不为所动,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七万人呐,大多数都是一个家中的顶梁柱……”

    常山面色亦是有些苍白,半晌才道:“战场不就是这样,远的不说,便说近的,公子可还记得,当年在康阳城外,皇后娘娘尚是宁国公主,公子和皇后娘娘的对战,皇后娘娘便是因为打探到公子时常在泾河边查探,便猜出了公子的作战计划,将泾河的源头挖了个缺口出来,使得原本已经几乎干涸的泾河突然暴涨,几万将士埋身泾河底……”

    柳吟风的手微微一颤,常山看了看柳吟风的神色,方道:“战场之上,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我记着,此前公子教导七王爷的时候,便是这般说的。”

    柳吟风苦笑了一声,淡淡地道:“是啊,他便是将这话记得太过清除分明。”柳吟风说着,便将马车车帘放了下来。

    常山驱马走到了队伍前面,商陆亦是跟了上来,眼中带了几分试探:“常山方才那样说,可是在为沈大夫打抱不平?”

    常山转过头看了商陆一眼,又看了看身后那马车,方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个主子,人聪明,事事看得通透。可是这件事情,却让我不得不想要说说他的不是了,沈大夫一个女孩子,来这军营之中,总归也还是因为公子的缘故。她这一招,虽然狠辣了一些,可是夜郎军毕竟是咱们的敌人,杀了便杀了吧。且我最为不喜的,是他总拿别的女孩子来同皇后娘娘做比较,这天底下能有几个像皇后娘娘那样的女子?且咱们皇后娘娘虽然瞧着温和大气,可是私底下说一句,皇后娘娘真正狠辣起来,只怕比这位沈大夫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商陆闻言,笑了笑道:“大抵是心里装了一个世间最好的女子,就总是拿着她的标准来衡量旁的女子,便只能瞧见她的不好,瞧不见她的好吧。”

    常山瞥了商陆一眼:“可是世间最好的,却不一定是你的呀?既然得不到,还执着什么?且最好的,也不一定适合你呀,你说对不对?”

    商陆闻言便笑了起来:“常山莫非是觉着,那沈大夫比较适合咱们公子?”

    常山摇了摇头:“沈大夫也未必适合,只是我觉着咱们公子性子太过温吞,需要一个强势一些的女子,就是那种,一来就瞧中了咱们公子,然后死缠烂打的,强势地将咱们公子贴上自己标签的女子。对咱们公子来说,细水长流根本没法子打动他。”

    若不是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商陆真想大笑。掩嘴轻咳了好一阵子,才勉强将笑意压了下去,半晌才缓了过来:“真应当让公子听一听你这些话,不过那沈大夫一走,咱们公子身上这病,真是令人担忧。”

    常山眉头亦是紧蹙了起来:“今儿个早上秦叔送沈大夫离开营地的时候,我便同秦叔说了,让他请沈大夫多给公子配一些药,在让秦叔无论如何,即便公子不同意,也要想法子传信回锦城,将鬼医请来。”

    “是该如此,只是经由昨儿个那一事,沈大夫配的药,可放心?”商陆亦是有些担忧。

    常山叹了口气:“我瞧着沈大夫的模样,被公子那一通说,怕也是后悔了,应当没事,药拿过来的时候,咱们再验一验便是了。”

    出了幽灵谷,便到了卡纳城,卡纳只是一座小城,只是人口较为密集,城墙由黄色的泥土铸成,和周围的黄沙几乎快要混为一色。

    卡纳城城门紧闭着,许是因着靠近边关的缘故,城墙上的守卫较为森严,孙炳志目光望向那座城墙,转过身同自己的亲兵低声吩咐了些什么。亲兵便到了队伍中间,靠近马车道:“柳先生,将军问,马上便要到卡纳城了,可是直接强攻?”

    柳吟风点了点头:“盾兵在前,攻城兵紧随其后,步兵在后,骑兵包抄,弓兵掩护。”

    亲兵连忙应了,将柳吟风的话原封不动地传达给了孙炳志。孙炳志应了,便按着柳吟风的吩咐下了指令。大军继续开拔,一步一步地靠近卡纳城。战鼓已经敲响,风有些大,吹动着战旗烈烈。

    柳吟风钻出了马车,站在马车前面望向远处的城墙。

    盾兵开始步步逼近,城墙之上的夜郎士兵已经发现了夏国的进攻,亦是有些慌乱了起来,乱箭朝着夏军射来。

    “速度还不够快。”柳吟风蹙了蹙眉。

    商陆在一旁亦是点了点头,过了片刻,才又开口道:“既是强攻,此前我们的准备本就不充分,将士们的反应也就稍稍慢了一些,死伤只怕是难以避免。”

    柳吟风望向商陆,快速吩咐着:“去将孙将军请过来。”

    商陆连忙应了声,骑着马便到了队伍最前面,将孙炳志带了过来。

    柳吟风取了笔墨纸砚来,在纸上画了画:“待会儿你亲自带着扛旗的士兵指挥,待盾兵和攻城兵到城下之际,便形成长蛇阵,便主攻城门这个点,敌军的弓箭手皆在城楼之上,城楼蜿蜒,长,却不能再集中的一处布置多少士兵。这个时候,长蛇阵能够有效地集中兵力,减少伤亡,集中攻打城门,定要快速将城门攻下。”

    孙炳志连忙应了声,便匆匆忙忙又回到了前面。

    士兵一旦走远,所有的行动都以战旗为准,柳吟风瞧见最前面的几面战旗皆是快速的挥动了几下,快要到卡纳称下的士兵便快速地变换着阵形。

    盾兵已经掩护着攻城兵到了城楼之下,战旗又挥舞了两下,战鼓变得快了许多,攻城战正式开始了。

    “城楼上守城的士兵似乎不多。”常山蹙了蹙眉,轻声喃喃着。

    柳吟风望向城楼之上,亦是点了点头:“的确不多。”

    “卡纳城算得上是边关重要要塞,守城士兵这般少有三种可能,一是多吉本率领着十万大军驻守在前,多吉带领的大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尚未传回卡纳城,卡纳城的守卫本就稍稍松懈一些。二是,多吉全军覆没的消息已经传回卡纳城,卡纳城中的士兵以及百姓已经往后撤了,这卡纳城中如今已经是一座空城。而最后一种可能是我最不喜欢的,便是卡纳城中的百姓已经撤走,可是守军仍在,只是藏在了城中,便是在等着咱们入城,诱敌深入,然后,一打尽。”柳吟风的声音仍旧十分冷静。

    商陆看了看柳吟风,咬了咬唇问道:“公子觉着,那种可能大一些?”

    柳吟风的手微微一顿:“第三种。”

    这下,连常山都忍不住望了过来:“为何?”

    柳吟风回过头望了望远处如地狱一般的幽灵谷,沉默了片刻才道:“幽灵谷之事发生到现在,已经两日。此前探子打探,说多吉率领了十万大军,可是孙将军清点了幽灵谷中的尸首,不足八万。”

    常山闻言,便点了点头:“公子是担心,幽灵谷中仍旧有人逃了,卡纳城中守城的将士早已经收到了消息,布好了局,便等着我们去钻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有些麻烦了。再瞧瞧吧,若是在两个时辰内,打开了城门,此事不得不防。”柳吟风蹙了蹙眉。

    事情似乎正如柳吟风所料一般,不到两个小时,城门便被攻了下来。夏国大军之中欢呼声一片,柳吟风便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常山和商陆都朝着柳吟风望了过来:“公子,怎么办,还没到两个时辰。”

    柳吟风咬了咬唇,沉默了片刻才道:“传令给孙将军,等。”

    “等?”孙炳志听到柳吟风的这个决定,有些惊诧,便又骑了马朝着柳吟风跑了过来。柳吟风将事情和自己的推断一一同孙炳志说了,孙炳志亦是沉默了下来:“先生所言不无道理,可是此处风沙大,不宜扎营,咱们怕是等不了多久。且这一直等下去也并非是什么法子,总归是要想办法过去的。”

    孙炳志眼中带着一抹沉思,半晌才拍着手道:“先生,要不咱们再使用火攻,若是城中藏了那么多士兵,断然不可能在里面呆住。”

    柳吟风看了孙炳志一眼,摇了摇头:“卡纳城不比咱们夏国的城池,你瞧它的城墙,皆是沙土堆积的,即便是火攻,也不会大范围的起火。且卡纳城的风向也并不是太好。”

    孙炳志闻言,眉头都拧紧了:“那该如何是好?”

    柳吟风目光落在那城墙之上,沉默了片刻,才道:“卡纳城不大,只是周围都是沙丘,咱们对地势不熟悉,很容易便在沙漠中迷了路。敌暗我明,我们自是处于劣势,等,等晚上,我们便强攻。”<

本站推荐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 惹火小辣妻:老公,用力点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帝少独宠小甜妻 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 绝色丹药师:鬼王妖妃 赖上亿万爹地:错把总裁潜规则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